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他成为了他想成为的人。

01-28 23:02 首页 杂乱无章




不知道生活是本来就一团糟,

还是被我自己搞糟的。

文 / 李小环




这一生,为父为子,为兄为臣,萧庭生俯仰无愧。

 

 

一。

 

很多人说萧庭生一生真是悲惨,未生丧父,幼年丧母,中年丧妻,晚年丧子,一生戎马却不算善终。

 

就连他自己都感叹,生在掖幽庭,幼年被贬为奴,吃过常人没有吃过的苦,见过人世间最冷的面孔。

 

但他又说此生有三件事可谓至幸:其一,得遇先师指导,去除了心中的怨愤;其二,蒙先皇恩养,历两代明君,不曾被人猜忌;其三,家中和睦,膝下有平章和平旌这样的好孩子。

 

不管是平章还是平旌,从他们身上都能看到老王爷萧庭生的影子。

 

长子萧平章自幼便跟在萧庭生身边,在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平章处事亦考虑周全,沉稳大气。甘州之战时面临断粮的困境,他也没有乱了阵脚,身受重伤仍以“长林男儿誓死不退”的豪情血战到底。后来更是为了救父兄和大梁舍生取义,战死沙场。

 

而次子萧平旌性情洒脱,乍看之下和父亲性格有着天壤之别。但当他对于张府尹同伙欲杀人灭口的预判和萧庭生不谋而合的时候,还是让人不禁感叹,这二公子遗传了父亲的聪明才智。



因为知道平旌飞扬自在,萧庭生没有用长林之子的枷锁困住他。也因为平章性格稳重,更适合成为长林王府的继承人,即便是养子,萧庭生也愿意把王府交给他。

 

正是萧庭生的因材施教,才有了性格鲜明的平章和平旌。

 

也正是由于对自己儿子深深的信任,萧庭生才会在平旌被陷害错杀北燕惠王时,顶住群臣的压力,在朝堂上据理力争。

 

脱下战袍的萧庭生,也无愧于“父亲”这一沉甸甸的身份。


 


二。


《琅琊榜》第一部结尾嬉闹在一处的萧庭生和梁帝,到了第二部中已是华发。两人一生相互扶持,彼此信任,梁帝临终时的两声“哥哥”更是让人感动。

 

对于他们而言,先是兄弟,然后才是君臣。


仿佛看到了当初的景琰与小殊,又或是互道珍重的平旌和元时,这种真挚的兄弟之情在帝王家实在难能可贵。

 

听到梁帝唤自己“哥哥”,萧庭生动了动嘴,终究还是回了一句“臣在”。纵有万般情感,萧庭生仍没有逾越和梁帝之间的君臣关系。

 

正如他所言,为臣者,应恪守自己的本分。



重病缠身的萧庭生陪同抗旨出兵的平旌进宫受审,荀白水怒斥平旌抗旨不遵:“如果陛下的旨意不合你的心意,难道你还想把陛下罢黜了不成?”

 

而萧庭生却说出一句让众人哗然的“倒也不是不可能”。

 

尽管后来萧庭生的推心置腹让众人明白了他是想最后教导先帝托孤的元时,还是有不少人抱怨萧庭生性格太直:

 

“老王爷一生戎马保卫家国,可惜不会做人,对朝中格局与权柄把持还不如平章。”

 

可长林王萧庭生真的如此不谙朝事吗?

 

当初林奚请求琅琊阁老阁主蔺晨救平旌,充满智慧的老阁主说了这么一句话:


“萧庭生并非寻常之人,生于忧患,师从高手,在朝堂上该如何收揽权柄,如何把控朝臣,你以为以他的能力是学不会还是做不到啊?”


“志不在此,非不能也。”




三。


所以当荀飞盏告知萧庭生太后准备针对长林府,劝他有所行动时,萧庭生不为所动严词拒绝:“武靖爷在世的时侯,最恨的就是党争……我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就要去见先辈和我父皇了,难道在我临死之前,还因为自己的儿子,一手拉起一个长林党吗?

 

萧庭生一直在坚守曾经的清明朝局,尽管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已经开始力不从心,也从未忘记本心:

 

“我长林王府无人恋栈权位。”



萧庭生的“当众忤逆”,实则是大义凌然,坚持自己父子所做的正确的事情,满朝文武,没人能做到长林王萧庭生这般坦荡。


只可惜荀白水始终看不透萧庭生的忠心耿耿,处处想方设法陷害长林王府。

 

平旌大败大渝,却没对覃凌硕赶尽杀绝,而是留下他制衡大渝朝局时,萧元启冷笑:“内斗,制衡,原来你不是不懂这些。”

 

是啊,和萧庭生一样,不是不懂,而是不屑于机关算尽摆弄心机。

 

在这个世上,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心无杂念,始终不随波逐流。 


也只有赤胆忠心的萧庭生,当得起小梁帝前来祭奠他时行的国丧之礼。




四。

 

在第二部播出之前,人们对剧情进行预测,不少人认为萧庭生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会预谋造反。

 

随着剧情的推进,答案也渐渐明朗:不管萧庭生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都会始终坚守着自己的赤子之心。

 

萧庭生,这个串起两部《琅琊榜》精神情怀的灵魂人物,继承了祁王的血脉,后有梅长苏谆谆教诲和景琰恩养,定是集三人精神风骨于一身。

 

他也确实没让观众失望,为臣忠义正直,为父慈爱亲厚,为人豁达通透。长林风骨的继承和延续,并不仅仅是在血脉之间,他没有辜负先辈,也没有辜负自己。

 

仔细想来,梅长苏,萧景琰,萧庭生,还有平章和平旌,作为长林精神的传承者,他们无一不守住了自己的本心,从未有过怀疑和动摇。

 

正如萧元启到长林府为萧平旌送家书时,萧庭生语重心长的那番话:

 

“如果你觉得这世态炎凉,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地狱,一个人本性若善,纵然是烈狱归来,其赤子之心亦可永生不死。”

 

 


最后。

 

长林王萧庭生就这样倒下了。

 

预告中说,东海戚夫人率领东海刺客当街行刺荀白水,荀白水即将下线。

 

萧元启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狼子野心,百般算计密谋谋反,还狂妄放言:“本王绝不会是第二个长林王。”

 

新的风波正在酝酿,而再没有父兄庇佑的萧平旌,只能独自面对这涌动的暗流。

 

你听,你听这风声,北境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了吧。

 

武靖爷萧景琰当年御笔亲书的“长林军”旗号,就在长林王萧庭生逝世后被撤了。

 

长林之名如此收场,若是萧庭生和萧平章还在,定会觉得难过。

 

世上从此再无长林之名。

然而,长林二字,在心。

 

衣冠葬王陵,遗骨归梅岭。

 

萧氏庭生回家了。




编辑 | 远夏

音乐 | 久石让 - Memory

插图 |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作 者 介 绍

李小环

 只是因为害怕闭上眼。



“嘿,长按二维码,跟我们一起有趣”

我们想给你一个理由 继续面对这烂生活


信箱:WeAllMessUp@Foxmail.com



首页 - 杂乱无章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