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挤死于三号线的年轻人

04-13 22:52 首页 杂乱无章



每个人都对世界存有误会

文 / 王泽鹏



朋友来广州时约在猎德吃晚饭,

走出餐厅时发现四周动辄就是四五十层的高楼大厦。


人被高大建筑围起时才会觉得自己渺小。


于是朋友笑说这才是大城市。

然后我也笑,说这样还不能叫大城市。


去三号线看看才能知道什么叫大城市。



人均占地面积1.5只脚的三号线车厢▼



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次走进广州的体育西路站。


但不管是第几次,人们都会惊叹着说:“人真的好多啊。”


一边惊叹还得一边抓紧往前挤。


据说光是体育西路站的人流量,就超过了四号线一整条线。


这里是广州最爆满的地铁站。


晚高峰会时不时有加开的地铁,开过来的时候是空车,等候的人群会突然咦一声,然后所有人摩拳擦掌,嗷嗷待哺地盯着空座。


门打开的瞬间,人潮像高压水枪般狠狠地往车厢射进去。


不到三秒,车厢神奇般地满了。

又不到三秒,车厢外的等候处也满了。


最里的小哥哥看着被挤掉在车厢中间的鞋子,叹口气,心想要不要干脆买一双长筒靴算了。


站在高楼下抬头看大厦的灯光时,总对这个城市有种虚幻的向往感。


站在地铁内抬头寻找氧气时,

才明白这才叫“大城市的现实”。


“大城市的现实”是,连呼吸都得在推着挤着里完成。



“车里的想出去,车外的想进来。”▼



也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次走出三号线的地铁闸机。


但不管是第几次,呼吸到外面空气时总会忍不住多用一下力,心想能活着出来真是太好了。


忍不住发条朋友圈吐槽:

“是不是全广州的人都约好一起背靠背坐地铁了?”


结果收到的第一个回复是:

真羡慕你们这些能挤上地铁的人。


然后,上一秒心里还想着我XXX就是骑一小时ofo,就是累死我自己,也绝不再坐你三号线一次。


下一秒就美滋滋地点点头觉得能挤上地铁真好。


三号线限流的时候,队长八百米。

意志力不强的人,不配看到闸机。


于是每次在车厢里被肉贴肉时,还能自我安慰说什么——


“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被挤死的”,

“你嫌弃的拥挤是别人梦寐以求的机会”,

“没在三号线挤过不足以谈人生”之类的blabla。


当然,这些玩笑话无非都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继续向前顶的理由。


也别说那群抱怨三号线挤的年轻人经不得打击,因为更多时候,他们只是把一天的所有情绪都甩在这条破地铁上而已。


而假如竟然能不小心在三号线坐下来,他们也会忍不住发条朋友圈,心情也随之好起来。


这就是三号线的年轻人们,

被地铁挤也好被生活挤也好,


他们易死,也易复活。




曾有朋友来广州时想不开,选择在晚上六点半坐第二拥挤的珠江新城站。


离地铁口五百米时脸色变了变,

排队过安检时脸色变得铁青,

彻底踏进地铁站时猛然回头问我:


“现在出去还来得及吗?”


我说走两步啊,这还没开始挤呢,别怂啊。


他深吸一口污浊的空气,喃喃自语说:“三号线要是爆炸了,明天广州的公司有一半会瘫痪吧。”

我忍不住笑,边笑边摇头。


朋友不清楚,三号线横穿了广州最繁华的地段们


他头顶上的这个珠江新城,庸俗到40w只能买一个小厕所,还是不带窗那种。而所有在三号线上推推挤挤的年轻人们,即使攒出了40w,也不会有勇气在这里买下一个厕所。


大家都只能一边调侃说如果还有下半生,坚决不坐三号线,一边又身体老实地往前蠕动。


外地朋友从三号线落地时,

用的措辞是“终于逃出来了”,还说这怎么受得了。


他似乎很难想像,对于那些忘记了顶过多少次三号线的人而言,已然对这条求生之路千锤成钢,习以为常。


有人问为什么非得挤这条线。


我想其实大多数人都不喜欢拥挤闷热的车厢。

甚至,应该说讨厌。


他们不过是在等。


等到能养得起自己时,能养得起爸妈时,能养得起对象时,能养得起孩子时,就不挤这破地铁了。


但能提供这些资格的岗位,偏偏又都坐落在三号线上。


所以说来也略带戏剧,对于那些差点挤死在三号线上的年轻人而言,


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陪着人群顶进车厢,

只是为了那个不用挤地铁的将来。




音乐 | 很幼稚吗?-那我懂你意思了

插图 | 王泽鹏




作 者 介 绍

王泽鹏:)

我也很麻烦啊



“嘿,长按二维码,跟我们一起有趣”

我们想给你一个理由 继续面对这烂生活


信箱:WeAllMessUp@Foxmail.com

这里收集了那些不太愿意迎合的年轻人




首页 - 杂乱无章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