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我为什么在雾霾中跑步?《以德服霾daily》

12-30 08:49 首页 曹东家




今天是20161230日,星期五。


《以德服霾daily》今日导读


* 《我为什么在雾霾中跑步》

* 《雾霾是房地产泛滥的后果吗?

* 《杨众筹的众筹有什么不同》

*   雾霾去哪儿?

*   周五晚上去哪儿?


新闻里说,京津冀将携手雾霾一起跨年。

希望,这信号与2017年的雾霾无关。

但是,据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那我还是对此不抱希望吧。

 

7点钟,因为孩子上学即将迟到,在PM2.5接近300的时候,我跑了半公里,还好,只是半公里。

有人说你矫情,是啊,不矫情还活着干吗呢?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虽然不能如有的人声色犬马,但在活着的日子里想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总没什么错吧。

 

嗓子又开始疼了。

得,忘记带金银花来喝了。

家里的老人在他们住的楼下,手工采摘了一些金银花,自己炒的。上次看我在雾霾中嗓子疼,给我带上,一着急就忘记带了。

接下来的几天雾霾,看来这嗓子是又得受虐了。

 

我在雾霾中跑步前进。

还有更多的人在雾霾中工作或生活。

 

思考:雾霾是房地产泛滥的后果吗?

 

去年还是前年,雾霾严重的时候,一位阿拉善SEE的企业家说,多年以前我们投资在内蒙种树挡北京的沙尘暴,现在看来我们错了,是不是我们种树太多把风也挡住了。

当时,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很多人陷入自责。

 

有点责任感的人,在雾霾中都会琢磨,自己哪里做错了?

我们的政府呢,有没有像这位企业家反思过,并公开讨论过?

 

2016年,因为房价暴涨的缘故,我觉得房地产已经成为社会公害。

有一天就在想,20年前,北京没这么多高楼的时候,10多年前,北京没这么多高楼的时候,北京是不是更像一个北京。

昨天,有一位朋友说了,那可不,从延庆开始,高楼就林立了。

其实,何止从延庆开始,大概是从风开始的地方,高楼在开始林立。

 

你要说中国的粮食勉强维持中国人的吃饭问题,是红线。

这个我相信。

但你要说中国的房子怕不够中国人住,这个打死我也不信,中国虽然不是太大,但是,住得下这些人还是够的。

 

从前,梁思成泣血呼吁的北京城,如果就那么安安静静地保留下来,我相信,北京城周边也能住人。

 

一个国家,把大量的资金投入房地产建设上,并且把老百姓的血汗钱全部从钢筋水泥里进行回收,然后,老百姓在钢筋水泥里发呆。

钢筋水泥固化的,不是人的空间,而是人的思想。

 

雾霾这么大,总得有人出点钱让老百姓有点“获得感”吧。

罚谁呢?

 

是不是可以对北京多少米以上的建筑的业主罚点钱,然后把钱发给老百姓去药方买药对抗雾霾呢?

不乐意买药的,起码可以换个地方去吸几天新鲜空气吧。

钱呢?

总得有人出点血吧。

 

杨众筹的众筹到底有什么不同?

 

刚才后台有位朋友问,杨众筹的众筹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头一个答案,一句话说不清楚。

再仔细思考,我觉得应该是:杨众筹的众筹不以筹资为目的。

 

众筹的目的就是筹资,如果不以筹资为目的,那又算什么呢?

我想,这个就像做生意,你总想着赚别人的钱,而不是为客户提供服务,那么,这样的生意估计不会长久。


 

杨众筹的一个项目是1898,地球人都知道,北大人那不是一般人能够忽悠得了的,即便是以情怀的名义。

但是,北大人就这样聚集在1898,并且持续了3年。

 

我不是杨众筹的宣传员,这家伙也没给我钱。

(当然,我确实通过他众筹参与了AAA糖友空间的项目。)

我说的是,我只是客观评价杨众筹所做的事情。

 

一般的众筹都是以筹集客户的资金为目的的,资金到手的那一刻,也就是与客户说再见的时候。

 

杨众筹的众筹,从一开始,就不是以筹集资金为目的,他筹集的是人。

简单说:对的人+有风险的钱

杨众筹,首先要找到对的人。

——不是每个愿意出钱的人都是你众筹的对象,你应该在众筹的对象里变选择对的人。

杨众筹,其次要找到有风险的钱。

——众筹的项目一般不太靠谱,所谓不靠谱,专业的说法是风险比较大。要么巨大成功,要么消失,而消失的几率更大一些。

人对了,钱对了,众筹就对了。

不知道我理解的这个逻辑,杨众筹是否认可?

 

雾霾来了,去哪儿?

我正在金山岭长城脚下找房子!


那里空气好,不用抱怨,给你欢乐。

 

周五晚上,去哪儿?

雾霾再大,人还要活着,靠什么?自娱自乐。

三里屯的夜晚,有鼓相伴。


没有靡靡之音,但有和和之乐。期待今晚的“手鼓”专场,VIP啊,哈哈!


=========================


百八烦恼 心一文艺

以德服霾》日报 

空气记者 曹东家



首页 - 曹东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