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一 个 厌 男 症 插 画 家 的 自 述

01-07 23:00 首页 恋物病fetish

↑ ↑ ↑




虽然近来关于女权的言论越来越敏感…


你应该听过这句很简单的比喻:


“女人不需要男人,就像鱼不需要自行车一样。”


来自美国女权先驱Gloria Marie Steinem


以及Roxane Gay在<Bad Feminist>里所申明的:


“I would rather be a bad feminist than no feminist at all.” 


女权一定是反对父权制的


但万一过激了,产生厌男症会如何?


25岁的英国插画家Venus Libido


因为一组关于Dick(鸡巴)的插画在网络上走红


打地鼠


暴力切割


(此作品来自网络 绝不代表药丸个人意志

在这里希望男粉丝们不要介意…)


原始公社绝迹已久,很多人认为再提父权有点过时


但就如Roxane Gay曾说过的:


“一些女性获得了该有的权利并不代表着父权制已经彻底消失,只能说这部分人很幸运。” 


Venus Libido的ins个人主页上就写着:


"Burning down the patriarchy with my dick candles."

用我的dick蜡烛烧掉父权制



Venus生在英格兰东南部的村庄


海边和森林是她成长时的玩伴 鼻孔里嗅到的从来都是自由的气息


母亲从小就教育她:不要把自己整个生命的轨迹都倚仗在男人身上


耳濡目染下的女权思想逐渐根深蒂固在Venus内心


她只看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受她们启发


而对于杂志上过于纤瘦的模特毫无兴趣



成年后的Venus来到伦敦读大学,专修雕塑


当时年纪轻轻的她还没确定要专注于哪种艺术形式


但“女性凝视”(female gaze)将一直是她学习与创作的主题


她开始尝试将假阴茎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


名为"Turn Me On"的装置艺术


一方面意指打开装置的开关

另外暗喻勃起的阴茎



然而Venus这类过于“露骨”的装置引来男性导师们的不满


但Venus对他们的指责并不在意:


“他们只是讨厌我将这些阴茎融进我的装置里,都是些50-60岁呆板的老古董。”


在学校的不被认同,让Venus开始发掘其他更自由的艺术形式


她发现绘画能更简单且直接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她决定画出那些不太完美的女孩们所面临的问题


肥胖纹

皱纹

酗酒

美食依赖症

抑郁

购物狂

自欺

……


那些地球上大多数女孩的样子




Venus所画的内容都来自自己日常生活的片段


比如某天醒来突然特别厌恶自己的长相,用手轻抠脸想要变成别人的样子


或是晚上回家碰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男生对自己吹口哨一脸猥琐


“我会把他的小鸡鸡放到榨汁机里。”



看着Venus的插画,你不会再去担忧自己总是逃避现实的毛病和丑到要死的自拍


而这正是她想要传达给女孩子的信息——

安全感、自信、可以对照调侃自己的问题


杂志上PS过度的模特,或是男性视角下的女性标签


就如Gloria Marie Steinem所说:


“对女人来说...文胸、热裤、睡衣...还有其他‘独特’的女性用品,都在告诉人们消费文化中所谓完美女性的看起来是怎样的,而现实生活中,女性的体型是多样的,因此那些东西只适合极少的人。抛弃这些视觉符号的束缚,每个女人都应该接受独特的自己。停止比较,做独特的自己。”


Venus相信这些“视觉符号”是“男性凝视”的一部分


必须被更多的女性所忽视


接受那个有腋毛、有小肚子、平胸、喝酒抽烟、口红总涂不好的自己吧



除了接受自己身体上的不完美之外


性侵

心理问题

男女平等


这些Venus愤怒与痛苦的来源也成为创作核心


Venus本人曾多次经历过生活中的性骚扰,但都被残酷的现实所掩盖了


“我弯下腰在做自己的工作,却有男人拍照问我是不是健身过,看起来这么灵活。”



Venus指出她在伦敦还经历过有人在厕所的洞里安摄像头,拍摄女孩私处


她在工作过程中还遇到过多次性骚扰


但当她告知自己的老板时,老板的建议是“忽视它就可以”。


Venus告诉自己:


WELL NO MORE WILL I SIT BACK AND IGNORE IT!


终于,在她变强大之后,她将自己经受过的性骚扰场景都画成插画,寄给了那些当事人


吞下贞操带的钥匙


在伦敦居住的经历对于乡村长得的Venus来说并不愉快


拥挤、恶意、工业化 让她每分钟都感到窒息


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深受抑郁和焦虑的折磨


然而当她想要求助于心理医生的帮助时,却被八个月时长的预约单吓到了


她开始酗酒、将自己与整个世界隔离


碎片般拼凑自我



药丸植入


“我想要让看到画的人知道在这个掠夺性的世界里,没有人是局外人,但你并不孤单。”


而Venus对男性生殖器玩笑式的蔑视行为,她自己解释说:


“我并不是恨男人。我不认为他们都是混蛋,但有些是。”


A Lifetime Of Dick Pics


最后以Venus挚爱的女权主义作家Roxanne Gay的一段话结束本文:


“Just because you survive something does not mean you are strong.” 


今日互动:

就是一直非常好奇,这里有直男粉丝吗。。。




苹果用户打赏直通车


滴滴




「药丸定制」开年大促!


你的深夜精神食堂

阅读全文直达店铺





喜欢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有什么想跟本文/药丸说的请留言


▼▼▼


关注「恋物病fetish」=「关注bu边缘文化」



首页 - 恋物病fetish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