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在走向神圣的道路上,拐了个180度的弯

02-01 21:38 首页 行路男

 



神圣之师不务正业的作死之路


Bon soir,

这是行路男第 126 篇文章。


最近看新闻,说土耳其和叙利亚干起来了,把一座人类文明遗址给炸了,这些国家打仗还要糟蹋东西,真是听得叔糟心。


提到战争,总是很唏嘘,人类的文明进程几乎没有什么和平演变的。但是战争却不一定带来的是进程,更多的还是毁灭。


今天看着新闻,就想给你们讲一个说起来都能插两句嘴的话题,但是真要说起来还真是有些庞杂的事。现在成天新闻里被抢来抢去的耶路撒冷,也算是那个事件的历史遗留问题。


这就是说的持续了两个世纪的十字军东征了。今天只讲一小部分,第四次十字军东征,自家人打自家人的故事。不然九次呢,叔今天讲不完。


还是先看幅画吧,看下那个时候的真实情况。这幅画的残忍程度只能说战争带来的远比流离失所更可怕。这是德拉克洛瓦的一幅画,现在展在法国卢浮宫,《十字军占领君士坦丁堡》。关于十字军东征的历史,这是一段极品故事,我待会讲,我们先来看画。



1

这里的黎明并不静悄悄



不知你会怎么看?这幅画首先吸引我的是中间那匹马,看过吴宇森的《赤壁》吗?里面有个情节印象特别深,当时军营有匹小马驹降生了,林志玲扮演的小乔,说,就叫它萌萌吧。


影院里一片爆笑,但卢浮宫这幅画里的马,比起萌萌来才真叫萌。你看这匹马,头上套着笼头,嘴里戴着嚼子,背上有个骑士,躯体也很扭曲,这么惨了,但眼神中没有一点悲催,反而有一丝带着天真的悲悯。


▲ 你瞅这萌萌哒小眼神


它悲悯什么?是人类。假如你是那匹马,你会发现人类才真叫可怜。马头正对着一须发皆白的老头,一只手在哀求马上的骑士,另一只手护着一个女孩,如果给他加句台词就是:“太君,放过我女儿吧!”


▲ 看穿着应该非富即贵,可见有钱也不能在乱世中拯救自己


我们形容一个男人倒霉,最大的是两件事: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但这个老人要倒霉十倍,他要亲眼看着女儿,被当众强奸甚至奸杀。不是吓唬人,看画面右下角的姑娘,光着上身,跪在地上,披头散发,应该是刚被强暴,她腿上还躺着一个姑娘,已经死了。


▲ 在最美年华死去的姑娘们


如果你比较了解十字军这段历史的话,可以大胆推测,一个刚刚被强奸,另一个或许是宁死不屈,或许是已经被奸杀。


▲ 一静一动,都是无力和绝望


假如你还是那匹马,那扬起头继续看,画面左侧台阶,有个姑娘躺在台阶上,衣服凌乱,嘴角微张,也是刚被强暴。


台阶上也站着一个老头,看样子已经歇斯底里,他应该在骂眼前的士兵:“禽兽!”如果这幅画能动,下一帧画面,一定是老头被当场捅死。


▲ 此刻信仰无法拯救你


再看画面右侧,远些位置大概是台阶下有个士兵正在砍人,有个姑娘张开双臂要逃走,她面前是另一个姑娘,上衣已被撕开了,绝望呆滞向上看着。


不能往下说了。



我做记者时,采访过文化部前部长刘忠德,他跟我谈起一部苏联老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电影最后是一群裸女走向大海,但作为淫秽镜头给剪掉了。老部长认为不该剪,这不是淫秽啊,创作者要表达的是:战争毁灭了最美好的东西。


▲ 女性往往代表着美好,战争毁灭了美好


文化部长有文化啊,德拉克罗瓦这幅画也可以借用这句中国文化部长的观点:战争毁灭了人类最美好的部分。


好,接下来就说说这场丑陋的战争,当年君士坦丁堡是基督东正教的圣城,十字军也是基督教,他们怎么打起来?好问题。当年拜占庭的皇帝也很纳闷:你们来这干嘛?不是去打穆斯林吗?


 

2

所谓为了信仰,却各怀鬼胎的三拨人


这事说来话长啊。总的来说,当时基督教世界有个悲情的说法,就是耶稣当年死得好惨啊,耶路撒冷是他的圣墓啊,但圣墓怎能被穆斯林异教徒占着啊……



从11世纪开始,基督世界就开始搞十字军东征,去打发展得如日中天的穆斯林,但前三次都失败了,到英诺森三世当教皇的时候,决定再搞一次,也就是第四次了。


他怎么做的?派出两拨人,一拨找欧洲封建主,依然是悲情诉说,啊,朋友,可怜可怜耶稣基督吧,圣墓被异教徒占着啊,要夺回来啊……去的话,好处大大的,以前罪都能免了。


▲ 想象中骑士大概是这样威风的


当时能参加十字军的都是骑士,平时都没仗可打了,这一听十字军又招人啦,刷存在感的机会来了,快去快去。


那更下层的战士,才是最看重教皇说的,罪都赦免了。


法国人最积极,和教皇商量出一个方案来。我们先打穆斯林的钱袋子埃及,埃及打下来,那耶路撒冷肯定不攻自破,否则耶路撒冷就是打下来也守不住啊。但打埃及就得有船啊,能提供这么多船的只有威尼斯人了。


▲ 现在也很多船呢


于是教皇派了第二拨使者到威尼斯,还是那套话,可怜可怜耶稣基督吧……


当时威尼斯总督,叫丹多洛, 80多岁的老头,双目失明,但他的心里却跟明镜儿似的。欧洲历史学家评价他,“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能感受到威尼斯哪怕一根头发丝的利益。”就是这么个像狐狸一样的老政治家,守护着威尼斯的利益。


▲ 老狐狸丹多洛


丹多洛听完教皇使者的话,马上意识到,这是个控制地中海贸易,彻底把竞争对手比萨和热那亚边缘化的机会,所以,活儿我们接了,你让十字军来吧。接下来,丹多洛下了一盘改变人类历史的大棋。


▲ 比Harry Potter里的棋更大


几天之后,十字军使者找威尼斯人谈判,丹多洛开了个价:85000马克。十字军当时就傻了,这笔数字相当于法国一年财政收入,所以必须得讨价还价啊,总督大人,都是给上帝打工,打打折嘛?


“打折?怎么可能!”嫌贵你问问旁边的热那亚和比萨,运33000人,得造500艘船,配30000个水手,他们报价会不会低?而且,别以为有钱就是爷,这里还得有我的股份,埃及打下来,一半战利品得归威尼斯。


十字军咬了咬牙,好!合同我们签!


▲ 丹多洛招募十字军


一拨人想刷存在感,一拨人想下个大棋,约好出兵日期就各自准备去了。德拉克罗瓦那幅画上那些杀人犯强奸犯,终于以上帝名义搞在一起。


那不是为耶稣出征吗?怎么就成暴徒了呢?

 


3

想出征?老狐狸说:先帮我个忙

 

一年过去了,威尼斯执行力超强,货全部备齐,威尼斯港口500艘大船,这是当时全球最大的一支舰队了。但十字军只来了一万多人,还没带钱!丹多洛急了,不给钱,都别走,饿死你们。


看,十字军碰到丹多洛,就是杨白劳碰到黄世仁啊。



没办法,凑钱吧,大家把兜里的银子,全拿出来,据说连骑士宝剑上镶嵌的宝石都抠下来,凑了51000马克,就这么多了,要杀要剐,瞧着办吧。


丹多洛这才说出真目的,我不难为你们,旁边有个叫扎拉的国家,跟我们有仇,把他干掉,剩下的3万4可以慢点还。


十字军也嘬牙花子啊,异教徒毛都没见,先打基督徒?这要是让教皇知道了,不得给我们剥层皮啊……不去?饿死你们!有句话叫,三天不吃饭,杀人都能干,这个时候,胃,比脸重要,打吧!


▲ 扎拉围攻,非常惨烈了


可怜的扎拉人,做大十字架放城墙上,琢磨着,十字军总不能当基督面抢劫吧,十字军假装没看见……扎拉灭国了,威尼斯清除了贸易线上的第一颗钉子。


所以,你看德拉克罗瓦这幅画,够罪恶了吧,竟然还有个前戏,就是扎拉的浩劫,但他们怎么又去到君士坦丁堡了?去攻打了更大的基督教国家?暴徒之路,又是怎么走下去的?


 

4

一直没干正事的正经十字军

 

说这个十字军打去君士坦丁堡啊,我们得先说下拜占庭。


以前我听到拜占庭,就觉得,他和古代中国非常像。你看啊,两边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中心,两边皇帝都有巨大权威,见两边皇帝都要磕头,区别是,中国人要当当当,发出声音,额头恨不得磕出血,拜占庭人好点,不用出那么大声儿,意思意思就行。更一致的是,两边皇帝都养一堆太监。


最重要的是,拜占庭和中国一样,富得流油,用欧洲人的话说,都是流着奶和蜜的国家。


▲ 壁画都是金光闪闪的


如果说还有共同点,就喜欢搞宫廷政变。就在十字军一筹莫展的时候,拜占庭出事了,皇帝的弟弟篡权,把哥哥关起来,老皇帝儿子逃出来,跑去找十字军求助,这真是应了一句古话,no zuo no die!


王子开价,“你们不是欠威尼斯3.4万吗,我给20万”,20万啊,用马克思的话说,这是一个足可以践踏人间一切道德和法律的数字,但不是只给钱啊,王子又开了几个条件:


打埃及是吧?我派1万军队跟你们一块去,伙食差旅我全包;你们想一统基督教江湖吧?希腊东正教从此归顺罗马教皇;攻下耶路撒冷得有人守吧?我常年派500个骑士守着,但,所有这些,前提是帮我夺权。


▲ 似曾相识的一幕啊


丹多洛立马同意了,一种说法是出于报私仇,他的眼睛当年就是被拜占庭人弄瞎的,但这也太小瞧总督了,前面说了他下的是一个大棋,他其实压根就没打算打埃及,因为穆斯林是贸易伙伴啊。


相反,拜占庭是竞争对手,拿下拜占庭对生意更有利。而且一旦拿下君士坦丁堡这个欧亚贸易中转站,地中海就是威尼斯的天下,何止20万马克。



对十字军来说,其实很也很难,之前打扎拉,教皇就急了,对他们进行了惩罚,好说歹说,教皇才饶了他们,现在又去打更大的基督教国家?疯了啊。但他们明白另一个道理,34000马克得还,教皇又不出钱,没钱就得散伙了呀,能不能活着回老家都难说,再说20万马克啊……干吧。


就这样,舰队浩浩荡荡,奔向君士坦丁堡。


▲ 浩浩荡荡去抢劫


教皇气得直跺脚,骂了句极其著名的街:“忏悔者再次作奸犯科,如同狗转头吃了自己吐出来的东西。”街骂得都很蹩脚,但没人care了。


 

5

以神圣之名行下三滥之事

 

德拉克洛瓦的这幅作品,是这次入侵的高潮。拜占庭做梦也想不到,一群攻打异教徒的人,打到自己头上。


城市的防御墙系统是412年修的,之后的800年,没有入侵者能打进来,但这次却没能保护这座城,十字军把这座城市洗劫了两次。


真实历史比画上的丑陋100倍。就说在圣索菲亚教堂吧,当时可是基督教最神圣的地方啊,东正教集中地中海世界全部资源,对这个教堂装修了800年,最好的祭坛,最美的圣象,最亮的烛台,在十字军看来,都是金子。


▲ 圣索菲亚大教堂,虽然重建过,但依然可以看到往日繁华恢宏


他们把所有都砸碎了,然后劈成小块,金子装兜里,吊灯不是银子做的吗,拽下来……僧侣也被集中起来,说,还有哪有宝贝?不说直接打死。


十字军也带着神职人员,有个叫马丁的修道院长,按说出家人,慈悲为怀吧,不!比谁都狠,听说有个地方藏着圣物,跑过去发现有个老人在那,院长说,“赶紧告诉我,圣物都在哪!要不杀了你这个没信仰的老东西!”


院长兜里装满宝贝,大摇大摆往船上走,临了留下一句经典的话:“感谢上帝!今天运气不错”。


▲ 多么神圣


一位当时的目击者描述了这里的洗劫:“一名娼妓坐到了牧首的椅子上,对耶穌基督口出秽言;她唱着下流的歌曲,在这个神圣的地方放肆地跳舞……善良的主妇、无辜的少女,甚至是献给上帝的童贞女也算在内,都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怜悯。”


十字军烧杀抢掠强奸三天三夜,古希腊、古罗马流传下来的青铜像,包括天后赫拉,太阳神阿波罗的青铜像,一律化成金属,拿牛车带走。


▲ 打着神圣之名犯下罪行


亲历者用了这么一句话:无穷无尽的破坏,就像一条没有尽头的延长线。这么说吧,洗劫的力度,超过当年蛮族对罗马的洗劫,超过后来穆斯林对这里的洗劫,媲美南京大屠杀。要这么比,后来他们火烧圆明园,要仁慈多了。


这里再说回德拉克罗瓦,他是“浪漫主义”画派的代表人物,我讲《自由引导人民》的时候也有详细讲过他,在这里只说一句,浪漫主义有一宗解释,就是赤裸裸呈现大自然,什么是大自然?赵忠祥解说动物世界,狮子杀野牛是大自然,其实人类的同类相残,也是大自然。


只不过,他们是打着上帝的旗号。


 

6

身居高位者如果不安好心

 

到这里你会发现,烧杀强奸这些事里,没有威尼斯人啊!这不是仁慈,别忘了,他们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自己要什么。


威尼斯是艺术鉴赏家,他们不会像法国人那样,把好东西都融化了,他们会把最有价值的艺术品,完好无损带回去。比如,圣马可广场的青铜马,就是这次抢去的,丹多洛总督亲自挑选的。


▲ 来自君士坦丁堡的青铜马


这几匹马后来被拿破仑抢到巴黎,拿破仑倒台后,又拉回威尼斯,现在卢浮宫凯旋门上的青铜马是复制品,真品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单青铜马,就可以写部世界史。


但这些只是小case,关键是这次洗劫,彻底把拜占庭变成威尼斯的愧儡。


战后分赃的时候,十字军的封建领主觉得,能种庄稼的地方就是好地方啊,于是分到了很多的土地。威尼斯人笑出声来,靠剥削老农民赚钱,傻不傻啊。


而威尼斯人只要几个小地方,地中海沿岸最重要的港口,岛屿,商埠,和海军基地,这就是他们的大棋,有了这些点,地中海就是他们的。


▲位于圣马可教堂当时也得益于这第四次东征,内部装饰丰富了不少


教皇英诺森三世也是赢家,他非常开心东正教能变成罗马的下属,终于能一统江湖,就像巅峰期的任我行。


而最大的赢家是穆斯林,如果没有这次洗劫,1453年,穆斯林的征服就没这么容易,土耳其人从此获得一个伟大的首都,伊斯坦布尔,一直到现在。


我们再看结局,800年后的2004年,拜占庭牧首访问梵蒂冈,教皇正式道歉:我们也很痛苦,原谅我们吧。牧首说“和解的精神,比仇恨更强大”,接受道歉。


再回到这幅画,19世纪的法国国王,把凡尔赛宫的五个房间拿出来,开辟成“十字军东征厅”,本意是缅怀先人的英勇壮举。但没想到,德拉克洛瓦给国王画了个这。


最后我想说,威尼斯人确实聪明,但把他们的聪明,上升为严重伟大的商人传统,不符合人类的智慧和道德,反而德拉克洛瓦,我真的很喜欢,等到再讲《自由引导人民》的时候,我们可以再聊聊他。



彩蛋:

怕你们看完太沉重,给你们分享个查资料时发现的有意思的东西。骑士盔甲不断进化的过程中,有的为了强调某器官,曾出现过这样的。



嘘!大家晚安。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日本给人纯起来让你肃然起敬,污起来让你不好意思,冲绳人说,抱歉我们可不这样...

意大利人真这么呆?被黑出翔的意槑表示不服:)

觉得日本人“变态”的,看看这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无处不在的鄙视链,根深蒂固的阶级概念,连“嘿嘿嘿”都要被全世界吐槽,英国人到底怎么回事?

智慧超群却被压迫歧视2000年,犹太人到底做了什么?





首页 - 行路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