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史马话西游(213):唐僧的徒弟中最难收服的竟然是他!

01-31 23:00 首页 历史百家争鸣

前文书说到,八戒二进流沙河,智激沙悟净,引他说出降妖宝杖的来历,方知降妖宝杖竟是取材月宫宝树,原是佛家四宝树之一的娑罗神木,当年佛祖受邀蟠桃会时进献。玉帝用太阴之气干之,道祖更是为了和佛祖斗法,教鲁班和吴刚伐下一枝,制成神兵宝杖。


 

话说八戒二进流沙河,听沙悟净说了他降妖宝杖的来历,却因一言不合,两下再度动起手来。

 

八戒的功夫原在对手之上,又兼五行属木,专一克制属土的沙悟净,本来早该取胜,只是这流沙河中杀孽太重,聚集了无数怨毒,遂成三千弱水,委实非同小可。八戒打了三十几合,渐感寒气蚀骨,斗志消磨,便不敢恋战,蓦地猛攻两钯,回身就跑。

 

沙悟净依仗地利占了上风,岂肯平白放走对手,当下虎吼一声,涌波逐浪,紧紧追赶,顷刻间便到了崖边浅水处。

 

八戒心中正喜得计,却忽觉身后一松,转头看时,却见沙悟净立在水中不再赶来,便回身骂道:“泼妖!你仗着水性好、地头熟,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就上来,和你猪爷爷在岸上脚踏实地打一场,公公平平地决个高低!”

 

沙悟净骂道:“公平你个大头鬼!你不过是想哄爷爷上岸,好教你那毛脸帮手一起对付我。爷爷要是上了你这猪头的当,岂非比你还笨?要打就下来,我们就在这水里打,爷爷怕了你时不是好汉!”

 

八戒见他如此乖觉,不禁恼羞成怒,戟指破口大骂。沙悟净也毫不退让,满口污言秽语不绝。双方越骂越凶,直骂得面红耳赤,水天变色,倒似比前番打斗时更加激烈三分。

 

 

再说悟空在崖上陪伴师父,好容易等到八戒露出水面,又见水怪在后面急追,心中暗喜得计,只是有鉴于前番贸然出手吓走了水怪,这次便不肯造次,悄悄地摸出铁棒,目不转瞬地盯着水怪,只等他一上岸,便要纵身截断归路,和八戒前后夹攻擒他。

 

不料水怪识破了计策,抵死不肯上岸,只站在水中和八戒对骂。悟空的性情何等火爆,哪里还能耐得住?只恨得咬牙切齿,对玄奘交待道:“师父安坐莫怕,那妖怪不肯上岸,待我从半空中给他来个恶鹰扑食!”玄奘不及劝阻,早见悟空悄然纵身到半空中,觑定水怪,果真如鹰隼搏兔一般从天而降,照头打去。

 

沙悟净极是精明,虽然嘴里大骂,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猛见空中人影闪动,便知定是那毛脸和尚出手袭击,当下一声长笑,把身子一低,早潜入水底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悟空一棒落空,气得破口大骂。八戒叹口气上前劝道:“哥哥,算了吧,那厮太滑头,看穿了咱们的计策。这一招使不成了,咱们只得另作打算。”

 

悟空也无计可施,长叹了一声,只得和八戒先回崖边去见师父,备言水怪如何狡猾,不肯上岸,如今潜回水底,又是无功而返。

 

玄奘见说,立时愁得泪眼婆娑,只摊着手叫苦道:“似此如之奈何?若是渡不得这流沙河,便是半途而废了。我宁可死在这里也决然不肯回头也!”

 

悟空见状,心中愈发愁闷,转头问八戒道:“兄弟,你和那妖怪交手,他手下端的如何?若是不求生擒活捉,你能除掉他么?若能时,先杀了那厮,再想办法过河就是。”

 

八戒连连摇头道:“赢他不得!赢他不得!那厮手下着实不弱,手里的兵器也自不凡,若是在岸上时,我约莫还能胜他一招半式,但在这弱水里,我俩此消彼长,我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尽了,最多也只绷个平手罢了。”

 

玄奘听了这话,忍不住抱怨道:“都怪上次悟空太过性急,让那水怪有了防备之心,再也不肯上岸了。那日在浮屠山时,乌巢禅师就告诫说水怪前头遇,我们本该恭敬请教降妖之计才是,偏你乱发什么无名火,把禅师给得罪了,片言也不曾讨得。如今可教我如何是好?”

 

悟空最怕师父埋怨唠叨,况且对这两件事本也几分自责,此刻听了这番话,便腾的一跃而起,叫道:“罢!罢!罢!这件事只包在老孙身上便了!八戒,你在此只好好守护师父,便是那妖怪上岸,也不必和他厮斗,莫要中了他的奸计。我这就去南海走一趟,去去就来!”

 

 

八戒奇道:“哥哥,你去南海作甚?”

 

悟空哼了一声道:“这取经的勾当,本就是南海观世音一手张罗的。师父是她寻的有缘人,你和我都是她点化超度的取经伴当,这取经的规矩也是她定下的,遮莫这一路的劫难也都在她掌握之中,如今撞见这天杀的流沙河,闪得我们进退两难,我不找她还找哪个?便是她不肯来时,给我指点一二,也强似在这里干耗着哩!”

 

玄奘点头道:“如此也好。你不必迟疑,快去快回。只是见了菩萨务须恭敬有礼,切莫放刁!”

 

悟空答应了一声,纵身驾起筋斗云,径奔南海而去,不消半个时辰,早望见普陀山境。悟空轻车熟路,自空中寻见落伽山,一个跟斗坠下云头,落在紫竹林外,早有轮值的诸天金刚迎了上来,稽首问道:“大圣何来?”

 

悟空忙回礼道:“请尊者代我通报菩萨,说我师父在路上遇险遭难,我为此特来谒见菩萨。”

 

诸天忙道:“菩萨正在潮音洞宝莲池赏花,既如此,就请大圣稍坐,我这就入禀菩萨,不及看茶了,怠慢莫怪!”说着略一施礼,便匆匆进去通报。

 

过不片刻,诸天便出来相请道:“菩萨有请大圣,请随我来!”

 

悟空大喜谢了,随着诸天转过云岩,见观音菩萨扶着栏杆正和捧珠龙女闲话,忙整衣上前拜见。

 

 

观音点点头,看着悟空问道:“你为甚事来见我?你师父怎样?这些天赶了多少路程?”

 

悟空答道:“菩萨容禀。向蒙菩萨助我师父收了龙马,一路顺利,先在乌斯藏国高老庄又收了一个徒弟,名叫猪八戒,便是菩萨赐名悟能的那个。后来又过黄风岭,降伏了一个会吐三昧神风的黄毛貂鼠精,剿灭了几百个小妖。不料前日到了一处所在,叫什么流沙河。那河面宽八百里,却是弱水三千,鹅毛不浮,芦花沉底,莫说是渔人船家,便是禽兽鱼鳖,也不见半个生灵,只此十分难渡。”

 

观音似笑非笑道:“三千弱水自然不同凡俗之河,岂是舟楫可渡?莫非你师父不晓得这流沙弱水竟是何物?该当如何渡河,还须从心里去寻才是。”

 

悟空道:“我师父倒是知道这性海流沙和三千弱水的典故,知道须得明心见性方可渡得,只是那水里竟还住着一个水怪,十分凶恶狡诈,悟能师弟和他斗了三场,都不能取胜,想要设计诓他上岸拿他,那厮也不中计。我们因此被阻在河边进退不得,已经两日了,我师父愁得坐卧难安。没奈何,只得来相请菩萨相助,望垂怜悯,渡我师父一渡。”

 

观音听罢,瞪了悟空一眼道:“你这猴子,当日在鹰愁涧我嘱咐你什么来?你定是逞强自大,只顾卖弄神通,不曾对那妖怪说起保唐僧取经的事吧!”

 

悟空闻言,方才省起当日观音之言,忙辩解道:“那妖怪一照面便要吃我师父,被我两个打退躲回水中。我们合计着把他生擒,好渡我师父过河,便由八戒下水寻着他巢穴,斗了两场。水里的事我却不知细备,想是八戒未曾说出取经的勾当也。”

 

观音淡淡一笑道:“你可知那水怪是谁?他并非寻常妖魔,乃是天庭卷帘大将临凡,只因犯了天条罪孽,被玉帝贬到流沙河,身受飞剑穿心之刑,却因杀孽难消,在那里残害生灵,又害了九个取经人的性命,故而佛祖把流沙河化为三千弱水,教他饱经饥寒困厄之苦,以洗心自省。前日我东寻有缘人时,途径流沙河,见他有些佛缘,便点化他做了个善信,教他给你师父做个徒弟,保他一路西行。这厮的神通武艺虽逊于你和悟能,却是生性机敏,又服侍玉帝多年,给你师父做个起居伴当,贴身服侍保护,也免了你许多后顾之忧。你若早早说出取经之事,他决不敢和你争竞,断然俯首归顺也。”

 

悟空恍然大悟道:“原来此中还有这许多缘故!只是这厮怯战,现今潜伏水中不肯露面,我却如何告诉他取经之事教他归顺?”

 

观音寻思道:“悟空说这厮一照面便要吃唐僧,可见兀自怀有二心,着实可恶!如此说来,便是悟空说起取经缘由,怕是他也未必肯甘心归附,还好我当日留了一手。”便点头道:“这你却无须忧虑,我自有安排。”说着便命捧珠龙女道:“叫你惠岸师兄过来。”

 

少顷,惠岸行者便随龙女入见,和悟空略一见礼,面向观音垂手问道:“师父叫弟子来有何吩咐?”

 

观音道:“唐僧被阻流沙河,须你去那里走一遭,传我的话,教那沙悟净归顺拜师,渡他过河。”说着便从袖中取出一个红葫芦,吩咐道:“你拿了这葫芦,随悟空一起到流沙河上,呼唤‘悟净’之名,他听了自然便出来见你。你教他先拜了师父,再讨过他项上那九个骷髅,按九宫排列,却把这葫芦安在当中,做成一个法船,便能载唐僧渡过这三千弱水的流沙河界了。”

 

惠岸问道:“待唐僧过了流沙河,这法船却该如何处置?”

 

观音微笑道:“你到时便知,此刻不必多问。”

 

惠岸见说,便谨遵师命,接过红葫芦,对悟空道声:“大圣,请!”

 

悟空见观音说的尽是道家法门,心中甚是疑惑,却是不敢多问,只得道了声谢,便和惠岸并肩出了潮音洞,离了紫竹林,驾云径至流沙河而去。

 

(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大圣心猿》第一百零七回:观音指路遣惠岸,悟净皈依渡弱水)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作者信息***

【作者简介】

史马广彧,加拿大BC省中文协会会员,温哥华大华笔会会员,温哥华至善中文学校教师;微信自媒体“国学微讲堂”公众平台主讲人;著有《史马老师讲国学》系列丛书,获著名作家二月河先生作序。

 大量读者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给点赞和转发的习惯!长期坚持原创真的很不容易,鲁速还没有放弃,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转发,表示对历史百家争鸣的鼓励~


首页 - 历史百家争鸣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