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早朝和一个四重奏3

09-05 21:36 首页 可能的抒情

早朝和一个四重奏3


陈可抒/文


6,
来兴儿应喏一声,便打开第三首诗,来自岑参:


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欲阑。
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
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
独有凤皇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
——岑参《奉和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宫》


匆匆读罢,来兴儿心下吃了一惊,用眼瞟了一眼贾至,贾至正微微点头,仿佛是全然知晓他的感受。来兴儿受到鼓励,便开口言道:

「舍人,以小人浅见,岑公颇有气象!」

「你且讲来。」

「是,舍人。——眼下改了新元,旧事更新,又值春日,万物萌发,正是应景颂春的大好时候,可偏偏岑公却写甚么曙光寒、春欲残,反向立意,不合时宜啊。」

贾至微有赞许之意,示意他说下去。

「又不过,岑公颔联却写「金阙晓钟」、「玉阶仙仗」,俨然是不受曙寒春阑的影响,大有我行我素、睥睨天下之意。这种不讲道理的写法,没有充足的气势,是很难驾驭的。」

「嗯。」

「再有,岑公的金阙玉阶耸立在前,万户千官簇拥在后,先有「周公吐哺」,然后「天下归心」,开得自然,收得顺畅。」

「嗯。」

「剑佩英气,却团花相迎,又逢星初落,旌旗猎猎,而柔柳相拂,再有露相映,这两句,衬得剑佩和旌旗十分灵动有生气!」

「嗯。」

「最后两句,是对您的奉承。」

「嗯。」

「说您的诗「阳春一曲和皆难」,但实际上,岑公自己的诗就和得很不错!」

「嗯,那就是所谓完美作品了吧。」贾至懒懒地摆弄指甲,语气中听不出平静还是愠怒。

「小人不敢!」来兴儿一揖到底。

7,
「若是以小人之前肤浅的见识,一定会以为岑公之诗当是上乘佳品。」来兴儿诚恳地说,「不过,今天听了舍人的点拨,才知道,岑公诗中有一个极大的疏漏。」

「哦?」

「舍人,岑公之诗,句句都是舍人诗作的翻版!」

「嗯。」

来兴儿同时打开两首诗,并排摆在一起:


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
千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绕建章。
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
共沐恩波凤池里,朝朝染翰侍君王。
——贾至《早朝大明宫呈两省僚友》

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欲阑。
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
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
独有凤皇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
——岑参《奉和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宫》


「紫陌、莺啭、剑佩、弱柳,这些语素,全是从舍人诗中袭用来的。」来兴儿愤愤地说,「此是和诗的大忌讳!」

诗词唱和时,语素要尽量避开,这是不成文的规则——两人用同一语素写同一事,后人用得不好,就会变成尴尬的抄袭,毫无创造;若是用得好,翻出新意,便衬得前人之作平庸,也生生使人难堪。——而此时,岑参的诗几乎将贾至的诗作全盘照搬,而且增强了气势、新加了气象,针锋相对,大是有咄咄逼人之气。这一层,毋庸明言,两人心中早已透亮。

「来兴儿,」贾至反而开始微笑了,「岑君他才气勃发,这等细小之处,也应无伤大雅。」

「不,舍人。小人今日懂得了,写诗要天时地利人和,不能勉强为写而写。」来兴儿胸有成竹,朗然言道,「岑公此诗,炫技而已,完全不懂得舍人的良苦用心。主题不当,结语亦不妥。」

贾至心下大喜,看来这是真正地通了。贾至的诗作,本意并非作诗,而是要向朝廷剖献真心,王维十分通晓这其中的勾当,便连忙附庸一首,把自己的心曲也一并呈上。而岑参,却不解风情,只当是一次普通的风雅之戏,既不懂得利用时机示好朝廷,再者,又功高震主,锋芒毕露,实乃为官大忌。

若是随便写首俗作,也倒罢了,偏偏岑参顶着贾至的诗来写,最后假模假样的一句「阳春一曲和皆难」,潜台词却分明是「别人皆难,唯我不难」,如此阳奉阴违,近于挑衅,这就是所谓「结语不妥」的评价。

但这个话题不宜说得太深,贾至转而评论起岑参其人:「这个岑参啊,不甚安分,经常参奏同僚,还是当年行伍时的脾气。」

来兴儿对此也是知道的,岑参原是进士出身,但是不安于仕,渴望戎马生涯,便两次安西出塞,立下战功若干,安史之乱一起,又东归勤王,也算是极有功劳了,谋得中书省右补阙一职,从七品上,正是贾至的下属。

「舍人,是否要提防此人?」

「不不不,来兴儿,此人胸无城府,仅有一身才气与志气,何必防他?你且记着,这样才华横溢热情似火之人,必是朝廷之栋梁,可为一方一事之急先锋……」

贾至停顿片刻,又补充了一句,「但也永远不会成为基石。」



【未完待续】





周六·诗段子

又有趣,又说明问题。雅和俗的完美结合。诗段子,周二更新,谁曰不宜?





首页 - 可能的抒情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