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唐朝诗人科举成绩全记录

07-28 03:31 首页 可能的抒情


唐朝诗人科举成绩全记录


陈可抒/文


诗人,尤其是唐代的诗人,自然就是才子。辛文房撰写《唐才子传》,其实就是「唐诗人传」。才子就应当在人才考试中崭露头角,唐代科举考试又十分重视诗歌,那么,唐朝的诗人们、才子们,他们科举成绩又当如何呢?



1 初唐【高祖武德元年(618年)至玄宗先天元年(712年)】

1.1 初唐四杰,各怀绝技

杨炯,高宗显庆四年(659年)童子科。


王勃,高宗乾封元年(666年)幽素科。


掀起大唐诗歌初次浪潮的初唐四小天鹅,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各怀绝技。

都说骆宾王七岁作诗《咏鹅》,是个神童,但这只是坊间传言,杨炯却是真正得到官方认证的神童。

唐朝有童子科,专为十岁以下的少年而设。显庆四年(659年),十岁的杨炯「举神童」,后来又授予校书郎,可算是少年得意了。

王勃则在乾封元年(666年)以幽素科及第,年十七岁,尚未达到唐朝二十及冠的年龄,也同样传为佳话。

初唐的科举体系尚未成熟,卢照邻和骆宾王走的都是荐举路线,而不是科举路线,王勃的幽素科,其实也算是荐举的一种。

1.2 大佬、大佬、大佬外甥

沈佺期、宋之问、刘希夷,高宗上元二年(675年)进士。


上元二年(675年)的进士榜上,同时排列着沈佺期、宋之问,他们后来并肩推进了格律的发展,成为宫廷诗人领军人物,并称沈宋。还分别主持过几次科举。

同样这一榜上,还有宋之问的外甥刘希夷,传言他某一日福至心灵,写出了千古名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便被舅舅宋之问看上了,屡次索要未果,就干脆把刘希夷用土囊压死……

这个传言的真实性有待考察,但宋刘二人舅甥同年同榜,且都是著名诗人,这已经是很有趣的佳话了。

1.3 得意起点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陈子昂,睿宗文明元年(684年)进士。

这一年,唐睿宗李旦被母亲武则天立为傀儡皇帝,这一年,已驾崩的唐高宗李治的灵柩正准备长途跋涉地从洛阳运往长安,陈子昂中了进士以后,满腔热情,就此事上书发表议论,认为灵柩安置在洛阳就好了,不必远赴长安而劳民伤财……上书写得洋洋洒洒,打动了武则天,据陈子昂的《旌德碑》所载:


公乃献书阙下。天后览其书而壮之,召见金华殿,因言伯王大略,君臣明道,拜麟台正字。由是海内词人,靡然而风……


好一个「览其书而壮之」!还亲自召见,而且,据其它一些史料所载,陈子昂「貌柔野,少威仪,而占对慷慨」,怎么看都是一次极愉快的见面。最后陈子昂受的官职是麟台正字,就是说武则天十分感动,然后给了他一个九品芝麻官。

麟台正字就是图书管理员,在唐朝的官制中,正九品下,而进士所授的官职一般是从九品下,而且许多人要等待几年的守选之后才能授官,所以,虽然官阶不高,也实在已经是法外开恩了,可算得是人生荣耀。

1.4 苏杜两位先祖

苏味道,高宗乾封二年(667年)进士。


杜审言,高宗咸亨元年(670年)进士。

苏味道做人圆滑,凡是模棱两可,人送外号「苏模棱」,杜审言则恃才傲物,曾公开表示:「(苏)味道必死!」听到的人都吓了一跳,忙问怎么回事,杜审言解释说,他看到我的判词,会立刻羞愧而死!

苏味道当时是天官侍郎,专门负责官员的评选,杜审言只是个小官,位在被评选之列。但杜审言却倚仗才华,以下犯上,他的意思是说:苏味道忝居高位,却来评判我这样比他更出色的人,理应当羞愧死。

这个故事可能有夸张片面的成分,又或者苏杜二人关系不错,杜审言只是开了一个辛辣的玩笑,杜审言有《赠苏味道》一诗流传,足见两人交情并不坏,但无论如何,苏味道的模棱和杜审言的犀利,两种形象已经植入人心了。

杜审言的孙子,便是大名鼎鼎的杜甫,而苏味道的后代,一直「模棱」到北宋年间,终于出了另外一个大诗人苏东坡。

1.5 其他


张鷟,高宗上元二年(675年)进士,和宋之问、沈佺期、刘希夷同榜。张鷟诗名不算很大,但他著有传奇小说《游仙窟》,很有诗人的风流,特意在此记之。


贺知章,武则天证圣元年(695年)进士,后来官至太子宾客、秘书监,人称贺监,官位已是很高了。

贺知章最令人称道之事,便是揄扬李白,此事也变成了一个小典故,张祜曾用此事自鸣不平,诗曰:「贺知章口徒劳说,孟浩然身更不疑。」意思是推荐也徒然无用,寒士的命运已经注定。

近些年来颇有人谣传贺知章是当科的状元,此言不实,不知何据。

张九龄,武则天长安二年(702年)进士,而十分赏识他的主考官,则是沈佺期。

大概是沈对张的赏识太显露,引起了别人的嫉妒,更是有人进行了「谤议」,于是张九龄被迫接受了重试,但仍然顺利过关。

沈佺期写过「汉月生辽海,曈昽出半晖」,而张九龄写的却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气象博大,心胸恢宏,果然在玄宗朝成为一代名相。

王翰,中宗景龙四年(710年)进士。留有名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2 盛唐【玄宗开元元年(713年)至代宗永泰二年(766年)】

2.1 王维人生赢家

王维,玄宗开元九年(721年)状元。


有唐一代的著名诗人里,获取了状元殊荣的,只有王维,而且其过程颇有趣。

王维本来年少时即声名远扬,左手文章,右手琵琶,翩翩少年,尤其为岐王所眷重。然而,那一年竞争很激烈,张九龄的弟弟张九皋也同样呼声很高,据说都已经被公主暗定为状元了,岐王便连忙安排王维去谒见公主。

当时,王维并没有明露自己的身份,只是扮成一个随从,「妙年洁白,风姿都美」,以翩翩举止打动公主,此其一。

王维又「独奉新曲,调声哀切,满座动容」,使公主「大奇」,此其二。

岐王趁机言说王维的文采,王维便取诗卷呈上,公主一见,便觉「惊骇」,因为这些诗篇都是她常常诵读的,原以为是古人诗篇,没想到却是王维所作,此其三。

有这样的三次灵魂推进,王维一举占据了公主心中的重要位置,也得以取代张九皋成为状元。

2.2 高适卢瑟逆袭

高适,玄宗天宝八载(749年)有道科,年近五十。

年龄固然是偏大了些,比起杨炯、王勃、王维这些年轻有为的人,确实很不露脸——不过,最重要的是,有道科是个冷门考试,并不是很能服众的科目。

科举制度经过初唐的发展和改革,盛唐时已经基本形成了成熟的系统,考试以明经和进士为主,其中进士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又渐渐大于明经,以致于后来有种种进士鄙视明经的段子,那么,在明经进士之外的有道科,则更不必提了。李白曾被推荐为有道科,他却没有去,此科的地位可见一斑。

被有道科录用后,所授官职也不会很高,高适只是被授了一个封丘尉,小县小官,从九品下,明显不能满足高适的志向,于是他便感慨地写道:


只言小邑无所为,公门百事皆有期。
拜迎官长心欲碎,鞭挞黎庶令人悲。
——高适《封丘作》


高适很快就辞退了封丘尉的职务,不过,他随后被哥舒翰所聘用,在安史之乱中,因为种种因缘,五六年间便提拔为御史大夫、淮南节度使等位高权重的职务。高适最终进封渤海县侯,食邑七百户,死后谥曰忠。《旧唐书》评价他:


有唐已来,诗人之达者,唯适而已。
——《旧唐书》


2.3 一样的考试,不一样的诗人

祖咏,玄宗开元十三年(725年)进士。

应试时写《终南望余雪》诗,规定应写六韵十二句,祖咏只写四句便停笔,有人以此诘问,祖咏淡淡地说,「意尽」。

钱起,玄宗天宝十载(751年)进士。

那一年的题目是《湘灵鼓瑟》,钱起写了一句「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深深地打动了主考官李暐,认为「有如神助」。

其实,同时应试的陈季写的是「一弹新月白,数曲暮山青」,魏璀写的是「柱间寒水碧,曲里暮山青」,意境并没有差太远,但差距就在于:其它人把这层意境埋在了诗的中间,而钱起把这一句放在了全诗的最后。

钱起的结尾恰似一双手当心一划,曲声戛然而止,一切景物也骤然不见,给人留下无限的想象和惆怅,自然比那些「遗音如可赏,试奏为君听」之类的结尾要高明多了。

于是又有传言说,钱起在之前的一个傍晚,听到旅馆外有鬼谣,即是「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一句,他再三寻找,却仿佛人间蒸发,踪影全无,他便用了这个句子,并将这种戛然而止的感觉写入了结尾。

总之,诗人总要和别人不太一样,虽然陈季和魏璀等人也考中了进士,虽然钱起也并未因此诗而获得当科状元,但是,他的灵性还是使他做为一个诗人脱颖而出,名传千古。

2.4 一句顶一万句

张继、皇甫曾,玄宗天宝十二载(753年)进士。

皇甫冉,玄宗天宝十五载(756年)进士。

皇甫冉和皇甫曾是亲兄弟,两人前后中第进士,已是嘉话。而皇甫冉又与张继交好,「契逾昆弟」,张继又与皇甫曾同榜,三人又同有诗名,也是很可以大书特书的事了。

三人的风格又比较相近,笔法高逸,叙述委婉,只不过,张继写出了惊人名作《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名噪千古,而皇甫兄弟则显得沉寂多了。可见代表作的重要性。

2.5 其他

崔颢,玄宗开元十一年(723年)进士。「昔人已乘白云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一首《黄鹤楼》传名千古。另外崔颢的著名之处在于,他很花心,「娶妻择有貌者,稍不惬意,即去之,前后数四」。

储光羲、崔国辅、綦毋潜,玄宗开元十四年(726年)进士。

王昌龄、常建,玄宗开元十五年(727年)进士。

颜真卿,玄宗开元二十二年年(734年)进士。

李颀,玄宗开元二十三年(735年)进士。

贾至,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明经。贾至诗名不算显赫,但他与杜甫、李白、王维、岑参等人都有唱和,也是诗圈常客。

岑参,玄宗天宝三载(744年)进士。授予右内率府兵曹参军,是一个纯粹的武职,十分符合他诗歌的边塞风格。

韩翃、元结,玄宗天宝十三载(754年)进士。

顾况、严维,肃宗至德二载(757年)进士。

魏万,肃宗乾元三年(760年)进士。李白至交好友,曾拜托他为自己的诗文做集流传。

乾元元年(758年),李白因为永王之乱而获罪入狱,乾元二年(759年),李白获得赦免,而乾元三年(760年),魏万考中了进士,为李白结《李翰林集》,似乎也是冥冥中有种安排。


3 中唐【代宗大历元年(766年)至文宗大和九年(835年)】

3.1 韩氏集团

韩愈,德宗贞元八年(792年)进士,时年25岁。

天宝以后的进士榜上,三四十年间都很寂寞,792年韩愈中第,拉开了又一代诗人集体亮相的大幕。

柳宗元,德宗贞元九年(793年)进士,时年21岁,同年还有刘禹锡和元稹。

韩愈柳宗元共同倡导了古文运动,但两人的交情却比较泛泛,柳宗元是个敦厚君子,没什么诗人小圈子,姑且算是韩氏集团的边缘人吧。

孟郊,德宗贞元十二年(796年)进士,时年54岁,忍不住写下「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千古名句。与韩愈共同引领了韩孟诗派。

张籍,德宗贞元十五年(799年)进士。这一榜上还有孟郊的从弟孟寂,张籍曾有《哭孟寂》一诗:「曲江院里题名处,十九人中最少年。」

张籍是韩愈的得意弟子,娶了他的侄女,当是韩氏集团中重要人物。张籍为人热情,交际广泛,与之交善的人很多。

姚合,宪宗元和十一年(816年)进士。与韩愈弟子贾岛齐名,开创了一代晚唐诗风,与整个韩氏集团的人交情都不错。

朱庆馀,文宗宝历二年(826年)进士。最令人称道的便是给张籍的两句诗,「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朱庆馀和张籍可谓是惺惺相惜了,不仅如此,他和贾岛、姚合等人也很有交情。

3.2 白氏集团

刘禹锡,德宗贞元九年(793年)进士。刘禹锡与白居易并称刘白,这个称号无人可夺,概因为二人基情无限,不仅经常写联句,还干脆共同写下《刘白唱和集》,共收入且只收入两人互相唱和的诗作一百余首。

元稹,德宗贞元九年(793年)明经,时年15岁。元稹与白居易并称元白,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常有诗作往来,一句「唯梦闲人不梦君」,使人伤感无限。

中唐时,进士地位已经高于明经,元稹一度官至相国,却是明经出身,以致于好事者编排了一个段子,说元稹去拜谒少年李贺,却被李贺拒之门外,嫌他的出身丢人。

这故事荒诞不经,仅供一笑而已。德宗贞元十九年(803年),元稹与白居易又参加了拔萃科的考试,双双及第,结下了通榜之谊。拔萃科的难度比进士只高不低,所以,就算十五岁的元稹考中了明经不算露脸,拔萃科的中第,也是十分令人骄傲的,不会触发什么被鄙视的剧情。

张仲素,德宗贞元十四年(798年)进士。本无显著诗名,以白居易和关盼盼一事知名天下。

白居易,德宗贞元十六年(800年)进士,时年29岁。应试的诗是:


良璞含章久,寒泉彻底幽。
矩浮光滟滟,方折浪悠悠。
凌乱波纹异,萦回水性柔。
似风摇浅濑,疑月落清流。
潜颍应傍达,藏真岂上浮。
玉人如不见,沦弃即千秋。
——白居易《玉水记方流》


白居易并不像孟郊那样大器晚成,但也绝非少年得意,他曾慨叹道「此生知负少年春,不展愁眉欲三十」,应试诗中的「良璞含章久,寒泉彻底幽」,也是自己的心事写照。

李绅,宪宗元和元年(806年)进士。与白居易、元稹交往甚密,也参与了新乐府运动。「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正是这样的一次实践。

白行简,宪宗元和二年(807年)进士,白居易的弟弟,写诗很一般,但他写了一篇《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和张鷟一样,让人感觉他确实像个诗人。

3.3 不是神仙也是地仙

施肩吾,宪宗元和十五年(820年)进士。

中唐的诗人扎堆,不是韩愈集团,便是白居易集团。独有施肩吾,高来高去,他最令人传颂的事迹便是炒了皇帝的鱿鱼——没走正规手续,就自行离职了。

施肩吾好诙谐,同榜进士崔嘏是个独眼龙,施肩吾便作诗曰,「二十九人及第,五十七眼看花。」我稍微心算了一下,才确定他的算法是对的。

他行事风流,又喜欢神仙,修道求真多年,作品散见于各诗集和各道教著作集。有两句诗颇能代表他的状况:


独对春光还寂寞,罗浮道士忽敲门。


3.4 其他

徐凝,长庆三年(823年)进士。

许浑,文宗大和六年(832年)进士。

雍陶,文宗大和八年(834年)进士。


4 晚唐【文宗开成元年(836年)至哀宗天佑四年(907年)】

4.1 小李杜心事各异

杜牧,文宗大和二年(828年)进士。

李商隐,文宗开成二年(837年)进士。

和李杜类似,小李杜的年龄相差也是约十年。

杜牧的科举之路比较顺利,他的《阿房宫赋》当时已经流播于世,为他赢下声名无数,太学博士吴武陵因此而特意找到主考崔郾,希望能帮杜牧求到一个状元,不过,当时状元已经内定了,第三名也已定,只好定了一个第五。

杜牧当年又入了贤良方正科,考为第四等,这意味着他当年便能被授官,而同一年连过两次考试的人只有他一个,于是他不无得意地写了一首颇为讨打的《重登科》:


星汉离宫月出轮,满街含笑绮罗春。
花前每被青蛾问,何事重来只一人?


相比之下,李商隐的科举之路就显得比较坎坷了。他家境贫困,名声不够,都是使他吃亏在起跑线上的客观原因,最主要的,他得罪了当时的权贵贾餗,在贾餗出任主考的几年里,李商隐毫无机会。直到最后,他的好友令狐绹替他向考官高锴全力推荐,李商隐才得以登第。

李商隐开成四年(839年)通过了吏部的考试,获得弘农县尉的小官,会昌二年(842年),才又考中了拔萃科,授予秘书省正字,就是当年陈子昂受到金殿召见一举获得的官职,这既说明了陈子昂当年是多么荣耀,也说明了李商隐是多么不易。

李商隐仕途不顺,大概是感觉总有小人当道,他便很感慨地提笔写道:


鸾皇期一举,燕雀不相饶。


4.2 温庭筠又孤傲又倒霉

温庭筠,文宗开成四年(839年)等第罢举。


虽然考场上没有考中的人很多,但倒霉蛋温庭筠是可以在这个榜单中出现的,据《唐摭言》的记载,温庭筠已入等第,却罢举,明明煮熟的鸭子却飞走了。

唐代的科举,是可以由地方进行选送的,京兆府的解送很有分量,名单中的前十名叫做「等第」,基本上会被全部录用,至少也是十之七八的比例,如若这十人中有人落选,还必须由贡院给出明确的落选理由,很多时候,等第和登第基本上就是走一个流程的事。

而温庭筠当年以第二的身份被京兆府推荐,理应被录用,但最终却被「等第罢举」了,而这一年等第罢举的人也只有他一个,活脱脱是个悲剧。

没有被最终录用,其具体原因很难考证,大概是和他被卷入政治风波有关,毕竟温庭筠名声并不算好,以恃才傲物著称,还有去妓院要钱、醉后被巡逻兵士打断牙齿的风流事。

这些放荡不羁的事也为温庭筠博得了名声,有《旧唐书》《新唐书》为其作传,其他考中的进士,反而默默无名。

类似的状况还出现在李贺身上,李贺的父亲名叫「晋肃」,「晋」与进士的「进」同音,父讳不可犯,故此李贺与进士考试无缘。

4.3 晚唐余音

晚唐留下作品的诗人不少,将其中金榜题名的人摘录于此:

薛逢,武宗会昌元年(841年)进士。

姚鹄,武宗会昌三年(843年)进士。

项斯、赵嘏、马戴,武宗会昌四年(844年)进士。赵嘏名句「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人称赵倚楼。马戴、项斯,颇能代表晚唐风格。

孟迟、顾非熊,武宗会昌五年(845年)进士。顾非熊,顾况之子。

薛能,武宗会昌六年(846年)进士。

曹邺,宣宗大中四年(850年)进士。

刘驾,宣宗大中六年(852年)进士。

李频、刘沧,宣宗大中八年(854年)进士。

李郢,宣宗大中十一年(857年)进士。

储嗣宗,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进士。

于濆,懿宗咸通二年(861年)进士。颇有乐府民谣之风,有名句「惟行旧巢燕,主人贫亦归。」

汪遵,懿宗咸通七年(866年)进士。

皮日休,懿宗咸通八年(867年)进士。晚唐大家,与陆龟蒙并称皮陆。

许棠、聂夷中,懿宗咸通十二年(871年)进士。聂夷中有名句「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

周繇、张演,懿宗咸通十三年(872年)进士。

唐彦谦,懿宗咸通十四年(873年)进士。

章碣,僖宗乾符四年(876年)进士。名句「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元来不读书。」

秦韬玉、于武陵,僖宗中和二年(882年)进士。

郑谷,僖宗光启三年(887年)进士。以一字师而闻名:将齐己《早梅》的「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改为「昨夜一枝开」。

崔涂,光启四年(888年)进士。

吴融、韩偓,昭宗龙纪元年(889年)进士。

杜荀鹤,昭宗大顺二年(891年)进士。

韦庄、徐夤,昭宗乾宁元年(894年)进士。

王定保,昭宗光化三年(900年)进士。虽然王定保没有诗作流传,但他撰写了《唐摭言》,全方位地详细地记录了唐代科举,这些诗人们的科举状况才能被我们所知晓。

曹松,昭宗光化四年(901年)进士。名句「一将功成万骨枯」。


5,结语

科举固然是重要的出路,当然也不是唯一的出路,未曾通过科举考试的唐代诗人中,据不完全统计,可以列出一份长长的名单:

骆宾王、卢照邻、张若虚、李白、杜甫、王之涣、贾岛、李贺、韦应物、卢纶、孟浩然、李益、刘长卿、陆龟蒙、罗隐、许浑、皎然、齐己、贯休、温庭筠、方干、卢仝、刘叉、马戴、鱼玄机……

而其中还有一位优秀的诗人,肯定也是要包含在这份「科举无名榜」之中的,那就是:

李世民




(全文完)


首页 - 可能的抒情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