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早朝和一个四重奏

09-02 21:19 首页 可能的抒情

早朝和一个四重奏


陈可抒/文


1,
某一日早朝归来,柳条垂下青青的丝绦,流莺在半空中自由嬉戏,春风中,贾至是如此得意,他的面庞仿佛汇聚了所有的春色。

俗话说,每一个得意的才子身边,都必然会有一个多嘴的书童,要不然,才子的得意劲儿怎么才能淋漓尽致而又毫不跌份儿地显露出来呢?

书童来兴儿便深谙此道,此时他便悄然来到贾至身边,轻声问询:「舍人,方才您进门之前,房檐上聚有喜鹊三五只,不知今日是何喜讯?」

贾至兴致正盛,轻轻啜了一口温热的茱萸茶,这才朗笑几声,用嘴努了一下书床上的几张纸,示意来兴儿打开来看。

打开了,是署名贾至、王维、岑参、杜甫的几首诗,其中贾至的诗誊录最前:


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
千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绕建章。
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
共沐恩波凤池里,朝朝染翰侍君王。
——贾至《早朝大明宫呈两省僚友》


「妙啊,舍人!」来兴儿不敢怠慢,连忙指出其中的妙处,「首联的开门见山自不待言。颔联「千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绕建章」情景合一,至为恰当!弱柳仿佛春风之手,轻抚宫廷青琐,流莺又好似鸣春之使,绕鸣宫阙建章。真是好一幅天地送春之景啊!」

贾至微闭双目,面上浮出一个微笑,显然此评价已经搔到痒处。

「颔联已臻化境,而颈联「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却偏偏又更进一层。颔联只是灵动的弱柳流莺与威严的宫阙两相映衬、相得益彰,颈联又点出百官,这才是真正的主角。」来兴儿更加自信地分析道,「剑佩是个人之能为,太彰显便功高震主,太柔弱又显得无能,唯有「声随玉墀步」最妙,亦步亦趋,法度得当。」

贾至轻张双目,微微首肯。

「衣冠是个人之品貌,不注重自然不合适,太齐整却不免孤傲,唯有「身惹御炉香」最贴切,不卑不亢,静染圣人之气。此二句看似平常,其实很难把握,如此机锋无限,简直笔力如椽。」来兴儿一气儿说完,不禁面露喜色,心想自己这番分析应当是很透彻了。

2,
听到「笔力如椽」四字,贾至又朗笑几声。

「来兴儿,」贾至说,「我且问你。此诗中哪一句最使人得意?」

「这个……」来兴儿头脑中如辘轳一般转动不停。

他暗暗思忖:单以诗句来论,固然是颔联最好,但要谈及贴切,又以颈联为上,真真是难以取舍。

贾至便笑言道:「谅你也不知我此时心意——其实,最得意之作,当是最后两句。」

「啊?」此时来兴儿真正是一声惊叹了!尾联二句乃是颂圣,一味表明忠心,格调不高,稍有诗词水准之人都只是视为逢场作戏、绝不会认真对待,一些要求严格者更是将之看为大可痛斥的败笔,刚才自己也是小心翼翼地躲避着这个容易踩雷的禁区,何以贾舍人却偏偏最看重这两句呢?这可真真使人想不通了!

贾至知晓来兴儿心思为何,也不去管它,只是一步一步逼问:「我问你,今是何年?」

「至德三载,啊不对,乾元元年。」

「那么,为何改元?」

为何改元?来兴儿自然是清楚的。玄宗李隆基宠信杨贵妃、杨国忠,致使安史之乱,全国狼藉,不可收拾,在玄宗匆匆逃往川蜀之际,肃宗李亨利用这个时机,统领兵马,匆匆即位,将天宝改元为至德。

而至德三年里,玄宗名为太上皇,其实并未全退,颇有些故旧老臣还是心系玄宗的,而肃宗的位置也极不稳固,收复天下何其不易,再者,危急之中的逼宫即位也终是不那么光彩,并非尽得人心。至德这三年,其实是玄宗和肃宗双方角力的阶段。

现在,安禄山已死,经过不断的消磨,兵力大减,其子安庆绪与史思明又大闹离隙,唐军在郭子仪等将领的带领下又渐渐有了气势,一切都表明着,平定天下是指日可待之事。于是肃宗改元乾元,大哉乾元,乾元乃万物之始,想必从此天下便可以渐渐恢复元气、蓬勃发展了。更重要的,肃宗的帝王之位也必定是不可动摇了。

——这便是改元的背后故事,只是,与此诗又有甚么相干?



【未完待续】



周六·诗段子

又有趣,又说明问题。雅和俗的完美结合。诗段子,(如果运气好,就会)周六更新。







首页 - 可能的抒情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