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不平则鸣——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陈可抒讲座实录)

01-30 21:57 首页 可能的抒情


不平则鸣,诗中豪杰

解析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陈可抒/文


陈可抒:今天是系列讲座的第四讲,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刘禹锡)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今天我们来讲刘禹锡。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句诗所表达的感情,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呢?

(听众回答中,有回答消极的,有回答积极的)

又出现不同的论点了,这就有意思了。

要把这句话讲清楚,还要从刘禹锡的人来讲起。

昨天我们讲了白居易,确实不太好讲,因为白居易所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无心”,更多的时候是要了解这个人、体会到这个人的状态,才能更好地懂得他的诗。

刘禹锡也类似,要了解其人,才能更好地了解其诗。好在,刘禹锡的性格比白居易要激烈得多,所以讲起来就会容易许多。



一,诗豪,诗中豪杰


刘禹锡,曾经和柳宗元并称,时称刘柳。当时在政坛上,有四个人是一伙的,人称二王刘柳,另外的二王是王伓、王叔文,而其中,刘禹锡和柳宗元又在文学上惺惺相惜,所以又被拿出来并称“刘柳”。

后来,刘禹锡和白居易相唱和,又称“刘白”。我们都知道白居易和元稹是好基友,但有一件事情上,刘禹锡是独占鳌头的,他和白居易两个人共同完成了一本诗集,《刘白唱和集》,白居易亲自编纂的,里面只收录他们两个人的一百多首诗。

这段佳话,不由得使人想起当代的诗人戈麦和诗人西渡老师,曾经两个人合出一本名为《厌世者》的杂志,只有两个人的作品,不带别人玩。

而刘禹锡被称为诗豪,也是出自这本《刘白唱和集》,白居易做的序。这一段对于我们了解刘禹锡很有帮助,所以我们来读一下:


彭城刘梦得,诗豪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予不量力,往往犯之。夫合应者声同,交争者力敌,一往一复,欲罢不能。由是刘制一篇,先相视草,视竟则兴作,兴作则文成。一二年来,日寻笔砚,同和赠答,不觉滋多。及至大和三年(829)春已前,纸墨所存者,共一百三十八首。其余乘兴扶醉,率然口号者,不在此数。


第一,这一百三十八首,并不是刘白唱和的全部,其中“率然口号”的诗,并没有放进去。口号,就是随口写的诗,没有收录。两个人的唱和,并不止这一百三十八首。

第二,“先相视草,视竟则兴作,兴作则文成。”意思是,写完诗以后,还没有誊抄,先看草稿,看完就忍不住起意想写,然后就写成了。——两个人写诗都非常快,大概是惺惺相惜情不自禁吧,忍不住就想要写诗抒发一下。

其三,诗豪,原意是“诗中豪杰”,序中也解释了,“其锋森然,少敢当者”。这个评价很重要,就是说刘禹锡写诗写文很有锋芒。

这样的评价我们先记在心中,接下来看一下今天这首诗。



二,物是人非,不能不悲


诗颇为浅显,句意就不必解释了。而我们首先要知道,所谓“二十三年弃置身”,指的是805年刘禹锡被贬为连州刺史,几乎没有再回过京城,回过权力中心。刚才介绍了,刘禹锡本来是二王刘柳这个政治小团体中的重要一员,曾经也是风口浪尖的人物,可知这一次长时间的贬谪,对他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然后是两个典故,闻笛赋,指的是西晋向秀的《思旧赋》,听到邻人吹笛,不禁悲从中来。刘禹锡使用这个典故,用来怀念已经死去的王叔文、柳宗元。——要知道,此时刘柳已经不在,而刘白尚未形成。刘禹锡当时的心境,必定是很沉重的,绝不是简单的怀旧

另外一个典故就是烂柯人。晋人王质上山砍柴,看到两个仙人下棋,棋局终了时回到村里,发现已经过了百年,物是人非。此时用来形容刘禹锡的状况最为合适——虽然没有百年之多,但是,二十三年啊,在唐代,一个人的政治生涯被耽搁了二十三年,沧海桑田,人事变幻,用恍如隔世来描述,甚至还不足以形容

这就是“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仔细想想,非常使人伤感。

然后我们再看最后一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因为此时和白居易是扬州初逢,一个压抑了这么久的人,不可能听到别人的一两句劝解,就顿时豁然开朗,所以刘禹锡写的是“暂凭杯酒长精神”,意思是,好吧,你对我好,你为我写诗唱歌鼓励我,我为了表达你的情意,暂时地也长长精神——而且,凭借的还是“杯酒”,可并不是凭借你老白的鼓励打气什么的。

我们都知道,这首诗是刘禹锡对于白居易的赠诗的回应,白居易先给他写的诗是:


醉赠刘二十八使君(唐·白居易)

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
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
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
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其中还是不免渲染了悲情的气氛。——也难怪,对于刘禹锡此刻如此郁闷的命运,不说这些,又能说什么呢?

所以,我们再看刘禹锡这两句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虽然有“万木春”这样的积极字眼,但刘禹锡自比的是沉舟和病树,他自己还是消沉的。

尤其是前两句,“怀旧空吟闻笛赋”,最好的朋友没了,“到乡翻似烂柯人”,一切物是人非,时光流走了,而我依然在这儿。后两句,只好“暂凭杯酒长精神”。前后的感情非常通畅一致,就是一种悲情的气氛。

所以这两句写的是很悲情的,带点消极的。

不过,如果悲情,直接写沉舟、病树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加上一个千帆过和万木春呢

要解释这个问题,还要从刘禹锡的为人上说起。


三,不平则鸣


我们都知道刘禹锡游玄都观和再游玄都观的两个小故事。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第一首诗,注意,题目是“元和十一年自朗州召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

刚才所讲的二十三年弃置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算的呢?805年。然后一直到826年冬天征召,827年回京,这么个23年。

而第一首诗,写于元和十一年,816年,其实是在这23年之间的。也就是讲,刘禹锡本来有机会不必等待23年,只是这期间,他故意挑衅了政治上的对头,“戏赠看花诸君子”嘛!于是又被排斥在权力中心之外。

而第二首诗,《再游玄都观》,“前度刘郎今又来”,写于828年,就是这23年之后,刘禹锡回归的宣告。挑衅意味也还是很明显的。

对于这样的两首诗,有人说,刘禹锡嘴太“欠”、自己“作”,也有人说,他不能忍辱负重。

但我觉得,我很理解他。不平则鸣嘛!

第一次玄都观写诗,是在816年,离他遭贬已经过了12年,并不是个短时间,也是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了。此时也是压抑很久了,若是还不写首诗来鸣一下,以刘禹锡的性格,恐怕就会被憋死。

宁可被打死,不能被吓死,不能被憋死。

所以,我们翻回头去,就能够理解白居易对刘禹锡“诗豪”美誉的内涵了。诗豪者,豪杰也!写诗、性情,无不如是

然后,我们又能更加理解今天这首诗了,“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千帆和万木,都是这些年活得很滋润的政敌啊!

我沉舟,我病树,而你们千帆过,你们万木春。这就是刘禹锡“翻似烂柯人”的感受,也是他只能“暂凭杯酒长精神”的缘由

所谓豪杰,倒不必总是斗志昂扬,每天都打鸡血,只是心中总有不死的劲头,总有不灭的火焰,也就是了。

所以,这首诗整体上是消沉的,沉舟病树这两句诗也是稍微偏消极的,但其中蕴含着不忘回击的决心在。

这首诗很能体现出刘禹锡的诗歌特点,我们来总结一下:

1,诗豪刘禹锡,很有气骨,而气骨往往在诗外,今天这几首诗都是如此,诗的背景里包含着更深的故事和性格。

2,刘禹锡的用典非常精到,讽喻的功夫也拿捏得很好。他自己主张“为诗用僻事,须有来处”,这是被宋代江西派也很佩服的,我们知道,江西派最讲究用典,最讲究“无一字无来处”。刘禹锡凭借着渊博的学识与豪迈的气概,在诗歌里埋下了很多精致合适的投枪。

3,由于气骨往往在诗外,刘禹锡的诗歌,炼字就差了一些,往往以气概胜出。他所倡导的《竹枝词》,后世一直有人也写,却很难写出那种气韵。比如:


瞿塘嘈嘈十二滩,此中道路古来难。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这首诗,不平而鸣的那股劲头和讽喻的准确,都堪称经典,并不是炼字能炼得出来的。



四,结语

最后再总结一下吧:

1,刘禹锡的诗,诗如其人,不愧诗豪之称。

2,刘禹锡的气骨,往往在诗外,读诗时要当心。

3,刘禹锡用典精要,善于讽喻。

4,“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并不是单纯的积极向上的一句,其中的情感很复杂。
(对于中学生,这句话请按照教纲去理解,请自动忽略上面的论述……)

今天的讲座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全文完)



《中国古典诗歌28讲》,以中考必考28首诗为基准点,系统串讲传统诗词。


讲座入群:公众号后台回复“寒假抄诗”,会获得入群二维码。(如果群满了,请耐心等待刷新


抄诗区:







首页 - 可能的抒情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