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他着魔于尸体和躯干 用相机拂去笼罩在边缘群体上的灰

12-15 23:02 首页 恋物病fetish

↑ ↑ ↑



<Still Life,With Mirror >    

   ——by Bethany Pope


I saw something awful today:

a severed foot,

embedded

with five steel nails,

positioned in front

of a silvered piece of glass.


I could not see the blood,

it was a corpse-piece,

there was nothing to flow,

but I could watch the ragged muscle

end,the place where the bone emerged,

white-grey,from the flaccid base,


and I was disturbed.It was,as first,

almost like looking at an

arrangement of flowers,

odd,hard blossoms

from an earth-going vase.

I could tell that it was human,


post tense.And was

it the transformation

that cut off my breath?

The sudden shift from

appendage to ornament?

Or was it the knowledge

that this is something death

could be:no chorus,no reunion

of voices,but simply,through the act

of dissolution,becoming something,

to suck away

the sacre breath.



尸体

躯干

侏儒

变性人

双性人

畸形人

……


这些看起来不“光彩”的字眼


却成为某位艺术家作品中的永恒主题


而他,便是


Joel-Peter Witkin(霍埃尔-彼得·威特金)


Joel-Peter Witkin是美国摄影师


1939年9月13日生于纽约布鲁克林


家庭成员有立陶宛移民犹太父亲、罗马天主教母亲、双胞胎兄弟Jerome Witkin


由于在宗教信仰方面不可调和的矛盾,父母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


两兄弟跟着母亲生活,在浓厚的宗教氛围中长大


如此的家庭环境给Joel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也某种程度上塑造了他的作品风格

双胞胎兄弟Jerome Witkin,著名画家


Joel十五岁在上过摄影入门课程后,他买了人生中第一台相机


拍摄的第一张肖像作品是一位声称能和上帝交流的拉比(rabbi)


1961年,从皇后区Grover Cleveland High School高中毕业的他应召入伍,成为越南战争战地摄影师


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内,主要负责记录死于自杀和训练事故的士兵尸体


在那里,他的摄影技术得到了初步锻炼



1967年,退伍后的他成为City Walls Inc的摄影师


之后进入了库伯联盟学院学习雕塑,并于1974年获得文学学士学位


1986年,顺利地以艺术创作硕士身份从新墨西哥大学毕业


自此,他才开始全身心投入到摄影事业中来

Saunder's Wife,1981

Portrait of the Holocaust,1982

Printemps,1983

Portrait of the Constellation- Entrail Lust,1984


得益于自身的广泛涉猎,其作品灵感常常来源于文学、神话、文艺复兴和巴洛克风格绘画


他通过创作出带有宗教情节和古典绘画影子的作品,来引出病态、反常、色情等“禁忌”话题


Joel以长期浸淫于艺术中练就的艺术修养和不俗品味


通过自身的理解和思考


创作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摄影作品


在他的精心雕琢之下


原本被社会边缘化的模特,呈现出了独特的美

Woman With Appendage,1988

The Lover of War,1990

Studio of the Painter- Courbet,1990

The Fool,1993

Shoe Fucker and the Woman Who Believes She is a Camera,1998


甚至那些叫人避之不及的尸体和躯干,


经过处理后也带有了荷兰静物油画般的美感

The Result of War- The Conucopian Dog,1984

Harvest,1984

Poet- From a Collection of Relics And Ornaments,1986

Still LIfe Marseilles,1992

Still Life with Mirror,1998

Queer Saint,1999


此外,那些属于不同年代、深耕于不同领域的艺术家们,如


Caravaggio(意大利著名画家,对巴洛克画派的形成有重要影响)

William Black(英国诗人/画家/浪漫主义文学代表人物)

Gustav Courbet(法国著名画家,现实主义画派创始人)

Balthus(波兰裔法国具象派画家)

Joan Miró i Ferrà(超现实主义代表人物)

Lucian Freud(英国画家,著名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孙子)

Georges-Pierre Seurat(法国画家,点彩画派及新印象派代表人物)

Francisco José de Goya y Lucientes(西班牙浪漫主义画派画家)

Salvador Dali(西班牙超现实主义大师)

……


这些前辈们的作品也时常以不同形式出现在其创作中

Portrait of Nan,1984

Waiting For de Chirico in the Artist's Section of Purgatory,1994

Portrait of Signra Di Nobili,1996

Poussin in Hell,1999

The Aleph,2001

The Glacier Knocks In the Cupboard,2002

Raphael and la Fornarina,2003

Portrait of Greg Vaughn,2004

Poet,2005


尽管如此,不得不承认


在这些作品中,除了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和怪诞,也或多或少带有恐怖的气氛


另外,由于其作品或多或少地会引起观众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适


所以有时会震惊公众,甚至引发舆论


关于为何要创作以尸体、躯干和边缘人为主角的作品


Joel谈起了一段小时候的记忆:


“这件事发生在礼拜日。妈妈护着我和弟弟走下楼梯,准备去教堂做礼拜。当在走廊快走到大楼入口处时,我们听到了一阵惨烈的声音——汽车撞击声夹杂着尖叫和求助声。车祸殃及三辆车,车上所有人。不知怎么的,在混乱中,我逐渐松开了妈妈的手。在我站着的地方,我隐约看见从车祸现场滚过来一个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停在我面前——是一个小女孩的头。我弯下腰去尝试摸她的脸,想要和她对话,但在我这么做之前,就有人把我抱走了。”


后来在其他采访中,他还表示


自己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开始制作精美的手工品


也热衷于收集有关精神疾病、功能失调的社会边缘人的报纸文章


不同于大多数摄影师,他的创作过程非常复杂


拍摄前,他会把想法画在纸上,从素描草图开始,再逐步修饰细节;


拍摄中,通过发挥自己高超的空间把控能力,用布置考究的置景来营造所需环境;


拍摄后,他有一套独特的处理方法:刮擦负片、漂白、调色印花、化学手工打印。在这之后,还会在照片上进行事先构想好的拼贴。


自此,一幅摄影作品才算正式完成


创作过程除了耗时长、投入大之外,也常有不可控因素介入


比如拍摄的模特较为独特,所以找到适合的不太容易


而对于需要用到尸体的摄影作品,碍于美国法律的限制


Joel不得不前往墨西哥城


在那里,所需的尸体和躯干,则来源于医学院、精神病院和太平间


有时还因为与拍摄构想不符等原因,需要等上很长一段时间

Testicle Stretch With The Possibility Of A Crushed Face,1982

Study For The Base Of The Cross,1985

Teatro di Morte,1989


Joel惊世骇俗的摄影作品

不仅入驻众多美术馆和艺廊,为他赢得了荣誉和地位,成为行业内不得不提的摄影师


也成为之后的创意人士们不竭的灵感源泉


其中典型代表就是鬼才时装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


Alexander McQueen Fall 1996  "但丁"系列


眼部装饰来源于Joel-Peter Witkin自拍肖像作品


Alexander McQueen Spring 2001 "沃斯"系列


秀场中间的人物装置源于1983年创作的作品<Sanitarium>


Joel-Peter Witkin曾说


“I have consecrated my life to chaging matter into spirit with the hope of one day seeing it all.Seeing in its total form.While wearing the mask,from the distance of death.And there,in the eternal destiny,to seek the face I had before the world was made.”



而他现年已逾八十,却仍在几十年如一日地进行创作


大概是仍在探寻奉献多年的迷人领域的奥秘吧



今日互动:


【第五期活动】


I'm NOT weired


你拍过最诡异/奇怪/好玩/有创意的照片。


尽管甩过来吧,地球上的所有恶趣味们!


(需加上文字描述,后台发送给药丸)


截止日期:12月30日



苹果用户打赏直通车


滴滴




「药丸定制」店铺上新


你的深夜精神食堂


现征集卖家秀!


扫码查看详情(阅读全文直达店铺)




喜欢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有什么想跟本文/药丸说的请留言


▼▼▼


关注「恋物病fetish」=「关注bu边缘文化」





首页 - 恋物病fetish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