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你不喜欢就不喜欢,学杨过胡斐认什么妹子

01-12 16:59 首页 六神磊磊读金庸

文/六神磊磊

当有女孩子很喜欢你,而你又不喜欢对方,该怎么办呢?


金庸的戏里,杨过、胡斐就喜欢做一种事:认妹子。提出和人家结拜,把人家认做妹妹。


具体操作起来,就是认真凝视着女孩的双眼,注意一定要认真,绝不能邪魅狂狷,然后诚挚地说:我们结拜如何?你做我妹子吧。


这是一种最高级别、最严正的告知:咱们没戏。


杨过把程英、陆无双认做妹子,开场白是这样的:


“咱三人相识以来,甚是投缘,我……意欲和两位义结金兰,从此兄妹相称,有如骨肉。两位意下如何?”


胡斐对程灵素,也是几乎一样的措辞:“你我都无父母,我想和你结拜为兄妹,你说好么?”


女孩子还能怎么回答呢?只有说:求之不得。程英忙道:“有这么一位大哥,真是求之不得。”程灵素的反应比较激烈,是“大声笑道”:“好啊,当真是求之不得呢。”


小时候看书,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但人越长大,越觉得这种做法非常尴尬,也非常无聊。


首先就是,这样搞真的很多余。


你不喜欢就不喜欢好了,人家又不是不知道。特别是杨过,你和小龙女都婚了,全世界也都见证了你们拔长剑跨神雕感天动地生死绝恋了。


程英陆无双难道不知道自己没戏吗,难道人家还会来强奸你不成,至于要用这种行为艺术再声明一下,再提醒人家一次,再补人家一刀吗。


老娘喜欢过你一次,然后你就有了两次三次四次无数次重复对我说“不”的权利?


再有就是,告知的音量太大。你不觉得有点做作吗?


你不喜欢我,至于用烧香磕头桃园结义的方式才能告诉我吗?就好像我俩不做闺蜜了,你至于登报?你不接受我的表白,需要用小楷写一万字的声明?


这其实是用太郑重的方式,给人家二次伤害。陆无双当时立刻眼泪就下来了。她和杨过认识很久,也一起闯江湖很久了,互相知根知底。本来都长好了的伤口,都接受了的事实,心照不宣慢慢淡了就完了,他非要伸手来撕一下,等于是说:别忘了,你是喜欢我的哦,我也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哦,可是你别有非分之想哦!


更讨厌的是,这种方式,让女孩子无从辩白。


比如程英,人家明明已经很注意在你面前的言行举止了,已经调试好了和你的相处方式,人家已经很得体了。


她没有裹着浴巾故意坐在你床上吹头发啊,没有动不动半夜叫你去修电脑啊,也没有趁小龙女一转身,就对你脖子哈气啊。人家已经做到落落大方了,你还要脱裤子放屁地来一个通知:我们不可以,你要自重,这是什么鬼?


就好像老朋友借书,每次都准时还了,都坚持三五年了,你却心血来潮,跑到朋友圈里发一条:从此借我的书都要按时还哦,还@人家一下。你这什么意思,让人家怎么辩解,委不委屈。


如果人家骚浪贱了越界了打扰你生活了,你结拜个兄妹,用力撇清一下也罢了,你看《水浒传》里,小鲜肉浪子燕青就主动提出,要和李师师结拜:“小人不才,愿认为姊姊。”


他为什么要拜呢?书上说得很露骨的,说是要“拜住那妇人的一点淫心”,李师师起哄要看他的裸体,还拿手摸。这情况,和程英、程灵素一样吗。


还有一点讨厌的是,这个多余的“妹子”头衔,成了程灵素们的一个终身备胎标签。


本来,我喜欢你,敲开了你的门。你微笑着拒绝了,我说再见,蛮好的关系。


可是稀里糊涂变成妹子之后,我连“一别两宽,各自欢喜”都不行了,我永远顶着一个头衔:瞧,杨过的妹子,杨过的爱慕者。更烦人的是,我还被无端加上了一层“妹子”的义务,必须和你强颜欢笑,必须视你如兄长,和你扮骨肉亲人。


什么?只因为老娘曾经想睡过你,就活该一辈子和你腻腻歪歪,称兄道弟?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认妹子”真的很烦人。


那么,为什么杨过、胡斐对此却很热衷呢?这是啥心理呢?


我觉得那是一种男人的一厢情愿。他们非但没觉得不妥,反而会认为自己很高大,很爷们,也很绅士,好像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他们还会幻想这是一种对爱情的补偿——做不成情人,至少也让你做了妹子嘛,我多少弥补你了嘛。


其实爱情这种东西哪里可以补偿的。这不是借钱,借不到一万,借两千块也行。我喜欢过你,不代表我就稀罕做你的妹子,你懂不懂。


也许,在他们的内心深处,还有不足为人道的一点。那就是,他用结拜的方式,把优越感固化了,把暧昧合法化了。


他提出结拜的那一刻,你明明心碎、却又拼命掩饰,明明想云淡风轻、却忍不住又气又窘,明明想甩给他一个臭脸,却又偏偏那么怂、那么不争气地说出一句“求之不得”。


你的那种囧,那种忙乱和纠结,那种愤懑和不甘,他都看在眼里。他更加优越如王子,你更加低微像尘埃。


你背上“妹子”的头衔,永远成了他成功的备注,是他的终身勋章,既证明了他的专一,也证明了他的魅力。


最阴暗的是,他其实还把控了一种可能:随时把兄妹又变成情人的可能。而你却是完全被动的。从答应做妹子的一刻起,你就被告知不可越界,否则会自取其辱。你真的成了他手心里的优乐美了。


当然,我这样说,杨过和胡斐一定不答应。


他们会觉得,自己是一片好心,是为了行走江湖更方便,避免流言蜚语。用书上的话说,“以免日久相处,各自尴尬。”


可是,杨过当初抱住陆无双的腿,大叫“媳妇儿”的时候,怎么就不怕尴尬?撩的时候无底线,跑的时候干部脸?


说到底,还是程灵素、程英们善良啊,好说话啊。换了是李莫愁,陆展元敢开口让她做妹子吗?


“什么?结拜兄妹?呵呵,你看着我的拂尘,再说一遍?”



往期文章

挑花眼:谁是金庸笔下最成功的男人?

躲到“国产”的床底下



首页 - 六神磊磊读金庸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