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踏上心灵幽径:没有唯一正确的修行道路|《野兽爱智慧》

撰文:陈寿文

这是心灵自由写作群第六期的第十三篇作业。


灵性的转化是一种深刻的历程,并不是偶然发生的。我们需要重复的纪律和真诚的训练,才能放下心智的旧习,找到新的观看方式,并加以维持。要在灵性道路上成熟,必须用有系统的方式对自己作出承诺。阿姜查把这种承诺称为“坐定”,他说:“就是走进房间, 把一把椅子放在正中间,在房间中央坐下来,打开门窗,看看谁会来拜访。你将见证各种景象及演员,所有的诱惑和故事,你能想象的一切。你唯一的工作就是留在座位上,你将看到一切生起又逝去,智慧和理解将会从中出现。”

阿姜查的描述既写实又隐喻,“坐定”的意象描述了灵性工作的两个相关面向。表面上,坐定的意思是从所有可能性中选定一种修行方式和老师,就内在而言,则是指立定决心,无论有什么困难和怀疑, 都要紧守那种修行方式,直到达到真正的清明和理解。

每个时代的伟大灵性传承都提供了许多觉醒的工具,包括身体的训练、祈祷、禅修、无私的服务、仪式和奉献的做法,甚至某些形式的现代治疗。这些都是使我们成熟的方法,使我们面对自己的生活, 借由发展心智的平静和心的力量,帮助我们以新的方式观看。任何一种修行方式都需要以深切的承诺来停止战争,不再逃离生活。每一种修行方式都使我们以更清明、更接纳、更诚实的意识状态进入当下;但我们必须有所选择。

在诸多修行方式中作选择时,经常会遇到其他人试图说服我们采用他们的方法,有转世的佛教徒、基督徒和苏菲信徒,等等。每一种信仰都有传教士,坚持只有他们发现了通往上帝、觉醒与爱的唯一正确道路。然而,我们必须了解登山的路有很多条,绝对不会只有一条正确的道路。

上山的路有很多,每个人都必须选择一种内心觉得正确的修行方式。不需要评价别人的选择。请记住,修行方式本身只是你迈向自由的路上,用来发展觉察力和慈悲心的工具,如此而已。

就如同佛陀所说:“过了河之后,就不需要继续带着竹筏。”但只要它对我们还有用,我们就得学习尊重并使用某种修行方法。我们可以对旅程中乘坐的竹筏心存感激,但仍然要了解我们虽然从中获益,却不是每个人都搭乘相同的竹筏。

鲁米的诗描述了通往觉醒之路的许多工具:

有些人工作致富,

有些人做相同的事却贫穷如故。

婚姻使某些人充满能量,

却让某些人耗竭。

不要信任方法,它们会改变。

方法就像驴尾巴一样摇摆不定。

总要在任何句子上

加上感谢语,如果符合神意,

然后开始行动……

我们可以发现伟大的传统修行方法的力量,但仍保持自己的观点: 它只是竹筏,一种觉醒的方法。虽然保有这种看法,我们还是需要作出确定的选择,选择一种禅修、献身的方式,祈祷或持咒,然后用心作出承诺,全然进入,以之为修行方法。

灵性工作需要持续练习,需要非常深入地了解自己和周围的世界,才能知道是什么造成了人类的痛苦,怎样可以解决各种冲突。我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观看自己,以学习如何去爱,发现心封闭的原因,了解如何敞开心。

如果我们这个练习一下,那个练习一下,在换下一种法门时,我们在前一个法门所做的功课通常不会继续累积。这就好像凿了许多浅井,而不是一个深井。不断尝试不同的修行方式,我们就不会被迫面对自身的无聊、不耐烦和恐惧。我们一直不愿面对自己,所以需要选定一种深刻、古老、与心联结的修行方法,承诺追随它,直到它让我们转化。这是“坐定”的外在意义。

一旦我们在众多可能的道路中作出外在选择,并开始进行有系统的修行时,常常会发现来自内在的攻击,如怀疑和恐惧,以及过去一直不敢体验的感受。最后,一生中被压抑的所有痛苦都会浮现。一旦我们选定了一种方法,就必须以勇气和决心坚守它,并用它面对所有困难。这是“坐定”的内在意义。

在佛教修行中,坐定的外在和内在层面会在坐垫上交会。当我们以禅坐的姿势坐在坐垫上,便在此身此地与当下联结起来,坐在天地之间的这个肉身之中,笔直而挺立。在这个动作中,我们拥有王者的力量和尊严,同时也会有放松的感觉、开放的心胸,对生命抱持温和的接纳态度。身体处在当下,心柔软而开放,而心智专注。以这种姿势坐着,就好像自已是佛陀一样,可以感觉到全体人类都具有开放、觉醒的能力。

当我们在自己的坐垫上坐定,我们就成为自己的寺院,创造出慈悲的空间,让所有事物都得以在其中出现,包括悲伤、寂寞、羞愧、欲望、懊悔、挫败与快乐。

坐定需要信任,当我们学会信任自己内在需要打开什么,就会以适当的方式自然打开。其实我们的身、心、灵就像花瓣一样,知道如何自然发生、敞开。我们无须用力扳开花瓣或强迫它开花,只需要持续栽种、留在现场。

无论我们选择何种修行方式,都必须以这种态度运用它。坐定后, 就会发现自己一生都具有无畏和觉醒的能力。我们也许会害怕自己的心不能承受埋藏已久的愤怒、悲伤和恐惧的风暴,也许会害怕接纳整个生命。但坐定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是不可动摇的,可以全然面对人生,以及其中的一切苦难和喜悦,发现我们的心广大到足以包含整个世界。

马丁·路德·金博士了解这种精神,并在争取人权最艰难的时期发扬它。他的教堂被炸,许多人被杀。他召唤心的力量来面对苦难,由此得到自由。金博士了解所有挣扎和哀伤之下,有一种无法阻挡的生命力。坐定时,每个人都唤醒了这种力量。正是经由这种因自身存在及整合而有的力量,与发现心的伟大,将自由带进我们的生活,带给周遭的人。

当我们在这个地球上坐定,生命的伟大力量就开始经由我们而转动。全心投入一种灵性修行,就是要唤醒这种力量,并学习完全信赖这种力量。坐定后,内在会产生极大的整体感和丰足感,这是因为我们对一切开放,不拒绝任何事情。

托马斯·莫顿在他的《亚洲日志》中描述了这种开放的力量。他造访文莱一座古老的寺庙,那里的大理石峭壁上刻着几尊巨大的佛像。他说它们栩栩如生,是他见过最美妙的艺术品。他看着安详、空寂的佛像,看到“超凡脸孔上的寂静,伟大的笑容,巨大而又微妙,充满各种可能性,什么都不质疑,什么都不拒绝。安详的伟大笑容不是出于压抑,而是一种真正的安详,已看穿每一个疑问,又不试图贬抑任何人或事,没有任何反驳。”

2017年5月17日,周三,14:32完毕于北京野兽爱智慧居

延伸阅读

踏上心灵幽径:灵性成熟的十个特质|《野兽爱智慧》

钻石途径IV︰无可摧毁的纯真|《野兽爱智慧》

踏上心灵幽径:如何处理老师与团体的问题|《野兽爱智慧》


首页 - 心灵自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