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2017年第一天蓝天白云:华为风口、众筹之道

01-08 23:43 首页 曹东家

(微博上借来的图片)


201718日,新年第一天。

对,新年第一天蓝天白云。

帝都的子民,把18日当元旦过。

值得庆幸,时间推迟了,帝都人民多过了一个星期。


 

有蓝天白云的日子,那些积极向上的子民们完整地找到了在帝都的幸福理由。

 

成果:在CBD步行3公里。

 

今日《以德服霾》关键词:华为、众筹。

 

华为赶上了什么风口

 

华为成功了,你可以理解华为赶上了风口。

 

其实,是华为赶上了每一个风口。

 

程控交换机的黄金时。华为08机硬是活生生拆解HJD04国产机,然后通过与各省邮电管路局的有效深度绑定,实现了原始积累。那时候,华为是人民邮电报社的第一大广告客户,每周都有几个广告版面。

 

拿下国内程控交换市场之后,华为迅速地在海外进行拓展,高薪高强度,在海外

 

移动GSM的风口。进入移动通信时代,华为迅速跟进GSM,以后后来的各种升级换代,华为都在拼命跟进,于是,华为又赢在移动通信的设备领域。

 

做设备牛逼,毕竟可以说是一种套路(当然,同一种套路下,做设备每况愈下的也多的是。)

 

个人终端消费的风口。B端的设备厂商转身C端的消费厂商,华为又抓住了一个风口,这一次,应该是让所有人再次目瞪口呆。如今,华为活生生地从苹果和三星手里抢走了一部分市场,并将小米这样的国产牌子远远甩在身后。

 

华为凭什么?

尊重人+绑定人!

 

所谓尊重人——1998年,华为的研究生毕业即可获得7000元的薪水,每个月啊,那个时候,一年7000元薪水的人大把的是。但华为就是敢给。后来,这个肯定是年年高。

 

所谓绑定人——华为内部股,进入华为的员工,逐渐地获得华为的内部股,这个内部股,一方面解决了华为的资金来源,发高薪不怕,还不是又吸收到公司里来了;一方面又将华为的员工绑定到公司身上,每个人努力,那是年底看得见的分红,因此,谁偷懒其实伤害的是每个人的利益,因此,员工互相帮助和监督是必然。

 

今天,华为当然可以讲许多的故事。

但是,华为最难得之处,在于每一个阶段都如履薄冰。在技术瞬息万变的时代,华为是真正跳跃在风口上的猪,只不过,华为是一只飞猪,华为是寻觅风口并飞往风口的猪,而不是所谓等在风口的猪。

(通常,等在风口的猪一般都摔死了,因为,哪有那么大的风可以吹起猪,也有个别猪被风吹到某个风口,但不多久也就摔下去了)

 

学习华为,只有做一只飞猪,一只每天如履薄冰的飞猪。

 

众筹的中国之道

——中国式众筹的梦想

 

2016年做过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就是投资入股一个股权众筹项目——AAA糖友空间(由清华大学经管学院赵平教授创立的糖尿病移动医疗项目,正在日新月异发展中)。

 

这个众筹项目的始作俑者,就是杨众筹,那个中国式众筹的倡导者和实践者。

 

中国式众筹,知道的人不一定多,因为,虽然出了一本书,也很畅销,但是,他的定位似乎在中产阶级,而中产阶级大多数在努力地打工,而众筹显然不是为打工服务的。

 

1898咖啡馆的声誉,似乎要更大一些,毕竟,站在北京大学的平台上,那是一片高地上的高地。

 

但是,在一片众筹中,中国式众筹,却是走出了众筹概念在中国的创新模式,并且,安静地继续在路上。

 

机缘巧合,因缘际会,通过参与AAA糖尿病股权众筹项目,对杨众筹的思路得以真切地实践,并深入地理解,后来,多次接触,获得更多的信息,也有更多的认同。

 

1、中国式众筹的本质,其实不是卖东西,而是让志同道合的人通过众筹的模式实现互助,在互助的基础上实现共赢。

 

2、中国式众筹提示风险,没有风险承受能力的人,不是目标客户。何谓风险承受能力,我理解,即便是投入的资金损失了,也不会闹不会纠缠。

3、中国式众筹不急着要钱,对于那些拿着钱来的,杨众筹是数次提示风险,即便是拿出了钱之后,也随时可以退出(想想那些众筹项目的发起人,对你手中的钱是多么的渴望吧,那才是最大的风险)。

 

4、中国式众筹更需要人。杨众筹说了3年,很多项目考虑成熟,但是,一直没有启动。背后深层次原因,其实,这个众筹的本质是筹集人。如果人不靠谱,一切的模式都不靠谱。

 

5、伴随着筹集人的,还有一个人才IPO项目。如果联想起来理解,那就是为投资一个人众筹资金。这个有点意思。你身边有哪位需要有人投资值得有人投资呢?

 

6、朋友借钱的众筹拆解法。熟人借钱,是个大难题,借吧,往往因为还钱问题闹得不欢而散;不借吧,熟人从此陌路。循着今天杨众筹的火花,其实,熟人借钱,尤其是遇到困难的,可以搞一个众筹,这样,大家彼此都不会尴尬。其实,人在世间,谁没有个着急的时候,但是,一对一的这种借款,往往很纠结。如果用众筹的方法,其实可以拆解。

 

举例来说,A着急需要10万块,如果由B一个人借给,则B有压力,且对A没有约束,完全靠私德。如果由AB一起出面,组织大家都相熟的10个人,每个人1万,如果A缓过来,一次性把大家的钱都还了,皆大欢喜;如果A到期没还,给大家一个集体解释,大家可以共同商量应对之策,退一步讲,真的A遇到无法度过的困难,每人1万块当作公益救助也是可以接受的。大家觉得如何?

 

 

========================


百八烦恼 心一文艺

以德服霾》日报

 直面负能量 

空气记者 曹东家



首页 - 曹东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