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罗素、梯利、文德尔班 哲学史观比较

01-12 08:53 首页 哲学园


文德尔班、罗素、梯利的

西方哲学史观”的内涵分析


王伟


摘要:文德尔班用新康德主义的观点去写“西方哲学史”,其感性大于理性;罗素用逻辑原子主义的观点去写“西方哲学史”,理性大于感性;梯利从一位哲学史家的角度去写“西方哲学史”,力求能用不偏不倚的态度,去写哲学史上的每位哲学家。这三位的哲学史,虽然风格迥异,但各有其不可取代的价值。 

文德尔班、罗素、梯利三位处在不同时期、分属不同流派的哲学家,各自从自己学派思想的角度,写了“西方哲学史”。这三本风格迥异的“西方哲学史”,其特点是什么?它们的特点又与其各自的哲学思想有什么关系?这三本哲学史又有何优缺点?本文将就以上问题,做如下介绍: 

  

一、文德尔班的哲学史观 
  

文德尔班在“绪论”中写道:“因此哲学史研究要完成下列任务:(1)准确地证实从各个哲学家的生活环境、智力发展和学说的可靠资料中可以推导出什么东西来。(2)从这些事实,重建出创始的发展过程,以便就每个哲学家来说,我们可能了解他的学说哪些来自前人的学说,哪些来自时代的一般观念,哪些来自他自己的性格和所受教育。(3)从考虑全局出发来估计,这样创立,根据根源来阐述的这些理论对于哲学史总的成果说来,具有多大价值。”[1]25 
  

1、构建哲学史的特殊结构 
  

文德尔班的哲学史全称为《哲学史教程——特别关于哲学问题和哲学概念的形成和发展》。由此题目便可看出,其哲学史的重点便是阐述哲学问题和哲学概念的形成和发展。这在他的哲学史的目录中,便可看出,他把整个哲学史分为七篇:希腊哲学、希腊化-罗马哲学、中世纪哲学、文艺复兴时期的哲学、启蒙运动时期的哲学、德国哲学、19世纪哲学。而在每一篇的结构中,与其他哲学史按照哲学家划分章节完全不同,文德尔班是用哲学问题与概念来划分章节的。比如:在第一篇“希腊哲学”中,文德尔班的分节是“存在的概念、宇宙发展过程或宇宙变化的概念、认识的概念、道德问题、科学问题等等。文德尔班的这种独具一格的哲学史写法,是他的哲学史最大的特点。 
  

2、否认历史发展的规律性 
  

文德尔班否定社会历史科学的任务是研究和发现社会历史的规律,而把它归结为对于孤立的历史事件进行伦理学和美学的估价。他在论述希腊科学第三个时期(体系化时期)与前两个时期的关系时,说:“这一时期在本质上表现为宇宙论时期和人类学时期的思想体系的相互渗透。这种结合,只在很少程度上表现为事实的必然性,在更少程度上表现为时代的需求;实际上这种结合在本质上是伟大人物和伟大人物独特的认识路线的功绩。”[1]137 

3、“描述特征的”科学 
  

文德尔班研究哲学史的方法,是对特殊的、具体的事件进行描述的方法,或者说个别化的方法。哲学史的目的在于把某一过去的事件栩栩如生地再现于当前的观念中。 
  

4、对哲学史中的理性主义者采取不推崇的态度 
  

作为重视“价值论”的文德尔班,认为价值的标准是个人的好恶、情感,所以,那些哲学史上重视人类理性的哲学思想,文德尔班在书中都有所批评。文德尔班在写柏拉图的“理念论”时,在书中写道:“柏拉图的理念世界只不过是通过概念仔细思考过的知觉世界,这种批评是正确的。”[1]167而且,文德尔班把柏拉图的理念称为内容最一般、最贫乏的概念,“那个金字塔的顶峰必然是内容最一般、最贫乏的概念。”[1]167 
  

作为一个哲学家而非哲学史家,文德尔班的“西方哲学史”中处处充满了他对于哲学史上的哲学思想的好恶、批评或赞同。他的哲学思想影响了他写“西方哲学史”的角度,而他的哲学史中,对那些哲学思想的评论,也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读者的思想。作为新康德主义者的文德尔班,主要采用新康德主义的观点来写哲学史,而新康德主义者对社会历史的解释的标准是根据其价值论,所以其写哲学史的方法带有非理性主义色彩。他的非客观的写法,是他的哲学史的一大缺点。但是,他的哲学史的结构,一反常态,不是按照时间、人物去写,而是按照时间、哲学问题去写,这样的哲学史使我们耳目一新,而且还能让我们对于哲学史上问题的种类、问题的发展脉络,某一哲学思想的前后相继性一目了然,这是他的哲学史的成功之处。 
  

二、罗素的哲学史观 
  

1、“哲学乃是社会生活与政治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 
  

罗素的西方哲学史的全名为《西方哲学史及其与从古代到现代的政治、社会情况的联系》。由其题目,我们可以看出其西方哲学史着重的是古代到现代的政治、社会情况以及哲学与其的联系。正如他在“美国版序言”中所写:“我的目的是要揭示,哲学乃是社会生活与政治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并不是卓越的个人所做出的孤立的思考,而是曾经有各种体系盛行过的各种社会性格的产物与成因。”[2]5所以,罗素的哲学史对一般历史的叙述,比通常哲学史家所做的要多。比如,罗素在书中写柏拉图时,首先写的是“斯巴达的影响”。在这一章里,罗素详细描述了斯巴达的情况以及其对希腊社会、思想等方面的影响。“要了解柏拉图,其实,要了解后来许多哲学家,就有必要先知道一些斯巴达的事情。”[2]131然后,罗素写的是“柏拉图见解的来源”。在此章中,罗素首先分析了柏拉图的哲学思想受了毕达哥拉斯、巴门尼德、赫拉克利特以及苏格拉底的影响。紧接着,便说:“所有这一切又是怎样和政治上的权威主义相联系着呢?”[2]145罗素从四部分分析了柏拉图的思想是怎样与当时的政治相联系的。由此,罗素认为,一个哲学家在哲学史上的地位并不是由他的哲学的优异性所决定的,而是由其哲学对社会、政治的影响大小来决定的。罗素认为,“就这一方面而论,甚至于纯粹的行动家们有时也具有很大的重要性;很少哲学家对于哲学的影响之大是能比得上亚历山大大帝、查理曼或者拿破仑的。”[2]5 
  

2、哲学乃是某种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的东西
  

罗素认为的哲学乃是某种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的东西,它和神学一样,包含着人类对于那些迄今为止仍为确切的知识所不能肯定的事物的思考;但它又像科学一样是诉之于人类的理性而不是诉之于权威的。”[2]11“一切确切的只是都属于科学,一切涉及超乎确切知识之外的教条都属于神学。但是,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还有一片受到双方攻击的无人之域,这便是哲学。”[2]11 


3、注重理性 
  

与文德尔班恰恰相反,罗素的哲学思想决定了罗素对哲学史的观点是注重理性。在哲学史中,首先,对于理性思想的赞同大于对于非理性思想的认同。在对柏拉图的叙述中,对于柏拉图思想中理性方面的思想大加赞扬。比如,柏拉图思想中的“理念论”,便是表现柏拉图理性思想的代表。罗素对于“理念论”有很高的评价:“柏拉图关于理念的学说包含着许多显然的错误。但是尽管有着这些错误,它却标志着哲学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进步,因为它是强调共相这一问题的最早的理论,从此之后共相问题便以各种不同的形式一直流传到今天。一切的开端总归是粗糙的,但是我们不应该因此便忽视它们的创造性。”[2]11其次,对理性主义学派们的认同大于对非理性主义学派的认同。比如,罗素在书中对欧洲浪漫主义进行了批驳。“浪漫主义运动从本质上讲目的在于把人的人格从社会习俗和社会道德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但是,自我中心的热情一旦放任,就不易再叫它服从社会的需要。”[2]169“由于这运动(浪漫主义运动)鼓励一个新的狂纵不法的自我,以致不可能有社会协作,于是让它的门徒面临无政府状态或独裁政治的抉择。自我主义在起初让人们指望从别人得到一种父母般的温情;但是,他们一发现别人有别人的自我,感到愤慨,求温情的欲望落了空,便转成了憎恨和凶恶。”[3]225 
  

4、利用逻辑分析的方法解释哲学概念 
  

罗素的哲学史中,到处都有其对概念的逻辑分析,并且他还用分析得到的结果来评价历史上哲学家们的思想的正确性。由他对柏拉图的“理念论”所做的逻辑分析,便可见一斑。“这一理论(理念论)一部分是逻辑的,一部分则是形而上学的。逻辑的部分涉及一般的字的意义。有许多个体的动物,我们对于他们都能够真确地说:‘这是一只猫。’我们所说的‘猫’这个字是什么意义呢?显然那是与每一个个体的猫不同的东西。一个动物是一只猫,看来是因为它分享了一切猫所共有的一般性质。没有像‘猫’这样的一般字,则语言就无法通行,所以这些字显然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如果‘猫’这个字有任何意义的话,那么它的意义就不是这只猫或那只猫,而是某种普遍的猫性。这种猫性既不随个体的猫出生而出生,而当个体的猫死去的时候,它也并不随之而死去。事实上,它在空间和时间中是没有定位的,它是‘永恒的’。”[3]225罗素用逻辑分析了“猫”这个字,从而使大家更形象地了解了“理念”、“形式”、“共相”的意义。这种用逻辑分析来解释哲学概念的方法,在罗素的哲学史中,是屡见不鲜的,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罗素说过:“哲学探索的意义不在于对于这个不确定的世界给出最终确定的答案,而是在于使我们生活在不确定性中确定地生活。”这应该就是罗素对于哲学的作用,以及哲学在我们生活中的地位的认识。 
  

三、梯利的哲学史观 
  

梯利作为一名哲学史家,他的哲学史的最大特点就是客观。梯利介绍西方各个哲学家的思想时,尽量保持不偏不倚的态度。尽量不以个人的好恶来评价哲学家的思想,避免做出有失偏颇的评价,让自己的评价尽可能的公平、公正。比如,在对柏拉图哲学思想的描写中,梯利完全不像文、罗两位那样,文章中处处充满着自己对柏拉图哲学思想的看法和意见,梯利在对柏拉图思想的叙述中,很少掺杂自己的评价。而就算是在最后一节“柏拉图在历史上的地位”中,他对柏拉图的评价也是非常客观、中肯的。在这一节,梯利写道:“柏拉图的哲学认为关于宇宙的唯理的知识是可能的,知识起源于理性而不是感官知觉;从这种意义来看,它是唯理主义的。不过,经验是激发先验观念的必要手段。它肯定实在世界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实在主义的。”[4]76在这一节中,梯利还阐述了柏拉图的哲学思想对基督教的影响,以及对以后欧洲的哲学的影响,这些阐释也都是很中肯、客观的。 
  

另外梯利将作者的哲学思想阐述得尽可能详尽,从而让读者自己去对哲学家们的思想进行评价,而尽量不让自己的观点影响读者对哲学家们思想的认识。在“绪论”中,梯利写道:“介绍各种体系时,我们将注意让作者摆出自己的观点,而不泛加品评……但是完全消除个人因素是不可能的,哲学史家先入为主的成见必然在一定程度上流露于他的著作中。其表现方式多种多样:重视某些哲学,表明什么是进步和衰退,甚至对各个思想家论述的篇幅也有所不同。所有这些都是无可避免的,不过,应当让每个哲学家有机会充分地表明自己的论点,而不要常常加以批驳,使他受到干扰。”[4]1 
  

梯利的哲学史的第二个特点是细致。这可以分为三个方面:第一,对哲学家列举的细致。就像他说的“应当让每个哲学家有机会充分地表明自己的论点”,而不像罗素那样,对于影响重大、在哲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哲学家的思想的阐述,会很详细,而对于那些影响弱、影响范围小的哲学家们思想的阐述,会很简略,甚至书中未曾提及。 
  

第二,对哲学家思想的阐述很细致。对于在哲学史上有地位的哲学家的思想,尤其是对后世影响很深的思想,梯利阐述得非常细致。比如,柏拉图的思想。梯利从辩证法、理念论、自然哲学、心理学、伦理学、政治学六个方面进行阐述,并且还客观地论述了柏拉图在历史上的地位和柏拉图以后形成的柏拉图学派的情况及思想。 
  

第三,对每一时期哲学产生的背景,以及促使这种哲学思想产生的原因,进行了很详细的阐述。比如,在第一编,希腊哲学中,梯利从自然条件、社会条件、政治背景、文学背景、宗教背景和希腊哲学概观六个方面阐述了希腊哲学产生、发展的社会、政治、宗教根源。梯利认为“哲学史必须力求把每一种宇宙观放在它适当的背景中,把它看作是一个有机整体的一部分,把它同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文化的、政治的、道德的、社会的和宗教的因素联系起来。”[4]1梯利的这种哲学史观,决定了梯利对哲学产生的根源、背景进行详细的描述。 
  

梯利哲学史的第三个特点是,脉络清晰。梯利不只注重每一哲学思想自身以及其与社会、政治等各方面因素的联系,他还关注各个时期哲学思想之间的联系。梯利认为“哲学史有必须试图追踪人类思辨历史上往前推进的线索,说明称为哲学的思想观点怎样产生,各种问题和提供的解答怎样引起新的问题和答案,各个时代对于达到最后的解决有哪些进展。”[4]67另外,梯利在后面还论述了柏拉图的思想对以后的基督教的影响,和对于奥古斯丁的影响。梯利的这种论述,足可看出其哲学史的脉络清晰的特点。 
  

梯利在开篇绪论中便指出:哲学史旨在有联系地阐述那为解决存在问题或使人了解我们的经验世界而做的各种尝试。它是从古至今探源究理的人类思想的发展史,不仅按年代列举和解释各种哲学理论,而且研究各种哲学理论彼此的关系、产生的时期,以及提供哲学理论的思想家。 
  

由此可看出,梯利认为,哲学史是一部人类思想的发展史,但又不仅仅只是一部思想史,它是为了解决存在问题或使人了解我们的经验世界。这样可得出,哲学研究的对象是人生存的这个世界,以及人本身,是对自身以及周围世界的探索,但它又与科学不同,科学研究的对象是具体的,形而下的,而哲学研究的对象是抽象的,形而上的。 
  

梯利认为,研究哲学史有助于人们理解自己的时代和其他时代,有助于人们弄清过去和当代的伦理、宗教、政治、法律和经济思想,同时它还有助于训练人们的抽象思维,提高人们的思维水平。 
  

文德尔班、罗素与梯利三个人的哲学史相比较,文德尔班是以非理性的思维方式来写,罗素是以理性的逻辑思维方式写,而梯利是站在客观的立场,以客观的态度,尽可能中立的立场来写。这是他们三位的哲学史最大的不同。 
  

参考文献: 
[1]文德尔班.哲学史教程(上、下)[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3. 
[2]罗素.西方哲学史(上)[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3. 
[3]罗素.西方哲学史(下)[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3. 
[4]梯利.西方哲学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5. 
[5]刘放桐,等.新编现代西方哲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哲学园微课堂


罗素《心的分析》

我们的欲望、情感与意志


长按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报名



首页 - 哲学园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