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土尔扈特部东归,是诚心归顺大清吗|真问真答

02-01 22:30 首页 大象公会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先简要分析一下,土尔扈特部为何会在明末选择从新疆出走,西迁到伏尔加河流域?100 年后又为什么决定东归?


1771 年,渥巴锡率部东归,历来被视为史诗壮举,「为巩固中华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光辉篇章。」


无论西迁还是东归,都与寻求生存空间有关。


土尔扈特部是漠西卫拉特蒙古(即明代瓦剌)的一支,原游牧于新疆塔城一带。其西迁的原因,通常的说法是,同为漠西蒙古一支的准噶尔部崛起后,企图控制土尔扈特部,土部首领不愿屈服,于 1628 年毅然率部西迁,颇有点石达开负气出走的意思。


不过,据《满文土尔扈特档案译编》记载:土尔扈特部首领、「东归英雄」渥巴锡在归顺清朝后,曾与乾隆谈到祖先 100 年前的西迁历史,他虽然承认「我卫拉特四部不甚和睦」,但同时认为「我所居之牧地不能容之」也是西迁的重要原因。


实际上,草原对游牧人口的承载能力十分有限,一旦人口增殖过快,出现大量剩余,出路无非两条:内部攻伐消耗剩余人口,或者向外开拓新的生存空间。土尔扈特部不忍看到同族相残,选择了跑路。


当时的伏尔加河下游一带,水草丰美,对西迁的土尔扈特牧民而言犹如天堂。土部驱逐了当地的原住民诺盖鞑靼人,将乌拉尔河以西、里海以北的大片草场据为己有,领地横跨伏尔加河两岸,并与周边大国俄罗斯保持名义上的宗藩关系。几十年间,人口迅速增长,在著名大汗阿玉奇在位时已经发展到二十多万人。


土尔扈特西迁与东归线路图


然而,好景不长,阿玉奇统治后期,土尔扈特牧场再次出现人多地狭的状况。阿玉奇于 1724 年去世后,土尔扈特贵族争夺汗位,陷入内乱,又引来俄罗斯人的干涉。结果,汗国从原先相对独立自主的地位,一步步沦为俄罗斯人的附庸。


随着俄罗斯对汗国控制的加深,不少俄罗斯人和伏尔加日耳曼人移居当地从事农牧业,使本已捉襟见肘的土尔扈特牧场进一步缩小,牧民大批陷入贫困,很多人被迫改宗东正教,甚至把孩子卖给俄罗斯人为奴。严峻的生存空间问题再一次摆在土尔扈特人面前。



1761 年,17 岁的年轻可汗渥巴锡继承汗位后,鉴于牧场日益遭到侵夺,频繁向当时的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提出抗议。女皇不但统统置之不理,反而大量抽调土尔扈特士兵参加俄国与土耳其的战争,并试图削弱土尔扈特贵族的权力,这就把土尔扈特上上下下都得罪了一遍。


几乎与此同时,从东方传来了与土尔扈特部同文同种的准噶尔部落被清朝灭绝,伊犁一带牧场清空、千里无人烟的消息。这对土尔扈特人无疑极具诱惑力,摆脱俄罗斯人控制,东归故土的想法在汗国蔓延开来。


明末清初,准噶尔部崛起,成为中亚、新疆、青海、西藏地区举足轻重的政治势力,不断挑战清朝的统治权威,造成康雍乾三代西部最严重的边患。1757 年,清朝彻底击败准部后,鉴于其叛服无常,乾隆决定对准噶尔人「全行剿灭」,加之天花疫情的助力,准部几乎灭绝。中亚各族掀起了抢占准噶尔牧地的热潮,消息很快传到了土尔扈特。


下面切入正题:渥巴锡东归,到底是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归顺清朝,还是企图重建独立的卫拉特帝国?学界对此颇有争议。


海外学者多持独立建国说。如苏联学界普遍认为,土尔扈特部从伏尔加流域出走的一大原因即沙俄试图削弱土尔扈特王公的权力,而归顺清朝等于刚出狼窝,又入虎口,绝非渥巴锡等人所愿。只因东归途中付出惨重代价,实在无力袭击新疆,才被迫投降清朝。「新清史」学者也多持此说。


由于土尔扈特部本身留存的文字资料极少,支持独立建国说的史料,主要来自当时俄国卡尔梅克人的口述,以及中国方面的相关史料。《清史稿》《皇朝藩部要略》等历史文献均明确记载了如下相似内容:渥巴锡率部到达清朝边境后,将军伊勒图派人询问来意,渥巴锡与其台吉、喇嘛计议数日后,始以投诚为词。


中国学者则大多坚持认为渥巴锡早就深受「民族向心力和祖国文化认同」的感召,因而不辞劳苦主动归顺大清。这种观点同样能找到很多史料文献上的证据,特别是大清有一位极为英明自信的乾隆皇帝,在土尔扈特尚在东归途中,满朝文武颇多疑虑之时,就已未卜先知,坚定认为土尔扈特部是真心归顺,而之后的历史事实果然也全都应验。


清、俄同为大国,土尔扈特竟弃俄投清,这是四方向化的明证,容不得乾隆不信


资料来源:《满文土尔扈特档案编译》


不过,在承德避暑山庄接见了渥巴锡一行人后,大皇帝对当初的判断显得不那么自信了。


资料来源:《满文土尔扈特档案编译》


对渥巴锡东归动机的疑虑,让乾隆帝下决心对土尔扈特严防死守。


好在,土尔扈特部在东归途中损失了大部分人口,为清朝的顺利安置提供了相当的便利。剩余部落人口被拆分安置,各部分远远隔开。渥巴锡最终也没能如愿以偿,获得伊犁附近的原准噶尔牧场。


清廷在平定准噶尔之后,抽调满洲、察哈尔、索伦、达斡尔、锡伯等八旗兵丁前往伊犁等地驻防实边,再加上哈萨克牧民争相涌入,原准噶尔地区并没有多少留给土尔扈特人的生存空间。佟丽娅的祖先即为 1765 年迁居新疆驻防的锡伯人。


根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军机处土尔扈特特档》记载,从伏尔加河草原出发的土尔扈特人共计三万多户,十七万口人,其中,渥巴锡直属部众有两万户,十一万人。半年多时间里,经历饥寒瘟疫和哈萨克人的攻击,最终到达伊犁河的仅剩 15793 户,66073 人。


渥巴锡直属部众损失最为惨重,由于一路带头冲锋陷阵,到达清朝时,仅剩 8251 户、35909 口。这三万多人中,贫病交加的占了 15000 人。不久,部落又爆发天花疫情,渥巴锡的妻子、女儿、母亲及五岁的幼子相继染病死去,全家除了远在承德的渥巴锡,只剩一个婴儿存活。


由于担心渥巴锡对东归心生悔意并再度率众出走,乾隆帝于 1773-1774 年将渥巴锡直属部众迁往水草丰美但远离边境的珠尔都斯草原(即今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1773 年冬天,随渥巴锡迁往新牧地的仅剩 3800 户,11336 人。渥巴锡本人于 1775 年病逝。


渥巴锡油画像


如今,中国境内的土尔扈特总人口在 14 万人左右,渥巴锡直属部众后裔约有 5、6 万,主要生活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


渥巴锡东归时,伏尔加河西岸还有约 6 万多卫拉特蒙古人(包含了土尔扈特、杜尔伯特、和硕特等多部),因天气原因没能跟随东归,滞留在了俄罗斯,他们后来被称为卡尔梅克人,目前在俄国境内的人口尚有 17 万。


伟大革命导师列宁可能有部分卡尔梅克血统



▼ 点击阅读原文,向大象公会提问。


首页 - 大象公会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