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16岁少女在教室被奸杀,凶手竟然说“她是自愿的”:这世界上真的有禽兽!

04-14 20:01 首页 少女兔


还记得两年前轰动全国的“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奸杀案”吗? 16岁花季少女姚金易被残忍奸杀,丧命于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的教室里。而凶手,是同校的17岁男生王祎哲。


今年的4月5日,女孩被奸杀600多天后,遗体终于可以入土为安了。如果她没有遇害,今年正好18岁。



大好的年纪,大把的时光,她本可以享受自己的青春年华,怀揣着梦想和期许,和其他女孩一样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听老师讲课,坐在咖啡厅里和朋友们聊天打趣,坐在家里吃着香喷喷的饭菜,一家人其乐融融。


然而,如今她只能躺在冰冷的棺材里,再也无法拥有世间的美好。更气愤的是,凶手在外面毫无悔意,甚至企图翻案、逃脱罪名,而学校竟然以凶手成绩好为由,请求法院减刑!


回顾事件的始末,人性的恶毒与冷漠已经超越了我的想象力。


2016年5月19日晚上20:48,姚金易的母亲正在和她聊微信,过了一会儿聊天突然中断,女儿迟迟没有回复。

 

姚母心里一惊,因为女儿从来不会无故中断对话,即使有事也会提前说一声。于是,她试探性地微信转账2000元过去。

 

结果,姚金易一直没有接收,更没有任何回复。姚母开始慌了,给姚金易打了好多次电话,但是都没打通。

 

凌晨00:40,姚母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你女儿和同校男生王祎哲跑到学校外面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刚才那个男生发来短信说他们两个在一起很安全,让我们放心。


(凶手王祎哲)


姚母非常震惊,一是女儿根本不可能私自离校,二是女儿曾说过她非常讨厌王祎哲这个人,所以更不可能和他待在一块。


当她再次尝试联系女儿,电话那头却提示对方已关机。姚母心急如焚,她预感到女儿可能出事了。一边给学校打电话要求报警,一边连夜开车从山东前往北京。


然而学校拒绝报警,并声称:学校经常有男女生出去开房的情况,不用担心,明天他们会回来的。


先等一下,学校经常有学生出去开房?都是一群未成年的高中生,学校不管的吗?家长都急成那样了,竟然还见怪不怪地让家长不要担心?


细思极恐。


姚母对学校这样轻视的态度很无奈,于是给姚金易的同学打电话,大家搜遍了整个学校,最后在教学楼601教室找到了姚金易的尸体。



这个教室一直没有使用,放置了座椅杂物,是整个学校唯一没有监控的教室。除了杀人凶手和被残害的少女,谁都不知道当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此时已是早上6:30。由于堵车,姚母还没赶到学校,而姚金易已经被残忍奸杀。曾经清纯可爱的少女,如今丧命于桌椅之间,头发凌乱,右脸肿胀并有紫斑,脸部扭曲变形,鼻子大量出血,嘴部肿胀并有血迹,头部有伤口,脖子有勒痕,身上有淤青。此外,臀部有大片血迹。


早上7点左右,王祎哲选择自首,并坚持说他和姚金易是男女朋友关系,姚金易是自愿和他发生性关系的。事后害怕姚金易反悔向老师报告,情急之下他才失手杀人。


王祎哲家属的态度更令人寒心,儿子杀人了,他们第一反应不是忏悔,而是问姚母:这件事能不能用钱解决。


仗着家里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生命是用钱换不来的。


果然,被姚母拒绝后,王祎哲和他的家人再也没有联系过她。甚至在庭审和判决阶段,王祎哲的家人都没有出席。


王祎哲在法庭上的表现也是可笑,姚母说道:他一会儿不承认强奸,一会儿又给我道歉。判决的时候,穿了一身名牌,头发梳的立立整整的,全场神情镇定地站在那,一言不发,我感觉对面仿佛站了一个演员。


看到这里,不禁想起了江歌案。拒绝认罪的陈世峰,冷漠无情的陈家,还有苦苦寻求正义的江歌妈妈。


受到伤害的同样是两个善良品学兼优的好女孩。生前被凶手残忍对待,死后还被泼脏水。



无比心痛啊!这个世界,真的有禽兽。

 

在姚金易遇害的这600多天里,姚母一心要为女儿沉冤昭雪,这一路上困难重重,举步维艰。



· 凶手狡辩与不服上诉 


一开始北京昌平警方给出的尸检,鉴定姚金易头部损伤确认为外力所致,但无法确定是什么外力。


后来姚母辗转找到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教授和博士,进行了尸体补偿鉴定。最终确认姚金易的头部和身体多处外伤,均为击打造成的,而不是凶手所说的推搡时导致失手杀人。从而认定了凶手是暴力殴打、强奸杀人!


同时检察院通过技术手段恢复了聊天记录,发现两人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一切都是凶手王祎哲在狡辩!


2016年12月28日,检方正式对嫌犯王祎哲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提起公诉。


2017年6月26日,法院认定王祎哲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王祎哲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可是对于失去独生女的姚母,她唯一的诉求就是判凶手死刑。当一审宣判结束,无耻的凶手王祎哲却还在垂死挣扎,他提出上诉,否认罪名。



· 学校用成绩好帮凶手减刑 


今年2月8日,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第六法庭开庭审理。对方提出了所谓的新证据,不承认强奸和故意杀人两项罪名。


这些新证据简直荒谬,大家感受一下:


①北京新东方出具的王祎哲在校表现良好希望从轻处罚的说明


②王祎哲曾经所在班级四班的班主任张老师的评语,说王祎哲在校成绩优异,遵守纪律,团结同学,从无违反校纪校规


③王祎哲2016年上学期的成绩单


第一次听说成绩好可以从轻处罚,那我要是考上了博士品学兼优,去打架杀人是不是就能无罪释放了?被害死的女孩也是品学兼优啊,你怎么解释?


用成绩单作为减刑证据,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



· 姚金易在学校的遗物不翼而飞 

 

姚母前往学校想拿回女儿的遗物,被告知遗物一直被封存在307女生宿舍,没人动过。

 

然而当姚母在学校领导和保安的陪同下,撕开封条进入宿舍时,发现姚金易的遗物已经丢失得所剩无几,地面还有被打扫过的痕迹。



校领导一直说不知情,却不配合调查情况。后来姚母多次想和学校领导老师进行沟通,却被拒绝进入校门,甚至被保安推倒在地,受伤进了医院。


从始至终,学校的做法太令人费解了。不是推卸责任,就是包庇凶手,就连对受害者及其家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拜托,危机公关不是这么做的。


只有在悲剧面前,我们才能看清楚人性最阴暗的地方:自私,冷漠,无情,恶毒。


我们需要的是未成年人保护法,不是未成年人渣保护法。像这种作恶多端、不知悔改的禽兽,还把脏水泼到死者身上,对死者进行荡妇羞辱,真的太恶心了。


年轻美丽的生命已经逝去,这两年姚妈妈一直在到处奔走,想唤起社会各界对未成年人犯罪的关注。她希望未来不再有孩子受到伤害。



然而,体面的维权者总是被不体面的恶人欺负。


前不久,在姚金易的葬礼上,姚妈妈难以遏制内心的悲痛。



本来她亲手铺满鲜花的应该是女儿的婚礼,前来的亲朋好友应该是来祝福新娘新郎百年好合。可如今都被禽兽毁掉了。


我们坚信善恶自有报,天道好轮回。就算恶人躲过了现实的惩罚,也逃不过良心的谴责。请好自为之!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愿逝者安息



首页 - 少女兔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