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那些跨品牌的兄弟车型,到底谁才是真身?

01-12 10:32 首页 车辙

《车史钩沉》& 文:李日新

在全球化市场的影响下,不少企业之间选择了相互合作,两者之间互相共享技术或平台等等,因此会出现不少姊妹车型,这些车不仅底子相同,甚至有一些简直就是双胞胎,偷懒的设计师只是换个标或者小小改动一下,还有可能是厂商开发出一个新平台,结果眼看要血亏的时候,再拿旗下品牌造个新车弥补一下。


当然这些行为不只发生于21世纪,过去实际上也存在不少双生车型,可能是一个准备进入某个市场的新品牌找到当地老大哥,两人一个出力,一个出知名度,联合推出新车型,又或者一个小厂商为了参加比赛,必须达到参赛车型或发动机的量产要求,找上大厂商合作,这样经常出现不少不明觉厉的车型。当然也不是所有合作都成功且愉快,但偶尔出现两个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品牌竟然在某种原因下合作了,这也是一段非常有趣的历史。




起亚Elan


不少人对起亚的印象应该是韩剧中男女主角的背景,NBA比赛中插播的广告,满大街的索拉图出租车,或者最直观的感觉即越来越好看的造型,不过近几年看起来黔驴技穷了,当然虎啸式隔栅或许会成为奥迪大嘴和宝马双肾一样的标志性设计,以后所有车型一致围绕这个隔栅展开,总之起亚在中国的情况多数属于不想买国产车和买不起其它合资车的折中选择。


不过,不论造型再运动,轮毂再大号,国人对韩国运动车型永远停留在酷派这一阶段。什么,3.5秒破百的思派朗?算了吧,那个造型和188万的价格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



劳恩斯酷派


然而起亚确实造过一款真正的跑车,即Elan。这个名字挂上“Kia”后,看起来是不是没什么印象,要是换成“Lotus”呢,莲花最喜欢拿“E”开头的英文单词起名,Elan其实就是一款莲花,由五十铃(正是以造卡车出名的五十铃)提供1.6L 涡轮发动机和五速变速箱,最后经过通用的调校,不要以为美国人只会造跑直线的车,对底盘和悬挂的理解不亚于欧洲地区,这虽然是莲花唯一一款前驱车,但依然收获不少媒体对其操控性的好评。



莲花Elan


别看这辆车身材短小,开发资金却成为莲花历史之最,达到5500万美元,玻璃纤维车身和抗扭转钢制管状车架一直是创始人科林·查普曼最喜欢使用的搭配,降低车身重量的同时保持了刚性,在162匹马力的催迫下,百公里加速仅需6.5秒,而Elan到了生命末期的时候,起亚在1995年买下了产权和设计,换成了149匹马力的自吸1.8L发动机,内饰和尾灯均进行了修改,在1996-1999四年间,大概生产了1000台左右,其中还出口过德国和日本。



起亚Elan

菲亚特Dino


作为意大利最大的汽车制造厂商,菲亚特坐拥法拉利和玛莎拉蒂两个豪门,然而现在造的车除了小老鼠500和500的各种衍生版本,偶尔利用跃马和三叉戟推出特别版以及和其他领域的大牌比如奢侈品古驰或游艇Riva玩一下跨界之外,其他车型没有太多亮眼之处。对质量的控制也非常散漫,还和克莱斯勒组成了“情怀修车联盟”,抛开这些不谈,菲亚特在运动方面是有自己的心得滴,征战赛场且拿下胜利的Abarth高性能部门即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菲亚特500 1957年复古版


不过这里要讲这个造国民车起家的品牌和法拉利之间的小故事。众所周知,恩佐·法拉利一生中最大的挫折不在赛场,而是痛失爱子阿尔弗雷德·法拉利,本希望他在未来继承法拉利的衣钵,于是送去瑞士深造机械工程,没想到在1956年,年仅24岁的阿尔弗雷德因为杜氏肌肉萎缩不幸去世,恩佐为了纪念他,以他的小名“Dino”作为一台2.9L V6发动机的名字。




研发这款发动机的原因即参加Forluma 2的比赛,1965年国际汽联宣布了1967年的新规则,发动机不多于六个气缸,必须是豪华跑车(Grand Touring)的民用发动机或其衍生版,而且要求一年之内至少要有500辆的产量。当时法拉利这样的小工厂根本没有达到基本要求的生产能力,恩佐便向菲亚特寻求帮助,在1965年3月1号,双方达成协议,菲亚特帮助生产500具相同的发动机让法拉利顺利参赛,作为附加条件,菲亚特可以使用这款Dino发动机。



博通设计的菲亚特Dino


法拉利自然推出了搭载“Dino”发动机的Dino,这款车开创了法拉利中置后驱民用车的先河,即现在488 GTB的鼻祖,而菲亚特在1986年也发布了博通设计的Dino,货真价实的法拉利同款发动机,只不过排量调低至2.4L,功率也从250马力下降到180匹马力,但百公里加速不到6秒,再怎么说也是法拉利的心脏,而Dino经历多年的更新,一直服役到2004年,创造了不少赛场和市场的辉煌。



宾尼法里纳设计的菲亚特Dino


萨博9-2 X


之前一部《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电影中,主人公受到父亲的影响,即使这个品牌在日常使用中存在不少小问题,但不妨碍其成为父亲口中“世界上最棒的车”,而他一生中也只开萨博。在前几年准备倒闭的时候,一群车主发起了众筹活动,希望挽救这个小众品牌,但现在,就算北汽收购后,萨博也是名存实亡了。



萨博9-5


这个以飞机起家的厂商曾在历史上创下不少辉煌,甚至被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指定为皇室御用交通工具,所有皇室成员乘坐的汽車、飞机等,均使用萨博生产的产品。而且萨博一直致力于做出创新,比如80年代的直喷技术、驾驶员侧气囊、牵引力控制和优化排放控制系统等,在这些先进技术的帮助下,当年的9000也赢得了瑞典最安全轿车的殊荣。




说到技术方面,萨博最大的贡献之一即解决了涡轮可靠性的问题,萨博工程师,人称“涡轮之父”的Per Gillbrand发明了废气泄压阀,通过泄气降低排气端涡轮机的压力,涡轮也维持在一个特定的增压值,涡轮保持稳定工作也可以提高可靠性。由于99 Turbo过于辉煌,位居美国一本著名的科学杂志《Popular Mechanics》列出的时代十佳涡轮车第二位,也让部分人误认为萨博是第一个运用涡轮的厂商。



萨博9-2 X


到了90年代,通用收购了50%股份的萨博,手上又有20%股份的斯巴鲁,进入21世纪后干脆来个联姻吧。时值沃尔沃推出V50(V40的前身),而当时的沃尔沃还属于福特,V50实际上基于马自达3的平台打造而成,为了和同在瑞典的沃尔沃竞争,萨博拿来翼豹旅行版,换了个车头和车标,内饰改成自己的风格,推出了9-2 X,最大的区别只在于性格,9-2 X的后悬挂摆臂使用铝制材料,降低了簧下质量,另外采用翼豹STi的转向机构,整车驾驶感更加扎实和激进,其实说到底还是通用和福特两个巨头之间的暗斗。然而好景不长,2005年10月,通用决定出售斯巴鲁8.4%的股份给丰田,剩余还给斯巴鲁,因此和富士重工的合作关系到此为止,存在两年的9-2 X仅仅生产到2006年就停产了。



克莱斯勒Crossfire


Crossfire这辆车的名字和造型一样迷幻,首先是名字太不好翻译了,直译成“交叉火力”吗?那还不如国内一款同名游戏,个人觉得国外友人也不一定能够理解个中含义,又是穿越,又是开火,名字作为认识一辆车的最初途径,这倒是做了一个成功的反面例子,因为太奇怪了,让人好奇这辆车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




当他们看到造型后也会认为果然和名字一样奇葩,从正侧面45°角看过去就是一副小跑车的样子,然而走到侧面一看,其实是一辆掀背车,克莱斯勒自己解释了“Crossfire”的意思即一条从前翼子板贯穿车身到后方的线条,这条线恰恰造成了视觉误区,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少车评人称这辆车的造型让他们回想起60年代经典的Rambler Marlin。




当然这个名字中的“Cross”,交叉的意思暗示了戴姆勒和克莱斯勒两家的合作。Crossfire身上80%的组件正是源自奔驰的第一代SLK的R170平台,而R170早在1996年就已经出现,在2004年即将停产的时候,借克莱斯勒的壳又还魂到2008年,这也算是一种拉皮方式了,内饰同样是奔驰的风格,为了照顾美国人对大排量的嗜好,直接跳过2.0L及2.3L四缸发动机,引入3.2L V6发动机,后期还追加了一个AMG改装的机械增压版本,结果这辆车竟然卖出7.7万台,和国内一些拉皮车一样,技术老旧却依然卖出好销量。


三菱Starion



三菱汽车应该是近几年最令人唏嘘的品牌之一,然而在过去可推出过不少经典车型,无论是越野车的“山猫”帕杰罗还是性能车的“芦笋”EVO,不管是民用车,或在拉力赛场拿下不少耀眼成就的Ralliart,4G开头的发动机更是为中国自主品牌的发展打开了新篇章,结果现在沦落到只能吃老本的地步,没有任何研究新技术和开发新车型的迹象,感觉母公司已经做好随时放弃的准备了,曝出排放造假后,日产乘机收购49%的股份,估计这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保罗·沃克《速度与激情1》中的座驾——三菱日蚀


在上个世纪,后起之秀的日本厂商纷纷磨尖脑袋想要进入世界上最大的市场——美国,三菱也是其中之一。眼看日产Z、马自达RX-7和丰田Supra等性能车在北美大受欢迎,三菱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因为基于轿车戈蓝的Lambda无法和这些纯种GT跑车对抗,而且 Lambada主打“小型个人豪华车”,偏向于舒适调校,因此三菱想出一个好法子,那就换个名字喽。



三菱戈蓝Lambda


于是重新修改Lambda的底盘,推出Starion加入这个崛起的市场,“Starion”原为“Star of Orion”,即猎户座的缩写,而又在港澳地区,结合发音给出“史泰龙”这个中文名,而史泰龙在电影《洛奇》中,昵称为“意大利种马”,刚好Orion也是希腊神话中一匹飞翼神马的代名词。



三菱史泰龙


既然是身强体壮的史泰龙,美国地区分到一款2.6L 4G54四缸机,大多数搭载了经典的2.0L 4G63T,也就是未来出现在EVO身上的同款发动机。而史泰龙最光辉的一面还是在赛场上的表现,在80年代的欧洲拉力赛场赢下数个大奖赛冠军,曾经参加在1986年的港京拉力赛(由中国车手卢宁军和领航员赵燕详驾驶并获得第二名)而进入过大陆,当时的四辆赛车至今保存在大陆。在美国更是因为从1984至1987年连续四年称霸Nelson Ledges24小时耐力赛而出名,道奇可以说是三菱在美国的好伙伴,先后拿三菱不少车型换标投放到美国市场中,而史泰龙也不例外,更名改姓成道奇Conquest,不过美国人民可不买账,称道奇毁了这辆好车。



道奇 Conquest

   以下是近期的《车史钩沉》精选:


欢迎订阅车辙微信公众号:cartracks

世界纷繁,我们只呈现有价值的思考



首页 - 车辙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