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打赌你没看过这版《权游》

12-20 21:38 首页 肉叔电影

各位权游粉们,HBO想死你们啦~


基本可以说是电视史上最火的剧集《权力的游戏》,只有7集的第7季刚更新完没半年,就有大把大把的粉丝开始催更最终季了。HBO看了看,不行,得播点什么稳定下粉丝情绪。


好在HBO也不傻,没粗制滥造第八季杀鸡取卵,他们拿出的是这集动画——


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

Game of Thrones: Conquest and Rebellion



在追“权游”的时候,你有没有好奇过:


这帮人整天说的“征服者·伊耿”,究竟是何方神圣?


雄伟的赫伦堡,为何顶部像是燃灭的蜡烛一样融化了?


龙妈和韦赛利昂王子,又是怎么沦落成厄索斯的叫花子?


答案都在这部堪称“权游前传”的《征服与反抗》中。


别急着撤退,别看动画的剧情,发生在剧集之前,但你绝对熟悉,因为这个配音演员卡司——


蜘蛛·瓦里斯、鸦眼·攸伦、弑君者·詹姆、三傻、小指头·贝里席,轮番登场,当然,最大的惊喜是:第一季吃了一头金汁(咳咳)的龙哥·韦赛利昂!


故事,要从龙石岛说起。


龙石岛

坦格利安家族

讲述者:韦赛利昂·坦格利安


数千年前,当其他人还在跟众神祈祷时,瓦雷利亚人就已经成为了神。


原因无它——我们征服了龙。


瓦雷利亚人的神话,却毁于另一则神话。


400年前,我的祖先伊纳·坦格利安的女儿,梦到瓦雷利亚毁于一场炙热的灾难,天空流火,地面熔岩。



于是伊纳不顾嘲笑,在灾难降临前十二年,乘船带着家人逃离瓦雷利亚,来到维斯特洛一隅的荒岛。


伊纳之后,我们家的列祖列宗,将这座前哨小岛建立成了一座坚固的要塞。


直到,一个经常站在城堡眺望维斯特洛大陆的男人诞生——


伊耿·坦格利安。



他之所以热爱眺望,是因为在这个荒芜的小岛向西面的大陆看去,海峡上的薄雾,似乎遮不住金黄色的土地和田野。


最重要的是,各大家族征伐不止的维斯特洛并没有龙。而他和两个妻子(也是姐妹),拥有三条。


是的,他看到的是,我们的未来。



铁群岛

葛雷乔伊家族

讲述者:“鸦眼”攸伦·葛雷乔伊


在我们统御铁民之前,铁群岛和河间地都归属于另一家铁种:霍尔家族。


傲慢的“黑心”赫伦·霍尔,一辈子最大的功绩就是修建全大陆最雄伟的城堡,并以自己的名字为它命名。巧的是,泥水匠把最后一块石头砌入赫伦堡的时候,正巧是“征服者”伊耿在黑水河畔登陆维斯特洛的那天。



伊耿带兵围困赫伦堡,要求先谈谈:现在投降,你还能继续统治铁群岛。


赫伦冲他吐了口浓痰。


在这个老顽固看来,赫伦堡稳固地就像老处女的贞操,牢不可破。


当晚,伊耿驾着“黑死神”贝勒里恩从天而降,龙息席卷了整个赫伦堡——


老赫伦猜错了,石头不会燃烧,没错,但人会。


在贝勒里恩的黑焰中,霍尔家族,和铁民的王国与荣耀一起,灰飞烟灭。


从此,河间地归属霍尔家族的前封臣、率先倒向伊耿的徒利家族。铁群岛?是的,属于葛雷乔伊,要不怎么说“强取胜于苦耕”。



风暴地

拜拉席恩家族

讲述者:“蜘蛛”瓦里斯


谁都知道,拜拉席恩家的王冠,是劳勃从坦格利安家的疯王头上摘来的,但拜拉席恩家跟坦格利安家最早并不是仇家。


奥里斯·拜拉席恩,伊耿手下最勇猛的战将、伊耿的首任国王之手。但据我所知:奥里斯是私生子,伊耿同父异母的兄弟。嗯,拜拉席恩家可能也有坦格利安家的血统。



此时的风息堡,和宝冠雄鹿家徽,“怒火燎原”族语,同属于拒不投降的杜兰登家族。


老国王亚尔吉拉设计埋伏了前来进犯的奥里斯,战场上的狂风暴雨严重削弱了龙家的力量,杜兰登家族开始占尽了风头。


但这场战斗为何称为“最后的风暴”?


因为龙家有龙啊!征服纪元时,龙=无敌。亚尔吉拉在风暴中力战而亡。


强娶亚尔吉拉长女、没有家徽、没有族语的私生子奥里斯·拜拉席恩,号称为了表示对亚尔吉拉的尊敬,宣布拜拉席恩家族将继承杜兰登家族的一切。


说得好像他们家吃了多大亏似的。



西境

兰尼斯特家族

讲述者:“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


作为全大陆最富有的家族,兰尼斯特麾下有全大陆最精锐的骑士和重装步兵。


龙?那时候的兰尼斯特家并没见过龙,按照维斯特洛的传统,打仗,拼的就是两样:钱,粮。


很显然,掌握金矿的兰尼斯特,与控制河湾地大粮仓的加德纳家族(又译:园丁家族)联手,这两样都远胜坦格利安。两大家族的傲慢,被三条龙的火焰彻底燃尽。



这把火还顺道把加德纳家烧绝了种,河湾地从此归属低头纳贡的提利尔家族。幸好我的祖先罗伦跑得快,逃出火海,俯首称臣。


征服者饶了我们全家一命,很好。


兰尼斯特有债必偿,哪怕,保你三百年基业够不够——


够的话,就别再指责那柄刺向疯王的剑。



北境

史塔克家族

讲述者:珊莎·史塔克


北境根本不想搭理南方的事,我们有更恐怖的敌人要面对。


但伊耿的龙焰席卷维斯特洛的消息传来,托伦·史塔克召集了所有封臣,商量对策,最终决定出兵,但大军南下时,伊耿已整合各方势力,军队是北境的两倍。


对,还多三条龙。



看看跟其他城堡比起来无比穷酸的临冬城你就知道,北境艰险的生存环境,让我们在做任何事之前首先要考虑的,都是生存。


一场绝无胜算的战争有什么好打的,火刑、枭首、五马分尸的一地碎肉就能证明勇武?


幼稚。


我的祖先托伦·史塔克,做了在我看来完全正确的选择,尽管,尽管被世人嘲笑:降服王·托伦。



谷地

艾林家族

讲述者:“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


鹰巢城只要把唯一的出路血门一关,牢不可破,除非你肯翻过高耸的明月山脉。


可惜,这对坦格利安家的龙来说,易如反掌。更可惜的是,与后来的故事一样,艾林家的继承人罗纳还未成年。


当巨龙降临在鹰巢城时,罗纳还央求摄政的太后,能不能骑一会龙。


对于这个可怜人来说,古老的王冠和勇士的佩剑,大概还不如骑龙飞行两分钟重要。


不对,没有脑子的弱者有什么好可怜的。


你说是吧?



君临

坦格利安家族

讲述者:詹姆·兰尼斯特


每诞生一个坦格利安,诸神总会扔个硬币看看结果。


疯王肯定是诸神扔到反面的结果。


老头年纪越大越糊涂,周围的一切都看作阴谋,没有阴谋者呢?他就创造一个。比如我亲眼目睹的这场“阴谋”——


起先,我们还期待他的长子雷加会是个好国王,没想到他比老头更疯狂,竟然掠走劳勃·拜拉席恩的未婚妻、北境公主莱安娜·史塔克。



莱安娜的父兄前来讨回公道,结果又被疯王烧死。这都不算完,竟然还想让艾林公爵再处决自己的养子,劳勃·拜拉席恩和奈德·史塔克。换做是谁都受不了这奇耻大辱吧?


就算雷加真的打得过也就算了。


呵呵,所有人都记得在三叉戟河,雷加的胸甲是怎么被劳勃的战锤击碎。



后来?


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兰尼斯特,有债必偿。


詹姆·兰尼斯特爵士坐在铁王座上

“疯王”伊利斯倒在他脚下



总地来讲,《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反抗》就是正剧前的小番外,几大家族的前世今生+后人们各自替祖宗们吹的牛。


对于权游粉们来说,专门找来看看,45分钟绝对不亏。


但对路人朋友们嘛……


早睡早起,身体健康。



首页 - 肉叔电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