程序猿

【访谈】云舒:别瞎猜了,我离开阿里只为创业,仅此而已

05-23 07:31 首页 安在



采访云舒的时候,是他在阿里的最后一天。很少有人离职会像他一样,引起那么多的关注和议论。所以刚坐下,云舒就说,过几天一定要写篇文章,把离职的原因详细告知公众,也算是真正的了断了。

34岁的云舒,此前已是阿里巴巴P9级的资深安全专家,与此同时,作为知乎大V,云舒又是技术流的“意见领袖”,因心直口快而颇具争议。那么,这次看似突然的离职,究竟出于何种原因?放弃高薪出来创业,他又对行业现状和未来发展有怎样的思考和规划?面对安在,云舒坦诚不恭且侃侃而谈,一如往昔他“干货分享者”的固有形象。






离开阿里并不突然,酝酿创业已有时日

离开阿里并不突然,酝酿创业已有时日


离开阿里并不突然,酝酿创业已有时日



Q
 阿里安全这块怎么分的?集团安全部和阿里云安全?你是怎么就从阿里云调到集团安全部的?
A

对,是两大块。云安全200多人,集团安全部2000人,当然后者很多都不是做技术的,会有大量的运营人员。

我 的调动是这样的:2013年时阿里云已经做得很平稳了,到了2014年,迎来了大丰收,各种产品爆发,用户量也上去了。因为云盾已经比较平稳,安全方面需 要开拓一些新的业务,于是我就带着2-3个人出来,成立一个新部门,也就是后来的阿里安全研究实验室。当时其实内心忐忑不安,没什么把握,甚至想到了离 职,是我们的CRO刘振飞跟我聊,说了很多,有一句话蛮有道理的:人不要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发泄情绪。他的意思我懂,那是2014年,阿里集团处于迅猛的 爆发期,后面还有很多的机会,也会有很好的收入。我想,那就去新的岗位再试试。然后我就不停地招人,从最初3个人到现在26个人,做了两个新的产品,开始 走上了正轨。



Q
有点像是内部创业了?
A

对,自己招人,自己去想业务,主要做了三件事情。


一 个是风控产品。我认为风控以后可能会是阿里安全业务线最赚钱的业务,这个产品我们是通过云盾(推)出去的,效果非常好,毕竟有阿里十年积累的数据和经验。 后来聚安全也要我们走他们的品牌,我们相当于两边都合作吧,这样一些事情更好协调。这个产品现在已经赚钱了,一年之后可能会有非常好的收入。

第二个是黑客情报,属于威胁情报里的一个点。在我看来也非常有效果,毕竟我们在甲方企业,会重点关注黑客这个群体,不过这个事情比较机密,我不能多说。

第三是做一些前瞻性研究,算是虚实结合,比如物联网方面,还有其他一些面向未来的技术积累。



Q
听下来一切都相对稳定了?
A

是的,我已经比较清闲了。2015年初还在忙着招人,现在就不忙了。因为level比较高,我也不用费太多心思在具体事务上,但这种状态正是我比较担心的。


还有就是,我觉得集团安全部里面不懂安全的人越来越多了,对我的吸引力已经不大了。这跟管理风格有关系,阿里是个特别务实的企业,讲究业绩,对人的管理也特别务实,技术氛围和相应的吸引力就比较弱。按照外界的说法,腾讯的安全部门可能吸引力会更强一些,因为他更纯粹吧。



Q
这应该不是局部点上的问题吧?说大点,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特别是互联网企业,基因就决定了很多东西。
A

对。我对阿里集团有点担心,我自己做得闲了,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想想阿里云往昔那种感觉,虽然痛苦,但却很爽,痛并快乐着。现在太安逸了,很多部门都有一些这样的人,会有这种趋势,好像在养老。我就怕过两年我也成那样,那就悲剧了。



Q
这种感觉有一阵子了吧?或者也可以说,你早已经有了离开的计划?
A

出来创业是这两年才想的。做这样的选择,有点像武侠小说里写的,四十多岁的时候,人的体力内力比较均衡,再往后内力越来越深,但体力会下降。我现在三十四 五岁,体力还行,身体也凑合。做安全这行十几年,有一些经验,加上现在外部投资等环境也适合做点事情,那我自然就有所考虑了。以前因为股票等原因没有走, 现在觉得时机成熟了。虽然我知道创业公司十家死九个半,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不试试肯定不甘心。好在现在有了很好的经济保障,万一失败了,对家人影响也不 大。



Q
你选择创业,家里人是怎么想的?
A

最开始的时候,老婆有一点顾虑,但是跟她讲了,就同意了。而所有其他人都不同意,我爸爸、妈妈、叔叔都不同意,他们觉得你在阿里一年赚那么多钱,很多小公 司的老板都赚不到这个钱。我叔叔开公司十几年了,他说自己很累,还不如我赚得多,让我别折腾了。我就尝试去说服他们,我说,我已经有多年的经济积累了,如 果创业失败,对生活没有影响。其次,在大公司里我不可能做一辈子,要做的一些东西,迟早是得出来的,难道就一辈子待在一个地方?迟出来不如早出来。拿到投 资之后,我又告诉他们已经到什么程度了,渐渐的他们也就比较相信了。



Q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一个说服的过程?
A

对的。创业一定要先解决好后顾之忧,创业不能纯粹以挣钱为目的,否则你做不好。要么你刚毕业,什么压力都没有,这可以,如果是后来再创业,就得等经济问题先解决了。你不能创业时老想着赚钱,你该想的是怎么把产品做好,否则判断就会有误。



Q
有了创业的想法,除了说服家人,为此你还做了怎样的准备?
A

出来创业,第一位的肯定是人,核心的人。所以我们几个朋友就在私下里聊。有一个之前有创业经验的,知道该怎样和风投打交道,他做CEO,我适合做技术就做CTO,又有个朋友擅常运营做COO,我们三个人一合计,最后决定一起出来搞。


其实还有一些同事想跟我们一起出来,我觉得现在还不适合,因为他们还有经济压力。目前我们三个创始人都只交社保,拿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开始打算一份工资不要,后来发现这样是违法的。



Q
你创业的切入口是什么?
A

我在甲方做了10年,用过很多安全产品, 但大多都是看过后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比如用某家的扫描器,查出一个Oracle漏洞,说是“可能存在一个不明细节的内存漏洞”,我就奇怪了,不明细节可 能存在,你到底要让我干嘛?打补丁吗?Oracle上跑那么多数据,你跟我说有个不明细节可能存在的漏洞,让我冒着业务停机的风险打补丁,可能么?我知道 安全企业之间会比拼各自的漏洞库全不全,如果一个漏洞你扫不出来,别人就会攻击你抹黑你,所以别人扫得到我也要扫得到,对客户有没有用?能不能真帮到客 户?那再说吧。看到他们用这种心态做产品,不知道该不该笑。


另外,像IDS、IPS、蜜罐等,我都用过,每天少说也有几千条报警,我看还是不看?有人说,你干嘛不写个程序过滤一下呢?可我更想问,你干嘛不一步到位呢?说到底,厂商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在做产品,而不是从用户角度考虑做产品。

还有就是,现在的安全产品,太过于追求攻防双方的技术对抗。出漏洞,写规则,黑客绕过,升级规则,再绕过,再升级规则。如此循环。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就想做点更务实的事情,从一个独特的角度,能够真正帮助到用户,不用很大很全,哪怕能帮到一点都成。我要做的东西之前在阿里内部有过小规模的实践,效果还可以,确实有用。



Q
产品原型有了吗?
A

有的。本来还想了好几个创业方向,现在这个拿去讲,都觉得最靠谱,那别的就当后备计划了。我们准备花3个月做出来,给企业用户试用,然后融一轮。



Q
能大致介绍一下你们的产品吗?
A

是针对企业的。帮助企业做安全我们比较有经验,一方面是在阿里做了那么多年,做阿里云也是帮企业;第二则是,做企业安全,开销各方面要好一些,不面向个人,也就不必做大规模推广,也没必要拿免费当噱头;第三呢,只要有效果,收入是立竿见影的。


具 体来说呢,就是针对黑客入侵的发现。这又回到了以前的APT概念上,方兴做的那样,我还跟方兴开玩笑,你不要把它叫防APT,应该叫带沙盒功能的高级杀毒 软件才对。事实上他的产品你应该了解,买个大盒子装在网关,捕捉信息,让后放在沙盒里跑一遍,有问题报警,没问题就放过。

其 实黑客的行为还有很多。比如我搞个信号放大器,坐在你们公司楼下,然后破掉你们WiFi,进到你们内网,我根本不用软件就入侵了。或者,等你们员工回家 了,在他们PC里种个什么东西。曾经我知道的一个事儿,阿里有人来参观访问,搞安全沙龙,有个白帽子看到一个网孔,顺手就把网线插上去,居然就连上网了, 你可以说是巧合,但事情往往就这样,因为这地方恰好没有做筛选策略。再比如,我们有一个同事,做渗透测试,拿一个公交卡假装刷了门卡混进来,在公司里找了 个小邮局,那里有电脑可以联网,就直接上了内网。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入侵手段,所以说APT的行为非常复杂,根本防不住。

我觉得,入侵这个东西不可能完全避免,但要是能快速发现并响应,就很好。管控安全的产品做的很多了,我们不做,我们做发现。


Q
那具体是什么呢?比如防APT、威胁情报?或者其他?
A

目前我还不大方便说,有些关联,但至少目前我没看到有人做过相同的东西,或者说和现有的东西非常不同。


Q
融资情况如何?
A

我们已经拿了天使轮,计划春节时候融A轮,那会儿我们产品应该出来了,而且在几个关键行业有付费的企业客户了。融天使轮还是很容易的,我在朋友圈发了离职公告后,好多风投就来找我。



 

安全研究精妙无穷,兵法得道技术天成

 

Q
作为技术死磕派,在你看来,是什么最让你为此而着迷呢?


A

我觉得,安全上的很多东西,非常精巧,非常奇妙,可以变不可能为可能,这一点非常好玩。比如,https协议,能够把对称加密和非对称加密结合在一起,让 人们高效地在不安全的网络上传输数据,我就一直在惊叹前人的智慧。另外,像TK、team509、盘古他们做的一些溢出的EXP码,太精妙了!一个字节一 个字节地控制,各种辗转腾挪,各种惊险万分,但是却又行云流水,整个过程非常的赏心悦目,甚至有时候你会感觉精巧到运气的成分了,但是就是那样子实现了。 我以前也做溢出,但是没法给他们比。



Q
你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坚持走技术路线的专业人士,但据我了解,很多人其实随着年龄增长,都会做较大转变,比如从技术到管理,甚至后面再到投资。你到了三十四五的年纪,却仍然坚守技术,就没有对未来做过其他规划?
A

很有意思的一个问题。就技术而言,我觉得 至少分成两种,一种是剑术大师,前面说的TK包括superhei他们就是这种人,十年练剑,非常非常深入,一个人即可在万军之中取敌方首级,他对技术本 质的东西已经研究得非常透彻了,到了道的境界。第二种是兵家,我在阿里云做云安全,不需要把技术细节做得太深,但我会从宏观方面去看云计算的趋势,可能会 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的办法。这种宏观上的技术,你可以把它比作兵法。所以,技术上至少会有剑术和兵法的区别。


这 两种路线,没有优劣之分。举例来说,就算阿里云做得再好,superhei一个人就可以把你攻破了杀进来,再多的防御手段都没有用。他们一个人就可以翻天 覆地,影响大局的发展,但他未必擅长或未必喜欢带着一大帮人去“打仗”。那我呢?年纪渐长,我的剑术在退步,但在宏观技术层面,我的眼界、判断力,以及对 技术本质和趋势的判断,都在逐渐变强。我可以带50人或100人,根据对安全行业的全面了解,去做一个全新的东西全新的产品,整体把握一个大企业的安全。



Q
在这个过程中,应该也是一种转变吧?比如是否会逐渐转到管理上?
A

不是纯粹管理。我说的是宏观上的技术,其实还是技术。安全方面,技术和管理只是一个侧重点的问题。有时候管理占7成,有时候技术占7成,但是总的说往管理方向偏。



Q
现在回想,你在离职时说的那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你希望大家应该怎么去解读?
A

当时很多人的揣测都是恶意的,我的理解是,就算你有恶意又能怎样?我的工作越来越好,事业越来越顺,你对我怎么样都没有意义。不过因为还没正式离职,只是发了个朋友圈而已,所以也不能说太多,只能含糊一下,但意思很明白:对于恶意揣测,只是一种险恶的小心思而已。


人还是要往高处走的。尽管说,我努力奋斗一辈子,也比不上马云马化腾,但我至少通过努力知道了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Q
问题在于,阿里那么大,真的留在阿里就不能让你去实现吗?
A

是的。说实话,大公司内部创业是个鬼话,根本不可能的。在大公司里面,一定会有很多让你无法充分施展的东西,牵绊比较多。


另 外,我曾经也想过,我写PPT,出去演讲,宣传我的理念,让大家在这个方向去做,可这是不行的,就相当于你站在岸上,别人给你插秧,人家头上是汗,脚上是 泥,你却指手画脚,说这个应该怎样,那个一定不行,别人会听你吗?人家只会觉得你这个人很可笑。那怎样才能真正去推广并实现自己的理念?就是把裤脚挽起 来,亲自走到田里去插秧,然后告诉别人,你看我是这么插秧的,别人才会真的信你。



Q
但大公司的优势也很明显,比如它有大数据和技术储备,很可能是未来安全产品的重要资源。离开了阿里,你会不会就少了这种资源的支持?
A

我倒不觉得一定要有大数据的方法才能解决问题。我们做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基于行为的东西。也许会用到一些数据分析,但更需要的是数据分析的能力,而非收集数据的能力,所以问题应该不大。



 

生态产品终究两难,平台企业设限必然

 

Q
返回头再说说阿里。我们都知道,阿里安全团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之前一直强调要做安全生态,但现在“聚安全”也像曾经的360一样,要进军企业市场了。对传统企业来说,未必是恐慌,但至少会有些震动。既然你离开阿里了,能否对此做个客观评价?


A

据我所知,这个问题其实阿里内部也很矛盾。我们内部曾经开过很多会,到底是做生态还是做产品。这里面是有冲突的,自己的产品做得越好,生态就可能越来越 差,因为你会和别人去竞争嘛,人家就会怀疑你做生态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当时曾思考过苹果的做法,AppStore是个生态,苹果自己也做地图,但他允 许谷歌地图存在;与此同时,苹果不允许在AppStore里发布“应用商店”,这个标准是怎么定下来的?我们发现,这是一个基本原则:绝不允许在我的生态 当中再长出生态来。如果我们发现有个产品会成长成一个新的平台,或者这个产品使用的频率、覆盖范围都达到了我能容许的范围之外,那就不行。





Q
但这里面怎么界定呢?就像苹果,他怎么会预测到微信后来会发展成新的生态来呢?
A

的确很难,只能是尽量往这个方向去努力。


除 了生态与产品的争论外,我们还曾想过,我们到底是做英特尔还是做苹果?英特尔提供芯片,但普通用户接触不到它,只能接触到英特尔之外的东西,苹果就不一样 了。这就牵涉到一个问题,我们是自己做产品,还是提供一种能力?比如我有数据、计算或者其它能力,我把它们提供给第三方厂商,我们自己则去专注地发展这些 能力。可后来我们感觉,做能力不太靠谱,就算你铁了心,但厂商是不甘心陪你这么玩的,他怕你动手脚,怕你提供的能力和其他厂商不一样,这里面没有信任的基 础。所以我们才想去做产品,于是又回到了生态的问题上了,然后就又要去界定生态和产品的界限。

这里面挺复杂的,没有绝对的对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不允许某个产品非常大,不允许它自己形成生态,假如说阿里有100万客户,但是有八九十万在用这个产品,肯定不行,这个一定得我们自己做。





Q
这种界定方式很粗暴啊,只是基于应用场景和使用人数。
A

是有点,但没办法。比如你做了一个WAF,结果所有阿里的厂商都在用你这个产品,那么你就知道流量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有风险的。


苹果AppStore有一个界限,“显而易见有危害的东西”,但它不说是什么东西,默认“你们心里清楚的”。如果触碰到这个界限,就会被处罚,虽然可以投诉,但投诉是没有用的。

其 实所有做生态的都一样,就像腾讯的微信,一定会禁止竞争对手的链接。这说明什么?所谓生态,其实都是小公司在搞,比如以前的淘宝客。马云说淘宝的入口应该 是草原而不是森林,意思是入口应该像草原一样是很大一片,但里面的每个个体都是小小的,有大树那就不对了,所以后来就把美丽说还是什么公司封掉了。所以说 在平台上,大公司通常都不跟你玩,只有小公司,才愿意上来做些事情。


Q
也就是说,作为平台,其实还是有自己的针对性的,不是说要大而化之什么都包含?这种针对性本身也就决定了某种界限?那阿里云和聚安全这方面的认知是一致的吗?
A
感觉聚安全还没有到这一步吧。阿里云为什么会讨论这个?是因为我们实际上遇到过一些问题,一度比较迷茫,不知道决定该怎么下。比如安全狗来找我们,能不能上?有人说,能上呀,应该欢迎;又有人说,这怎么可以?明显就有分歧了。然后大家发现其实还是界限不清楚,就不断开会。




Q
那要让界限更清晰,你们会不会建立白名单或黑名单?
A
现在没有名单,只是按照粗略的规则去做判断吧。





Q
关于做生态和做产品,还有人从另一个角度去解读:看不出要做什么,但阿里一下子就聚集了2000多人的安全团队,一开始未必有直接的业务需求,战略意图比 较明显,安全人才原本就稀少,先屯着吧。但时间长了,2000多人不能白养呀,必然会倒腾些事情,要去创收,比如做产品和服务,对外输出,这种理解你怎么 看?
A

阿里云很重视生态,因为它把这个当成新的业务来做。集团安全部就不会了,我们的CRO不喜欢太“浮躁”的东西或者人。他以前曾说,不能每个人都想着站到舞 台上,还有很多苦活累活要干的,所以在我看来,集团那块不会有很大的安全业务,他没有向外发展的动力,更多还是要保证内部。当然,迫不得已时,比如说客户 端防御问题、支付宝账号安全之类的,顺势推一下聚安全,但对外输出并不是直接促因。振飞是一个很务实的人,我有时候感觉他甚至会觉得想做产品外推服务的人 有点不够踏实,不是他喜欢的那种勤勤恳恳埋头搬砖的那种。




 

行业形势总体向好,安全格局逐鹿未定

 

Q
你怎么看现在的信息安全创业环境?会不会有虚火的感觉?毕竟业内人士都知道,安全太小了,往往还拼得你死我活的。


A

我觉得还好。即便互联网的形势不好,但是网络和生活的关系毕竟是越来越紧密,像外卖、打车、电商……谁能离得开呢?这些企业解决人们日常所需的问题,我们就去解决他们的(安全)问题。


另外,做黑产的人总是在的,而真正能帮企业解决问题的产品,一定还是有市场的。要说担心,就是觉得我们做的是个新东西,但无法避免后面会有很多公司也做,就像众测,最早是乌云,后来很快就出了各种各样的众测,所以说,跟风才是问题。

不过我也不是特别担心,能成功最好,万一失败了也可以承受。坚持几年,我还有后备计划。





Q
你说的这种需求还是发自用户自身的,但业内常说,安全需求更多是合规驱动的,真正来自用户的需求有那么强烈吗?除了互联网迫于黑产压力之外。
A

需求会越来越强烈的。现在很多企业都拥有数据,数据价值越来越高,像个人身份、手机号、物理位置什么的,这些都会促使企业去考虑安全。我不担心这个,更担心的是环境过热催生了过多的热钱和所谓创业,一切都围绕骗风投的钱来了,产品反倒搞不出来,这不是一种良性的竞争环境。





Q
从当前安全产业环境来看,似乎格局已定,有传统企业,有互联网大佬,也有初创企业,相互之间似乎是一种很微妙的关系。正面战场上,我们能看到传统和互联网之间的对撞,也能看到互联网收掉创业公司,那作为创业者,你怎么给自己定位?
A

很有意思的一个问题。对创业公司来说,不太会跟大公司去打,主要是自己在打,比如以前安全宝和知道创宇闹得很不好看,还有各众测之间。因为都太小了,和大公司打不着。就我来说,肯定是不希望以后被大公司收掉,我在大公司待了那么久,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想通过目前这个产品先找到一些客户,建立起好的关系,后续再推出两到三个产品,这是已经计划好的。我们会自己做大,不想依附于别人。当然,如果有机会,我更希望跟新锐公司合作。大公司没意思,缺少活力。





Q
那人才呢?大家公认的现在安全人才奇缺,对此你怎么看?
A
有点乱。最突出是科班和业界脱节太厉害,企业找不到合适的人,学生又找不到工作。学校里的密码学什么的其实在企业用不到。我曾在知乎坦诚地讲过,结果就有人说我是民科。我说我并不是否认密码学,它确实是安全的基石,但是我说在座各位,也许穷你十辈子之力,都没办法发明出一个加密或者解密算法,所以这上面其实根本没你太多的事。


Q
如果是你招人,会有怎样的标准?
A
第一,比较聪明的。第二,做过黑产的一定不要,通过技术手段赚过歪门邪道钱的一定不要,这是人品的问题,而且我相信,做过一次黑产就很难忍住,以后很可能还会做的,这种人信不过。第三,对安全要有很狂热的喜爱,我当年就是这样,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是这样的。

聪明加狂热,不做黑产,态度端正人靠谱,就这样。


 


 

技术分享不惧争议,知乎大V不图虚名


Q
作为知乎大V,你是分享居多,抑或也有发泄的考虑?


A
从分享的角度看,我更多不是那种主动性的,而是有什么问题,我看到了,恰好又有空,我就去回答。技术方面我懂的,就会和人讨论。如果观点上有差异甚至冲突,我会去讲,虽然有时候比较较真,但这不算发泄。





Q
你在知乎上比较活跃,很多时候表态又很直接,会不会受到公司的一些干涉?
A

不会,从来没人找我说我做得不对。我什么脾气,公司里大家也比较了解,内部时不时还会吵架呢。


有一次某支付宝高级专家,他讲云计算,讲得非常玄,很夸张,什么道德经什么人体自愈。我当时就坐不住了,我说我做了5年云计算,根本不是你说的这么回事。于是我们俩就吵起来了,还挺凶的,我都被他投诉了。

还 有一次,支付宝被白帽子曝出一个漏洞,支付宝并不承认。经过我的分析,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漏洞,于是我就说你们不要乱讲。在这方面,我是一个坚决的技术至上者,技术问题是能讲清楚的,不可能讨价还价。该坚持的我一定会坚持,如果我觉得公司做得不对,我也一定会站出来说的。




Q
会不会被同事觉得你这人真难搞?
A

我的确是在外面发表过一些意见,但都是技术意见,我不会评价价值观或者形而上的东西。我说的所有问题都是能够站住脚的,也并没有因为老是说这些而在公司内 部得到特殊对待。当然,我也知道,我工作上有时候稍显暴躁,被人投诉倒是有的。记得有一次一个P9的人,和我一个级别的,我们讨论一个安全问题,我说了自 己的意见和看法,他讲了半天,其实他根本没有听懂,我就觉得很烦,说你又不懂安全,瞎讨论什么,浪费我时间,你就照我说的去做好了。然后,就被他投诉到我 老板(肖力)那里了,说我看不起他。肖力说,你就稍微委婉点嘛,我说好。像这种情况,就是属于工作方式的问题,但我所做所说的,都是为了给公司和部门带来 真正价值,他们其实不会太多挑剔的。




Q
当然,除了给公司找“麻烦”,你也在极力维护公司,比如之前有人发帖爆支付宝有“隐私门”,你好像很火大,发表了那篇著名的“10万现金悬赏”贴,知乎都炸锅了,争议挺大,这事情上你又是怎样的心态?


A

说实话,我是觉得蛮多人都挺悲哀的。这其实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发表中肯的意见,但很多人就是喜欢凑热闹,想用自己的所谓逻辑去解释。就好比说以前,拿出一样重的铁球和棉花,结果有些人就用朴素的直觉说,铁球会先落地。我真觉得这些人很悲哀。


我这人是这样,对不懂的东西就不说。在知乎上批评阿里已经是一种“政治正确”了,我知道很多人会骂我,但是我还是会坚持自己的技术原则。




Q
但你不觉得这种“口水战”会很浪费精力吗?
A

这方面我会有所选择,我不会回复纯粹的辱骂,我只针对技术性问题作回复。比如轮子(注:知乎用户,微软员工)说支付宝有热更新的能力,没错,我是有这能力,但不代表我真就这么做了,这是个技术问题,所以我跟他讲,你们微软是否也具有热更新的能力?


我这人内心比较强大,不会在乎乱七八糟的说法,你也可以认为这是我的一种优越感,关键是我知道你说的是错的。曾经我觉得这种人太多了很可悲,所以有一段时间我不发表任何意见,不回答任何问题。但后来我想,不管他们听不听,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我应当把真实情况说出来。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我没有义务去说服你。




Q
你在知乎上这种分享或者讨论,有没有一种自我营销的意思?毕竟因此你也建立了更广泛的影响力。
A

我从未想过自我营销。第一,我不缺钱,没有必要去做这个事情。第二,我工作,包括创业,都是面向企业的,也不需要很多人知道我和我的公司。第三,我做安全这行那么久,我的技术怎么样,自有安全行业的人去评价,非专业的人,我不需要他们。我有很多事情要做,照顾孩子,开公司,搞技术,看行业,我何必为了刷粉去做这些事情呢?


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总应该有个人站出来去告诉大家那些正确的事情吧。





  拓展阅读:

【访谈】在自我设计中成长,赵武的创业之路

【访谈】吴鲁加,我创业是要满足对世界的好奇心

【新锐】长亭外,陈宇森和他的伙伴们

【访谈】罗启武誓将“羊毛党”一网打尽

【新锐】你知道会越狱的盘古,可你知道创建犇众的韩争光吗?




首页 - 安在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