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沉浸娱乐第一人周箫:创造认知困难重重,但我对真实感有洁癖

01-12 12:39 首页 猎云网

文 |  猎云网(ilieyun)秋水


“虚拟的现实终归是虚拟,现实的虚拟终归是现实。”


类似的金句周箫总是脱口而出,他几乎是一个对真实感有洁癖的人,所以他这样的一位“真实洁癖患者”,才能从无到有的创造“沉浸娱乐”这种新的体验。


巧的是,远在美国,和“触电”同一年诞生的美剧《西部世界》里,描述了一种未来娱乐的新可能——当人们不满足电影、戏剧、主题乐园这样单向输出的传统娱乐时,需要给他提供一个完全沉浸其中,可以触摸可以参与,又超出他预期的真实世界。



 ◆ 

IP创造者的通透灵感


创造认知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但周箫总是在和困难打交道。


十六七岁少不更事,周箫以南山雪为笔名进行小说写作;二十几岁进入社会小有成就,周箫在全球知名的公司爱德曼开创了中国区的娱乐营销业务;4年前动了创业的念头,写触电第一版产品手册,脑子里蹦出了“沉浸娱乐”这个新概念。周箫职业生涯的三个阶段,无一不在创造认知。


从写作,到从事营销,到做娱乐体验,他形容自己“总是有一种通透的灵感”。周箫的日常生活主要是被工作、思考、玩这三件事填满的,年少写作时练就了揣测人物心理的能力,他还是狂热的电影爱好者和动漫周边收藏者,每天至少看一部片子,办公室有一个超大的柜子摆满了他的收藏,这些都是他的灵感来源。


他继续解释到:“这让我发现融合是一件好玩的事,直接影响了我创办触电,将电影、游戏、戏剧、IP、粉丝、实景、表演、互动、科技等等融合在一个空间中,摆脱传统娱乐形式的固有局限。”


他还认为,“沉浸娱乐”更强调用户的感受,这种形式能够让用户能够沉浸在一个无限接近于虚拟世界的真实空间中,扮演符合场景设定的任意角色,与演员互动过一把戏瘾,或者选择旁观。总之,触电将选择的主动权交给了用户。


触电发布会现场


 ◆ 

触电正在创造新的IP沉浸娱乐形式


“一年中的364天你都在做自己,只有一天,我让你做另一个自己。每个人都有变成另一个人的欲望,我就是要满足这种欲望。”周箫这样告诉猎云网(微信:ilieyun),听上去颇有些天马行空。


作为新事物的创造者,周箫的内心也是忐忑的。


4月29日,触电首场体验的前一天,周箫的忐忑感达到了顶峰。这种感觉来自于未知性,一个完全没有商业化的新事物,即将经受市场的考验。


4月30日清晨,周箫早早地来到自己的主场——北京西单大悦城9层的“触电·鬼吹灯”。对于购物中心而言,高层的9层是一个人流相对稀疏的区域。但这一天的西单大悦城九层早早排起了长队,200米的队伍从早排到晚。有人甚至从秦皇岛坐了两个小时的高铁来到现场,又足足排了3个小时的队。


周箫悬着的心终于落地,用户们喜欢这种沉浸娱乐。这一天,他除了张罗体验活动,自己也随着观众进去,玩了很多次。一边玩儿,一边和观众飙戏,他用这种方式测试观众的真实反应,屡试不爽。


除了新娱乐形式对大众的吸引力,首场体验的旺盛人气在一定程度上来源于周箫选择了一个全民IP——《鬼吹灯》。与此同时,触电还与漫画《整容液》的影视版权方和手游《暗黑黎明2》游戏发行方展开合作。



 ◆ 

做沉浸娱乐的“内功心法”


不再旁观,玩即是参与。周箫认为这种娱乐理念才符合当下年轻人的喜好。


所以,他首先尝试的就是场景和形式的改变,去掉传统娱乐形式中的一切介质,比如VR眼镜、比如屏幕、比如舞台,观众不再隔靴搔痒,而是完全的身临其境。


实际操作起来并不容易,周箫做的第二件事叫做“十感体验”。让所有东西力求真实,从而打通内部和外部的十种感觉。


周箫解释道:“比如说《鬼吹灯》里面老吊爷的角色,他是一具在地下千年不腐的尸体,肯定有一些糜烂的气息。我们想还原这种味道,就去找市面上有的各种气味。但发现那些气味虽然接近,其实还是调配出来的香水味道。所以还是选择买一块猪肉,把它撕成小块,放在阳光下发酵十几天,最后那个味道和糜烂的尸体一模一样。”


除了让体验和人适配,周箫还力求和城市适配。为此,他每到一个新的城市,第一件事就是走到街边,看这个城市的人都在玩什么、谈论什么。


触电走进台北的那段时日,周箫给了自己3天时间体验生活,比如说去看展、看舞台剧、吃大排档,为的就是学习这座城市的文化背景和娱乐方式。周箫说:“内地的说话方式和台湾不太一样,我们在台北特意找了编剧,来适配台北的语境。”



沉浸娱乐的显著特点还在于“用户做主”,传统娱乐形式都是先写好剧本,上映了就不能再改。触电则不一样,50%的剧本自己写,剩下的一半属于观众,他们的行为也会成为触发剧情的关键因素。


在体验落地的前期中期和后期,周箫都会持续了解用户的评价,从而和策划团队一起灵活地改变剧情和场景的设定,以用户的视角来创造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当然,“触电”也会给用户留彩蛋。比如《触电·鬼吹灯》里面,按照原有的情节,摸金校尉会在最后时刻拯救大家,把大家从墓穴里推出去,而自己葬送在大墓里。但“触电·鬼吹灯”西安站的最后一场,在用户们逃出大墓还在为摸金校尉们的死遗憾时,墓门缓缓打开,三位摸金校尉光环加身,走出大墓。这种“主角光环”的最后加磅,更让体验到这一过程的用户倍感惊喜。


所以,“触电”挑选的演员的方式也不太传统,要经过语言刺激、行为刺激,以及场景刺激三个关卡,最后脱颖而出的才算合格。


 ◆ 

周箫早就想好了关于商业化的一切


因为每一场体验的剧情和场景都在发生变化,用户往往会多次购票来进行不同的体验,并且形成口碑传播。周箫透露:“触电的用户复购率在20%-30%。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一个19岁的小姑娘,在西单大悦城玩了12遍’触电·鬼吹灯’。


我们觉得很惊喜,问她每次都玩了什么,她就把每一次的情节和场景的变化都细数了一遍。我们还发现,这个小姑娘最初很羞涩,但每次都带她的朋友过来来,这个时候她都特别活跃。后来我们总结了一下,这是两种不同视角之间的差别,当她一个人来的时候是观众视角,带人来玩的时候是上帝视角,因为只有她会玩,她能教别人。”



2016年,中国大中型购物中心超过4000家,平均日客流超过4万,消费者的这部分时间应该被有效利用起来。所以,周箫选择以国内顶级的购物中心作为根据地。事实证明,周箫并没有走弯路,有10万+观众曾在过去一年中玩过“触电”。


这10万+观众的消费内容除了单价在100元左右的门票之外,还有一些游戏道具,比如说《整容液》的能量项链。


先购买道具再入场,这种消费形式已经突破了传统娱乐形式的做法,一般来说,传统的影院和剧院会把这些周边产品陈列在柜台里,观众也会先观赏剧目,再购买产品。


周箫认为,这种方式根本不能提升周边产品的销量,因为这些产品没有与观众产生任何联系,也就注定了人气不会太高,恰当的做法应该是将购买行为前置。


他告诉猎云网:“当消费成为沉浸式体验的一部分时,用户就会淡化对钱的敏感,因为这种消费所带来的体验与用户之间有紧密的联系。当你把不同选择背后的可能性传达给用户的时候,他们自然会选择要什么。”



 ◆ 

周箫:那些VC教会我的事


周箫的桌上有一个本子,采访过程中,他会随时翻出本子,记录些什么。周箫说,他会把瞬间想到的一些关键点记下来,手机里最重要的应用也是用于记录的印象笔记。


很多个细节都展现出,周箫是一个喜欢划重点的人。但在“触电”成立初期,他带着团队输出“沉浸娱乐”这一新事物时,人们好奇着、观望着、小心翼翼地尝试着。经过一年时间的摸索,“触电”建构起了各方人们对于“IP沉浸娱乐”的认知,周箫和他的团队不再需要大篇幅地阐述他们关于“沉浸娱乐”的想法,市场和用户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沉浸娱乐。


好在这种情况现在有所改变。公司内部设立了投融资部,专门打理融资方面的事务,也有分管商务的部门,这都为周箫过滤掉许多不太重要的信息,节省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现在,周箫将自己的时间更多聚焦在思考IP沉浸娱乐的升级玩法上,他不再需要去跟许多人聊沉浸娱乐到底是什么。“如果现在还有人以传统的经验和认知来看待触电,我不会花太多时间再去聊,而是用用户的真实感受和触电速度给到我们的答案。“



的确,触电的玩法是新潮的,甚至只能对标美国的《西部世界》。


作为周箫的天使投资人,微影时代的创始人林宁总是鼓励他:“创业永远会面对不可预期的失败,一定要记得你的方向,挑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做。”


事实上,林宁不只是给资金和鼓励,在资源方面也从不吝啬。触电的演出时常会出现在微票儿的首页头屏,当然也确实因为触电足够热门。而且林宁会把优质的IP引荐给周箫,时不时的和他切磋对于行业的判断。


梅花天使的创始人吴世春则是一位有着灵敏商业嗅觉的投资者,周箫喜欢和他研讨商业战略,讨论怎么赚钱的问题。


同样是触电的天使投资人,AC加速器的创始人徐勇则是老干部型的投资人。在周箫看来,徐勇特别喜欢助人,没有刺,也不扎人。周箫坦言:“我小时候特别好斗,喜欢挑战一切规则,这些年慢慢把刺收起来,反而看到更多的美好。”


 ◆ 

变化


周箫说:“每时每刻,我们对沉浸娱乐的认知都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伴随着对市场和观众的洞察。”在验证了市场需求、制作能力、运营能力后,触电将在2017年开始进行有节制的IP扩张和城市版图扩张。


一方面,将足迹延伸至广州、深圳、成都、重庆等超过10座城市,涵盖具有强劲娱乐需求的一二线城市。


除了延续触电所擅长的探险和惊悚类IP外,触电的IP触角扩大至仙侠类IP、游戏类IP、亲子类IP、萌系IP。2017年的开年之作是两个仙侠类IP——《诛仙》手游以及《仙剑奇侠传》。


据周箫透露,“触电”将根据完美世界的正版《诛仙》手游打造“触电•诛仙”,打通线上游戏和线下娱乐的边界,激发“游娱联动”的更多想象空间。


譬如,将使用《诛仙》手游的场景、道具、人设,从服饰、道具、兵器、阵法到大王村、青云山、黑竹林等经典场景,让玩家从打坐·悟道,到修仙·寻宝,直至启动诛仙剑阵,通过听觉、视觉、触觉、平衡觉等十种感觉,触摸到真实的“诛仙世界”。


而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阿奴这些陪伴许多人成长的游戏人物,也会变身成触电中的真实角色进入剧情。


周箫透露:将会在“触电·仙剑奇侠传”里构架出一个宏大而又真实的仙剑世界,让玩家与主角们并肩作战,一呼一吸之间忘却时间,随身随心都是仙剑。



值得关注的是,触电将在2017年推出原创IP“触电·西游”,讲的是一个暗黑版、有趣味、解构以后的西游,用属于年轻人的新视角去亲临一个被大众所熟知的老故事。


而跨界融合依然是触电在2017年的关键词,周箫称,触电将通过和游戏IP、电影IP、漫画IP的合作,跨界联合多方力量,用影娱联动和游娱联动的方式,接入更多的粉丝力量。


而对于IP的“触电化”产品改造,还会带来更多新玩法。2017年,观众将有机会看到触电出现在更多城市黄金地段的购物中心,和更多平台和资源对接。成为一个线下现场娱乐机构,在足够多人流的地方做出事件与关注。


周箫告诉猎云网:“希望明年这个时间点,我我们再坐下来聊的时候,我能和你聊一聊触电这一年间收入的变化,那是业务规模化的一个标志。”热烈的阳光穿透百叶窗的缝隙,洒在他疲惫而兴奋的脸上,像极了理想主义者的勋章。




[猎云网所有原创及编译文章不可随意转载,白名单授权请联系微信号:lieyunwang(备注“授权+公众号全称”),回复关键词“转载”看具体要求]


首页 - 猎云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