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柏拉图说过:“最美好的爱只存在于男人之间”

01-04 21:38 首页 行路男


 


有人说《奇葩说》大火是因为......




Bon soir,

这是行路男第 122 篇文章。



想过最美好的爱情该是什么样子吗?


你心里可能有一万个答案,但希腊人柏拉图的想法,一定会让你觉得匪夷所思。


2500年前,柏拉图说:男性对女性的爱都是充满肉欲的,最美好的爱只存在于男人之间,而且往往发生在一个成年男子与一个翩翩少年之间。



柏拉图式恋爱不是精神恋爱吗?这是柏拉图特立独行的想法?还是希腊人的常态?我们的老前辈们在2500年前就爱得如此奔放了吗?



1

如果和古希腊人干杯...... 


故事要从一个希腊陶器上的红绘瓶画说起。


上周我在卢浮宫,陶器馆逛了一整天,一共有七八个厅,绵延了200米,每个厅里都摆放着密密麻麻的陶器,那里的希腊陶器,记录了当年的生活,比如这个。



这是公元前480年的故事,因为陶器的周身被涂成黑色,人物保留陶土原来的陶色,所以叫做“红绘”。


这个陶器是干什么的?看看全貌先:



我在卢浮宫古希腊馆里逛着逛着,忽然发现了这个图案的陶器,隔着玻璃照不太清楚,但这个酒杯应该是古希腊最妙的器具之一了,学名叫基利克斯(Kylix),希腊语就是酒杯的意思,这酒杯长得像个盆,双耳浅口。为啥说它妙呢?你来体会一下:


1.酒杯尺寸奇大

希腊人爱喝酒、爱聚会、爱热闹,宴会就用这种酒杯。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个杯子可谓海量,内径有26.4厘米,大概是一张A4纸长,这哪里是酒杯,分明就是酒盆。李白说“金樽清酒斗十千”,想象一下,如果换成这样的盆……武松能连喝18碗再打老虎,假如换成这样的杯,这哥们估计先撑死了。


所以,希腊人逢宴会必醉,于是就有了故事。



2.杯底有个小秘密

这种基利克斯酒杯杯底往往有一副圆形的图,叫Tondo,看看这幅图描绘的是什么?左边是个健壮的成年男人,右边这位可不是女孩子,而是一个翩翩鲜肉男生,饱含爱意......相拥而吻…...你可能有点生理不适,为什么会这样呢?



2

我爱你,所以你做我的学生吧!


一切要从古希腊的传统说起。


希腊克里特岛上有个风俗:当少年初长成时(13岁到20岁之间),部落会派一名成年男性好好教育他,告诉他做人的道理,比如,你就要长大了,你怎么谋生,怎么做人,有啥责任,怎么锻炼肌肉啥的,同时,进行性教育,让他知道“性”的奥义,这个过程中,自然非常亲密,从精神到肉体上。希腊人称这种关系叫“爱者(Erastes) 和被爱者(Eromenos)”,酒杯上描述的正是这种亦师徒、亦伴侣的情感。


▲ “爱者(Erastes) 和被爱者(Eromenos)”


再到雅典,这种风气干脆变成了男人的风尚。请注意,当年没有学校这个概念,有钱人都是找一个智慧长者,说白了就是大叔,给儿子当老师,绝对是精英教育。这种一对一的教育,不是谁都有资格享受的,你得出身贵族吧,至少也是个自由人,奴隶就没戏了;其次呢,小孩得长相俊美机灵,貌不似潘安,也得是个贾宝玉,要不好老师不会“爱”上你啊,所以,父亲们都盼着儿子成为帅哥,来吸引最好的老师,跟儿子“求爱”,一旦成功,就变成酒杯上的样子了。


我们很难用今天的很多标准,甚至概念来诠释古希腊人的感情。总之,对希腊人来说,这种“爱”很正常,老师爱学生,学生爱老师,哪怕天雷地火也是天经地义。


刚才说这个酒具很妙,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要理解希腊人究竟有多会玩儿,我们先尝试还原一下他们是怎么用这个杯子的:


一天晚上,主人客厅里摆着三五张卧榻,客人们斜卧榻上,榻前小桌上各有一只双耳大杯,来自土耳其的奴隶,给客人们斟满红酒,大家推杯换盏,主要话题是可能是某场选举,或者即将开幕的奥运会,再或者,就是聊聊爱,很快大家都有点醉意了,杯里的葡萄酒也见底了,于是,拿了这只杯子的人立马看到了我们今天聊的这幅画。

 


一定要注意这个细节,希腊基利克斯杯精妙的设置就在这,一定要等杯里的酒喝完了,才能看到这幅圆形小画,等于设了一个彩蛋。


想象一下,那天晚上,当客人们在微醺时看到杯底的彩蛋时,是什么心情?希腊人真会玩儿。


也许,苏格拉底的好学生柏拉图,当年就是喝了这么一场大酒后,才写出了代表作《会饮篇》,让这段对少年爱的描写,传承千年:


......天上的那位爱神只是由男子(乌拉诺)生的,所以其爱情对象只是少年男子,而且是开始长满胡须显现理性值得终身相守的少年男子。


慢着,讲到这你可能会疑惑,希腊男人都爱男人,那女人没人爱吗? 



3

对不起,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中国古人讲,“女子无才便是德”,希腊人更过分,对女人来说,什么是德?最大美德,就是不要被男人提起,最好都当空气。


如果有地位人家的女儿,身居闺中,长到15岁,赶紧嫁给一个30多岁的大叔,不要拖,否则一不小心把贞操丢了,没人要了。出嫁后,除了一些诸如宗教仪式的特殊场合,一般妻子不能和老公一起抛头露面,最好做常年宅女,生孩子养孩子,养完孩子再生孩子。


希腊城邦制形成后,推行全民民主制(Democracy), 女人肯定是没这权力投票啦,希腊各个城邦的命运,是靠男人左右的,所以,当爹的一定要把儿子培养成理性、好战、善战的“优等”男。


出身门第的男孩子们也不用干活,反正有的是奴隶伺候自己,没事时,要么参加宴会,喝酒聊天激辩,要么去运动场,赤身裸体地和哥们儿们来场肌肤亲密的肉搏。想象一下,长此以往,男人爱男人,好像也说得过去…


▲ 基情四射…


2500年后,我们对男人爱男人的态度,和希腊相比,简直从巅峰跑到谷底。


罗马后来继承了希腊,并且将男男之爱发扬光大,但耶稣出现之后没几百年,罗马皇帝宣布基督教为国教,于是,男风文化的黄金时代走到尽头。



4

“我们不是妖怪”,我们只是喜欢男人


后面的故事我们大概都知道,在漫长的中世纪里,同性之爱逐渐变成了犯罪,因为你违背上帝的意志啊。记得诺亚方舟吗?所有的动物都要一公一母地放船上,如果你弄来两只大公鸡,这还了得?!


中国也差不多,南北朝的男风文化还盛行,但到了儒家彻底当道就不行了。


▲ 诺亚方舟上成双成对的动物们


两千年来,对同性恋的惩罚时严时松,手段更是层出不穷、与时俱进,从苦役到监禁,从火刑或者活埋,到化学或物理阉割等等,于是,我们失去了王尔德这样的同性恋作家,失去了图灵这样的同性恋计算机天才,直到公元2015年,出柜主持人蔡康永还在《奇葩说》的录制现场流泪:“我们不是妖怪”。



说句题外话,多数综艺节目,第一季火,第二季淡,第三季鸡肋,几乎铁律,但《奇葩说》为啥例外?有个分析也许有道理: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因为无知而盲目排斥同性恋,导致这个群体一直没有自己的发声渠道,而这时来了奇葩说,从主持人到选手纷纷出柜……很大程度上,这个节目也许会被同性恋群体认为是自己的节目,甚至精神家园,想想看,中国有多少同性恋?据统计大概有7000万,那是否可以推出,这个节目从一开始,就有几千万铁杆用户?再加上节目的议题,节目的语态,又被这一代年轻人追捧并视为精神家园,正是同性恋人群+年轻人群,这种叠加效应,让这个节目大火,一直火?


那如果中国人都能科学地看待同性恋,是不是也许这个节目就没这么火了?


前两年,在美国,联邦大法官们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很多人为此欢呼雀跃,不知道今天聊的古希腊酒杯里画的那一对儿,假如还活着会说什么?


也许就一个字:切!


毕竟,在他们那个时代,男人爱男人,那叫“爱者”与“被爱者”,不叫同性恋,根本也不存在所谓包容不包容的问题,男人和男人的感情,就和吃饭、喝水一样,只是古希腊人生活的一部分啊。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日本给人纯起来让你肃然起敬,污起来让你不好意思,冲绳人说,抱歉我们可不这样...

意大利人真这么呆?被黑出翔的意槑表示不服:)

觉得日本人“变态”的,看看这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无处不在的鄙视链,根深蒂固的阶级概念,连“嘿嘿嘿”都要被全世界吐槽,英国人到底怎么回事?

智慧超群却被压迫歧视2000年,犹太人到底做了什么?


首页 - 行路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