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余德:乐视“闷杀”:危险的三角关系

01-24 21:34 首页 IT老友记

公众号 | itlaoyou-com

来源 | 掌会

文 | 余德


阿德哥与数位私募及市场人士沟通的结果是,5元钱左右。市场是聪明的,低价筹码不仅仅孙宏斌想要,市场也想要,低于这个价格,抢筹自会发生。


《依兰县志》载:乾隆年,副都统克托筑伯都纳城,掘得赵佶画鹰轴,用紫檀匣藏,千余年墨迹新。

 

赵佶就是宋徽宗,这幅画作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永远沉入了历史的长河。但这唯一的遗物,提醒后人,宋徽宗与他的儿子,曾经在这里度过了相当长的不堪岁月。

 

宋靖康二年(1127年),女真人三次围攻北宋都城汴京,在其后的1130年,金兵将汴京洗劫一空,押着徽钦二帝及后妃宫女300余人,宗室男女4000余人,教坊3000余人,及官吏、内侍、僧道、巫卜、工匠等总数约20万人北上黑龙江五国城,即今天的依兰县。

 

此即靖康之难,北宋灭亡,徽钦二帝成了亡国之君。

 

除了一个小官员李若水大骂金主,名妓李师师吞金簪“忠列”,显示了象征性的反抗之外,百姓却无不欢腾,庆祝一个大的胜利。

 

890年后的今天,2017年1月24日,断断续续停牌超过一年半的乐视网“裸复”,颇有点靖康之难的意思,除了证监会门口犹犹豫豫的几个“上访”股民之外,市场波澜不惊。乐视网超百亿卖盘压阵,创业板则大涨2.57%,暴风集团、生意宝等科技股以涨停庆祝“筑底”成功。

 


有网站推出了“乐视网到底多少个跌停”的有奖问答,有公司推出了绿色版的“跌停套装”,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远遁美利坚,犹如北上的宋徽宗,但却不发一言。

 

 

九叶鸿基一旦休,

猖狂不听直臣谋。

甘心万里为降虏,

故国悲凉玉殿秋。

 

国破成就了瘦金体,成就了一代画家赵佶,成就了两首名诗,也成就了一代昏君赵佶。

 

但一言不发的贾跃亭,在网路、微信各式的“维权”群中,被骂为“无耻、可恨”,甚至有人提出,唯一的愿望,就是出门遇见贾跃亭,一刀两命。

 

 

贾家谢幕

 

彻夜西风撼破扉,

萧条孤馆一灯微。

家山回首三千里,

目断天南无雁飞。

 

赵佶在依兰县“在北题壁”,贾跃亭在美埋头造车。

 

可靠的信源证明,新乐视的“九大利空”公告,贾跃亭事前并不知情,贾夫人也并不知情,甚至在互动吧沟通的董秘赵凯亦未参与,他只是网路上的一个代号,假装在互动。

 

 

一切的安排,都是新乐视(大半工作在融创证券事务部)主导,正在休假中的赵凯,不出意外,很快也将“因个人原因”辞职。

 

由市场定价”,变成了新乐视的核心关键词,一场轰轰烈烈的乐视运动,自2011年胎动,2012年奇迹崛起,5年之后,惨淡谢幕。

 

一场“资源与战略”高度不匹配的互联网第四极崛起,终旧变成了一场笑谈。

 

从超级电视、超级手机、乐视影业、乐视体育再到乐视汽车、易到,贾跃亭高扛“生态经济”大旗,闪电般崛起,引入各路高手,全方位降维打击,树敌无数,轰轰烈烈之后,却在2016年底发布了“罪己诏”:乐视生态型组织没有形成。

 

危机由此引发。

 

乐视手机在短短的二年中,出货2000万台,但每台亏损200元的事实无法抹去,以低价增加用户密度的策略没错,但巨额的亏损得有人买单。纵有手机业老将冯幸坐阵,但价格却是贾跃亭亲自定的价格。

 

导火索从手机开始,供应商、服务商开始追债,众多战线上的资金漏洞越来越大,银行紧张、投资人紧张、质押方紧张,堵门、扯旗、静坐;停贷、断供、冻结,应接不暇;“乐视没有二股东”的二股东曾强不再说话。

 

甚至,“PPT公司”已没有公关预算,媒体以挖出乐视猛料为已任,KOL以判断乐视为荣耀。

 

危机放大,乐视不用抢头条,它一直就是头条。

 

只是这头条里,声音高昂,却不再是《醉春风》般的“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而是“桀纣桀纣”不绝。

 

一如赵佶“朕万几余暇,别无他好,惟好画耳”宣言,贾跃亭“惟好创业耳”,即使万劫不复,也要蒙眼狂奔---造车!要么死亡,要么伟大。

 

蒙眼,掉沟里怎么办?吓死很多人;伟大,可能是BAT之后的“百倍收益”公司,又吸引了很多人。

 

很不幸,还是掉沟里了。

 

2017年1月,乐视迎来了“白衣天使”孙宏斌,6个小时的会晤,150亿元的投入,乐视迎来了真正的“二股东”。似乎反转在望,更有“乐视影业注入”,一众公募基金,章敬平、廖俊等私募,18万新老股民悉数进场。

 

但话音犹在,危局难迁。

 

“下周回国”贾跃亭一去不返,招行超过20倍冻结股权,孙宏斌出任董事长,梁军过渡CEO边疑边用。

 

董事会随之易手,尚算优质资产的乐视致新、乐视影业旋被控制,开始“切割”资产,一是要与乐视控股非上市公司切割;二是乐视网与大股东贾跃亭切割,孙宏斌活生生把自己做成了“大股东”,亲自操盘乐视网。


有媒体报道,贾跃亭曾与孙宏斌商议转让更多股权,以期还债,但与“生意人”孙宏斌谈崩。

 

天下没有谈不拢的生意,只有谈不拢的价格。二者的关键在于价格,贾跃亭当然希望价格高点,能更多地偿还债务,但孙宏斌并不认可这个价格,他希望以更低的价格接手。

 


赵佶不听李师师的话,联辽抗金,而错误地选择了联金灭辽。并对强金采取了“不抵抗”战略,乐视的时光则在所谓的“切割”中流失,随之流失的还有乐视的高管,中层,以及刚刚进来不久一直在玩游戏的“新人”,直至2017年中期,乐视人无所事事,更多的是看自己的东家---乐视,又上了怎样的头条。

 

谈不拢的价格,解决不了的欠款难题,终于“兵戎相见”,乐视九大利空,祼复开门,价格交由市场决定。

 


宋朝皇帝与金军主帅当然也无个人恩怨,但地盘依然要抢。

 

几个跌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贾家谢幕出局已是定数。贾跃亭的质押股权将会易主,价格由市场决定,孙宏斌当然会乐意接手股权,为房地产业10年后的转型打下基础。

 

好在贾跃亭汽车成功融得了10多亿美元的融资,算是拿下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与南宋官军仓皇南窜相比,多了一份希望,但能否成为史玉柱第二,又要以三年为期。

 

不听章淳“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北宋终亡国。暴风冯鑫则说,互联网一辈子,还没见过第一名自杀的。

 

贾家的乐视,自杀了吗?

 

孙氏刀法

 

“快,真快,真他妈的快!”古龙画风在孙宏斌身上展露无遗,“只见自己的身子缓慢地倒了下去,脖子上鲜血像喷涌的瀑布,如花般灿烂、四溅”。

 

自上次以年息10%的方式向乐视提供借款以来,孙宏斌已决心“拿下”乐视,做成自己的大股东地位。

 

在此之前,“国共合作”谈判并不顺利,不懂互联网,乐于做“二股东”的孙宏斌看到乐视的基本盘:超级电视不赖,乐视影业OK。乐视网的董事会尽握,该发大招了。

 

贾跃亭要价10块,孙宏斌还价1元。生意谈崩,宋微宗传位于太子宋钦宗,慌乱之中,自己的翰林画院也被金军尽掳,让赵佶跺脚不迭。

 

“乐视是个好公司,只是缺点钱”,孙宏斌不想留下遗憾,那就不是问题。时至今日,解决乐视的危机,对于他而言,依然不是问题。

 

融创最多的,就是钱。虽然150亿元的投入之后,乐视一路下跌,但融创股价仍在高歌猛进。

 

既然熬走了大量高薪高管,熬跑了不听招呼的核心中层,将12000余人熬到不到3000人,除节省巨额员工赔偿,大量人力成本外,更是有了“自己人”阵形,那么,该开门了。

 

九大利空顺势打出,沟通会上,重组失败,年度巨亏,“要遗憾便遗憾”!“愿赌服输”!塑料的兄弟情谊尽显,显然,跌透打穿,目的是让股东们过个“好年”,别在提心吊胆。

 


据乐视的多位高管称,贾跃亭的“拖拉”让孙宏斌颇为光火,“不是你(贾)绑架了我,而是我绑架了你”,孙宏斌已铁心成为大股东,白衣天使实际上“霸星出世”。

 

“原以为来了个JQK,不想来了个345,融创是67,还有万达来了个8”,孙宏斌此前的演讲中尽显此意,345678,顺子不大,倒也够长,还是一手好牌。

 

这在另一方面,“贾跃亭不是快刀斩乱麻,而是连一片羽毛都不愿丢弃”,也显露出降维视贾的心志。

 

传闻贾跃亭曾接触了不少投资人,但因为孙宏斌已全面主导乐视资产,接盘便成为了“死局”。当然,冲虚式的自杀一片,误打误撞破了棋局的事儿,只是故事,成不了现实。

 

实际上,自借款开始,新乐视已开始了正常运转,乐视智家(致新)今年的目标是售出150-200万台智能电视,这一目标,依然是互联网电视头牌的出货量。

 

资产质地依旧优良,当务之急,将乐视利空全部出尽,然后低价介入,这是市场的要求,而非凭空的“阴谋”。

 

尽管孙宏斌在乐视影业已是控股股东,乐视智家也已是二股东的基础上,但仍然更要取得控股称王的水平。

 

只是,利空要出多尽?到底要打多少个跌停?

 

阿德哥与数位私募及市场人士沟通的结果是,5元钱左右。市场是聪明的,低价筹码不仅仅孙宏斌想要,市场也想要,低于这个价格,抢筹自会发生。

 

不要相信基金所谓调低估值的概念,这就跟蔡京忽悠宋徽宗一个意思,这只是个专业玩法,大伙儿可以自行脑补。

 

 

所以,不出意外,股价打透的状态上,孙宏斌会打出“二救”、“三救”乐视的牌:先是推动大股东增持以示“差不多了”,别真打掉了底子,乐视再无人相信;同样,也为贾跃亭留点面子,为大股东20%多的股权定个基础价格。

 

三救乐视则在于接手大股东的股权,算是“帮贾跃亭还债”,只是这个价格,怕是要让贾跃亭“回眸入抱总合情,痛痛痛”;同时,孙宏斌也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价格,相比当初150亿元中30亿入股乐视网8%点多的股权,分分钟降低了持仓成本。

 

二救、三救乐视,既让老乐视的虚火尽除,又能名利又收。一个低于200亿元市值的盘子,在孙宏斌手中,可谓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再生,股价翻上个一倍两倍,只需要“孙氏刀法”,做好今年一季度的恢复运营,以及接下来的卷土重来即可。

 

孙氏刀法之下,治大国如烹小鲜。谁说干房地产的搞不好互联网?

 

娴熟的刀法,不违规,不违法。乐视尽入囊中耳。

 

然后,推动影业注入,万达文旅优质资产注入,你说好不好?

 

在接下来的时光中,贾跃亭倒不必如赵佶一样,面对破屋一灯微,他还要为造车,为消除神州雾霾而努力,只是,“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闷杀

 

乐视的南宋时期已然开始,新乐视依然会“隔江犹唱后庭花”。

 

只是,18万股民不会忘记,有一种杀法叫闷杀。

 

长期停牌,期间大股东争战,熬字诀切割,快刀释放,修建了一座“元祐党人碑”,这个耻辱,随历史流转,18万散户,即是元祐党人,只是,无名无字。

 

祼复公告出台之后,股民迅速在网路集结,微信群一个又一个,除了咒骂,除了悲痛,除了有点儿“想跳不敢跳”的豪情之外,一地鸡毛。

 

“今年华市灯罗列,好灯争奈人心别。人前不敢分明说,不忍抬头,羞见旧时月。”

 

一些散户们听了律师的意思,要拉够三百人,然后联名上书。除控告贾跃亭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关联交易等行为违法之外,希望就“长期停牌,停牌中不断释放利空”的非正常交易状态,坑害股民发起维权;更有甚者,希望引起监管层注意,以监管失职获得“投资者保障基金”赔偿。


 

大家都不知道,当乐视危机进入第二阶段,股民们不过是资本局中的“炮灰”,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在如此法制社会,“朗朗乾坤”之下,居然会上演如此“不道德”大戏。

 

资本不谈道德,商业不谈道德,成年人只看利弊。

 

入局者战战兢兢,汗如雨出,已有向老婆坦白,但离婚正在路上的;也有入局者,战战微微,汗不敢出的,全部的积蓄尽在其中,再无希望;当然,还有一些勇士,在谋划一些大事,到底如何,尚不得而知。

 

个人投资人中,无外乎三类:一类是长期投资者,被称为“乐迷”之人,高位未出,低位不走,相信贾跃亭不成功没有天理的人群,相信乐视将是BAT之后的另一巨头的梦想之人,理性而内伤极重;另一类则是路转粉,在乐视强大的头条能力之下入局,或者在孙宏斌“向下30%,向上三倍空间”豪言之下入局,叫苦不迭,大骂“贾骗子”,大骂一切;还有一些私募,或称牛散之人,资金巨大,杠杆加足,但他们低调而务实,合则两利,一言不合即走人,不哭不闹不上吊。

 

在资金风险上,则又可分为加了杠杆与未加杠杆的个人投资人,加了杠杆的自然大多是满仓满融,未加杠杆的也已成惊弓之鸟。

 

但加了杠杆的,基本已是死路一条,血筹必交。一些人正准备进入失信名单,变成“老赖”,再不坐高铁飞机,不进五星级,不去高消费,不出国。但残酷如此,还款,此生几无望。

 


一个紧随乐视6年的牛散,不仅在二级市场仓位十足,更是在一级市场投资了乐视移动。二级3600万元的本金,在下跌的过程中又是一路融资,杠杆终于加足,信心则接近崩盘。

 


如今,已与父母、媳妇、儿子切割关系,变成了不爱金银也不爱画的赵佶。纯粹的“身无分文”,此生无法还钱,最恨是“贾跃亭一句不言”,想死得轰轰烈烈些,已是极难。

 

人生最不能接受的,是“闷杀”窝囊死。

 

一个亏损了29万的散户正在网路变成“带头大哥”之一,他勒令所有入群“难民”将名字标示为“城市+名字+亏损额”的样式,希望能够发起维权,至死方休。


各种“拼命二郎”式的活动也还在酝酿,一醉解千愁,愁后不回头的信息尚未可知,只是,不管如何结局,“闷杀”,会成为新乐视的标签,也将成为中国证券史上的一个恶心的“伤疤”,不会消失。

 

18万股民眼中,人生中亲历了“靖康耻”,这样的耻辱,将会成为新乐视“恶名市场”的口碑人。

 


乐视危局下半场中,依然不会去谈道德,人们会去谈论成功。就像今天,大家依然谈论瘦金体,《桃鸠图》一样。

 

但也还有些人,喜欢赵佶的诗,比如这首《眼儿媚》:

 

花城人去今萧索,

春梦绕胡沙。

家山何处,

忍听羌笛,

吹彻梅花。


余德:南怀仁、康德和贾跃亭,兼论经济学启蒙



首页 - IT老友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