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费尽心思给他们挑的礼物,最后在角落里吃灰|大象公会

01-27 23:54 首页 大象公会

给父母送礼是天下第一难事。


每年春节回乡,父母准备的是一桌菜,儿女们准备的是大包小包的礼物。


但越来越多的人不知道父母到底想要什么,不知道该给父母送什么。每年春节临近就开始为给父母送礼犯愁。


又到给父母挑礼物的季节,我们问了身边的一批人,你们给父母挑礼物难么?让父母满意难在什么地方?



我只有准备好纸、笔,才能说服父亲

作者:黄章晋1970 年生人,现居北京,父母所在地:湖南长沙


过去两年里,除了「你们想吃什么」「开饭啦」,我实在想不起父亲还对我说过什么。我们平时几乎不通电话,他只要分辨电话是我的声音,会立即把电话递给我妈。


每次回乡,父亲似乎总是在厨房忙碌,一家人闲坐聊天,他会边上静静陪坐一会儿,从来就参与不进来。家人团聚的这种场合,父亲其实是一个在场的缺席者。


父亲耳背了好些年,大家都已适应。他和母亲没什么要交流的,母亲唠叨了几十年,他早已有免疫力。他担心的只是错过电话,所以一直拒绝智能机。在外边接到电话,他的反应比听力好的人利索得多,一看是家里的电话,他劈头就是「好,我马上回」,然后挂断电话就往回走。


但他回到家,母亲和妹妹常抱怨他为何总是不听电话就挂断电话往回赶,他总是不愠不怒不辩解,最多只是说声「嗯,好」便去忙他的事。


去年春节回乡,有次父亲又被母亲数落后「嗯」了一声走进厨房,母亲无奈摇摇头说,你们看,这个老伙计根本就没听我们在说什么。那一瞬我突然意识到,这些年,父亲其实生活在我无法想象的世界里。


父亲比多数 75 岁的人看上去更健康硬朗,但因为耳背的缘故,他与周围的交流越来越简化,世界一半的门窗已悄然关闭,他熟悉的世界边界不断退缩;他看上去作息规律,实际只是生活越来越依靠惯性而已。



父亲是个普通人,但在我的童年,从身边的花鸟草木到无尽的远方世界,父亲总能给我详细耐心的解答,比周围同龄人的父亲要好得多。偶尔我会涌起家人重聚父子相聚交流的愿望,哪怕只是沉默对酌。


但是,今天父亲在做什么、想什么,我一无所知,我和父亲各自看对方的世界,都是奇怪而无法理解的吧。让父亲的世界多保留几扇门窗,避免学习能力过快丧失,不需要父亲当年对我的耐心,一个好的助听器就足够。


父亲已经习惯了一个越来越安静的世界,他已很久没有真正的交流,变得固执起来,妹妹今年打算给他买助听器,他以不舒服为由拒绝。一个听力微弱的固执老人,你该怎样去说服他?


我终于想好了。春节回去,我要准备好纸、笔,当着面把助听器的好处写给他。



告诉我妈的价格,必须是原价的三分之一

作者:郭婷婷|1987 年生人,现居北京;父母所在地:山东聊城


我妈一直得意于自己的精打细算。我给她买任何东西,都会被第一时间盘问:「花了多少钱?」回答稍有迟疑,就会被继续追问确认:「到底多少钱?」


反复较量几次,我发现原价的三分之一是个比较稳妥的答案。既让她不会骂我败家,又不至于十分离谱。看到她回答「那还行,这个质量值了」,我如释重负,终于能给她买些高品质的东西了。


但最近我发现,「只报三分之一」不再适用。随着自己多年网购积累的性价比造诣越来越高,很多时候我可以直接告诉她原价了。


比如平均 30 元不到的进口牛排,几十块一箱的车厘子,便宜又好用的润肤露,明显秒杀了她以往经验中的性价比之王。


在这之前她总是热衷于炫耀又在家门口哪个小店淘到了宝,而这次之后,她终于相信我能比她找到更好的东西。我已暗下决心,等明年的双十一再恶狠狠地 shock 她一次。


这次来北京看我,我妈在商场一层看到橱窗大 logo ,居然跟自己身上的包一模一样,「是个牌子货」,她心情又紧张起来了。我赶紧翻出购物记录给她看:「我海淘的,价格只有这里卖的三分之一哦~」她老人家立刻又一次获得了购物+省钱的双重满足。


今年年货,我决定淘到全网最低价,连发票一同寄给她,让她感受下大数据驱动的当代抠门青年的生活。




我送他们的时髦物件,都在角落里落满灰尘

作者:窦泽南|1992 年生人,现居北京,父母所在地:河南郑州

 

为改良父母落后、不讲究的生活方式,我曾按知乎回答中那些所谓能「显著提高生活品质」的清单买东西,但这样的尝试总以失败告终。


我寄回家的烤箱常年放在厨房,堆满杂物,一年只烤过几次红薯,还都是在我回家的时候。榨汁机一次也没有开动过,一切除了豆类以外的蔬果被榨成汁再下肚,在父母眼中都属于脱了裤子放屁。


扫地机器人曾被父母当成陪宠物狗玩耍的新玩意儿,没两个月也终于堆在角落里落满灰尘。


最近我渐渐理解到,父母眼中的世界和我们是有很大不同的,一切和口舌之欲无关的享受,对他们来讲都过于轻浮,不切实际。


他们消费升级最实在的愿望,就是每天晚上都能切一斤熟牛肉。上衣口袋里的香烟从 7 块钱一盒的红双喜,变成 65 一包的软中华。


千万不要觉得这种生活很蠢,这才是大多数那个年纪的中国人最朴素的生活哲学。大象公会两年前发文章说国产白酒将后继无人。但这两年里,茅台成长为了 A 股市场的第一神股,股价上涨了 3.5 倍。


我今年的计划是,回家前,在就近的稻香村打包几箱点心零食,带上火车。网上预定好 广州酒家 的手信,尤其是各种腊肉腊肠寄到家中,这些东西足够吃到元宵节。父母开心,还会分出一些来送给亲朋好友。


最重要的是,母亲一把年纪,终于不必忍受独自从菜场拉回来将近半扇猪肉的痛苦。




妈妈最喜欢十元二十元的现钞

作者:尼洋|1991 年生人,现居北京,父母所在地: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


前几年回家,我给我妈买过一件羽绒服,只用了几百块,我妈却发自内心地嫌贵。更不幸的是,不怎么会买衣服的我,给她挑的那件羽绒服并不合身。所以,我妈穿得并不舒心,她诚恳地告诉我,以后不要乱花钱。


我妈是典型的家庭主妇,我去年毕业工作后,我妈成了家里唯一没有收入的人。不过她也几乎不怎么花钱。她花钱的地方除了买菜,也就是带着我的侄女去超市买零食。


她平时甚至不愿随身带钱,需要用钱就跟我爸要,但总是拒绝百元钞票,五十的尚能接受,二十或者十元、五元最佳。


我问过我妈为什么只花零钞,她说用着踏实。


虽然现如今在菜市场、超市这类我妈的主要消费场所都很方便用支付宝之类的支付方式,可是我妈最信赖的,还是攥在手里的零钞。


所以,今年过年我准备送我妈钱。是的,钱。回家之前,我要去银行换好一百张二十元面值的人民币,假期悄悄放进她挂在卧室门后面,用来存零钱的小布袋里。我妈估计得用好一阵子吧。


但我也会尝试教她网购,这样就不用再自己拎回家了。



我妈估计得用好一阵子吧。




中国人不善情感表达,两代人每年一次的聚首,心中纵有千言万语,最终见面,父母端上的是一桌饭菜,而子女则是大包小包的礼物。但子女的胃口越来越难满足一样,父母对新年礼物的反应也往往令人失落,比「花这么多钱干嘛」「以后不用往家里买东西」更让人难堪的,是第二年回家,看到去年的礼物在角落里落满灰尘。


其实父母想要的不是子女花大钱买来的礼物,而是给他们的陪伴和关爱,以及最重要的:你能过得好,过年能回家。也许,这才是他们期待已久的属于新年的美好。



「过年,你想带什么美好的礼物回家?」天猫年货节也许能给你一些灵感。


你呢?也有送父母礼物的难题或故事吗?在评论中讲出你的故事,这会帮我们找出 2018 最适合送给父母的礼品清单。后天,我们将联合天猫,正式发布这份也许会解决过年最大难题的秘籍,看看会不会帮到你。




首页 - 大象公会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