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等了它7年,只有最后一分钟好看

01-13 21:38 首页 肉叔电影

高原红面具哥又骑着他的小车车来啦!



时隔七年,又听到它说出经典台词:


I want to play a game.


好亲切。


肉叔先play为敬


电锯惊魂8:竖锯

Jigsaw



《电锯惊魂》系列在豆瓣上一直很受待见,1和2评分高达8.7和8.1。


这部评分7.1,已经是该系列在豆瓣上的最低分。


要肉叔说,《电锯8》肯定不是系列最烂,但也绝对不至于“超过83%恐怖片”。


如果你没看过前七部,肉叔先高度概括下这系列故事的核心。


以下涉及剧透,介意的请跳过



《电锯》系列的灵魂人物,是个叫约翰·克莱默的怪老头。


因家人遭遇变故,自己也诊断出癌症,他绝望自杀,却意外没死成。


在他看来,人之将死,才会珍惜剩下的每一天。于是约翰决定把自己剩余的时间,拿来“教”会那些“有罪”的人,忏悔过去,珍惜生命。



如何“教”?


绑来几个“罪人”,囚禁到某个密室。由约翰设置机关、远程监控,让他们玩“游戏”。


游戏包括……


1分钟内剖开被麻醉了的活人肚子,找到钥匙,解锁头上的捕兽器,否则时间一到,脑袋就会炸成西瓜。



你身上淋了易燃物,还被注射了慢性毒药,解药锁在保险柜中,保险柜密码写在墙上。你必须赤脚穿过满是玻璃碎渣的地面,举着蜡烛在墙上找到密码,拿到解药。


听起来还好?


墙上是这样的……



全是送命题啊竖锯老师!


约翰认为只有通过这种考验,“罪人”们才能获得重生。


基本上没什么人能通过游戏,活下来的个别人士则会被洗脑,成为老头忠实的门徒,继承这项“拯救世人”的事业。



好,前情提要到此为止,我们来看第八部。




故事开始于一场追捕。


警察追着逃犯来到楼顶,逃犯手里举着遥控器,嘴里喊着莫名其妙的话:


“我没得选,还有五个人要死了!”



警察开枪击中逃犯,遥控器按钮被按下——


嘀、嘀、嘀……


某处仓库里的倒计时响起。


游戏开始。



还是《电锯》系列的老套路,故事分两条线并行。


一条线,五个“罪人”的生存游戏。


踩着小车车的面具玩偶、写着play me的录音机、倒计时、奇技淫巧的装置……粉丝们都熟,肉叔先不剧透。


只能说,这次的主创貌似特别钟爱脑花。


你将会看到各种横切面:



竖切块:



一层层螺旋状剥皮:



请把苹果换成人头,画面自行脑补


第二条线,外部警察的搜索和抓捕。


看过前作就知道,编剧大大手一抖,在第三部把老竖锯写死了……


所以前七部的幕后主谋,有老头本人,有青出于蓝的老头门徒,有冒充老头名义干坏事的警察,还有模仿老头作案的狂热粉丝。


难怪豆瓣网友@螺丝இ说:竖锯老头这班底快赶上德云社郭老板了,有儿徒,有学徒,有叛徒……


鉴于观众都已经学乖,第八部,导演索性把这几类嫌犯凑齐。


警察哈罗兰,看似果敢机智的潇洒神探,其实常常用不法手段查案,作奸犯科。


随着调查进行,越来越多证据指向他……


所以凶手是这个黑警?



等等,负责协助警方解剖验尸的法医洛根,身份也很可疑。


表面上对竖锯事件气愤不解,说大众“疯狂”,自己却有着更疯狂的亲身经历:曾参军和塔利班打过仗,很可能患上战后妄想症。


当警方调查到他身上,还实力反侦察警方,开脱罪名。


凶手会是这个有故事的男人么?



医生的女助手,嫌疑也不小。


表面上挺正常,背地里却是竖锯的狂热粉丝,在网上各种发帖支持偶像。


甚至还拥有自己的地下工作室,复原了竖锯的所有杀人道具……


她会是凶手么?



最匪夷所思的是,老头明明10年前就死了,凶手DNA却跟他的一模一样。


没办法,政府只能挖坟验尸,平息民众恐慌。结果你可能也猜到了——


打开棺材,尸体不见踪影。


是老头当年假死?还是又起死回生?



你们猜。


给点提示,这部里的不少情节,可能会让老粉感动不已。


老实说,如果你像我一样没报什么希望打开《电锯8》,看完最后的反转,也许会有点惊喜。


但前面的闯关过程……也太没诚意了吧!!!


注意,我要开始剧透了



拿第一关“血祭解锁”来说。


五个玩家头上被套了铁桶装置,由铁链跟一扇镶嵌着电锯刀片的门相连。


铁链越来越短,所有人都被强拉着,向飞速旋转的刀片靠拢。



解决方法?用刀片割破手指,出点血就可以了。



这……也太好过关了吧!


看看《电锯5》里两个倒霉鬼,同样得靠出血才能通关。


两人把手伸进电锯台,贡献了超过5升血,手都被锯成两半。出血量已经达到需要肉叔上正义黑条的程度。


足够的血让连接门锁的烧杯达到一定重量,门才会打开。



《电锯8》里还有个“专治熊孩子”关卡(我瞎编的)。


其中一个玩家不听话,门上明明写着“非出口”,他偏要抡起铲子去砸,结果一脚踏进藏在地板下的陷阱——钢丝缠腿。



类似的惩罚,《电锯2》也有过。


看看这位小哥不听话去开门的后果……



相比起来,《电锯8》里的机关就像是导演一拍脑袋想出来的。(除了最后那个稍有创意)


机关没新意吧,玩家也不给力。


有好几个moment,我都觉得ta们是被自己蠢死的。


比如这位朋克女玩家,明明早就认出了哪只针管装的是解药,偏不大声说出口。



后来被队友逼急了,反而马景涛上身般大喊大叫“我不知道”……



屏幕前的我:



没有好的陷阱,就不可能让观众跟着主角一起紧张。


更多例子肉叔就不举了,相信你们看时一定会是这样的表情:




我是剧透完毕的分割线


总的来说,第八部表现中规中矩。没丢《电锯》系列的脸,但也远未能超越前两部的巅峰。


2004年第一部《电锯惊魂》,温子仁自编自导,成本极低,只用了18天拍完。它遵循了温哥自始至终的恐怖片法则:少即是多。


看片过程就像在玩一场密室逃脱游戏。


观众跟着两位被困房间的主角,用有限的线索和道具,一步步进行推理。



暴露的信息越来越多,剧情反转反转再反转。


最后所有线索汇总到一起,亮出结局,我们的表情也跟主角一样:



如果说《电锯1》是心理惊悚,那《电锯2》则把“内脏恐惧”玩出了花。


看过的人绝对不可能忘记下面这几幕——


真·大海捞针:



双手开花:


难道我会说当年看完这幕还特地试了一下么?


挖目取匙:



总之你最怕什么它就来什么,看得你浑身发痒。


在此之后的《电锯》系列,特别从第四部开始,几乎完全抛弃了前作的成功经验,沦为一场洒血浆的“酷刑A片”(torture porn)


这次的《电锯8》,导演大概光顾着研究怎么拍脑花,连一贯阴冷肮脏的画风都不见了。


你甚至还能从木板里斜射进来的阳光、脚下的稻草,感受到一丝……嗯,暖意。



要肉叔说,如果《电锯》系列再照这样的路子拍下去,已经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血腥场面带来的刺激,顶多持续半分钟。真正让观众回味的,是用心的设计和牛掰的创意。




首页 - 肉叔电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