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美国禁用 40 年的退烧药,一些中国医生还在开给孩子吃

01-12 20:00 首页 丁香园

最近,丁香园看到一位妈妈的吐槽:医生给发烧的小宝宝开了安乃近注射液。



安乃近是什么药?为什么这位妈妈看到医生开安乃会吓得下巴哆嗦呢?


原来,这种叫安乃近的药,稍微有点常识的医生都知道,这种退热药物早已不推荐作为一线药物使用。


因此,我们想到可能给这位妈妈开药的医院在偏远的乡镇,没能及时更新知识。但一问,竟然是江苏某个地级市的市中医院。





安乃近到底是什么药?


1922 年,一家德国的综合化学和制药企业研发出安乃近并投入临床应用。因为安乃近解热镇痛的作用强,在临床上应用上十分广泛。


在著名的循证医学数据库 Cochrane Library 中,有综述评价了安乃近在术后疼痛、肾绞痛和急性头痛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认为有良好的短期镇痛效果。


不过,在安乃近的广泛使用中,发生严重副作用的病例也越来越多。就像安乃近说明书里所写的那样,它导致粒细胞缺乏症的概率约为 1.1% 。



20 世纪 30 年代,瑞典就有了关于安乃近的不良反应的报告。从那时候开始,一些发达国家陆陆续续禁用了安乃近。


1977 年,美国 FDA 因为安乃近严重的副作用,一口气从市场上撤掉了安乃近的全部剂型。这样算起来,安乃近在美国已被禁用 40 年。


随后,日本、澳大利亚、伊朗以及好几个欧盟成员国等 30 多个国家接连禁用了安乃近。


另一方面,安乃近在多数欧盟和拉丁美洲国家,仍然是一线的非阿片类镇痛药,并未受到严格的禁止。甚至在部分国家,安乃近被列为非处方药。


在我国,安乃近作为处方药广泛使用,大人小孩都在吃。一些乡镇医院、卫生所甚至是地级市的三甲医院仍将安乃近开给患者。




安乃近副作用到底有多大?


就像安乃近说明书里所写的那样,它导致粒细胞缺乏症的概率约为 1.1% 。


先来说说什么是粒细胞缺乏症:粒细胞是白细胞的一种。当有细菌侵入人体时,粒细胞就是人体的一种对抗细菌的武器。粒细胞缺乏,会使人的免疫力大大降低,增加感染几率。比如一个普通的小感冒或支气管肺炎,就有可能带来难以挽回的伤害。


那 1.1% 的发生率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


这相当于「每一百个人服用安乃近,就可能有一个人会发生粒细胞缺乏症」。


此外,和所有经过充分临床试验评价的化学药类似,服用安乃近的不良反应还有一串,每一项只看名字就很吓人:


  • 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 自身免疫性溶血;

  • 再生障碍性贫血;

  • 泌尿系统损害;

  • ......


除了上面提到的副作用,在皮肤疾病方面,服用安乃近还有可能引发荨麻疹、渗出性红斑等过敏症状,严重的还会引发过敏性休克,甚至导致死亡。


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早在 2008 年就发布过关于安乃近不良反应的通告,其中部分不良反应病例包括:


过敏性休克 11 例,其中 7 例死亡;

血液系统反应 16 例,1 例死亡;

皮肤及其附属器反应 31 例,4 例死亡;

泌尿系统反应 17 例,5 例死亡;

......


以上还不包括各个地方监测中心收录的不良反应病例。


而这样的悲剧本可以避免——同样在这份不良反应通告中就有指出:


「建议安乃近仅限于其他解热镇痛药无效的患者短期应用,必须连续一周以上应用时,务必加强血象监护。」




儿童退烧药的正确选择


作为一个有充足医学知识、懂得保护自己的医生,该如何选择退烧药?


答案很简单——


对乙酰氨基酚」和「布洛芬」。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WHO)对全球儿童推荐的退烧药只有这两种:对乙酰氨基酚可用于 2~3 个月以上患者,布洛芬可用于 6 个月以上的患者。


并且,这两种药物只要按剂量服用,对孩子的副作用比较轻微。


丁香园在今天的第二篇文章《布洛芬和对乙酰氨基酚,你可能还不知道的 5 个问题中,有更详细的解读,如果您有兴趣,可以前往查看。




为什么国内医生还在开安乃近?


其实早在 1982 年,我国卫生部就将复方安乃近片(安乃近与氨基比林的复方制剂)列为淘汰药品,一同淘汰的还有氨基比林针剂、氨基比林片剂、复方氨基比林针剂、复方氨基比林片剂——而安乃近不在其列。


35 年过去了,安乃近的片剂、滴剂及注射剂目前仍在使用中,甚至被开给孩子。


那些给孩子开安乃近的医生,难道不知道安乃近有那么可怕的副作用吗?


还真有可能。


基层的医生知识更新慢,对安乃近的不良反应不重视,更不会去关注安乃近发生不良反应的病例报道。他们根据自己的经验,认为安乃近注射液解热镇痛效果明显,将安乃近注射液作为退烧的首选。


因为医生的持续开药,又不和患者说清楚副作用,大部分人只看到了安乃近退热快的一面,却对安乃近的副作用一无所知。大家只知道,发烧了,吃一片安乃近;头疼了,再吃一片安乃近。


安乃近在医疗基础薄弱的年代,的确是退烧的良药,但如果我们有更好、更安全的药物可以替代它,为什么还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去达到快速退烧的效果呢?


有人可能会说,国内各地的医疗水平相差很多,你不能要求所有医生都随时更新自己的知识,达到满分,开出安乃近是他们的无奈之选。


但其实,退热不首选安乃近,只是对一个医生、一家医院的「及格」要求。(责任编辑:刘冬宸)



发热如何处理?药物如何选择?点击这里问医生,靠谱!



参考文献:

1. Chin J Pharmacocpidemiol 2002 Vol 11.No.4

2. 药物不良反应杂志2003年第6期

3. 医药导报2012年11月第31卷第11期-药物不良反应 

4. 中华内科杂志 2006 年 10 月第 45 卷第 10期

5. 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第 2 期) http://www.cdr-adr.org.cn/xxtb_255/ypblfyxxtb/200806/t20080626_2820.html

6. Melanie Fieler, Christoph Eich, et al. Metamizole for postoperative pain therapy in 1177 children. Eur J Anaesthesiol 2015; 32:839–843

7. Kötter T, da Costa BR, et al. (2015) Metamizole-Associated Adverse Even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PLoS ONE 10(4): e0122918

8. Derry S, Faura C, Edwards J, McQuay HJ, Moore RA. Single-dose dipyrone for acute postoperative pain.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3;CD003227
9. Edwards J, Meseguer F, Faura C, Moore RA, McQuay HJ. Single dose dipyrone for acute renal colic pain.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1;CD003867
10. Ramacciotti AS, Soares BGO, Atallah AN. Dipyrone for acute primary headaches.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7;CD004842


首页 - 丁香园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