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一个人吃人的真实故事,拍成了近期最佳惊悚片

04-16 22:06 首页 肉叔电影

1845年,英国海军部决定勘察太平洋和大西洋间的最短航道:北冰洋西北航线。


经验丰富的指挥官约翰·富兰克林爵士,带领着134名海军精英,驾驶着当时最先进的两艘探险船——幽冥号和惊恐号,驶入茫茫北冰洋。


谁知道刚进北冰洋,就有怪事发生了。


一顿平平无奇的午餐,几个水兵正在扯淡,其中一位头发稀疏的小哥突然开始咯血。




风平浪静的大白天,平地卷起一阵妖风,把经验丰富的水兵从桅杆上刮下来,摔到洋面,活活溺死在冰冷的海水中。


当晚,船长和医生决定在吐血小哥死后尸检,以确定船上是不是开始出现坏血病。


结果小哥临终前仿佛见鬼一样猛然坐起,惊呼:


跑!跑!他让我们跑!!



还有更不对劲的在后面。


半夜,幽冥号无敌先进的螺旋桨竟然被浮冰卡住,整艘船丧失动力,无法前进。


富兰克林爵士派最得力的潜水员下水凿冰。


然而下水后,潜水员老觉得身后有东西,他第一次回头……



那些浮冰在光影折射下,仔细看,有点像堆集的骷髅头?


顶着巨大的恐惧感,潜水员圆满完成了碎冰任务,返回前,鬼使神差地,他再一回头……



这两天刚要入夏,肉叔就被一部新剧冻得浑身发毛。


听名字就知道:又是极地,又是恶灵,哪个词都冷飕飕地冒凉气。


再来看一眼海报,谁看谁冷——


极地恶灵

The Terror



故事发生在冰封的北极,正经恐怖剧。操刀制作的电视台,正是最擅长这个路子、拍出《行尸走肉》的AMC。


AMC也不负众望,凑齐一套大卡司阵容。


执行制片人是已经不需要赘述《异形》《黑鹰坠落》《火星救援》的雷德利·斯科特


演员也靠谱,也都是老熟人。


《权力的游戏》里的“塞外之王”曼斯·雷德(塞伦·希德 饰)、“黑鱼”艾德慕·徒利(托比亚斯·门基斯 饰);《大侦探福尔摩斯2》里的莫里亚蒂(杰瑞德·哈里斯 饰)



上面这段海底撞鬼记,就是第一集的开头。


而比“撞鬼”更可怕的是……这是真的。


“约翰·富兰克林探险队失踪案”是历史上发生过的真实事件。


这个案子曾在2007年,由两届雨果奖得主丹·西蒙斯写成畅销恐怖小说:《极地恶灵》。


幽冥号、惊恐号离港情景速写


当年这起失踪案最吊诡的是——


指挥官富兰克林曾有过被困北极三年,最终带领9人生还的经历。按道理,这次即便幽冥号和惊恐号被困,134名海军精英也完全可以带物资从陆上逃生,无论如何不至于全军覆没,无人生还。


关于这100多人的下落,人们猜测最大的可能跟九年后爱斯基摩人的传言一样:一群垂死的白人在北极海岸边相互残杀


他们还提供了遇难者遗物,甚至富兰克林的一枚勋章为证。


《极地恶灵》开头第一分钟,就是救援队在爱斯基摩人的帐篷里听当地大哥扯这段故事。


我们见过一个船长,叫安格鲁卡

他们(爱斯基摩人)见到很多人徒步而行,饥肠辘辘



通过指认相片,救援队很快就确定,“安格鲁卡”就是探险队副指挥官、惊恐号的船长弗朗西斯·克罗泽。


但爱斯基摩大叔还提到了一点——


这群白人屁股后面,吊着个“屯巴克”……


那东西全身都是肌肉和符咒

以两条腿和四条腿的活物为食



爱斯基摩人口里的“屯巴克”,就是——


恶灵。


所以潜水员在水底看见的,真是“屯巴克”?



他也不确定,潜水员把见“鬼”的事悄悄压了下来。


因为这些怪力乱神的事,他绝不敢跟那群虔诚的新教徒船长、军官们说。


有大头兵怕过,但军官不仅不宽慰他,还说你TM这是渎神!再胡说八道就撕烂你的嘴!



就在这时,船上这帮人才发现,螺旋桨上卡的浮冰是敲掉了,但桨叶受损,幽冥号动力大幅下降,在冬季来临前怕是跑不脱北冰洋。


惊恐号船长弗朗西斯是个老海军啊,一看形势不对劲,赶紧劝大佬富兰克林,把幽冥号全体成员和物资先撤离到惊恐号,大家赶紧离开浮冰区,来年夏天再来探险。


富兰克林拒绝了。


一、他虽然在海军服役多年,但一直是带领陆上探险队进入北极,海上行舟并不擅长,无知使人自负。


二、下属在全体军官会议上让他弃船来小船避难……搞得他太没面子啦!



结果?


因为冬季到来,幽冥号和惊恐号被冻在北冰洋的冰面整整一冬;


第二年夏天呢,弗朗西斯早就提醒过他:在北极,“夏天”只是个名字。



当年夏天出奇寒冷,冰面丝毫没有化开的意思,他们只能,只能在寒风中等待下一个夏天,或者……死亡。


2014年,加拿大发现了惊恐号、幽冥号沉船。按照科研人员对船上的冰尸检查推断——


富兰克林探险队在全体遇难前,发生了骇人听闻的人吃人事件(遗骸有被利器多次剁切的痕迹)。


小说《极地恶灵》写在沉船被发现之前,但它同样做出了相同的推测。


船员们先是经历了食物短缺。才到第二年,他们就发现黑心承包商低价承包的食品罐头坏了。


有一些腐败了,没法吃了



更重要的:被困在冰天雪地的幽冥号和惊恐号,成了两个密闭空间。


群体在幽闭的环境下,任何矛盾都会被放大,甚至原本正常的事情,在极端条件下也会变成矛盾:比如海军森严的阶级观念。


惊恐号大副就讲过他上次探险的故事,当时也是绝境:


即使在那里,他也很重视等级

长官们带着侍从和狼绒毛毯,以及我们捕到的三文鱼

剩下的人就只能睡在水沟里,为点陈年饼干抢得不可开交

一旦最后一丝希望湮灭

船员的脑海中就充斥着疯狂的想法

比如,比如用船斧劈开指挥官的脑袋



异国大副在描述这个绝望船员互相残杀的故事时,肉叔从未觉得他在吹牛,因为我听过一个真实的、咱们自己的故事。


也是一条死亡之船。


与富兰克林探险队沉船结局不同,8个月后,那条船被拖回了母港。但最初的33名船员,只回来11人。


并且,11个人手上无一例外,全都沾满了同伴的血——


鲁荣渔2682号惨案。


2010年12月28日,鲁荣渔2682号的船员们,按照习俗在船上放了一挂鞭炮,在呛人的硝烟中起锚,驶往南太平洋海域进行“鱿钓”作业。


计划为期两年的航程,在浩瀚的洋面上,与世隔绝。


长期离家、繁重作业,船员们是奔着高薪去的:每年4.5万元保底工资+提成,两年在海上飘着,无论如何能攒下一笔不小的钱。只是这活太苦,沿海没人愿意干,船员大部分来自黑龙江、内蒙古等地区。


刚开始新鲜,再加上高工资的奔头,大家都挺能干。唯一不爽的,是船长李承权脾气不好,老打人耳光,船员有时候惹他不高兴,呼地就是一拳奔人眼窝。


船员闹矛盾,李承权也总是向着自己人:来自大连的管理层,大副、二副、轮机长、大管轮,以及经常拍自己马屁的厨师。


有回船上喝酒,厨师跟船员吵起来,李承权立马啪啪给船员几耳刮子,撵他滚蛋——在海上,船员没办法,当场跪下认错。


几个月后,船上第一起命案,就是该船员捅死了厨师。


高压下,船员需要维持高强度的作业,案发前的6月,他们每天至少工作18个小时,还有连续工作两黑一白天不睡觉,所有人都非常疲倦,唯一还能让他们保持劳动积极性的,就是4.5万元保底工资。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来了——


船长说你们理解错了,保底工资四万五,是一条都没钓上来就给你发;现在大家都卖出去那么多鱼了,工资是每月一千+每斤鱿鱼两毛五提成。


以日后被判死刑的主谋刘贵夺的工作量来算,他最多一个月钓13586斤,当月收入应该是3750(4.5万除12)+3396.5=7146.5元;但实际上公司只会给他发1000+3396.5=4396.5元。


这还是他产量最高的一个月,每天工作18小时,没有休息日。他三个月平均工资是多少呢?


3318元。刨去每个月公司打给家属的1000元,刘贵夺的工资甚至可能不够他出海前在公司赊账买的165条烟钱。


船员们开始闹情绪,有人嚷嚷回家,他们的不满,换来的是船长更粗暴的管理,“船上不许说话,不许抽烟,甚至殴打船员”。继而有人说“生病”不能工作——船长随即通知公司,停发“病号”工资。


回家?对不起,合同写的是出海两年。


终于,出海后半年的2011年6月16日晚,刘贵夺指使船员破坏船上通讯设备、定位系统,携刀棍挟持船长李承权,开始返航。厨师试图解救李承权时,骚乱中被船员们捅死,扔进了大海。


从第一次见血之后,死亡,就变成了随时都可能的事。


一个月后的2011年7月20日,返航至夏威夷以西海域时,船员们杀死9名管理层及其亲戚,吓得直哆嗦的大学生马玉超当晚失踪,船员将其个人物品全部丢下海。


我哥是在床铺上被杀死的

我丈夫是被叫出去,在后甲板上被杀死的

——受害者家属


截图来自《纪实》节目


四天后的日本以东海域,哗变的船员内讧,6名内蒙籍船员试图杀死刘贵夺的密谋被发觉,“内蒙帮”领头船员被杀,其余5人被逼跳海。


次日凌晨,大管轮试图与刘贵夺同归于尽,打开海底总阀后失踪。混乱中大副带领3人试图乘木筏逃脱,被止住船舱进水的刘贵夺发现。


没多久,木筏被洋流冲回,刘贵夺等人投掷钓鱿鱼的2公斤铁坠,逼得三人跳海,一人求救被拉上船后,又被绑上铁坠,再次被推下甲板。


至此,出发时的33人只剩11人,手上沾血的11人。


2011年8月12日,发出求救信号的鲁荣渔2682号终于被拖回母港,警方在船上发现的大量喷溅型血迹和人体组织。


案件告破,但真相,已经成了各说各话的罗生门——


究竟是过重的心理负荷、还是繁重的体力劳动、还是不容打破的船员等级管理制度、还是合同工资问题、还是从众心理,引发了集体性骚乱杀戮?


没人说得清。一直到船员们被定罪,家属们还是感觉到强烈的不真实:中邪了吗?


回到《极地恶灵》,跟“鲁荣渔2682号惨案”太像。


一百来号人,在北极的冰面上,不是天天窝在船舱里猫冬就行了,得不停地破冰以防冰层破坏船体。


这活又重又累不说,手碰到缆绳随时会被粘下一层皮。




等级森严的船员管理制度,也让人难以忍受。


船长一觉得自己被冒犯,说让船员跪下就得跪下,说要鞭刑就鞭刑。



背井离乡的煎熬+并不见得有多高的薪水。


弗朗西斯船长陆上半薪月14先令,在海上无非28先令,一年也就28英镑。连他都没多少,更别说普通水兵了。


更别提他们还面临着“恶灵”的危险,随时随地有同伴被“恶灵”开肠破肚。



高压、劳累、苦闷、煎熬、孤独,这些词是用来形容什么的?


对,人的心灵负面感受。换个简单点的词,就是“恶灵”。


不难想象,他们就会向身边的同伴举起屠刀。


仔细看一眼黑白色的片头,一张张人脸变成了什么。


骷髅,恶鬼。


没错,探险队的集体癫狂,不是爱斯基摩人传说中的怪物作祟,跟鲁荣渔2682号一样,在他们自信满满地扬帆离港时——


“恶灵”已登船。



最后,肉叔在统计大家的口味,戳下方小程序↓


以后肉叔写什么类型的新片新剧,你说了算!


编辑:火云鞋神



首页 - 肉叔电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