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哲学·采访】“有所坚持,有所热爱”——对话刘坦师兄

为解决大家在学习生活方面的困惑,同时满足大家作为迷弟迷妹的八卦心(划掉),我们特别选择对话刘坦师兄,给大家分享大学入学以来的心得体会。师兄主要从学工、保研、生活三方面,给大家详细介绍了自己的经验,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更重要的是,文末彩蛋不容错过!!(超甜~)

刘坦,北京大学哲学系2012级本科生,2016届选留学生干部,现担任哲学系团委常务副书记,负责相关学生工作。曾荣获杨辛荷花品德奖、北京大学五四奖学金、北京大学优秀学生干部、北京大学学习优秀奖、北京大学社会工作奖、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北京大学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三等奖等荣誉。

一起去看看他们交流了些什么吧~


问:师兄2012年开始担任班长,又在学工办工作,能不能给大家讲讲做学工的心得体会?

答:刚开始入学的时候,很多同学跟我一起从事学工工作,在学生会办活动;我慢慢发现自己能够在这个群体中找到自己的价值,给自身一个很好的定位。通过学生工作,我能够有更多机会与同学深入交流,能够站在更高层次上思考问题,思考什么活动更让同学们喜欢,怎样能给同学们带来更多便利。至于院系的学工工作,其实可以看成一种新的尝试,看看自己能不能坚持,能不能有动力为之奋斗。

问:师兄觉得校级学生会和系里学生会的平台差异有哪些?参加这两者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

答:我感觉校学生会像是一个比较成熟的、更接近社会的组织团体,对整个工作流程的规范性要求也相对严格一些,因而校学生会对参与者的组织能力、事务处理能力的提升是非常快的;而系里的学生会更像情感共同体,大家彼此之间关系比较熟络,工作起来特别舒心,对事务处理的宽容度也更大,更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问:师兄觉得从事学工工作最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什么?

答:首先是要成为一个有原则的人、靠谱的人。我们时间精力都很有限,如果觉得自己确实不能胜任某项工作,还是要学会拒绝,但是答应的工作必须办妥善,而不是给人很多不确定性。另外一个就是要有计划和打算,这对你具体执行工作是很有帮助的。要有一个整体的谋划布局,知道为什么这样做是好的,那样做是不好的,这就需要自己把眼光放的高一些,不要仅仅把自己定位为做工作的机器。这是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三点吧,原则、计划、眼界。当然原则还是最重要的。

问:师兄在从事学工工作过程中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事?

答:印象比较深的可能是2012年我们系庆的时候吧。系庆前一天,我们班级同学几乎是全员出动了,先是去准备了上千份的系庆材料,晚上十点的时候开始集合往百讲送这些东西,然后布置会场,一直忙到凌晨三四点。当时每个人脸上真的是充满热情,回宿舍也基本没怎么睡,第二天就开始系庆的具体工作了。当时特别能感受到这个团体存在的意义和自己的价值。

问:学长觉得学工工作给你带来了那些改变?

答:可能的改变之一是自己与人交往的范围和方式不同了。之前读书的时候可能更多局限在自己的小范围内,与其他人的关系相对比较生疏,从事学工后感觉,不能把自己当做孤岛,很多人和事需要我们作为纽带去服务、引导和支持,那么我也是希望能够借此更好地跟他人交流沟通,为别人提供一些帮助和便利。再有就是自己能更好地保持一种主动的态度,更有热情地提供他人所需的帮助。不是说有人主动来找我,才去帮忙,而是说自己能够更热情、更主动地发现身边需要帮助的人,为同学提供便利。

问:学长当时在考虑保研的时候,更多参照什么?是根据自己兴趣多一点,还是根据自己当时的实际状况多一点?

答:我自己在保研的时侯,各个面向各种途径都了解了一些。我们学校主要有三种保研方式:学术保研、学工保研、支教保研。当时自己权衡了一下,觉得自己比较适合学工保研,一个是因为自己想尝试学工工作适不适合自己,还有是因为学工保研转专业成功的几率更大些,选择空间更广。我最后是保到经院金融硕士,因为自己修了经济学双学位,金融硕士比较符合自己经双的背景,这样保研的压力比较小,也比较符合对自己的期待。

问:师兄从人文类转到社科类有什么体会?有没有什么压力?

答:其实我感觉人文和社科之间跨度还好,因为它们虽然话语体系、研究体系不一样,但是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从经双角度看,除了个别特别需要数理基础的课程外,很多东西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整个转换的难度不是很大。其实每一届咱们系都有很多同学修经双,我们那一级的同学也都学得很好,对经济比较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考虑经济双学位,这本身就是一个机会,尤其你们现在退出机制比较完善,反悔的成本代价是比较低的。

问:师兄当时有没有出国的打算?

答:出国的话,主要还是考虑能不能申请到自己理想的专业。虽然当时有双学位背景,但是要申请到一个自己理想的专业是很难的,而有些门槛相对较低的专业又感觉读起来收获感不是太大,还把本科读的东西扔掉了。当然主要也是因为我出国的意愿不是很强烈吧。但是对于部分同学来说出国是个不错的选择,外国的哲学教育还是十分完善的,如果想要进行深入的学术探讨和学术交流,出去读是很有必要的。但出国前还是要考虑好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你想读什么?第二是你能读到什么?

问:师兄在本科阶段是怎样平衡生活、学习和学工工作之间的关系的?

答:我先说一下反面的例子吧。大一的时候我加了很多部门,参加了特别多的活动,当时投入在学习的时间就比较少了,这就导致我大一整体成绩很不理想,尤其我们系专业课都要求持续投入比较多的精力。大二的时候我就主动退了一些部门的工作,最后只剩下一些院系的工作,顿时就觉得轻松很多,也有更多的时间去进行专业知识的学习。

在大学里我们主要的任务还是学习,这个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每个人的时间精力都是很有限的,因而学会拒绝和放弃,将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来是十分有必要的。在专心学习基础上开展其他学生工作、社团活动才是锦上添花。

问:师兄在大学学习生活中有没有什么比较遗憾的事?

答:一个是感觉我去过的地方太少了,感觉自己稍微有点宅。我不太喜欢外出,见识的东西有点少,主要活动的范围还是在北大园子里。所以我是建议大家有机会还是多参加一些交流活动,多接触些新鲜的东西。还有我感觉自己当时不是特别重视语言的学习,平时除英语课程之外,接触英语的机会比较少,这也导致有时候在做英语翻译的时候会比较吃力。所以也是给大家说一下自己的教训吧,英语本身的学习、包括口语练习都是很重要的,大家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还是要多注意。

问:问一个广大学弟学妹们普遍关心的问题,学长是怎样对待恋爱关系的?

答:这问题问得有点委婉?其实可以直接问。

问:就是,师兄是怎么能够跟女朋友在一起那么长时间的呀?

答:我先讲一下我女朋友的状况吧。她是一个很优秀的女生,也许智商和情商水平都比我高,我们各方面都很合得来,也能够互相包容,我能够把我的精力放到她的身上,这样就能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恋爱关系吧。平时跟女朋友在一起的时间特别特别多,这本身也是从相识相知到逐渐认同的过程。有时候会觉得,嗯,她有缺点,但是她的缺点怎么也那么可爱。也就是在这种相互体谅的过程中,我们就会越发感觉相处得很舒服,有很多聊不完的话题,我时常会感到自己很幸福、也很幸运。恋爱也是双方在互相探索的过程,两个人价值观会逐渐趋向统一,这样一种互相探索、互相尊重、平等的恋爱关系,我觉得是比较合适的。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恋爱对于大学是必须的,有的单身同学一个人过得还是特开心(比如我的本科室友),个人感觉恋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采访 | 陶婧漪 王雨晴 张鑫磊

供稿 | 哲学系团委组织部

编辑 | 林丛宇



首页 - 北大哲学系学生会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