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回顾《人民的名义》:京州大风厂的那一场大火

11-26 21:16 首页 经略网刊






关注经略【微信ID:jingluewangkan】

和我们一起:想象下一个五百年

转载请注明:经略










回顾《人民的名义》:京州大风厂的那一场大火






在《人民的名义》播出之后,李达康成了网红。但至少从大风厂冲突的现场来看,达康是能吏也是酷吏,为了他的GDP,他是可以在“长痛不如短痛”的逻辑下,作出极端决策来的。

 

也许达康会认为,痛过之后,可以重新收服人心。但陈岩石有着高度的政治敏锐:有些人心,失去了就失去了,很难找回来了




今天我们讲讲上半年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该剧第4-5集涉及到京州大风厂的一场大火。而里面最为经典的,是祁同伟和李达康想借着大火,干脆拆掉大风厂的决策。回顾那一幕,我们对其中的人物有更深刻的理解。在那个场景中,我们可以看到,祁同伟是坏人,李达康充满机会主义,赵东来是执行者,但同情工人。形象最为高大的是老共产党员陈岩石,如果没有他,大风厂能保得下来吗?  

 

在第4集,山水集团组织的拆迁队前往大风厂,要强拆。 大风厂护厂工人与之对峙。工人将汽油倒到麻袋上,如果拆迁队强攻,就点火。但在对峙的时候,有工人不小心把火苗溅到汽油上,引发了一场大火。




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与汉东省公安厅长祁同伟都来到了现场,安排急救车拉走受伤的人,并呼吁工人保持冷静。




祁同伟下令清场。已安排广播三次,鸣枪三次。

 

陈岩石赶到,李达康,祁同伟告知清场的安排。陈岩石马上就着急了。





陈岩石跟李达康要了个话筒,到工人中去做工作,劝说工人放了拆迁队的人,让消防进去救火。



陈岩石成功地劝住了工人,大部队得以进入。在这个时候,祁同伟向李达康建议,干脆趁机把大风厂拆了。




李达康沉吟了一下,表示:有道理啊!




这时候,旁边的赵东来提醒,大风厂的股权问题还没有解决。



李达康说,这是两码事儿。大风厂股权的事情,依法处理,回头政府可以给他们雇一个法律顾问。 




祁同伟趁热打铁:政府要依法执政,市民也要依法维权。




达康书记说,祁厅长,你的建议好啊。



让赵东来叫来那个拆迁队长,准备开干。




陈岩石一看又要拆,着急了,阻止了拆迁。

 

达康不得不坐下来跟陈老谈。达康提出,无论是经济纠纷也好,合同纠纷也好,都应该在法律的范畴内,通过法律来解决。

 

陈老说: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但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达康给陈岩石戴高帽,说陈老入党早,处理矛盾问题技高一筹。陈岩石回应:你心里有老百姓,你就技高一筹。




陈老时候,大风厂的问题,自己给李达康反映了很多次,但都没有回音。 达康表示惊讶,说自己从来没有收到陈老的反映。

 

陈老说:那你就架空了,脱离群众了。


 

祁同伟在旁边说,陈老,您可不是普通的老百姓。达康书记怎么脱离你呢?



陈老说,那我是啥啊?你祁同伟,李达康,将来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那边拆迁快开始了,工人群情激奋。陈老跟达康与同伟说,工人现在不相信政府。要重建政府的公信力,今天晚上怎么都不能拆,不能耍流氓。



同伟和达康说,政府从来没说不拆啊。



陈老说:我说过啊。




原来,陈老在跟工人谈的时候,说过政府不拆的。达康与同伟都楞了一下,达康说,陈老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陈老火了,非要拆,就让推土机从我身上压过去。




陈老先是给省委副书记高育良打电话。高育良说自己指挥不了李达康,陈老就说,那就找新任省委书记沙瑞金。高育良拨通了沙瑞金的电话,秘书接的电话,沙已经休息了。




场面濒临失控,油罐车出不来,非常危险。

 

达康只好又让陈老去安抚。同伟提醒,这样就拆不成了。达康说,油罐车出不来,反正也拆不成,见机行事吧。




陈老举起火把,大步向前,到群众中去。



陈老和工人们坐在一起,等待李达康的决定。




李达康刚才还是想“见机行事”的,现在陈老跟工人一起坐那里了,拆迁已经不可能。达康于是宣布拆迁停止。




同伟提出,陈老代表不了政府,政府也没必要替他做什么承诺。




达康说,你我既然派陈老去安抚工人,那就要代表政府尊重他所做的承诺。撤!

 

至此,冲突告一段落。

 

但是,没有陈岩石的话,大风厂还保得住吗?

 

在《人民的名义》播出之后,李达康成了网红。但至少从大风厂冲突的现场来看,达康是能吏也是酷吏,为了他的GDP,他是可以在“长痛不如短痛”的逻辑下,作出极端决策来的。

 

也许达康会认为,痛过之后,可以重新收服人心。但陈岩石有着高度的政治敏锐:有些人心,失去了就失去了,很难找回来了。





首页 - 经略网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