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他是中国性学第一人,提倡用情人制替代婚姻制,被诬为“卖春博士”,而80年后……

01-30 15:53 首页 好报


今日撰稿人:报十二娘


今天为什么要讲这位

近百年前的人物呢?

他开社会风气之先,

却被他的时代集体排拒

而他80年前的境遇,

在今日中国,

并未有多大改观!


1

他说,女人有“大奶部”,

原本自然,何必害羞

他说,情人化的夫妻才有生趣

“一对好伴侣的快乐,最要是在彼此调情上的满足。”


他说,

人与禽兽不同,与草木有别

人要痛快地生活,

情感地接触,愉快地享用


他是民国三大博士之一,

是中国现代民俗学的先驱,

是中国第一个提出逻辑学概念的学者,

是中国性学第一人、计划生育首倡者,

是中国发起爱情大讨论第一人。


然而,那个时代,容不下他

他悲壮前半生,黯然后半生

直到几十年后,非常敬佩他,

并深受其影响的台湾作家李敖感慨道:

编《性史》的张竞生、主张在教室公开做人体写生的刘海粟与唱《毛毛雨》的黎锦晖,

被传统势力视为‘三大文妖’,

可是时代的潮流到底把‘文妖’证明为先知者。”


他就是中国性学第一人,张竞生。

张竞生


2

1912年10月,上海,

25位青年作为民国政府第一批公费留学生,

即将奔赴英、美、日等国留学。

这批留学生中,

除了后来对中国文化、政治界产生重大影响的任鸿隽、杨杏佛、宋子文等人,

还有一位24岁的热血青年,

为了表达对西方进步思想的向往,

他在这时特意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张竞生:

取《天演论》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之思想观点。

而他在青年时代,曾是受孙中心接见的革命志士!


出生在广东饶平一个华侨家庭的张竞生,

从小读过几年私塾,

考入普通中学后,

受军国民主义热潮的影响,

又进入了黄埔陆军小学,

正是在这里,

张竞生受到了良好的法文教育,

为后来到法国留学打下了基础。

 

但后来,

张竞生因事被学校开除了,

本不愿成为满清军人的他,

决定就此离开学校,

到新加坡去投靠孙中山先生。

 

在那里,张竞生受到了孙先生的接见,

并得其嘱咐:

“你们回内地做革命党吧……说到帮你们到外国去留学,

养成深造的革命人物,我此时的财力,是无法济助的……”

回国后,

张竞生又先后考到上海震旦学校、北京京师大学学习。

1911年,武昌起义后,

张竞生加入了汪精卫组织的“京津保同盟会”,

辛亥革命爆发后,

他作为孙中山指派的南方代表团的秘书参加了南北议和,

因有功于革命,

张竞生被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选派到法国留学。


3

张竞生先是在巴黎大学学习,

后因战争原因,

他又转到里昂大学攻读哲学,

并在1919年取得哲学博士学位。

 

在法国近十年的学习、生活经历,

对张竞生影响最大的是他思想观念的转变。

那时,

他不仅深入学习研究了思想家卢梭的哲学、社会理念,

还深刻体验了那热烈、自由、充满情趣的恋爱风气,

张竞生在对社会、人类生活的思考中,

对“社会学”、“美学”和“性”等学问的热衷,

逐渐取代了他在政治上的狂热和野心。

 

张竞生早在来法国前就已结婚。

10岁时,

他就由父母做主定下了一门亲事,

17岁那年,

在父亲的强硬要求下,

他便和15岁的她结为夫妻,

这被张竞生称为:

“小孩式的丈夫娶到了一位小孩式的老婆”,

在这桩没有感情的旧式婚姻中,

他对俗不可耐的妻子毫无好感,

甚至曾在文章中直言:

“我前世不知什么罪过,今生竟得到这样的伴侣。”

 

但在法国,

从在巴黎近郊的圣格鲁野花园遇到第一位情人开始,

那浪漫、动人的男女情爱,

一直让张竞生沉醉其中。


他和那位因战争而流落到巴黎的少女,

一起喝咖啡,一起牵手散步,一起促膝长谈,

直到“极尽生平所未有的快感”,

他第一次有了终生难忘的情感体验。

 

之后,

张竞生又陆续结识了几位法国女郎、还有一位瑞士女郎,

虽因各种原因,都是短暂的相逢,

但这些西方式的情爱经历,

成为张竞生留学生涯中重要的部分,

对在中国乡村封建家庭长大的他,

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几十年后,

张竞生就这段经历写成了《十年情场》一书,

通过《她占了我的一页情史》、《爬上树上寻欢》、《让我回忆甜蜜的往事》、《海滨变成我俩的洞房》、《我是一只采花的昆虫》等文章,

坦诚、直率地回味了自己留学时代的猎艳故事、浪漫史。

 

4

1920年,

完成学业,即将回国的张竞生,

作为潮州第一位博士,

被聘为了潮州金山中学的校长。

当他到广州领取相关文件时,

就把之前在船上写的一些文书,

当面交给了当时的广东省省长陈炯明,

其中最主要的建议是生育限制。

 

在当时的社会情况下,

女性十几岁便开始生育一直到中年,

无节制地生育、子女过多,

不仅导致家庭生活困难,

而且也给很多妇女带来身体上的伤害。

 

张竞生希望能够在中国提倡避孕、节育,

并达到优种的目的:

一国的强盛,不在人口繁多,而在于人人都是有人的资格。”

他不但提出了节育主张,

甚至还介绍了一些节育方法,

但他在广州遭遇了第一次挫败。

 

陈炯明和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一样,

根本就没听过节制生育这种说法,

而且他本人子女众多,

难免会觉得张竞生对自己不够敬重,

根本无视他的提议。

张竞生(左)与孙中山


但在35年后,

经济学家马寅初根据他对中国人口的调研成果,

写出了《控制人口与科学研究》一文,

开启了以节制生育、提高质量为中心的“新人口论”的序幕,

最终在人口学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被誉为当代“中国人口学第一人”。

 

然而,

张竞生的主张不仅没被采用,

还在事后被陈炯明嘲讽为精神病,

又因其在金山中学提出了招收女生,男女同校等主张,

在汕头提倡避孕节育,

张竞生进一步被人诬为“卖春博士”,

并闹得满城风雨。

 

5

在那腐朽的社会环境中,

张竞生灰心到了极点。

还好,在这时,

提倡“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北大校长蔡元培,

聘请他到北大哲学系任教。

 

那时,

他和胡适是北大哲学系最年轻的两位教授,

在这个起点上,

胡适最终成为一代大师,

但张竞生却在几年的辉煌之后遭遇了人生的寒流。

张竞生(右)与胡适(左)、节育运动先驱桑格夫人


除了在北大讲授基本课程,

第一个在大学开设逻辑学课程外,

张竞生还编写了《美的人生观》、《美的社会组织法》两本书,

讨论人生怎么才能得到美丽的生活法

他在其中大胆提出用情人制代替婚姻制

 

就在那时,

北大有一位名叫谭熙鸿的教授,

在丧妻后和妻妹陈淑君互有好感并走到了一起,

然而,

曾与陈有婚约的沈厚培怒了,

他从广东跑到北京来大闹大骂。

对此看不下去的张竞生,

就在《晨报》上发表了《爱情的定则与陈淑君女士事的研究》一文为陈淑君辩护,

他主要论述了四个定则:

爱情是有条件的;是比较的;可变迁的;夫妻为朋友的一种。


他想告诉深受封建礼教束缚的中国人,

什么是爱情,爱情应该是什么样的。

没想到,

这引发了中国历史第一次的爱情公开大讨论,

连梁启超、鲁迅等人都来参与讨论,

但这次事件中,

张竞生还是受到的攻击居多。

 

1925年,

时任“北大风俗调查会”主任委员的张竞生,

又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

让性在中国成为一门科学、并开展性教育。

因为性知识的空白,

导致了很多个人问题和社会问题,

年轻人得不到正确的认识和引导,

有着多年性经历的成年人则毫无性乐趣,

他希望由性科学来提高男女情感、生活幸福度。

 

要研究性,

就要先向社会征集有关性经验的资料,

于是,

张竞生在报纸上发起了征集。

结果,

他很快就收到了数百封讲述自己性史的来信。

1926年,

张竞生选取了其中7篇,

并加上自己的评语,

编写、出版了《性史》第一集。


尽管张竞生一直强调,

性,不是淫秽,而是美和科学”,

但《性史》还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张竞生也遭到了最猛烈的讨伐和攻击,

他瞬间成了荒诞淫乱的“性学博士”、“大淫虫”。

 

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性史》又极其畅销,

初版一千本很快脱销,

虽然张竞生不再重印、不再出版后续几集,

但翻印数量却达到了数万本,

而且还有人假冒他名出版了第二集、第三集……一直到第十集。

公开的、表面上的拒绝、批判,

阻止不了私底下真实、旺盛的需求,

人们一边骂一边看,看完接着骂。

 

这种对待性的态度一直被我们延续到今天:

一方面视它为洪水猛兽,羞耻躲闪,

一方面又无比好奇、甚是渴求。

所以,

虽然曾是中国思想文化界的风云人物,

张竞生依然被蔽藏在历史的烟雾中

 

6

《性史》给张竞生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作为年轻有为的学者、新思潮的新星,

他在思想、学术界的地位和影响力从此每况愈下。



后来,

张竞生携家人在上海住了下来,

但在那里,他依然遭受抨击。

 

为了养家糊口,

他在上海开了一家“美的书店”,

这里除了张竞生自己的书,

也有一些他编译的书籍,

比如英国大文豪霭理士的性心理丛书。

而且,

张竞生还打破传统,

聘请了几位年轻的女店员,

在那个年代,即使是在上海,

除了一家犹太人开的小店有犹太女店员,

整个上海都找不到一家有女店员的店铺。

 

在张竞生看来,

这不仅是体现“男女平等”的正常行为,

而且,与男店员相比,

女店员更多地拥有温柔、热情的服务与交谈能力,

更有利于促成交易。

但在外界看来,

“大淫虫”雇佣几位年轻小姑娘,

肯定是有不正当的心思。

 

一开始,

“美的书店”生意极旺,

但很快就因为售卖“淫书”而被搜查、罚款、起诉,

书店经理也成了警局和司法机关的“常客”。

 

那时,

张竞生还曾因写了一篇关于“处女问题”的文章而闹到了法庭上,

有意思的是,

检察长说那是淫文

但审判官却认为,不但不是淫文,还是有功于世道的文章

1927年, 张竞生在上海创办的《新文化》杂志


在无休止的盘查和罚款中,

“美的书店”最后不得不关门了事。

张竞生本打算利用书店积累资金,

然后召集一批人才,

把古今的外国名著都翻译、引进到中国,

但这一大计随着书店的关闭而作罢,

终成了张竞生人生一大憾事。

 

书店关门后,

倍感疲倦的张竞生就到杭州去散心,

没想到,到达杭州第二天,

他就因“宣传性学、蛊惑青年”的罪名,

连人带行李被浙江省政府扣留了,

结果,到了审问时,

当张竞生的行李被当庭打开取物证时,

却发现他从美的书店带的性书全都没有了,

原来,

那些书全被监守所的人偷去看了。

 

7

日暮途穷的张竞生,

在1928年,

带着一份译述合约再次赴法国,

他一边做点翻译工作,

一边进行学术研究,

当然,

还结交了一位金发蓝眼的法国女郎。

 

那是一段难得的平静、浪漫的时光,

几年后,

张竞生因与中国情人的爱恨纠葛而回国,

并回到了老家饶平。

 

在中国,

张竞生也曾遇到几位情人,

但总是分分合合,各种闹剧,

就像他说的那样,

在西方,

他的情人生活都是喜剧的,

但在中国,

他遇到的都是悲剧的。

张竞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

在中国,纯粹的、公开的情人制是行不通的。

1933年,

张竞生经中山大学校长介绍,

与该校毕业生黄冠南相识并结婚,

他总算有了一段和谐、安定的情感生活。

 

在饶平,

张竞生大搞乡村建设,

他在外修公路、办苗圃、办农校,在家打理果木蔬菜,

他试图用新思想开创农村社会新局面。

当时,

乡亲们遇到了什么困难、纠葛,

也都喜欢向他求助,

这其中就有很多寡妇来找他。

那时,女人丧偶后,

都要规规矩矩地在夫家守寡,

但张竞生让她们看到了希望

一向主张爱情、婚姻自由的他,

一个个地说服她们的夫家人,

帮那些寡妇从寂寞、困苦中解脱出来。

 

在中国,

他那超前的思想,

给他带来的多是误解和灾难,

但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尝试,

尝试改变社会现状,带动人性的复苏。

张竞生故居


在家乡,

张竞生虽然受到了比较宽容的对待,

但没多久,

他就成了广东省政府的通缉犯,

原来,

他因为修路得罪了乡里,

对方就借故逮捕他,

张竞生只好逃到了香港。

 

8

一生怀有“浪漫派”性格的张竞生,

一直主张“痛快地生活,情感地接触,愉乐地享用”,

在诸多方面开风气之先河

但因为与当时的社会现实差距过大,

再加上他个人狂野、骄傲的个性,

他的思想主张从来没有痛快地应用过。

 

在平胸为荣的封建礼教下,

他率先提出“放乳”,

让女性的乳房摆脱束缚,自由生长,

并最终引发了传遍全国的“天乳运动”:

“要解下裹在女人胸口上千年的那一抹白布”,

女子有大奶部,原本自然,何必害羞?”

 

在情人制行不通的社会,

他提出要做情人化的夫妻,

“情人化的夫妻才有生趣”

在传统夫妻关系中,

情趣早已僵硬化,甚至消失了。

 

在古板的男女关系中,

他提出“一对好伴侣的快乐,最要是在彼此调情上的满足。”

 

在大多数人都机械、枯燥地为衣食忙碌时,

他说人类要与禽兽不同,与草木有别

应带着鉴赏的态度去发现赏心乐事。

 

曾深入研究张竞生的张培忠总结道:

他是民国三大博士之一、

中国现代民俗学的先驱、

中国第一位翻译《忏悔录》的译者、

中国第一个提出逻辑学概念的学者、

中国乡村建设运动的先驱之一、

中国性学第一人、

中国计划生育第一人、

中国发起爱情大讨论第一人。

 

若干年后,

他的一些理念被证明是正确的,

甚至是社会必需的。

但在很多人眼里,

张竞生依然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就像晚年的他,

默默地在南方过着黯淡的生活。

 

但他还是没有得到平静,

70多岁时,

张竞生还遭遇了那场轰轰烈烈的运动,

他被批判、被劳教,

1970年6月18日凌晨,

82岁的他在“牛棚”里夜读时突发疾病,溘然而逝。

离开时,

他的面前摊着一本书,

而窗前书桌上那盏油灯的微弱火苗,

依然在跳跃着,

努力发出它的光芒。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张竞生也许会想起他曾在《卢梭忏悔录》的译序中写下的那句话:

毁誉原无一定,

凡大思想家多受诋于当时,

而获直于后世者。

世人蠢蠢而不知贤者之心情,

而贤者正不必求世人之谅解。


相关阅读:

她是中国谈“性”最出位的女人,有人称她英雄有人骂她魔鬼,然而她身上最强大的一点是……


本文文字为好报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转发至朋友圈和微信群无须授权。其他公众号转载请后台发送“转载”二字。




首页 - 好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