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情怀之死---兼论乐视“惨案”走向

01-31 20:44 首页 IT老友记

公众号 | itlaoyou-com

来源 | 掌会

文 | 余德


可悲的是,这些创业精英们,大多缺失了敬畏与信仰,更遑论什么情怀。


Say goodbye

 

柏杨说中国人是丑陋的,一直流行的是“跪文化”,但一旦站起来,将不得了,因为所谓的精英,其家国情怀足以率领世人革新。

 

但阿德哥认为,站起来也不咋的,心里还是在跪着的。正统的“仁厚”儒家文化在五四运动时就已开始崩塌,经过数十年的新社会,已荡然无存。

 

精英们特别是创业精英们,不仅手握财富,更是掌握了话语权,在这个奇葩的“话语权与财富权力严重分离”的大众社会中,成为了最为强势的一种存在。但可悲的是,这些创业精英们,大多缺失了敬畏与信仰,更遑论什么情怀。

 

正是如此,情怀显得难能可贵。

 

乐视网正是因为“情怀”吸引了一众投资者。因为不管是从理念、理论、品牌还是实务,贾跃亭均打出了一整套的“情怀牌”:生态经济;产业链垂直整合,产业圈横向开放;体价比理论……

 

投资者被吸引过来,无需认为自己是上当受骗了,诸君不见大咖们如郭台铭、张昭、丁磊、冯幸、梁军以及以刘建宏为代表的整个央视五套,不都曾经“天下英雄,皆入我彀中”嘛?

 

所以,情怀的吸引力以及贾跃亭曾经创造的势能,甚至于孙宏斌,都可以说是为情怀所吸引,而与乐视挂上了联系。

 

但正与孙宏斌所言,乐视这么点钱,干了这么大的事儿。贾跃亭可谓“胆大包天”,看似干出了前人所未见的道路。这条道路,从事后来看,终究是没能完成,以至于“其兴也勃,其亡也乎”。

 

创业,其根本仍在资源与战略的匹配。贾跃亭的资源怎能带动这么大的战略呢?

 

更重要的,贾跃亭所倡导的“蒙眼狂奔”,在一个基础尚未牢靠,企业盈利的“发动机”没有形成的情况下,大扩张大跃进,终于,把所有的相关人,均带进了沟里。

 

他所依靠的,就是情怀;他所号令与宣传的,也是情怀。

 

一路紧随的朋友们,无外乎也是听信了这个“情怀”,折射的不过是大家心底的那股“家国天下”情怀。

 

孙宏斌的“白衣骑士”式救市,终于粉碎了这三十年商界的“情怀”,图穷匕首见,孙宏斌拿出的不是匕首,而是屠刀,除了利益上的原因,他想要消灭的,就是贾跃亭的情怀,当然,也包括一众乐视相关人的情怀。

 

资本无情,商人无义。

 

与情怀说再见吧。

 

“惨案”走向

 

最近爆仓的一些朋友们,高位不走,低位买入,一支股票拿了六七年,大家都相信贾跃亭牛逼的情怀+已初步爆发的势能,“贾跃亭不成功,没有天理。”

 

时至今日,真的没有“天理”了。

 

贾跃亭以一种谁都想不到的方式,演绎了这场败局,它无关壮烈,甚至看不出狼狈,而是以一种“闷死”的状态退出了战场。

 

1月30日,乐视网五个跌停之后,孙宏斌的新乐视发出了巨亏116亿元的公告,时间上刚刚好,又一个大地雷。

 

实际上,地雷除了在停牌“闷杀”之间不断暖场之外,更是在开盘之日祭起重组失败,年度巨亏,关联交易与欠款近百亿等利空;更是在沟通会上,讲出“要遗憾便遗憾”,“愿赌服输”的情绪面引导。

 

而这个地雷,又恰到好处地引爆。

 

试想,如无大股东争执,如果乐视网原本就是孙宏斌的资产,这种可能性是否依然存在?

 

但对于孙宏斌而言,彻底切割资产,释放利空,拿回控制权,似乎没有半点的“非法”之处。

 

那么,在此时释放年度巨亏,意料之中。

 

但可以分析一下116亿巨亏的组成,公司经营性亏损37亿元,可以理解,也相当正常;但是,关联交易坏账准备一次性计提44亿元,版权、金融资产等长期资产减值准备计提35亿元,目的何在?

 

关于坏账准备、减值准备,大家都知道是继其它应收应付科目下“做账”的好去处,以账务调节手段实现乐视资产的干净,没有任何异议;但在此时放大乐视利空,一刀切完所有不利可能,只能让世人更加叹服,孙宏斌的刀法,一切毙命。

 

因为,按照乐视控股的说法,关联交易及占用上市公司60多个亿,已用乐视金融偿还30亿,乐视商城偿还9000多万,剩余债务不到30亿元,且在积极筹措中。

 

那么,30多亿的实际债务居然一次性计提44亿元坏账,就算二者争议尚未明朗,此种计提是否合适?

 

对于无期资产的计提同样如此,一次性计提35亿元。可以基本判定,其中最重要的版权资产基本归零计算,如此算法是否合理?

 

如果贾跃亭还款了呢?版权中也有相当部分具备现金价值。

 

矫枉必须过正?还是司马昭之心?

 

显然,在看似合规的基础上,孙宏斌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屠刀,这把屠刀,是希望将贾跃亭任何处置质押股权的可能全部堵死,他要打爆贾跃亭的平仓线,在已控制乐视网旗下主要资产,乐视网董事会的情况下,彻底了结贾氏帝国,从此以后,世上再无贾氏乐视网。

 

但贾跃亭的质押线平均在4元多的位置,意即孙宏斌希望股价能够真正让贾跃亭穿仓,将质押股权变成干干净净的可处置资产。

 

至于,散户们,不过是黔首匹夫,无知愚氓,Who care?

 

显然,大魏国改朝换代了,它是晋朝了。

 

另外的意义上,大幅的坏账、减值计提,也传递出了一些信号:第一即是乐视网不会退市,不仅不会退市,孙宏斌还能在2018年一季度就让企业好转,二三季度将彻底解决乐视网股权之争;在接下来的2019年,乐视网将会在注入、增发等角度发力,乐视网将重新焕发活力。

 

那时的人们将会齐声欢呼,孙宏斌救了乐视,他再一次担当了英雄。

 

另一方面,这会为其后的孙氏乐视,创造了一个极为干净且价格低廉的“盘子”,孙宏斌不仅能轻松找回当初高位投入的60亿元“损失”,更是鲸吞了“情怀路上”所有追随贾跃亭的资产。

 

看吧,孙的刀法,比江湖上多少成名英雄,高出了几个段位?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事故不能重来,事实永远都在。只是,简单、直接、粗暴地解决了乐视,人们就不应该仅仅是上了一堂投资课,也应该记住资本的凶残。

 

作为一个亏损惨重的乐视投资人,同样应该记住,孙宏斌同样凶残,他并不比贾跃亭高尚,他所熟谙的,不过是一个生意人的“疯狂逐利”,不管未来乐视如何,他都担不起一个“英雄”的称谓。

 

所幸的是,昨天疯传的一个“自我了断”的乐视股民,终无意外。一句话,为孙氏刀法赴死,不值!


余德:乐视“闷杀”:危险的三角关系



首页 - IT老友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