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我发誓,娶了她是我被90后坑得最惨的一次|三十立铺

12-26 12:36 首页 三十立铺(Leap)



/有毛僧

 

前些天,参加一个自媒体交流会,被一位自称是我读者的少女拦住了。大冬天的,她穿着超短裙配一条过膝超长靴,雪白的半截大腿露在外面。少女问我,如何才能成为合格的公号汪。听到“汪”字,我很没好气地说:“90后”吧?

 

她点头如捣蒜,冻得红扑扑的小脸挤出了一丝微笑。我本想用过来人的身份教训她一下,让她以后不要管自媒体人叫公号汪,但看在半截白大腿的份上,我实在是狠不下了心,于是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心平气和地向她讲述了一个自媒体人的心酸往事。

 

 

刚做自媒体那会儿,真的很难,每天起的比鸡早,睡得比“鸡”晚。她打断了我问,什么叫睡得比“鸡”晚?我有点不耐烦地说,是一种职业,你长大就知道了。

 

她再次点头如捣蒜,我继续娓娓道来。

 

那会儿真苦,每天一瓶二锅头,熬夜到凌晨三四点。

 

一开始,自称小编,后来发现,无论是公号还是其他各类客户端,读者看了文章后一般会在评论区骂小编。我曾写了一篇批评鲁迅的文章,被推到了腾讯新闻客户端,结果得了数千条评论。评论区第一条是“小编去死吧”,这条评论竟然积了1万个赞。

 

后来想了想,觉得自己太低调了,于是自封为“执行主编”,目的是让人一看这个团伙儿人不少,出头的是个执行主编,说明后面还有主编、副总编辑、总编辑,看来是专业的。过了一段时间,我周围的狐朋狗友都做起了自媒体,全部自称主编。

 

每次和他们聚会,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执行主编。后来,我干脆自封为总编辑,反正总编辑是内容的老大,不可能更高了。后来再聚会发现,这帮孙子都不叫主编了,都自称是创始人。那时候创始人火啊,就连小区门口蒸馒头的小夫妻都叫“XX馒头铺创始人”。

 

 

既然自封了总编辑,手下不能没有人啊,怎么办呢?造人。如何造人?自己多取几个笔名呗。每次推多篇,每篇都是自己写的,但署名不同。每天自己给自己的文章写上一堆文绉绉的酸腐编者按,并大力介绍这位作者多么牛叉,文章能撼动日月,能掀开少女的内衣,能让有妇之夫潮吹,能让江河湖海闻之汹涌澎湃云云。

 

几个月后,一位读者打电话来说,老田,你他妈的知道什么叫强奸吗?我吓坏了,问怎么了。对方说,你把所有作者的文风改得都和你一样,你他妈不是强奸人家的文章吗?我赔了小心,道了歉,并发誓再也不强奸人家文章了,对方才罢休,放弃了炸我祖坟的想法。

 

祖坟保住了,但文章怎么办呢?在我最着急的时候,我收到了几篇投稿,文章署名“土豪莉”,我从《新华字典》一路查到《康熙字典》,终于得出一个确凿的信息,对方一定是个男的,不然咋叫土豪呢。我以总编辑的身份认真审阅那几篇稿子。

 

读完稿子后,我勃然大怒,心里想,这个世界难道只有我有毛僧会写文章吗?文章讲的故事很好,但错字连篇、病句无数。我用做出版时学到的编校符号,满篇画了一遍后,在末尾写了句“宏文已阅,暂未达到发表要求,继续努力。”

 

 

我用六朝骈文写了一篇千字退稿信,正准备发时,发现有位性别标识为“女”的陌生人加了我微信。一般男人加我微信,我从来不通过,但女孩子例外。任何一位女性,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主动加我,都会让我那每年1111日被折磨得半死不活的心燃起对异性的渴望。

 

对方自称是土豪莉,我赶紧问对方是男是女。当得知对方是女的时候,我长期熬夜蜡黄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看聊天文字,我猜测对方应该是一位白领女性,成熟、优雅,说话自带韵律,如涓涓细流,又如微风抚柳。

 

她问我文章能不能发,我根本没思考就脱口而出“能”。我又开了一瓶二锅头,在15瓦昏暗的灯光下,对着经常黑屏的DELL笔记本,一个字一个字来修改她的文章。我倾尽毕生才华,将那几篇幼稚的习作,修改成文采飞扬的好文章。

 

改完时,东方已露鱼肚白。文章发了后不久,土豪莉给我发了微信语音。我激动万分,心想,应该是牛叉的文采感动了她,让她有了以身相许的想法。微信第一句是“哥哥”,我根本没听进去下面说的什么,听到“哥哥”我浑身都软了。

 

 

等我冷静下来,仔细听完后发现,由于改稿子时酒喝多了,文章没有校对好,出现了三个错别字和一个知识性错误,她给指了出来。当时我颜面扫地,对土豪莉恨之入骨,恨不得找到月光宝盒,穿越回去再校一遍。但是,静下来想想,看在那句珍贵的“哥哥”的份上,我原谅了她,屁颠屁颠地仔细校对了其他稿子,继续给她发。

 

后来跟她熟了才发现,她管所有的男孩都叫“哥哥”。当时我真的白激动了。

 

第一次见土豪莉,我穿了一件深蓝色的西装,为了体现出我文青的身份,我路上顺道在地摊上花十五块买了一个疑似羊绒的大白围巾。那围巾巨大无比,围在脖子上有种回到上海滩的派头。见到土豪莉后发现,这丫头比我还高,站在那里霸气十足。

 

她非常不客气,从头到脚把我批评了一顿。首先是那围巾,被她连续骂了十几分钟。我赶紧将围巾摘了下来,结果因为那围巾是劣质产品,掉毛严重,我的深色西装上面全是白毛。从那时开始,我对90后丫头片子就再也没有好感了。

 

她美术出身、导演专业,满脑子是审美,第一次见我就聊到了当代电影,竟然把当代文学用一句话一带而过——“没看过”。当时的同事和一位文青谈恋爱,谈了8个月才聊到莎士比亚。当时我替他头疼地说,照这个速度,要聊三年才能到莫言啊,估计十年也结不了婚。

 

 

刚认识土豪莉那会儿,她站着像个空姐一样,笔挺,面带微笑,时不时对我的观点抱以赞成的点头,说到要紧处也点头如捣蒜。等我啰嗦完了,她总会蛮不讲理地把我自以为是的想法一个又一个驳斥一遍,直到我颜面扫地为止。

 

我当时发现,90后都是不讲道理的,也不讲逻辑。我想,拼嘴皮子赢不了,咱们拼智商。于是,我提议凡是有争议的地方,我们剪子包袱锤来定输赢。凭我发达的大脑和快速反应能力,她绝对没有胜算。

 

结果,像中了魔咒一般,我和她剪子包袱锤从来没有赢过,这么几年了,一次都没有赢。自从我开了头以后,凡是有争议,她一律提议剪子包袱锤,如洗碗、拖地、买菜、擦桌子、洗内衣等活儿。每次她说剪子包袱锤,谁输谁洗碗时,我二话不说,直接乖乖去洗碗。

 

我的才华被90后彻底给打击没了,从那以后我再也写不出惊世骇俗的文章了。很多读者开始骂我,嫌我不够犀利了,嫌我不对很多问题发表看法了。你以为我不想写那些文章啊,其实都是因为土豪莉直接把我的观点骂惨了,我不敢写了。

 

 

我创业那会儿,土豪莉每天晚上过来蹭饭,我一般做三个菜,小瓜炒肉、丝瓜炒肉、西葫芦炒肉,都是绿色的。她吃完还会准备一份,带单位当午餐。她同事问她怎么只带一样菜,土豪莉一本正经地说,谁说一样菜,这分明能是三样。同事们哄堂大笑。

 

不到一个月,土豪莉就吃吐了我的黑暗料理,发誓要自己亲自下厨。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做过饭,过上了有红烧肉吃的日子。很快我发现了90后的臭毛病,太自我,没有恒心,几乎什么事都坚持不了。一份工作干得好好的,突然某天早上起不来了,想睡懒觉,就动了歹念。

 

如果换了我,我会赶紧跟领导请假,并认真编个谎话。可是土豪莉霸气啊,直接给领导发个短信,把领导给炒了,然后关机,继续睡,直到自然醒。不仅如此,她还胆子巨大。有一次下水道堵了,她在洗澡,明知道水溢出了浴室外面,她像没事的一样,哼着歌继续洗。

 

洗完后发现,整个客厅、卧室积了3厘米深的水。她笑着跟我说,你猜发生什么事了。当时,我文思泉涌,正在码字,一听她笑着让我猜,我说中彩票了?她说不是,家里发大水了。我跑过来一看,屋里全是水,整个人都吓坏了。

 

 

我脑海里不停地计算,地板泡坏了,多少钱一平,万一渗到楼下,墙壁用立邦漆多少钱一桶。算完之后发现,我们卖血也赔不起。于是,我赶紧排水。她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裹着浴巾,站在水里,敷着面膜,看我像大禹一样辛勤治水,并不时指手画脚。

 

自从认识我以来,她选了无数个方向,做了无数种工作,都坚持不下来。秋叶飘零了,想去看红叶,于是就辞职出去玩。想吃火锅了,于是就辞职去成都玩。想做导演了,导了几个宣传片后,就不想做了。反正,一切随心,不开心了就放弃,没有任何一丝的不安或恐惧。

 

再后来,她发现周围的人以我为原点,都是不会穿衣服的人。为了教育我最基本的审美,土豪莉开了个微信公众号叫“樱桃美服”(IDcherry-clothes),每周写一两篇时尚的穿搭文章,说是要给我来点“审美熏陶”。

 

我知道她肯定是三分钟热度,所以没理她,让她自己玩。很快,她坚持了一个月。我觉得有意思,于是劝她说,以我专业的意见,你不需要天天写那么长,你只需要去网上把时尚类的文章看一遍,选一个好的角度,东抄一段西抄一段就成了。

 

 

土豪莉非常鄙视我的专业意见,仍然坚持自己写。我断定她撑死再玩一个月。结果,一个月过去了,她还在写,而且每天都看东西看到很晚。我问她为什么能坚持下来,她笑着说,我就是喜欢啊。就像我喜欢你一样,尽管你又丑又穷,但我喜欢啊。

 

没有哗众取宠,没有专门追热点,写着写着,她有了自己的风格。作为自媒体人,我真的很汗颜,我的那些投机取巧的经验,在她这里什么都不是。如果是因为喜欢而做,什么都无所谓,排版也好,长短也好,都不重要。

 

我之前以户主、家长的身份对她做的任何事指手画脚,每次她都强烈反抗。后来我发现,终究拗不过她。我注定要栽在90后手上。

 

我终于妥协了,告诉土豪莉,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她笑着说,你这么容易就妥协了?我苦笑着说,遇到你之后,我就学会了妥协。和你在一起,是我被90后坑得最惨的一次。我服了,你来当家吧。她一脸疑惑地问,难道你当过家?我再次无语。

 

听了我毫无头绪的讲述,那位90后妹妹笑嘻嘻地说,没想到你这么挖苦你老婆,看来田老师也不靠谱。你的话不能信,你的经验也不可靠。我笑着说,孩子,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她笑嘻嘻地跑开了,我看着她雪白的大腿,慢慢消失在人流中。

 

结语

 

写作本文时已是凌晨,土豪莉还在隔壁码字,她敲击键盘的声音在空旷的屋里显得格外响亮。尽管我被土豪莉坑得很惨,但遇到她依然是我最幸运的事。想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及她写了啥,可以扫码关注她的“樱桃美服”,下面有二维码。



首页 - 三十立铺(Leap)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