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万亿网络博彩江湖:庄家、美女、黑客、赌徒的一场地下狂欢 | 深度

01-10 08:58 首页 安在

互联网发展二十多年,我们从2G走到了5G,从拨号上网走到了移动互联网,我们跟随着新概念、新发明、新技术一路向前,一批又一批创造奇迹的人和公司利用互联网改变着世界,让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是,再剧烈的变化也动摇不了互联网之基——根本用户需求,从互联网诞生那天起就没变过。比如曾经著名的3G需求:Game、Girl、Gambling(游戏、美女、赌博) 。而作为变现商业模式最直接的博彩,更是作为互联网的第一代Key Application一路高歌猛进,以至于,互联网学者们一直在争论:究竟是互联网推动了博彩,还是博彩推动了互联网?

 

 

2014年南非世界杯,足球竞猜型彩票一时风头无二,连平时不关心足球的大爷大妈们也会乐呵呵地去买上几注,尝试了一把“合法赌球”的快感。年轻人们则在看球之前打开支付宝等平台,不惜重注压上自己的心仪球队。

 

但随着网络彩票平台的跑路、吃单等问题日益严重,2015年初,国家叫停了网络彩票销售,淘宝、京东、500彩票、澳客等大平台也旋即关闭购买彩票的通道。

 

而随即,境外各大博彩公司纷纷乘机而入,加大在中国市场的推广力度,他们争先恐后的想把世界杯培养出的一大批彩民揽入自己怀中,一个数万亿规模的地下网络博彩市场逐渐形成,在这一场地下狂欢中,庄家、黑客、黑社会、美女和大批赌徒形成了一个庞大而隐秘的黑色产业链。

 

一、赌客老王


“你们如果想了解这个行业,找我算是找对人了! ”老王刚一落坐,便对安在开门见山的介绍起了自己。

 

老王今年45岁,说话声音很响亮,语速很快,样子颇像中国曾经的足球明星范志毅。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前半生都离不一个“赌”字。出生在上海杨浦区的一个拥挤的亭子间,周围都是嘈杂的弄堂。

 

因为生性顽劣,老王读书成绩一塌糊涂,很早便混迹于录像厅、棋牌室。也是从那时起,他感受到了赌博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他也隐约感觉到自己找到了一条可以让自己“飞黄腾达”的捷径,初中毕业辍学时,他已经靠打牌攒了近万元。


初中毕业后他的第一份工作是给上海一个斗蟋蟀的赌场当“看场”。做了没多久,他第一次看到了庄家是如何在一晚上净赚了80万。强烈的视觉与心理冲击让他夜不能寐,“满脑子都是老板往皮包里放钱的场景”。

 

 

90年代的时候,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上海,已经有境外的博彩公司渗入,他们发展大陆的代理,利用熟人间的介绍,组织大大小小的赌球局,每一笔投注,代理都会拿到相应的佣金,老王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代理了一家澳门的博彩公司,虽然收入不错,但是随着对这一行业越来越深的了解,他内心深处“坐庄”的想法又开始蠢蠢欲动。

 

传统的博彩依附于人脉和资本,老王要坐庄,难度可想而知,而当互联网开始普及,博彩业也第一时间拥抱这一平等而开放的新物种,老王毅然决然带着全部家当远赴菲律宾,成为了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庄家老王”。

 

与传统赌博业相比,在线赌博并没有直接生产出的新的需求,变化的只是渠道。将原本在线下聚赌的用户迁徙到线上,而互联网则充分利用自身的优点,为赌博创造出一种更加安全、便利和高效的环境,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到线上赌博。

 

老王告诉安在,开发一个赌博网站,如果从技术这一块来讲,是极其简单的,或者可以直接花几万块钱就可以买一套相当先进的系统,而体系的管理上,庄家成立“赌博公司”,采取总公司-分公司-股东-总代理-代理-会员6个级别的金字塔结构,依托熟人关系层层发展下线,而每一层都会抽取一定的佣金。

 

 

同时,在线赌博能更好地抓住赌徒的心态,吸引他们进场赌博:他们先以各种真人视频、赌博现场照片演示,给赌徒一种可以“一本万利”、快速赢钱的信心;然后再通过免费试玩、赠送现金/代币等方式,进一步吸引他们注册、开玩。

 

 

与此同时,在他们游戏博彩的初期,赌博机构还能让他们小赢一把,为日后的“放长线钓大鱼”做准备。

 

“如果仅仅靠抽成来赚钱,你就太小看这个行业了”,老王告诉安在,赌金抽成仅仅是赚钱的一个方式而已。

 

庄家不仅通过层层抽成来获取盈利,同时还可以在后台监控每一个会员的投注情况和输赢记录,通过调整赔率来增加庄家获胜的概率。

 

而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庄家们也意识到了技术的力量,近年来,用赌博软件生成的机器人陪玩逐渐成为庄家们的又一赚钱利器。简单地说,所有真实用户在下注时,都可能与被系统安排的机器人同桌,一旦某桌上出现了“以多敌少”甚至“以多敌一”的局面,则真人参与者就很难突围,只能乖乖输钱。

 

老王笑言:如果扣除机器人生成软件的成本,他们平均从每个用户身上获得三、四万利润这个数字,相信会让许多知名网游目瞪口呆。

 

二、赌场也拉新

 

不论是赌博行业,还是互联网业,“用户”永远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资本之一。

 

 众所周知,Facebook、YouTube等互联网巨头有着超过数十亿的活跃用户,QQ也有9亿多的月活跃用户,但如果与总注册用户相比,活跃用户所占的比例,大概就在一半到2/3左右。

 

再看看在线赌博业,他们永远没有“活跃用户”这个概念。以某个赌博平台为例,50多万的用户中就有45万的活跃用户,相当于10个人中有9个每天上线玩一把。要知道,赌徒跟一般用户不同,让他们停赌一天无异于要了他们的命,用户粘性这点绝不用担心。

 

而博彩平台的用户又来自哪里?

 

除了用真人荷官、真实赌场视频以及新注册用户送彩金等等五花八门的方式来吸引赌徒之外,平台的代理商也是使劲浑身解数开发新的客户。近年来,“美女赌托”成为拉拢新人的最有效的手段。

 

所谓“赌托”,就是博彩平台代理商雇用年轻女性,微信、QQ、陌陌等社交软件上装扮成白富美加人聊天,诱人网上投注博。

 

当问及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法时,老王笑着向安在解释说:“像三四十岁的男人,谁不喜欢和女孩子聊天呢?”

 

老王接着解释道,网络销售和聊天技巧有关系,讲得太直接,人家会反感,用委婉的方式去讲,别人才会接受,现在一般的代理平台在招收新人的时候,都会有一套标准规划的流程。

 

几经周折,安在联系到了曾经做过这个行业的张欣(化名),她向安在道出了其中的技巧所在:要想尽办法揣摩客户心理,聊天要自然,不要目的性太强,慢慢诱人上钩。对于单身男性来说,晚上是最好的聊天时间,有个“美女”跟他聊天,关心一下,感情就培养加深了。

在她曾经的工作群内,共享着多篇聊天记录和客户常问的问题答案,供新人下载学习。通过聊天记录发现,不少网友在一步步诱骗下,少则输了几千元,多则数十万元。

 

三、上亿赌资的流转

 

源源不断的客户让博彩平台日进斗金,而金字塔结构的分级管理又确保了体系中每个人的利益,当然,除了那些赌徒,他们永远是庄家和代理商眼中待宰的羔羊。

 

而这种金字塔式的赌博网络,背后坐拥的财富少则数亿,多则可达数百亿甚至数千亿。

 

2014年7月,上海打掉的一个网络赌博团伙,涉案金额多达600亿;而在2015年4月,广州打掉的一个跨境网络赌博犯罪团伙,整个网络的参赌人员超过10万,月投注金额更是达到了四千亿。

 

可是,动辄上亿的资金流转,他们又是如何逃过监管,一步步将钱转移的?

 

老王告诉安在: 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资金转移其实很麻烦,要么跑去银行汇款,还要担心被查的危险,要么背着现金到处去结算,但是,有了互联网,一切就不同了。特别是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兴起,对网络博彩的资金周转提供了更加便利的条件。

 

第三方支付,就是一些与各大银行签约、并具备一定实力和信誉保障的第三方独立机构提供的交易支持平台。在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交易中,买方选购商品后,使用第三方平台提供的账户进行货款支付,由第三方通知卖家货款到达、进行发货;买方检验物品后通知付款给卖家,第三方再将款项转至卖家账户。由于第三方支付不需要买卖双方进行面对面的交易,与传统的资金支付结算方式相比更加方便快捷,因而发展迅猛。

 

 

而当第三方支付平台和线上赌博结合以后,博彩公司利用平台只要几分钟你就可以把赌资打入赌博公司账号,可以随时下发佣金,不需要再通过汇款或者当面交易这种传统模式,非常快捷。

 

而与此同时,各大第三方平台对网络博彩却抱有暧昧不清的态度,近年来,围绕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盗卡、网络钓鱼、诈骗、涉黄涉毒涉赌案件层出不穷,国内各大第三方支付平台几乎无一幸免。

 

据相关媒体报道:目前国内有相当数量第三方支付平台已经成为网络赌博赌资流转的一个主要的渠道。当问及老王第三方支付平台在网络赌博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想了一下说:“说重了就是与网络赌博集团团伙狼狈为奸、为虎作伥”。

 

老王告诉安在,影响最大的一个案子是2010年,第三方支付公司快钱勾结线上赌博集团,为庄家开设五个虚拟账户,而与这五个虚拟帐户账务往来的银行账号达8万多个,收付总金额高达36亿元人民币。

第三方支付平台如今已经成为网络消费时代一种重要的支付手段,和传统渠道单一的银行支付比,它确实给人们带来了快捷和方便。但是,它的主体地位和监管体系,一直没有确立。在这种模糊状态中,支付平台也很容易沦为赌博集团转移赌资的工具。

 

四、黑吃黑

 

有了客户,有了渠道,有了赌资转移平台,安在问老王是否可以高枕无忧,实现他少年时的梦想,每天在巨额财富的增长中醒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王告诉安在,“做博彩的,最怕的,是喜欢黑吃黑的黑客”。

 

网络博彩盛行伊始,庄家普遍没有防黑客的意识,经常担惊受怕幸苦忙一场,系统突然被黑客攻破,然后黑客给自己的的账户做假流水,恶意大额充值,“有时候一晚上都能把一个平台洗劫一空”,老王告诉安在。

 

“每一个新的平台一上线,马上就会有黑客在背后伺机而动”,庄家们意识到黑客的危险性,他们开始不惜重金聘请顶尖的安全专家,打造最一流的防御体系,据说,一个经验在五年左右的安全专家,在菲律宾的报价已经年薪过百万。

 

尽管如此,黑客们并没有就此放手,他们时刻窥探着这个暴利行业,稍有机会,便直接不留余地猛烈攻击。

 

博彩网站通常会给新注册的会员赠送一定数额的代币,可以直接下注,而这一政策却引来了大批的“羊毛党”,他们注册成千上万个新的账号,集体进入赌博大厅,一手押完,快进快出,最后将所有代币集中在一人手中,提现走人。

 

而像ddos攻击勒索、会员数据被脱库等常见的攻击则更是数不胜数了。

 

而同时,庄家们也会聘请黑客为他们工作,比如黑帽seo,在行业中扮演着提升公司影响力的重任。

 

 

网络赌博背后是复杂的利益链条,虽然看不见赌场、赌资甚至赌徒,但它和传统的赌博犯罪在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利用人性的弱点牟取暴利。而它的隐蔽性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借助了各种新兴的网络服务手段,趁着监管制度跟不上网络发展的空白,找到了自己滋生蔓延的空间。

 

对这样一个怪胎,除了呼吁相关企业能够加强自律,不要为了不法利益出卖自己,更需要加快相关立法和监管,把利益链条放到阳光下,才能强有力地阻止赌博这种病毒不断侵害网络世界。

 

采访快要结束时,安在邀请早已金盆洗手的老王为他的前半生做一个一句话的总结,老王扭着头看着窗外想了半天,慢慢地说“是赌皆输,他们输了,我也输了。”

 

回复关键字,看最经典的黑客传奇



回复010:原创 | 智者大潘

回复011:原创 | 360谭晓生的方法论

回复012:原创 | 龚蔚:我不是黑客教父

回复013:原创 | Ucloud之父季昕华

回复014:原创 | “苹果”是我干掉的,韩争光

回复015:原创 | 云舒,我为什么要离开阿里

回复016:原创 | TK,从妇科圣手到黑客教主

回复017:原创 | 乌云来了,我是方小顿

回复018:原创 | 破解了特斯拉的林伟

回复019:原创 | 刺风有道,吴翰清的云端飞扬

回复020:原创 | 铁马“冰河”,侠骨黄鑫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

新锐丨大咖丨视频丨白帽丨在看

回复关键词获得关于安在更多信息


首页 - 安在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