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一名16岁少女被哲学撞了一下腰

01-07 11:30 首页 哲学园


小编按:被这位16岁少女的文字所打动,准确地说,不是被她的文字而是被她的思考和心路历程所打动---中国大地的孩子太缺乏这样的思考了!而这种思考的缺失不能怪孩子,而是我们的教育没有给孩子创造独立思考的环境,没有给孩子提供自由想象的空间。联想起法国高中会考的那些哲学题,以及美国的博雅教育,真是感慨万千。


孩子连找一个求助的地方都很困难。哲学园一直有一个愿景,那就是能传播人类智慧的精华,不管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让我们的孩子都能够沐浴在这智慧的荣光之下---自由,独立,茁壮地成长。


然而,这位16岁少女目前的状况却是令人担忧的,她的思考得不到周围人的理解,他活在孤独之中。我不知道这篇文章发布后,会给她带来什么后果。但我思考良久,还是决定发布,希望能有各界人士,学者,专家来为这位少女排忧解难。由于作者未成年,也请法律界人士指点,本文发布是否合适。


在这个炒作和欺骗盛行的世道,我选择相信这个女孩的所有言说,并希望女孩能通过哲学园获得灵感和力量,挣脱束缚,走出洞穴,得见光明,奔赴未来。


女孩很高兴能为她开通赞赏,但我拒绝了她在这里留下她的邮箱,以免她受到不必要的骚扰。


可在文末写留言发表您的建议和观点

原创稿件

欢迎个人转载

机构或公众号转载请联系小编

zhexueyuan2013@163.com

(以下文章文字未做任何改动)


一名16岁少女

被哲学撞了一下腰


玉苍灵妹


我被哲学撞了一下腰

请各位前辈扶我一把




一、阅读与迷惑

来到这个世界,很多人都避免不了阅读。而阅读却有时让我更迷惑。

我阅读到许赐良教授的《究竟是狼坏还是羊坏?   ——我怎样教小学一年级孩子思考哲学问题》后,我感到很兴奋,它让我明白,很多看似正确的认识却不一定是正确的。——

在这个故事里,狼是好的还是坏的?小雨童说,坏的。我说,为什么呢?她说,因为,他找借口要吃掉小羊。因此,狼是坏的,小羊是好的。我说,狼如果不吃小羊,要狼吃掉大羊吗?小雨童说,不是,大羊也不能够吃。我追问:狼那吃什么呢?吃草吗?小雨童说,狼不吃草,让狼吃兔子吧。我说,小兔子被狼吃了,兔妈妈会不会很伤心呢?她想了一下也感觉是对的。确实兔子也不能够吃掉的。那么,狼如果不吃东西,他会饿死的。狼还有许多小狼着母狼回去给他们喂奶呢。可是,没有吃饱的母狼哪里会有奶啊。因此,小雨童一时感觉语塞,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于是,我问羊是好的吗?她说,是的。为什么呢?我追问。她说,因为羊不吃其他的动物。是的,我说,那是因为它是素食动物,即使给他肉,他也不会吃。因为他不喜欢。但是,小羊要吃草,对于草来说,小羊也是坏的。小雨童说,是的,可是草吃掉了还会生出来,可是小羊被狼吃了,就不会再活了。但是,草被吃,对于草来说也是不公平的。它无缘无故地被小羊吃掉了。我说。是的,可是草不再吃其他的东西了。它只吸收肥料与阳光。于是,我们一致同意,以无生命的肥料与阳光为食物的小草是最好的。

可是,我们这样看,狼、小羊与草会这样看吗?它们会这样想吗?小雨童又开始使劲地想着。我说,我们现在说的是人话,是我们人这样思考,而动物与植物在大自然中,他们是无所谓好坏的。他们面对的一切都只有食物与非食物两种。可以吃的,与不可以吃的,可以吃到嘴的,与不可以吃到嘴的。是不是?小雨童点点头,感觉好像是这么回事。

我们的对话很长,小雨童思考了许多。一个六岁的一年级孩子,就能够在受启发下,思考这么多生命伦理问题,其实这些问题也是困扰人类社会千年的大难题。

这阅读引发了我的思考,我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呢?我没有答案,我于是在网上寻找这位许教授的更多文章,我看到了百度百科介绍他时,引用了他的“正义直言”:

中国社会如果要安定,要发展,其希望所在之一,就在于让中国女人回家,让女人掌握家庭财务大权,同时担负起相夫教子的重任,这样中国男人包二奶就没有色源,也没有财力,贪官也会因为没有太多的情人可养,因而会逐渐失去贪污的动力。据说中国男人现在被女人搞得上班是思来想去,下班后是眉来眼去,去开房,是翻来覆去,回家后是骗来骗去。唉,这怎么可能安心做好工作?又怎么担负家庭责任?红颜不一定薄命,女人不一定是祸水。只要回家,天下则太平矣。

起初,读到这段“正义直言”时我感到很有道理。我开始想,女性真的不该上班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还读书干嘛?要读也是读怎么相夫教子而不是读与男生一样的课程吧?

可是,因为我爸妈没有儿子只有女儿的原因,作为大女儿,我早就听说过男女平等,我于是想,这“包二奶”的事,女性就算不是受害者,也绝不是心甘情愿并主动引诱的吧?怎么不怪男人还怪起女人来了呢?因为上班成了“色源”就有罪吗?按着这样的逻辑,强奸犯也没有罪了,因为有罪的是女人长得太美太秀色可餐了。

后来,我接触了波伏娃的思想,还接触了与许教授男权主义言论相对立的女权主义作品,她们却主张,男性可以做的工作女性也可以做,相夫教子不是女性的枷锁,女性也可以有事业的,男性也应当相妻教子的。这到底谁对谁错啊?我越来越迷惑了。

后来,我知道了除了两性主张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很多问题,人们都有着截然不同的答案,并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我很迷惑,我该相信谁呢?阅读让我迷惑,我只有一边阅读一边思考了。

我相信,很多人也和我一样,因为阅读而收获,又因为阅读而迷惑。可是,我不如多数人大智若愚,怎么说?就像苏格拉底说的,如果我比别人更有知识的话,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无知。而现实中的绝大多数人其实也像苏格拉底那样大智慧的,他们的聪明就在于知道自己并不特别聪明,认识到自己并不能深入地思考那各种冲突的思想,从而他们能不那么较真,周围人相信什么自己就相信什么,周围人的思想在打架,自己还可以来一个折中,反正尽量与周围人保持一致,从而生活得顺畅,也有迷惑却不因此痛苦。

做普通人其实是最幸福的,从众是一种大智慧,不需要思考太多,却获得最多的安全感。就算错了又如何?有身边的很多人和我一起错。可惜我的头脑却爱上了思考,我较起了真,我不仅对世界困惑,也对自己困惑了,我是真的能深入思考吗,还是自以为的呢?

二、思考与困境

最初的多数时候,我都是自信的,我相信自己的头脑而深入地阅读与思考。

由波伏娃我开始知道哲学家萨特,知道海德格尔,而我选择读罗素。因为罗素写了《西方哲学史》,又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他还是一个大数学家,他的知识太广博而深刻了。我选择读他写的《人类的知识》,虽然我其实,是的,我承认,我其实不是很能读懂,毕竟,我的年龄还小,基础太薄。但又并非没有收获。

有很多我还读不懂,于是我搜索人们对罗素《人类的知识》的评价与理解时,却又搜索到了许锡良教授写的短文《人类的知识是怎么积累的》。对许教授写的“狼坏还是羊坏”我确实是喜欢的,可是对于他的男权主义主张我就不以为然了。但是,还是读了他写的《人类的知识是怎么积累的》,我想我读懂了,感谢他写得很通俗,其中有很多思想是打动我的。

因为许锡良教授的这篇文章让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人文性知识与技术性知识的差别,体会到天才与书呆子的差别,我很喜欢,但我对他的“让女人回家”的男权主义主张困惑不解,他既然如此广博而又通俗,怎么会写出如此不值一驳的男权主义主张呢?难道就如他说的“狼坏还是羊坏”那样,他也有他的主观与角度吗?

于是,我寻找他这段“正义直言”的出处,我读到了他的原文《许锡良:让中国女人回家,才是在成就一个民族的千秋大业》,不读不知道,一读吓一跳,我明白什么是“断章取义”了,他的男权主义主张若放在这篇文章之中,居然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他在文中仔细地比较了当今中国家庭和日本家庭,指出我们中国男女平等得粗糙还不如他们日本男女“不平等”而分工得合理——

日本女人受教育的目的,与中国女人不同。中国女人受教育是为了嫁一个好丈夫,将来有一个好职业,好出人头地。日本女人受教育的目的最主要的就是将来教育好自己的孩子,打理好自己的家庭。做日本女人其实并不比做中国女人更累。因为,日本女人的心思只要用在家庭丈夫与孩子身上就可以了。但是,做中国女人,常常事业上一份心思,同样要当官,做研究,当主管,另外家庭里还有一份孩子教育的事情要做。这样一来,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因此,中国女人常常只为挣钱,孩子及家庭就根本无力去顾。走进中国家庭与走进日本家庭真是天天壤之别。日本家庭常常干干净净、温馨和睦,处处井井有条。孩子、丈夫营养良好,充满家庭的温暖与爱意。走进中国家庭大多情况是,女人不在家,老人看门,穷人的孩子在街头上流浪,富人的孩子在学校里撒野。农村的女人外出打工,把孩子留在家里让老人看管。城市里的女人外出上班,把孩子也交给老人来带,即使是上个幼儿园,也是让老人去接。

以中国女人的思路,立即就会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女人在家里教育孩子,打理家庭,成为家庭主妇,那么她怎么能够掌握家庭?更不要说主宰社会了。女人在家,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泡妞怎么办?中国女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是有道理的。因为,这有中国社会的现实为根据。在中国,即使女人也外出务工,挣钱,在家庭里的地位仍然不一定高,而且很辛苦,常常里外不是人。做中国男人也不容易。有钱男人虽然常常能够在外面虽然花天酒地,一回到家里脏乱差,妇人也常常一哭二闹三上吊,也很烦心。想想还是不回家好,可是这样一来受害的就不仅是女人,更严重的是孩子。在这种家庭里成长的孩子是不会健康到哪里去的。

如果日本女人也是这个样子,那么她们就与中国女人一样愚蠢了。事实上,日本女人掌握了家庭所有的财政大权。日本女人是怎样掌握了家庭所有的财政权呢?日本社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任何公司、企业、机关、学校,凡是男人一结婚,他在银行的工资奖金帐号立即无条件要换成太太的。每个月男人的工资奖金立即源源不断地输入由太太掌握密码的存折上。而丈夫每个月的零花钱则要由太太亲自预算之后交给。一般数目都比较少,大多数日本男人是不够零花的。在日本,男人是不能够轻易请客吃饭的。因为,那样一来,他就必须说明多花出来的钱的原由与去向。因此,日本男人也不可能像中国男人在有了几个臭钱之后,随心所欲地包二奶三奶四奶。把一个三心牌(想起来伤心,听起来烦心,看到了恶心)太太抛弃在家里不管。

其实,上帝造人,男人与女人在性别角色上就是有分工的。男人与女人不能够因性别不同而存在歧视,但是并不等于说男人与女人在社会分工上不能够有所区别。这与男厕所与女厕所就应该在设置上有所不同是一样的道理。中国人造字,把“安”字造成“女人在家里”的意思,就说明女人在家里,社会才会安定、安全,女人男人孩子才会安全。其实,我们男女老少齐上阵创造的财富也并不比日本人强。日本仅靠男人在外面打拼,其经济之发达,收入之高,发明创造之多,竞争力之强,相对中国来说,已经是收到了以一当百之功效了。为什么日本男人工作起来那么敬业?那么精力充沛?那么富有创造的热情与冲动?因为家庭温馨干净和睦,日本男人无后顾之忧,也不用做家务。

中国社会如果要安定,要发展,其希望所在之一,就在于让中国女人回家,让女人掌握家庭财权,担负起相夫教子的重任。让女人回家,不要以为这是没有出息的女人所做的事情,这才是在成就一个民族的千秋大业。

细读了原文之后,我居然理解了许教授的主张,不再给他的主张贴上男权主义的标签。但是,我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因为波伏娃的主张我也仍然理解和认同的,而且,我也不再贴上女权主义的标签。我认为,断章取义是不可以的。而且,一个人的观点若放在一个人具体的人生和他的所有观点中是可以理解的,一个人的思想若放在他的所处的地区和时代是可以理解的。

欧美家庭和日本的家庭不同,但他们也一样是有秩序的。那么中国家庭是要像日本那样回归传统呢还是学习欧美家庭的现代呢?男女平等得粗糙的确还不如传统,但是学习自会有一个粗糙模仿的过程,说不定还会有一个勇敢超越的结局呢?于是,我明白了“多样性”的含义。中国有那么多家庭,何必要求所有家庭都一样呢?愿回归传统的回归传统,愿超越现代的超越现代。

我思考认为,每个人当根据自己的特殊情况而选择自己的道路,而不必强求与他人一致,认识自己现实条件与心智个性的特殊,做自己走自己的路就好。对我而言,我认为我太热爱思考,我将来是不能简单地回归传统而相夫教子的。但我也不能简单的效仿波伏娃,不能停留在效仿,不想处于粗糙的男女平等。既要根据实际情况的不同,也还要有超越前人超越现代的勇气。所以,我酝酿了我关于性别主张的“相对独立宣言”。

在性别主张这个方面,经过这样几番思考,我想我已经不怎么困惑了。但是我的人生却陷入了困境。因为,我的理想与现实发生了尖锐的冲突。

男人该如何女人该如何,这样的问题其实比较简单的。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这样的问题才深刻,而我依然没有答案。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就更迷惘了。我不顾父母和周围人的意见而胡乱阅读胡思乱想,我是坏的还是好的?父母和周围人对我的认识更正确,还是我自己对我自己的认识更正确?

尽管我的性别主张已和许赐良教授的性别主张不同,但我还是会反复读他写的《人类的知识是怎么积累的》,因为,它似乎告诉我,我的头脑也和哲学有缘。我对技术性知识不感兴趣,我对人文性知识非常感兴趣。我阅读,但不是书呆子,我回想自己走过的路和所思考过的各种问题,我想,我也有天才。正如许教授所写——

人类生存于世界,人是在自己构建的意义世界中生存,而意义有前人构建的,也有自己构建的。无论怎样,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东西,也就是人的生命共在一个世界,一个蓝天白云之下,生命的长短差异不会太大,尤其对人类的历史长河来说。因此遇到的人生困境是相似的。前人所感慨的,后人难道就不会?前人有过的恐惧与欢乐,后人难怪就无法理解?说到底人是可以直接面对这个世界的。

说到底,人类的工程技术性的知识是前后相继,并且有明显的先进与落后之分,但是人关于人文性的知识却并不如此。二千多年前的人有生与死的困境,有爱情与友情的悲欢离合,同样二千多年后同样仍然是存在这些问题的。因此人文性的知识必然是一个不断重复的过程,但是每一次重复性的深刻体验都会把这类思想感情向前推进一步。 

但是还有一些天才式的人物,他们很少读书,只是在自己的思考陷入困境的时候才会想起要去借鉴一下前人的想法。这个时候才会偶尔读点书,但是一旦点燃或者疏通了自己的思路,就快快地把书本抛弃在一边。比如苏格拉底、柏拉图、维特根斯坦、尼采、胡塞尔及其弟子海德格尔等等都是这样的天才。

我从胡塞尔这里学到了两个概念:一个是“悬搁”、另一个是“去蔽”。敢于“悬搁”的人是了不起的。面对丰富多彩的异常复杂的世界,面对前人浩如烟海的思想智慧,可以不必管前人究竟是怎样说了怎样做了,他自己用自己独特的生命直接面对这个丰富而复杂的世界。然后写下自己的见解,管你前人如何说,难道他们的思考与体验就可以代替“我”这个独特的生命的感受与体验吗?

而“去蔽”更是有意思,人的思想里常常自出生时起就被塞进了这样或者那样的偏见与傲慢,人因此无不带上自己的有色眼睛来观察自己的世界与周边的人。也就是说,人们的眼睛都是被遮蔽了的,都是在有色眼镜之下观察人与事。因此“还原”,“去蔽”成为必要的思考步骤。但是,这并不神秘,人活于世界上只有一点是不会变的,就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人们总想前提知道这个世界究竟下一步会怎样变化,因此,我们要去寻找一个世界的真相。而所谓的“去蔽”,就是因为人们总是被塞进了这样或者那样的偏见,世界在我们面前被蒙蔽了。

关于知识,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人类的知识的一切只是为了人的生命智慧,书只是那个帮助实现生命智慧的阶梯而已,如果我已经在生命智慧的高峰,那么就让书本见鬼去吧。

我只是胡思乱想,还是不要紧的。当我认为自己也是天才的这一刻,我才真正危险起来。我才十六岁,但我做过学校的播音一年,说明我是可爱的,不仅声音甜,我还真的很萌的,并不是女汉子。而我在班里的成绩考过两次第一名,现在因为抑郁的原因也不过落到第三名,这说明我并不笨,我哪里会比男生差呢?学校的五子棋大赛,我没怎么学,居然得了第一名,说明我的思维很快,我的思维真的很快,最多的时候,在网上偷偷同时和六个人聊天。

教材我自己能看懂,老师的讲课,我会心里吐糟或者干脆睡觉。最主要的是,那些不属于我这个年纪的影视和歌曲我都能懂,我感觉我的情商很高,我既自闭又热情地与人们交往,别人的所思所想,我几乎秒懂,只是别人不懂我。重点是,我这个年纪还能读懂许教授的文章,我还能读懂波伏娃,罗素的《人类的知识》我虽然不能说读懂,但我真的也能从中有所收获。

那么我是天才吗?没有任何人说过我是天才,既使说也不是指那个意思。反而,在父母和周围人的眼中,是我自以为是,是我想多了。我不敢告诉人们我内心的一些思考,我更不敢和别人说自己是天才。但我自己又无法放弃自己。我只有越来越隐藏自己,以至自己都经常忘记真正的自己。孤独寂寞让我渴望有朋友,既使戴上无形面具我也要交朋友,我表现各种可爱,萌也可以,污也可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我感觉自己像《人间失格》中的叶藏那样,是神一样纯正的孩子,我真的特别讨厌虚伪和欺骗,但为了向人类求爱,我也隐藏我的内心而假扮成人们能够理解和愿意看到的样子,难道我存在就是为了让别人开心?

那个真实的自我是否存在?那个理想的自我只是一种臆想?谁能接受我那真正的我?我隐藏她,我埋藏她,我埋葬她!每次想起,没人知道我有多痛。所以,读初一时我割腕一次,现在读初三我又烧炭一次。由于抑郁症是常见现象,被贴上了这个标签,我得到的也不过是奶奶去求的一碗符水,我喝了,但我知道,这有用吗?不过还是比吃药好些吧,喝这符水至少是没有依赖和副作用的。

我抑郁这是事实,我自杀过这也是事实。我不知道我该不该为此而羞耻。我想,自杀是很复杂的行为,对活着觉得非常疲惫所以想要结束。人总是要自己变得更好的,觉得死会比活着更好,所以选择自杀。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天才,如果不是,我想我能走出抑郁的,不过是一场年少无知的误会而已。而如果是,我想就我真的悲哀了。天才与众不同,上天给予他们天赋的同时,还给予他们苦难,对天才的不理解,甚至是曲解,还有没有得到发展的余地?还有的直接被摧残了,女性天才比起男性更加曲折?更加难得?同样的才智,更多的苦难!

人是因为本有天才而热爱思考?还是思考会让人成为天才?我不知道。但我的思考让我陷入困境,我的困境又让我不得不思考。

我有时会想,人是不是有着同样的潜力?只是开发和未开发而已?只是触发和未触发而已?我读小学的时候,会涌发各种问,如果我的父母及时地打住我的思维,我就不会思考这么多,如果我的父母能识得人脑开发而引导我的思维,我也就不会思考得这么孤独。我想,如果不是有互联网这座便捷的图书馆或我没有上网的条件,我也会自己打住我的思考的。可是时间不会倒流,已经无法回到从前。

三、写作与求助

幸好,命运又似乎在三个月前出现了转机。我在网上遇到了肯定我是天才的“三界少年”,而且他居然也是哲学思考者。他在网上发了一个贴子,说我们抑郁患者其实比他更幸福。我见他知识渊博就加了他,后来,我答应为他再活半年。

他是一个传奇的少年,背靠宇宙,无惧深渊,默默前行,既疯狂执着又达观知足。可惜,他自己也仍在羁绊之中。除了肯定我是天才,除了陪伴我,也无能拯我于现实。而且,和他在网络上的交往,让我很矛盾,我害怕。因为,我对他有喜欢但不敢,我怕如果走得更近,我会伤害他,我怕我还会自杀而让他无比伤心。我还发现我有很强的占有欲,我如果喜欢他,会让他很不自由。

但遇到他确实是我命运中的一个转机,他肯定我是天才,而且我终于与他人有过哲学的交流了。

三界少年很有才,但他仍然沉默着。我能感受到他的才气,他说,喜欢柏拉图“理念世界”与“影子世界”的二分又感到不足,喜欢波普尔“物理世界、精神世界、客观知识世界”的三分又感到粗糙,他于是大胆地提出“逻辑世界、精神世界、物理世界”的划分,也因此才叫三界少年。他很有才,却还不急于推介他的主张,我向他求教,他都不愿细说,他只说,这些还不适合我,我以后可以慢慢了解。

相反,他喜欢倾听我,倾听我的各种思考。他还想方设法鼓励我写作,他说我抑郁的原因,是内心想走的路和周围人所给出的路不一致,他希望我能用心,以我的天资先用少量的时间搞定学业,然后就有了时间偷偷地专攻哲学等各种爱好。

可是我实在是太痛苦了,我一定要偷偷地走我内心的路吗?时间是宝贵的,虽是说少量的时间搞定学业,可我为什么要浪费这少量的时间?少量的时间就不是时间吗?我如果走哲学这条路,那么很多课本上的内容,我只要大体了解就可以,并不需要会背诵,并不需要会考试。

三界少年并不支持我这样的想法,他说,我还是要考上哲学系才更有前途。他说,那些基础知识学到了并没有坏处。讨厌考试,就不要太追求成绩,参与就好。可是,他不知道我的矛盾,自闭的我戴上无形面具地活着,我很不容易,我对面具也很爱,我既然要读书要这学业,我就要读好,否则我也会不快乐。我初一上学期是班里第一名,下学期抑郁发作落到五名开外,初二上学期又是班里第一名,现在抑郁发作又落了,可是,现在,我真的矛盾,我想把第一夺回来,又同时不屑这种成绩。

三界少年于是批评我不能什么都想要,鱼和熊掌有时不可兼得。实在劝不动了,他说,我不如休学一年,在这一年里集中时间自学哲学,看看能不能提前走上哲学路,若是不能,就还是稳一点先搞定学业,以后再考哲学系。而要获得自学的条件,要父母和老师同意我在家里自学哲学,那就要先写有作品投稿,要发表了一篇,他们才会放心,而不会认为我是精神病胡思乱想。

以前,我只是阅读和思考,对自己既自信又自疑,遇到了三界少年是个转机,我不仅有了交流对象,他还肯定我是天才,同时鼓励我写作,为我谋划未来。所以,我写作了《波伏娃109岁诞辰纪念:一名16岁少女的”相对独立宣言“和”爱智契约“》。

虽然,我写它时,三界少年为我把了关,但是,我还是感到十分畅快。只是写得也太青涩了吧?但这是我这个年龄难以避免的。有了这第一篇,我就开始有了写作的冲动,本篇写作就是我主动的写作了。感谢许锡良教授的文章,让我知道了胡塞尔说的悬搁和去蔽,于是我有了写作《一名16岁少女对胡塞尔“悬搁”和“去蔽”的体验》的冲动。

各位读到我写作的哲学前辈们!这既是我的写作投稿,又是我的真诚求助!我被哲学撞到腰了,请扶我一把!我深陷困境。这像是一个悖论,既然遇上哲学变聪明了,又为什么还需要别人来帮助呢?

因为,在我的现实里,在我的父母和老师、同学面前,他们一直认为我胡思乱想,认为我想多了,是啊,一个尚在读初中的少女在想哲学问题,这太荒唐了呀,是的,这弄得我时常自信又自疑。所以,如果遇到编辑愿意帮助我而刊发我的投稿,那么我恳请各位学长老师各位哲学前辈,给我留言评论一下吧,你们的留言评论对我很重要,能帮助我认识我自己,如果总的意见表明我真的只是胡思乱想了,我会,我相信我会认识到自己的年少无知,我会乖乖地先把书读好,不再胡思乱想下去了。

如果万一,我得到你们的看好,给出的大部分都是鼓励的点评,那么,我就不怕了,我想我可以实现休学以自学一年的愿望了。如果我自学真的没有成绩,我会乖乖地复学的。

虽然休学的现象并不少见,但我却一直不敢向父母提出,我知道,因病休学是可以的,可我为了自学哲学而休学,这个理由他们是不会接受不会理解的,他们会认为,这样的我就真的精神病了。而如果我不休学,那么我就只能继续戴着无形面具而表演下去,我也许会再次考第一名,我也许会死掉,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但是,如果若有几位哲学前辈肯定我的思考,肯定我确有哲学天分的话,那就不同了,我可以拿着给我的父母和老师看,这样他们就放心了,他们不再认为我纯属胡思乱想了。

其实,我就是喜欢思考各种问题,我想把那些困扰人生困扰我的问题思考清楚。能不能真的在以后考上哲学系,能不能为此获得一门工作,我并不太在意。因为,我想,我以后还可以经商的,经商并不需要文凭。我其实并不想要在哲学领域取得多少的成就,我只是想弄明白我很想弄明白的问题。就算不能经商,我也完全可以在哲学思考之余而做些文学写作的。所以,我并不认为休学一年我的前途就毁了,并不认为这样我的人生就毁了。可惜,我的父母我周围的人并不这样认为,他们根本不相信我!

我被哲学撞到腰了,请各位前辈伸出援手吧!我每天都受着煎熬,我很累,可我还不想就这样倒下,请让我早一点看到希望的光吧!




长按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抢购


首页 - 哲学园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