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我的渺小不是一场雪漫不经心的理由

01-13 21:55 首页 读首诗再睡觉


渴望一场大雪

 

渴望一场没有预谋,比死亡更厚的大雪

它要突如其来,要如倾如注,把所有的仇恨都往下砸。


我需要它如此用力。我的渺小不是一场雪

漫不经心的理由。


我要这被我厌恶的白堆在我身上!在这无垠的荒原里

我要它为我竖起不朽的墓碑。


因为我依然是污浊的,这吐出的咒语

这流出的血。这不顾羞耻的爱情,这不计后果的叩问。


哦,雪,这预言家,这伪君子,这助纣为虐的叛徒

我要它为我堆出无法长出野草的坟。


我只看中了它唯一的好处:

我对任何人没有说出的话都能够在雪底下传出。

 

作者 / 余秀华





余秀华的诗总是能够写出生命的痛感和决绝,并能迸发爆裂般的力量,就像这首诗里所写到的,可能是源于一种生命的“仇恨”。大雪作为“仇恨”的意象或非首创,但“仇恨”作为一种向外的激情,现在却要砸向自己,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抵消,以“死亡”以“墓碑”换得一种平静。

诗本身不需做过多解读,我们所能从语言中可以直观地获得那种激情本身。或许你羡慕的不该是余秀华才华,而是她体内那不可遏制的暴雪级别的生命原力。

余秀华常常让我想起国内另一个女诗人寒烟。早年阅读寒烟的体验,在读余秀华的时候,常常被唤起。她们都抒写出某种相似的疼痛,这种抒写也都经过了深度的锻造和提炼,都是有着强烈精神原力的诗人。除非谈到爱情,她们甚至很少关注性别,而是带着普遍的诗人之心,去个性化而非性别化地处理那些题材,而且这并非经过审慎选择的结果,是必然如此而别无其他的可能。

荐诗 / 流马

2018/01/13


回复 朗读 或点击阅读原文,可至喜马拉雅电台读睡首页,收听无语僧的朗读。无语僧版的配乐是  Friedrich Gulda - Johann Sebastian Bach: Prelude and Fugue。



题图 / Joseph Farquharson

第1770日值守 / 祭祀、流马、颜大人

诗作及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相关事宜请联系 bedtimepoem@qq.com

 我需要如此用力转发



首页 - 读首诗再睡觉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