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她是柯本口中的圣女和殉道者

04-13 23:00 首页 恋物病fetish

↑ ↑ ↑

"come back as fire

burn all the liars

leave a blanket of ash on the ground

miss the comfort in being sad"


理想主义者

独立思想人格

不畏强权的执拗

她是柯本心中的圣女和殉道者


弗兰西丝·法默Frances Farmer



弗朗西斯·法默,1931年出生于美国西雅图


分居的家庭让法默颠沛流离于洛杉矶与西雅图


不幸的童年也让她提前成熟,长大成人

  


法默从小就有独立开放的思想

    

1931年,法默在Scholastic杂志的写作比赛中,凭借争议性文章<上帝死了>获得100美元


“我是受到了尼采哲学思想的影响才写了那篇文章,

我不是无神论者,但我肯定是一个不可知论者。




长相典雅精致的法默从小就具有表演天赋和明星潜质


她选择在华盛顿大学学习戏剧专业


她会在电影院当引座员、做女服务员等兼职来支付她的学费

1935年,法默赢得了左派报纸< The Voice of Action>文章比赛的机会


她的奖励是一次苏联之行


由于意识形态的斗争,法默的母亲强烈反对,但她还是接受了这个奖励


她见识到了莫斯科艺术剧院

她感受了不同意识形态的面貌

她对苏联社会主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些举动让其他人怀疑她是无神论者、赤色分子



1935年,从苏联回来之后,法默待在纽约想从事戏剧方面的工作


相反,她却收到了一份派拉蒙公司的面试邀请


法默前往美国西海岸的造星工厂好莱坞


高贵典雅的气质让她星途顺利


她与派拉蒙电签了7年卖身契,成为当时首屈一指的潜力新星


1936年,法默主演了霍华德·霍克斯和威廉·惠勒执导的<夺妻记>


凭借在影片中杰出的表演,她获得了公众和评论界的高度赞扬



一路星途坦荡,但是法默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并不满意


她觉得派拉蒙只是把她当做赚钱的工具,没有尊重她的表演天赋

她受够了美国社会和好莱坞的伪善假面

厌倦了好莱坞虚伪的肤浅生活



直言不讳的法默在合作中开始表现出轻蔑的态度


反抗制片厂的控制,不甘做好莱坞大佬的玩物

对穿衣打扮漠不关心,反对对其生活的完美打造

拒绝参加好莱坞派对和制造绯闻上热搜


为了展现表演天赋,她于1937年离开好莱坞,回到纽约出演夏令剧目


克利福德·奥德茨邀请她出演戏剧<Golden Boy>,她的表演受到了很高的褒奖


在她巨大的票房号召力之下,该剧在全国四处巡演,大获成功


此时,法默也与克利福德·奥德茨发生了婚外情


然而最终,当克利福德·奥德茨提出分手后,她的角色被替换,法默感受到了背叛



她重新返回好莱坞重新振兴演艺事业


但我行我素、精神不稳定、酗酒令她开始在业界内备受非议


1941年起,她的星途开始走下坡路


派拉蒙跟她解除了合约


虚荣心很强的跋扈母亲又过度控制她


法默觉得自己成为了母亲的玩具和赚钱工具


过度酗酒

安眠药成瘾

邋遢不修边幅


跟光鲜亮丽的明星人设大相径庭,性格大变的她也逐渐失去了影迷的宠爱




1942年,由于无证驾驶、醉驾、口头辱骂,法默与警察发生冲突,被判入狱


被罚款500美元,并判处180天缓刑,支付了250美金之后,提前出狱


直到1943年1月,她没有支付其余的罚款,法庭决定发布逮捕命令


此时,法默背着一些人身攻击的指控


在法庭上,法默试图攻击法官,并打倒了一名警官和女护士


她冲出法庭,但被警方制服



在打通关系后,法默被送往洛杉矶总医院的精神病房


她在那里被诊断——狂躁抑郁性精神分裂症


 几天之后,转移到Kimball精神疗养院接受电击和胰岛素注射

1943年,法默与母亲展开了激烈的争斗,并攻击她的母亲


她又被母亲送进精神病院进行精神治疗


在母亲私自同意下,法默被切除了前脑叶白质


1944年夏天,她被宣布“完全治愈”并复出


法默被母亲送进精神病院还有一种说法——迫害牺牲品


当时正是麦卡锡主义盛行时期


法默之前的亲苏举动和左派立场受到了争议和报复


据说右翼分子诬蔑法默是gczy者,将她送入精神病院


每晚会对她进行强暴,吃便,电击,最后做了脑白质切除手术



长达11年的精神病院生活


让原来精致典雅、灵气十足的好莱坞女星变成了精神恍惚的路人


在宾馆靠着洗衣服打工赚钱


她参演电视剧和电影、主持电视节目


但她早已不是之前的她


严重酗酒问题让她事业不断受阻


之后,她逐渐淡出了大众的视线


1970年春,严重烟瘾的法默被诊断出食管癌,同年8月1日,病逝


之后,她被埋葬在印第安纳州Oaklawn Memorial Gardens公墓



柯本将她视为自己的圣女和殉道者


并为其写了<Frances Farmer Will Have Her Revenge On Seattle>这首歌


希望后人永远不要忘记弗朗西斯·法默式的悲剧


"I blame nobody for my fall... I think I have won the fight to control myself.

And I'm very happy to be here tonight to let people see that I am the kind of person I am and not a legend that arose."

——弗朗西斯·法默



今日互动:

分享一件你做过最有反抗精神的事




嗯,今天你有凉烟配冰可乐么


↓ 这位小姐姐给你寄





喜欢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有什么想跟本文/药丸说的请留言


▼▼▼


关注「恋物病fetish」=「关注bu边缘文化」





首页 - 恋物病fetish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