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一边滚屎一边仰望星空,屎壳郎的深度哲学

12-28 21:38 首页 行路男

 


生死观,决定我们的好恶




大家好,

这是行路男第 121 篇文章。


电影《木乃伊1》都看过吧,里面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大祭司被活做成木乃伊,而是一群乌黑的,像墨汁一样的食人虫,排山倒海一样冲过来,速度极快,两个小牙,像两把小刀,见佛杀佛,见鬼杀鬼,如果被他们追上,瞬间你就会变成一堆骨头,看着非常扎心。


其实在古埃及,它们没有这么恐怖,反而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圣甲虫”,中文名字叫“屎壳郎”,但无论圣甲虫,还是屎壳郎,主要工作都是每天推着粪球到处跑。


卢浮宫这串项链的吊坠儿,就是一个圣甲虫,它的主人,包括所有埃及人都相信,想成功复活,离不开圣甲虫。大家死后,都要把圣甲虫做的装饰,放在心脏上面。



这串项链来自遥远的过去,1928年在尼罗河边发掘一具木乃伊的时候,发现了这个项链。


这个项链,我觉得,即便是放到现在也不过时,这也是古埃及人的“时尚”,在他们的生活里,圣甲虫就是护身符,装饰上,墙壁上,墓地里,棺材盖上,到处都有这种小昆虫。


埃及人为什么有这样的怪癖?

 


1

太阳变成一坨粪球,

只有屎壳郎能把它拯救


埃及人对圣甲虫有过细致观察,他们发现屎壳郎很神奇:


每个雄性屎壳郎,都会把精液撒到粪里,然后滚啊滚,滚成一个球,把粪球推到洞里,等太阳出来,小屎壳郎就出生了,这个过程多神奇啊!


这有什么神奇?当然,因为屎壳郎,和古埃及的太阳神Khepri是同一个工种。


在古埃及神话中,太阳每天从东面出来,坐着船,穿过天河,跑到西面落山,于是黑夜来了。埃及人认为,黑暗就意味着死亡,没错,太阳死了。死去的太阳,在黑夜里,坐上另一条船,穿过冥河,又跑到东方,太阳神Khepri负责让太阳复活,然后推着新生的太阳,从东方升起,于是太阳又坐船跑到西面,再死,再转世复活,太阳神Khepri,再推上天……就这样,生生死死,循环往复。


李克勤的《红日》送给屎壳郎兄:像红日之火,燃点真的我,结伴行,千山也定能踏过。


埃及人大胆联想:首先,太阳和粪球,都是圆的,其次,太阳神Khepri负责推动太阳,圣甲虫负责推动粪球,那圣甲虫不就是人间的太阳神Khepri吗?所以,你可以看到,埃及神话里,太阳神Khepri的头,都被画成一个黑色的圣甲虫,表示它俩是一回事。


人类想象力之丰富,有马身人头,人身马头,还有人身……屎壳郎头。


哈,把太阳比作一个大粪球,这个想象力,有点超出我的想象,但他们就是这么想的。总之,圣甲虫,也就是屎壳郎,和复活、转世、新生有关。于是,圣甲虫,在埃及人死后,会被安排非常繁重的工作,能者多劳嘛。

 


2

我的心脏,比羽毛还轻


我在前面讲木乃伊的时候说过,古埃及人认为,心脏,而不是脑袋,负责思考。所以,制作木乃伊,会把脑子清理出去,心脏是要留下的。我还说过,木乃伊里,要有护身符,一般来说,护身符就是圣甲虫,会放在心脏的位置。


和后来的基督教类似,埃及人也认为,人死之后,会在另一个世界里接受审判,到时候,有42个神,会向你提问,你回答完,神灵们就拿一个天平,一边放着你的心脏,一边放着玛特女神Maat的羽毛,玛特女神,代表公平和秩序。


左边是心脏,右边是玛特女神的羽毛。心脏+圣甲虫<羽毛?埃及人的算数是怎么算的?


接下来,你可能会非常紧张,因为如果你说谎,心脏这头就会很重,一个怪物会立马扑过来,把心脏吃掉,心脏要是没了,对不起,下地狱吧。如果你没有说谎,天平就是平的,祝贺你,过关了。


插一句,你可能会觉得,心脏当然比羽毛重啊,是这样的,埃及人认为,心脏=灵魂,没有重量,但会说话,会独立思考,审判的时候,很可能会把你出卖了。所以,埃及人就用圣甲虫,放在心脏上,就是把心脏镇住。圣甲虫背面,会写一堆咒语,意思也不复杂,主要是说,让心脏到时候不要胡说八道,该闭嘴就得闭嘴。


象形文字被法国人商博良破译后,我们终于可以理解这些咒语了,试着翻译下:


我妈妈赐予我心脏,

我与生俱来的心脏,

伴我度过生命长河的心脏,

(求你)不要作为证人来反对我,

不要在地狱审判时站在我的对立面!

不要让我在称重心脏时重过(玛特的羽毛),

你是我身体的精气,

当你去到那个我们建造的美好来世时,

不要让我的名字在判官面前臭名昭著,

让我们在审判时美好愉快,

不要制造不利于我的谎言。

 

有没有觉得心脏疼一下……埃及人好可爱,把心脏拟人化啦~

 


3

屎壳郎是埃及人的指南针


卢浮宫的这个圣甲虫玻璃吊坠,在当年是奢侈品。虽然黄色珠子是木头做的,只是表面镀层金,但蓝色水滴形的玻璃珠,表明拥有圣甲虫的这个死者,至少是个中产。


不过,他们对圣甲虫其实还是不够了解。


首先,负责滚粪球的,不是公屎壳郎,而是母屎壳郎,《冰河世纪2》里讲的是对的,里面有个笑话:洪水要来啦,动物们都在逃命,最前面有一只母屎壳郎,推着大粪球,走得特别慢,公屎壳郎说:“我们要去的地方,一定有屎啊!干嘛要带它啊”,母屎壳郎说:“必须带!我妈给我的嫁妆!”


《冰河世纪2》里的屎壳郎一家,孩子们真的是屎壳郎妈妈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


看,是母屎壳郎,不是公屎壳郎负责推粪球,但这粪球可不是啥嫁妆,母屎壳郎就把小屎壳郎生在这里面,小屎壳郎一出生就可以吃到香喷喷的屎啦。


埃及人对屎壳郎的第二个误解,屎壳郎没有那么美好的品德,真正的屎壳郎,只滚自己家的粪球,不管别人家的事。电影《木乃伊》里的屎壳郎描写,也是错的,屎壳郎从来不成群的出没,都是独自一人。


真实的屎壳郎,确实和太阳有关。有两种屎壳郎,一种是白天滚粪球的,它们能通过感受太阳光,来确定方向;另一种是晚上滚粪球的,一边滚,一边仰望星空,利用一种日光和月光形成的偏振光来导航,如果那天晚上没有月光,它们干脆利用银河系微弱的光,厉害吧,这是昆虫特有的能力。



但所有这些,不妨碍卢浮宫这个项链的主人,坚定地相信,要想来到另一个世界,必须有屎壳郎的帮助,才不会迷失方向,一定意义上,屎壳郎是埃及人的指南针。各种考古发现,普通埃及人,当年都有自己的圣甲虫,木乃伊心上如果不放圣甲虫,转世都不放心。

 


4

甲壳虫、蟋蟀、草猛,

把摇滚乐写成一部昆虫记


卢浮宫的这种圣甲虫护身符,不只在埃及被发现,在中东、西班牙、意大利、撒丁岛、希腊等很多地方都被发现。这至少证明,古埃及是当时文明的灯塔,这也被历史学家普遍承认,希腊人的很多知识,其实来自埃及。


我不知道欧美人,对昆虫的好感,是不是和这只圣甲虫有关,我们中国人,一般不会用昆虫,来命名喜欢的东西,但欧美人会。比如德国有款汽车就叫“甲壳虫”,甲壳虫是所有带盖儿的昆虫的总称,就包括屎壳郎,如果一个汽车品牌叫屎壳郎,你会买吗?


甲壳虫还是个乐队的名字,列侬最初给乐队的名字是Beetles,就是受“蟋蟀乐队”用昆虫命名的启发,尽管后来“Beetles”改成了“Beatles”,但改变不了,这支乐队最初的名字,是包括屎壳郎在内的带盖儿昆虫。


The Beatles & The Beetles甲壳虫乐队和甲壳虫汽车。


1985年,受英国文化影响巨大的香港,诞生了另一家昆虫命名的乐队,就是“草蜢”,草蜢就是蚂蚱,或者叫蝗虫。


这和中国人的好恶真不同,同一时期,中国乐队的名字叫“黑豹”、“唐朝”、“轮回”,受中国文化影响最深的台湾,同期乐队的名字是“小虎队”。这些都是我熟悉的乐队,但都不是昆虫。


卢浮宫这只圣甲虫,可以看出,我们和他们,真的不一样,生死观,决定了我们的好恶。


(图片均来自网络,转载请后台联系)

还有更多精彩哦~

有人当他们是人肉战争机器,有人看他们如樱花般凄美,反人类日本武士剖腹自杀,有讲究也有鄙视链

做成木乃伊就能死后重生,你会愿意吗?别急,先来看看这个制作详解…有点恐怖...

日本最牛的“旅行作家”,曾坚决反对自杀,但反着反着也自杀了,他觉得人生就俩字:徒劳


首页 - 行路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