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我不喜欢你的脸”

01-13 23:04 首页 杂乱无章





我们的关系是脆弱的,每个人都是。

完美陌生人

文 / 佩佩



录了电台后,我常会收到一些类似于“好甜、好听、好暖”的评论和私信。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他们会通过我的声音和文字,慢慢给我建立起一个形象。于是又有很多人来跟我说“你很可爱、你一定是个温暖的人”之类的话。


我一边觉得开心:“真好啊,大家好像都挺喜欢我的。”


又一边暗暗地想:“那是因为你们没有见过我本人。”


“好在啊,你们不是通过我的脸认识我在先。不然,可能就不会那么想了。”





小时候爸爸妈妈对外人介绍我的时候,都会说:“她比较内向,所以胆小,文静。”


我从小就没有很多朋友,一直是静静地坐在教室角落不说话的角色。而我也一直以为,没有朋友,仅仅是因为我内向,胆小,不善与人交际。


直到高中,我才知道,大家不和我交朋友,是有别的原因的。


高中上电脑课,大家都会偷偷登录自己的QQ。高一刚入学,课上会有一些男同学发QQ问我:“你怎么平时都不讲话啊?”后来有男生直接叫我“酷姐姐”。


相比于男生们的友好,一些女生会说:“她怎么总在摆臭脸啊?”、“她看起来好凶噢。”、“装清高。”


而实际上那只是我正常情况下的面无表情而已,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意识到,原来我不笑的样子,会给人距离感,会让人“不舒服”。


有时候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但如果有人跑出来,指着你说:“我不喜欢你”,一个、两个、三个,你突然发现他们都站在同一阵营来议论你,那你就会开始反省自己。





从那以后,我开始有意地控制自己的表情,我很害怕会一不小心“吓”到别人。


我会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像被拍了一下后脑勺,狠狠地提醒自己:“你要微笑。”然后深呼吸一口气,调整面部表情。


和别人讲话的时候我会紧张,不过不像以前仅仅因为内向而紧张,更多时候,我是怕自己摆错表情。


甚至我多了一个奇怪的习惯:复盘聊天场景。


如果我发现自己刚刚忘记表现得热络和平易近人,便会一边责怪自己,一边感到难过。


我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渴望朋友,但不是因为我需要朋友。


是过度用力想要擦掉那与生俱来的“不足”之后,我需要用朋友数量来证明“我真的有在努力改正了。”


“你们不要不喜欢我。”





高中之后,我逼着自己变得外向,朋友开始多了起来。


他们喜欢和我开玩笑,神情激动地说认识我之前,从来不敢跟我讲话,说我长了一张“生人勿近”的脸,看人的眼神都像带着杀气。


我一边笑,一边一个一个地跟身边的人解释,希望他们能原谅我的无心之失。


然后我又有了第二个奇怪的习惯。

习惯性地问别人:“第一次见我会不会觉得我很凶?”、“会觉得我笑和不笑的样子差别很大吗?”


一方面是因为问完,我就可以开始解释了,一方面是听到他们说:“会啊,不过后来发现,其实你就是面瘫而已。”


我长舒一口气,总算是没有被捏造出恶意来了。


那时候朋友们喜欢对我说:“所以你要多笑,不要整天板着脸,你笑起来很漂亮啊。”


无论是日常对话,还是生日祝福,节日问候,这句话几乎无时无刻悬在我的头上,提醒我“笑就对了,笑就对了,大家不喜欢你原来的样子。”


一边笑,一边又会偷偷感到失望,为什么我解释了这么多,大家还是不能接受,还是觉得我是故意板着脸。


明明没有开心的事情,为什么故意要笑。


那时候与人相处,常常让我觉得很刻意也很累。





我牢记着大家对我的期望,对自己的表情时刻保持警惕,希望它是柔和的,让人看起来舒服的。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中的下半段。

那时候因为一些小事,我遭到一部分人排挤。


具体是什么原因,已经记不起了。不过在那个年纪,只要不喜欢你的那个人朋友足够多,小集体内部达成一致,那么你就会迅速地被一群人讨厌。而当讨厌你的小集体势力足够大,自然就没有人愿意与她们为敌,接着你又会迅速失去其余剩下的支援。


但被排挤后,我反而再也不需要为了让别人舒心而刻意微笑。并且,也许是因为长相冰冷高傲,即使是被排挤,却也没有被当软柿子欺负过。


虽然不被喜欢,虽然时常感到难受,但仍然可以营造出一种我行我素的假象,在敌人面前继续自在体面地生活。


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别人不喜欢,我极力想要抹掉的“不足”,在最孤立无援的时候,支撑着我的生活和自尊心。


再后来,还是有很多人被我问过“会不会觉得我不笑的时候很凶,和笑起来的样子差别很大”,他们的回答都大同小异,唯独有一个我一直没忘。


他没有像别人那样露出激动或是认真思考的表情,只是轻轻地说:“都挺好的啊,反正我习惯了,你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


我一直没忘是因为他让我意识到,原来在有些人面前,你是可以保持自己最真实的摸样的。


而和这些人在一起时,我的每次笑,才都不会是刻意的。




像是大病一场留下了后遗症,我到现在仍然保留着那两个奇怪的习惯。仍然会在与人交流的时候尽量表现热络,当然还会偶尔被人指指点点


一次作为工作人员参加活动,事后朋友们告诉我,一位师姐指着我说:“她是不是面瘫啊?是不是不会笑啊?”


心里是有些不舒服,但不会像以前那样难过不已。因为那群朋友除了戏谑地笑笑,再也没有人“要求”我不要板着脸。


越到后来,大家在意的东西就从“表情”渐渐变成了能力。事情做好了,就不会有人苛责你表情没做好,我也学会让自己好过一点。


也试过在深夜被加了微信后,收到的不是自我介绍,而是“你冷漠的表情好特别哦”,才知道,随着时间、空间和人的转换,别人口中对你的喜好,都是会变的。


而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特殊”,长相不讨喜、冷门的爱好,一些不合群的小习惯。因为特殊,就注定会被一些人不喜欢,甚至他们没有真正认识你,却希望你可以改成他们喜欢的样子。


但是相信我,总会有人,至少会有一个人,从一开始就愿意接受最真实的你。


并且如果可以的话,请给那些和大家不太一样的人,多一些宽容吧。


先代他们说一声,麻烦你了。


晚安。




如果有时撑得很辛苦

你可以试试在后台回复

没事的





插图 | 《学校2015 - 你是谁

音乐 |  六月 - 蓝奕邦



作 者 介 绍

佩佩

我很麻烦的



“嘿,长按二维码,跟我们一起有趣”

我们想给你一个理由 继续面对这烂生活


信箱:WeAllMessUp@Foxmail.com

这里收集了那些不太愿意迎合的年轻人




首页 - 杂乱无章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