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武汉 | 八个半小时的《上海青年》众筹放映

01-08 18:07 首页 后窗

坐上大卡车,带着大红花, 
远方的青年人,塔里木来安家。 
来吧,来吧!年轻的朋友,亲爱的同志们, 
我们热情地欢迎你,送给你一束沙枣花。 
不敬你香奶茶,不敬你哈密瓜, 
敬你一杯雪山的水,盛满了知心话。 
来吧,来吧!年轻的朋友,亲爱的同志们, 
我们热情地欢迎你,送给你一束沙枣花。 
塔里木安下家,红旗卷黄沙, 
战斗的生活最幸福,革命青年志气大。 
来吧,来吧!年轻的朋友,亲爱的同志们, 
我们热情地欢迎你,送给你一束沙枣花。


这是在纪录片《上海青年》中吟唱过的一首歌——《送你一束沙枣花》。这首歌曲创作于1964年。当年10万上海支边青年就是唱着这首歌进疆参加屯垦戍边的兵团建设。 




上海青年

Shanghai Youth

弗搭界

2015|普通话/上海方言|中文/英文|纪录片|510min 

导演:高子鹏 吴梦

摄影:高子鹏 吴梦

监制:赵川

剪辑:高子鹏


作为与“新中国”同龄“共产党培养最成功的一代”的知青,他们那被国家所决定的命运,和时代在他们身上的烙印,即使在几十年之后,如今在他们的晚年生活中,依然是清晰可寻的。本片所拍摄这群从1963年到1966年支边新疆的十万“上海青年”,由于特定的历史条件和特殊的历史背景,相较于其它知青群体,因其所经受的不一般的磨难,从而使得所谓时代的烙印在他们身上就显得格外的深刻。尤其是在经过回城返沪后三十多年来持续不断的上访维权活动中,他们通过对自身身份的不断地反省和认识,而慢慢体认着他们所代表的这一代人与这个国家之间的关系。


导演阐述


我们关注历史,并不是为了历史本身,而是看一段历史是如何影响到一群人的生活。而这就决定了本片通过纪录当下,切入历史的方式。我们试图通过拍摄此片来让人们体会到,在这些代表共产党所培养的最成功的一代人的知青群体几十年来和政府持续不断的维权抗争行为中,他们与这个国家之间复杂而暧昧不清的关系。在这关系里,所谓的历史遗留问题只是表象,其真正的内核却是情感的伤害,一种被国家所抛弃的情感创伤。就此来说,本片所试图与观众分享的也许不是那段被遮蔽的历史,而是透过那段历史使观看的人和被观看的人建立一种情感的联系。




为了拍摄这部长达八个半小时的纪录片,赵川、吴梦、高子鹏在上海发起成立的影像实践小组——弗搭界,旨在探索影像在民间的可能性。自2009年开始,他们便于上海开始前期的拍摄,期间,还曾两次远赴新疆进行拍摄,整个拍摄的周期长达四年之久。此后,经过两年的后期剪辑制作,影片终于2015年4月制作完成。 




本片所拍摄这群从1963年到1966年支边新疆的十万“上海青年”,由于特定的历史条件和特殊的历史背景,相较于其它知青群体,因其所经受的不一般的磨难,从而使得所谓时代的烙印在他们身上就显得格外的深刻。尤其是在回城返沪后三十多年来持续不断的上访维权活动中,他们通过对自身身份的不断地反省和认识,而慢慢体认着他们所代表的这一代人与这个国家之间的关系。 




该片先后入选第11届南京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纪录片十佳单元(2014),入围第12届北京独立影像展纪录片竞赛单元(2015),特别放映于第三届长春青年电影节(2015)。


观众评价


我是挺喜欢这个片子的。我觉得理想的片子要兼具宏大背景与个人命运。刚开始我以为八个半小时会都是访谈,我之前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来看看一个沉闷的访谈片。结果没有想到,这八个半小时,我看得是心潮澎湃。就是我觉得这个时间并不长,看片的过程是挺舒服的,对我来说是一个激动的过程。所以我觉得这个片的长度真的不是问题。你可以做八个半小时,也许十一个半小时也是可以,只要观众愿意拿出这个时间来看。

——黎小锋 纪录片导演 

同济大学传播与艺术学院副教授


前世今生,过去导致现在,过去的暴力一直持续。片子就需要这么长,这个时长帮你筛选观众,会想看的一定回来看,而且看完一定会告诉别人,这个东西是值得看的。就必须把你生命中的八个小时花出来,做这件事。                                                                                                                     ——Lesley


八个小时确实很值,时间过得快,很多触动点,上海知青的点线面多少都有涉及,本然呈现了几个知青领袖的命运和现状,真切而真实。这种片子真的需要集体观影才有效果。

——way


我想分享一下作为90后的感受,之前,对于我来说,八十年代、文革是没有时间差。之前看过一部电影《青春祭》,我当时说了几句现在想来特别幼稚的话,我当时说,上山下乡不过就是人生中的一个经历嘛,你用不着涕泪涟涟的。在我以前的理解中,这些历史伤痛都是概念性的。今天看了这部片子,看到了发生在2009-2011年,和我同一片天空下的人们的真实的生存状态,让我能更好地理解他们,也更真实地体验到我生存在什么环境中,理解个人与国家的关系。我们需要了解我们是怎么来的,我们父辈是怎么来的。以前对这段历史是比较有疏离感的,但是今天的八个半小时让我有了一个全新的感受,让我从以前的浅薄的概念化的理解中走出来。

——王碧燕


潘鸣啸教授将这一群体比为“失落的一代”,确实,他们在最宝贵的年华奉献青春,却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面临边缘化的境地。抗争、妥协、生存,在波诡云谲的历史发展中,大国小民的命运沉沉浮浮,犹如大海中的一叶小舟。他们执拗,为生存而战,信仰坚定却不合时宜。总有一天知青群体会退出历史舞台,后世的史家又会怎样记录下这被历史遗忘的一代呢?我不得而知,但愿能还原真实。

——俞诗逸




主创介绍



弗 搭 界




弗搭界是高子鹏、吴梦和赵川因拍摄纪录片《上海青年》而于2009年在上海发起的影像实践小组,旨在探讨影像在民间社会的可能性。





高子鹏  《上海青年》导演、摄影、剪辑。现居广州,民间影像实践者。曾拍摄过纪录片《沉默之旅》、《饭盒》。2011年完成首部剧情长片《空山轶》,影片曾入围第16届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潮流竞赛单元,第八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十佳剧情片竞赛和第41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中国单元。


吴梦  《上海青年》导演、摄影。现工作生活在上海。艺术家,自由撰稿人,剧场工作者。从2002年起为台湾及中国的多本艺术杂志撰写艺术评论及报道。这是首次参与纪录片的拍摄。


赵川  《上海青年》监制。作家、艺术项目策划人及剧场导演,生活在上海。是2005开始的中国重要民间剧社“草台班”的主创者之一及主持者,创作边缘但社会性极强的当代剧场,致力于推动新的社会剧场和非牟利公共空间。




放映事宜


-票价:50元/人(费用用于导演交通住宿,影片版权,宣传手册,零食)


-计划参与人数45~55人,如果最终报名人数过少(低于45人)我们将取消放映,并将所有的筹款退回至参与者。


-现场将为观众提供适量饮料茶叶零食。


-报名方式:支付宝转账或微信号转账支付票价50元/张请务必备注联系方式以及微信号,我们将会联系你。


微信:953236167  

支付宝账户:1315289731@qq.com(渌水围城)




放映时间:2017年01月14日(周六)10:00—21:00

 影片分为上下两场,中间休息简餐40分钟,映后设导演交流环节


放映地点:武汉市武昌区

具体地点,报名支付成功后我们将另行通知




为什么需要八个半小时



《上海青年》从开始到完成,都没啥业界的资金来源,靠的全是自己、朋友和同道。拍摄历时数年,后期剪辑又花了数年时间,最终的片长达八小时。这样的长度,开始时是高子鹏的坚持。从记录下的这群人的故事,到这个群体所带的历史分量,他觉得非得这个长度才能涵盖。他甚至认为传播已在其次,事情得还以它本身的样子才最重要。他原先剪出的,甚至比这更长。在看到粗剪版本之前,几乎所有听说的人,包括我在内都一致反对。但五个小时的上半部初剪版出来后,看法开始不同。我们不少人转而支持。我想,是那些被记录的老人,他们在生活及其历程中展现出的巨大能量,把拍摄和观看者吸引住了。甚至想说,他们在时代夹缝中顽强抵抗磨难,形成的张力,不断刺激和敲打了我们。


 ——赵川(《上海青年》监制)







首页 - 后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