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我们来聊聊人类最古老的行业,关上灯才能说的那种,低调!

11-30 21:51 首页 行路男


 


前方高能,18岁以下请在父母陪同下观看,

我是认真的。



Bon soir,

这是行路男第 117 篇文章。



今天,带大家看一部收藏在卢浮宫的古希腊版《金瓶梅》吧。这是我正在准备的卢浮宫系列中的一个藏品,先给你们透露一个非著名但有趣的展品。走你!



1


从一场“颅内高潮”的直播说起


前两天,出于学术研究的目的(真的是学术研究……),我和22.1万人一起,在线围观了一场某站的深夜美女网络直播。


直播用了整整3小时,你会在手机屏幕上看到:主播面前摆着一个杠铃似的麦克风,麦的两端各有一只仿真人耳,直播时,主播一直跟那两只假耳朵互动,有时用化妆刷轻刷,有时直接用舌头舔。窸窸窣窣的声音,感觉……,试试就知道。


耳搔ASMR哄睡直播专用麦克风。


这种玩法叫“耳搔哄睡”,更通俗的说法叫“颅内高潮”,据说通过主播制造的声音,你就能有类似性快感的体验,真是简直了……


这也能让人有性快感?其实呢,拿耳朵做文章也不新鲜,耳朵毕竟是敏感部位,原理自己查去。时光倒回2500年前,古希腊人一定会折服于现代人的想象力,毕竟,那个年代对于性快感的理解简单、粗暴、实用。



2


前方高能预警,

古希腊版《金瓶梅》上线了


今天的故事要从一只古希腊基利克斯双耳酒杯说起,来看看前辈们是怎么做游戏的……


来,先上图:



呃,杯子上好像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放大看看:



不可描述的希腊红绘瓶画,这个陶器制作于公元前510年的希腊阿提卡地区,现收藏于卢浮宫希腊馆,杯子高8.5厘米, 杯内直径25厘米。


画面是不是有点辣眼睛?不要这样想,这是艺术品~先来看看这个陶器是干什么的。


这应该是古希腊最妙的一个器具了,学名叫基利克斯(Kylix)的大酒杯(基利克斯在希腊语就是酒杯的意思)。


希腊人爱喝酒、爱热闹是出了名的,这种杯子经常在宴会上用,从这个酒杯,你也能感受到,他们酒量真不错。图片中的这个杯子,内径足足有25厘米,快赶上一张A4纸的长度了,简直就是酒盆啊……想象下拿着海碗居炸酱面的大腕拼酒是什么体验?虽然他们喝的都是葡萄酒,还经常掺水,但这么大的碗,也能让人醉了。


醉了,然后呢?酒杯上的画面相当详细。


这应该算是卢浮宫最好懂的艺术品了,来,发挥一下想象力,其实,你都不用想象:



大概是公元前5世纪的某个夜晚,雅典某大户家里办了一场酒会,靠这种跟盆子一样的酒杯,男人们很快醉成一团,于是,开始娱乐了,先招来几位妓女,来场古希腊式的《金瓶梅》。


真是喝疯了,三两一组,围着一个妓女前后左右……妓女们像青蛙一样在中间蹲着或趴着,看表情,并不享受。


正如《金瓶梅》和许多情色作品里,经常会有夸张描写,这里的画面也很戏剧性。比如,那些巨大的丁丁们,看着自卑吧……当然,看到米开朗琪罗著名作品雕像大卫,自卑感立即就没有啦。不过呢,这里面有更复杂的背景,不详说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左为希腊时期雕像,右为著名的“小丁丁”雕像大卫。


如果仔细看,男人们手里拿的家伙也让人浮想联翩:有大号的牛角酒杯、三齿钉耙(下图),画面左边男人手里还拿着一只鞋(下图),应该在抽打旁边姑娘,疼得人家一直用手捂肋骨,应该是当年的SM吧。


古希腊妓女,真是……有技术的女人,服务尺度大,项目真多……



3


为了保护妓女,

这位雅典领导建起一座庙


其实,古希腊的性产业已经相当成熟了。


公元前594年,有个叫梭伦的改革家出任雅典执政官,我们历史课本里,这个人非常正面,废除贵族垄断特权,划分公民等级,不靠血缘而是靠财产多少……都非常进步,但课本没提的是,梭伦还有个功绩,就是建了一堆妓院。


这么伟大的改革家为啥干这事?别看不起开妓院这事,在当年这是一项福利,当时希腊人30岁左右才结婚,梭伦买一堆奴隶当妓女,然后训练他们,把他们安排在各个街区,来满足雅典男人们的需要。还有个说法是,建妓院目的之一,是把男人的性和对婚姻忠诚分开,别因为在外面乱搞,而背叛了家庭,道理你懂吧……


靠妓院生意,梭伦更有钱了。中国古人有钱了要修庙,梭伦也也差不多,专门修了一座“庙”,就是阿芙洛狄忒神庙,来保佑妓女们平安无事。阿芙洛狄忒就是维纳斯,维纳斯的口碑,哎,以后有机会讲。


梭伦认为,男人应该同时有至少三个女人,一是妓女,二是姘妇(低级妓女升级,从一次性关系,变成长期小伙伴),三是老婆。要泄欲找妓女,要参加酒会搞社交带姘妇,生孩子才找老婆


谈恋爱呢?得找一个鲜肉少男,对,老男人找小男人,这个哪天单聊。总之,他公开宣布,妓女是很重要的。


你看啊,梭伦和孔子出生没差几十年,思想差别真是很大。


由于政府鼓励,市场认可,雅典的性产业非常发达,而且产生了明确的分工:一种叫Ponari,比较低等的妓女,酒杯上的女人就属这一类。这种妓女一般出身贫民、奴隶或外邦人(没有雅典户口),天资一般,没什么才艺,属于梭伦说的性欲工具。 


还有一种妓女叫 Hetaira,同时满足男人肉体和精神需要,属于高级妓女,长得要好看,而且从小就会唱歌会跳舞,甚至懂点文史哲,如果一定类比的话,相当于杜十娘,李师师,柳如是,董小宛吧。


这种“高学历”的妓女,有人陪有人爱有人给花钱还有各种party喝酒吃肉吃香喝辣,倒比家里的老婆们high多了。


任何行业拼到最后,拼的都是文化……这句话真对。


雅典人同样相信“女子无才便是德”,一般来说,雅典公民的老婆,没受过什么教育,跟老公谈不上有精神交流。当丈夫在外面玩耍的时候,妻子们默默生儿育女,打理家务,默默被遗忘……今天很难找到关于她们的记录,关于妓女的记录倒是不少,有时候连身体细节、特点和姓名住址都被画在酒杯上,也难怪,当时没有报纸杂志手机啥的,陶器和壁画已经算大众“媒体”啦,而这种陶器能随身带,简直号称当年的移动“新媒体”。


遗憾的是,这只酒杯没留下任何女主人公的命运信息,只能猜:也许后来被赎身嫁人?可能性比较低,或许晋升到老鸨,当高管?估计也难。最大可能是草草了结,只留一个不堪回忆的酒杯,放在卢浮宫。


其实全世界性工作者的故事差不太多,从古到今,几千年来就像活化石一样保存下来,几乎没发生过任何大的变化。


直到,互联网出现了。



4


当人类最古老的行业迈入互联网时代



让我们来看看,时间转到2017年,希腊的妓女们会怎么做?


第一种选择,用应用软件,德国之前就出了一个款,输入一个地址,系统就会自动和附近“买家”做匹配,不但有妓女的照片和身材特征,还明码标价,买家可以线上“下单”,不需要老鸨,不需要中介,完事后,卖家估计会提示买家,别忘了给个“五星好评”哦。


第二种选择,如果担心神仙跳啥的,有各种直播。


第三种选择,如果对直播也不感冒,还可以选择更高级的,比如开头提到的耳搔直播。我围观的那一场直播,三小时里,主播收礼物就没断过,也能换个几千块了。而且,这也基本不算性行业了,最多是打个擦边球。


互联网的确正在改变,包括性在内的几乎所有行业。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之前做了一项全世界范围的调查,他们发现这个行业的分工,越来越专业和精细,但价格却越来越低。想想看,几乎所有行业都差不多……


有一个问题还蛮有趣的,我们通过卢浮宫一只酒杯上的画面还原了公元前500年左右希腊某个激情四射的夜晚,那么,今天的世界,会留给后世的性文物又会是什么呢?是某个载满某岛国片还难以打开的硬盘?还是某个应用云存档的用户资料?


说不定会是一个奇妙的女子,一睁眼,就朱唇轻启,对你说:“主人,电量不足,请充电!”。


嗯,人工智能来了!


现在,

看着这张脸,

告诉我,

爱我,你怕了么?

晚安 emo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