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我的唇亲吻过什么唇,在哪儿,为什么

01-11 22:52 首页 读首诗再睡觉



▍“我的唇亲吻过什么唇,在哪儿,为什么”

 

我的唇亲吻过什么唇,在哪儿,为什么,

我已经忘了,又是什么手臂垫在

我的头下,直到早晨;但是雨水

在今晚藏满了鬼魂,敲打叹息

对着玻璃,听候回答,

而我的心里翻搅起一阵安静的痛楚

为了那些我记不起的少年们再也不会

在夜半时分哭着寻求于我。


于是孤独的树木伫立在冬天里,

不知道是什么鸟儿一个个地消失,

也不知道它的枝干比曾经更静默:

我无法道出是什么爱来了又走,

我只知道夏天在我心中歌唱过

一小会儿,便不再歌唱。

 

作者 / [美] 埃德娜·圣文森特·米莱 

翻译 / 哪吒



“What lips my lips have kissed, and where, and why”


What lips my lips have kissed, and where, and why, 

I have forgotten, and what arms have lain 

Under my head till morning; but the rain 

Is full of ghosts tonight, that tap and sigh 

Upon the glass and listen for reply, 

And in my heart there stirs a quiet pain 

For unremembered lads that not again 

Will turn to me at midnight with a cry. 


Thus in the winter stands the lonely tree, 

Nor knows what birds have vanished one by one, 

Yet knows its boughs more silent than before: 

I cannot say what loves have come and gone, 

I only know that summer sang in me 

A little while, that in me sings no more.


EDNA ST. VINCENT MILLAY





这是一个有雨的冬夜,这个女人独自在屋里听雨。

冬雨敲打在窗,像年轻时的情人,曾在夜里来到她窗下,呼喊她的名字等她回应,而如今他们都已无影踪。四季像生命。年轻时洒脱的爱恋和年少青春的脸庞令她欢愉,而他们像鸟儿来了又走,当冬天来临,她一个人安静地听雨。

 

今昔对比让这个不再年轻的女人看似孤苦,但她却万分清楚,使她孤独的并不是当下一人的处境,而是她并不曾在过往那些炽烈的情感和来来往往的人中,找到所求。即便曾有人围绕着她,可这似乎对她没有什么意义:追忆过往的罗曼史,她记不起自己在何时何地为谁坠入情网,情人们的脸模糊地化作同一张。现在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但并不“凄凄惨惨戚戚”;“悲欢离合总无情,”她心如明镜,并不为此自怜。

 

Edna St.Vincent Millay是获得普利策诗歌奖的第三位女性。她也是公开的双性恋者,生活方式十分开放,几乎一生爱自己所爱之人,不论男女,但她写过许多诗篇似乎都告诉人们:“Love is Not All”(米莱另一首诗篇)。有些东西能在爱情中求得,而更多的,或许该求于冬天只身一人的自己。

 

P.S. 特此感谢光猪和五仁老师的翻译建议。


荐诗 / 哪吒

2018/01/11


回复 朗读 或点击阅读原文,可至喜马拉雅电台读睡首页,收听 五仁老师 的朗读,配乐是  蔡琴 - 被遗忘的时光。



题图 / 曼雷

第1767日值守 / 丝绒陨、哪吒、六弟

诗作及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相关事宜请联系 bedtimepoem@qq.com

 你转发过哪首诗,在哪儿,为什么


首页 - 读首诗再睡觉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