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在中国,2000万人正在被“读书”这件事拖垮人生

0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全世界突然鼓吹起了“读书万能论”。


“毕业两年工资3000,没房没车生活拮据,怎么办?”

——多读书啊。读书是成本最低的自我提升方式。


“考研失败生活迷茫,找不到未来的方向,怎么办?”

——多读书啊。你的一切问题,都源于想得太多而读书太少。


“怎样才能让自己变得更美、更有气质?”

——多读书啊,你读过的书最后都会成为你举手投足间的气质。


你看,王石马云乔布斯,还有股神和盖茨,每个人都嗜书如命,每天想方设法抽时间出来读书,最后得以成就一代霸业;

你看,我朋友我亲戚我本人,月薪只有两千的时候,依旧每个月花五百块买书自我投资;一年以后,升职加薪,月薪翻倍,成功逆袭。


“读书”就是绝对的政治正确,世上一切问题都可以用“读书”来轻而易举地解决。


而比“读书”更为众人疯狂推崇的,是“多读书”。


在知乎上,动辄就能看到“读书突破一万本是怎样的感觉”,“一年读书500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之类的问题,话题之热,回答者之众,令人咋舌,仿佛所有人都陷入了读书的热潮。



读了一万本的比读一千本的境界高,一年读300本的比一年读30本的牛逼,读英文原本的瞧不上读译本的,读小众冷门外国文学的看不起读国产网文的。


但是不管怎样,不读书的那群人都是最底层的。

不读书是原罪,是堕落,是不知进取。


没错,就是我。


而且,我不仅不以为耻,还如蒙大赦,甚至晚上在被子里都会偷着乐。



02.


在中国,2000万人正在,或曾经,被“读书”这件事拖垮自己的生活。


根据美国全国学习障碍委员会统计数据显示,全美 8%-10% 的人有读写障碍问题。

这种状况,每5个人中就有1个人有轻度症状,患病率高达20%。

在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学习障碍研究中心的调查中表明,中国有 10% 的中小学生存在不同程度的学习障碍。

其中光北京市区就有 10 万。


2017年数据显示,全国中小学生人数约为23527.68万人。

10%,也就是2000万。


而那些饱受着“读书”的精神压力折磨的成年人,大概是这个的几倍之多。


小的时候,你面对的是父母和老师“你怎么那么笨,两本书都读不下来!”的指责;

成年以后,你面对的是“不读书=一切失败根源”的群体压力,是其他人都在读书,而你却被排斥在外的不在场焦虑。


“不读书的人终将被时代所淘汰!”


随处可见的标语让人胆战心惊。于是你一次又一次地在亚马逊上下单,从书店搬回大部头,电脑里存着1个G的电子书;

哪怕你连塑封包装都没拆开过。

于是你在网上读各种资料,从一个词条跳转到另一个词条,毫无意义地消耗一个又一个下午,美其名曰“获取知识”,实际上只是给生活带来越来越多无意义的负重。


你逼着自己去读书。

你逼着自己去读那些你不知道为什么要读的书。

你花大把大把的时间一页一页啃过去,哪怕你头疼,烦躁。

小的时候,你因此遭受自我认同上的深重打击;

大了以后,你还在因此消耗着自己的时间,金钱,精力,耐心……


是的,“读书”这件事,正在持续拖垮你的生活。



03.


聪明的读者应该已经看出来了,我不是要说读书不好。


我想说的是,在各种鸡汤媒体的轰炸下,盲目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在“读书”这件事情上,实在傻得可怜。


你以为叫你“多读书”“读书至上”的那些人,自己就真的会一本一本去啃完所有书么?


在《圆桌派》最新的一期里,编剧史航,知名作家马伯庸,以及蒋方舟等文化名人,围坐在一起讨论知识获取的话题。在谈论到“读书”这件事情时,他们是这样说的:


“我现在大量的知识都是来自于二手渠道。”

“我之前买的书,别说拆包装了,连封皮都没看过,只见过书脊……”

“只有为了写小说、为了跟人辩论的时候,我才会去读大量的文字。”



主持人窦文涛最后用四个字肯定了一种读书态度:致用以学。


我极其赞同这种治学态度。


我们生活中有太多无用的信息,太多没意义的阅读了,真要按照网上给的书单一本一本读过去,累死了也形成不了自己的知识体系,更加难以从中整理出来什么可以致用的东西。


比生活的极简更重要的,是扔掉精神上的附庸。

你真正需要的,是极简的阅读。



没错,每天晚上帮你极简阅读一本书,每天送你一本实体书。


它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让你深入抓住一本书的精华,从内容到思想,再到句子。这样,当你真正确定自己感兴趣,而这本书也的确对你有帮助之后,再展开阅读。

这才是真正高效、极简的阅读。


省去挑书的时间,省去盲目的阅读,甚至省去买书的花费。


没错,连书他都帮你买好了,每天都会送出一本实体书。



而你要做的,就只是长按下面这个二维码。

真的,别让读书拖垮你的生活,摆脱读书焦虑。

做一个真正为自己而读的人。



首页 - 进步主义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