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盘点2016互联网最危险的人物TOP 8

01-05 07:32 首页 安在

 

不久之前, 美国WIRED杂志评选出了2016全球互联网最危险人物,作为一种颠覆力量的互联网行业,名单中大多人都是反叛地利用网络世界的颠覆性潜力去改变世界权力结构。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互联网渗入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各国政府以及政要也纷纷开始开拓互联网的领域。

 

如今,互联网上最危险的人通常也是这个世界最有权力的人。

 

Vladimir Putin(普京)

 

 

由于被指7月份俄罗斯官员暗中支持两个黑客团伙发起对美国民主党国家委员会的攻击,并使民主党败选。美国网络安全与情报界的认识正在逐渐统一:俄罗斯正在利用互联网扭转美国大选的局势。俄罗斯黑客对美国民主党发起攻击,将候选人希拉里的私人信件泄露,在选举竞争的关键时刻造成了民主党内部的混乱和分心,这也给共和党候选人特普朗的竞选成功助了一臂之力。

 

即使在俄罗斯黑客的行为被曝光之前,普京政府已经在线发表了大量的中伤型政治演说。他们所雇佣的水军们一直忙碌于在网上论坛注入虚假故事,在Twitter上和新闻网站的评论中抨击支持希拉里的评论家。

 

总而言之,这些黑客和水军使普京的政府成为世界上用于虚假信息和在线破坏最邪恶的势力之一。而且,最近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只会让他们更加大胆。

 

Donald Trump(唐纳德·特朗普)

 

 

在WIRED评选的2016互联网最危险人名单中,他们称特朗普为一个“煽动者”,比起解决全球问题来说,他对煽动美国人的恐惧和玩弄美国人最糟糕的偏见表现出了更大的兴趣。

 

时至今日,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任何改变,特朗普仍然没有官方的宣布放弃他有关于禁止穆斯林移民以及对“墨西哥在向美国输送强奸犯“这一言论表示歉意的承诺。现在,他距离任职美国总统只有几个星期了。

 

作为总统当选人,特朗普仍然扮演着全球最有权力的互联网巨魔的角色。特朗普通过在推特上不断地利用制造新闻、推销竞选口号以及直接攻击竞争对手等方式来保持自己的媒体关注度。

 

他告诉自己的1760万twitter粉丝,谁燃烧美国国旗就会违反宪法,并将被监禁甚至取消他们的公民资格。据传,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在总统选举中赢得了数百万张的假选票。特朗普的Twitter帐户传达了他对宪法的明显蔑视,他大规模地传播虚假信息,并且毫无根据地对美国的选举过程发出质疑的声音。

 

Steve Bannon(斯蒂夫·班农)

 

 

在史蒂夫加入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团队并担任首席执行官(CEO)之前,他任职于布莱特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担任执行主席,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右翼民粹派网站。在他任职期间,布莱特巴特新闻出版了各种关于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和公然的淫乱主义内容,这使布莱特巴特新闻成为”lt-right的偏颇的新政治边缘的记录纸”。现在,作为特朗普总统转型团队的首席战略家及高级顾问,他坚持把这个法西斯主义的滋扰观点带入白宫本身。

 

James Comey (詹姆斯·科米)

 

 

在十一月美国总统大选的前几个星期,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巩固了他饱受争议的声誉,他透露,他的代理人将继续调查先前7月份将其搁置一旁的希拉里·克林顿的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

 

他没有解释任何新发现的电子邮件的内容,或所发现文件的重要性。这一半的线索是特普朗的团队以及他们的代理人所需要得一场投机的行为,他甚至声称克林顿将被迫即刻起诉。

 

但即使在Comey毫无根据地将联邦调查局插入紧张选举的最敏感的政治时刻之前,联邦调查局负责人把联邦政府的加密战争推向了危险的僵局: 他们要求苹果公司帮助自己局破解自己的苹果设备,解锁一位杀手Rizwan Farook的iPhone 5c。

 

这场为期6周的战斗最终以联邦调查局找到了自己破解手机的方法而结束,这也显示了Comey愿意妥协美国的网络安全和隐私监督的法律,不过同时也对硅谷与联邦调查局的关系造成持久的紧张关系。

 

恐怖组织ISIS

 


 

2016年,被称为伊斯兰教的ISIS犹如世界末日一样黑暗的狂热信徒的枝蔓延伸到整个的网络和社交媒体。即便ISIS可能会失去金钱、资源和以及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领土。

 

该团体在2016年表示,他们仍然可以招募新的成员发起悲剧性的暴力恐怖行动。即便它的直接力量崩溃,根据ISIS的自我宣传,他们今年仍制造了尼斯可怕的大屠杀事件以及奥兰多的夜总会枪击事件。

 

与这一榜单中的其他人不同,援引社交媒体极端主义专家Humera Khan的观点:ISIS的危险来自于称之为“ISIS Borg集体”。在2016年,数十名顶级ISIS指挥官的死亡,换句话说,这样的打击并没有使该集团的信息钝化。

 

Recep Tayyip Erdoğan (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今年夏天,有一段时期,世界担心军事政变将推翻土耳其当选总统埃尔多安。

 

为了防止政权被推翻,埃尔多安利用铁腕手段,强制关闭了他的政敌的网站,删除网上不利于他的言论,并大肆逮捕不同意见者。

 

自那时起,有一百多名土耳其记者被监禁,而且他们Twitter,Facebook,YouTube和WhatsApp的访问权限被间歇性地限制或削减。


为了应对源源不断的抗议活动,稳固自己的政权,埃尔多安甚至有时会完全切断数百万土耳其人的互联网访问权限,拒绝他们收集和传播持不同政见者的信息。

 

Julian Assange(朱利安·阿桑奇)

 

 

在2016年,朱利安·阿桑奇证明:即使待在监狱一样的两层楼的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一样可以颠覆权力。维基解密之所以成为最具影响力以及最有争议的媒体,是因为阿桑奇策划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电子邮件泄漏和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工作人员约翰·波德斯塔的电子邮件帐户的泄露。

 

令人意外的是,这些机密的泄漏似乎不是来自于内部举报人,而是来自外部黑客,据美国情报机构称是俄罗斯政府的付费团队所为,而阿桑奇否认这一情报是来自于俄国人。

 

但有一个没有被证实的说法:维基解密虽然号称保证来源的匿名性,但这一举措以至于他甚至不能识别消息的真实性。与此同时,他还承诺那些消息将会带来“最大限度地影响”。在这一次美国大选中,他遵守自己的承诺。

 

Peter Thiel(彼得·泰尔)

 

 

在口头以及金钱上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后,彼得·泰尔在今年的年末可以说成为了硅谷最有影响力的人,在前不久特普朗召开的高科技行业会议上,他坐在了总统当选人特普朗的左手边。

 

与此同时,他创立的情报承包商Palantir将毫无疑问地与他的影响力一起成长,其隐私获取和分析的权力可以在美国比以前更广泛地应用。

 

2016年已经过去,我们不难发现,在这一年,全球网络世界中风起云涌的“危险人物”中,大多与当今世界政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同时从另一方面表明,世界变幻风起云涌,网络作为整个世界社会形态的缩影,越来越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网络安全不仅仅已经引起世界各个大国的重视,同时也时时刻刻影响着这个世界的走向。


原文链接:https://www.wired.com/2016/12/dangerous-people-internet-2016/



回复关键字,看最经典的黑客传奇



回复010:原创 | 智者大潘

回复011:原创 | 360谭晓生的方法论

回复012:原创 | 龚蔚:我不是黑客教父

回复013:原创 | Ucloud之父季昕华

回复014:原创 | “苹果”是我干掉的,韩争光

回复015:原创 | 云舒,我为什么要离开阿里

回复016:原创 | TK,从妇科圣手到黑客教主

回复017:原创 | 乌云来了,我是方小顿

回复018:原创 | 破解了特斯拉的林伟

回复019:原创 | 刺风有道,吴翰清的云端飞扬

回复020:原创 | 铁马“冰河”,侠骨黄鑫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

新锐丨大咖丨视频丨白帽丨在看

回复关键词获得关于安在更多信息



首页 - 安在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