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吐槽大会》为什么不好看了

01-12 21:06 首页 三联生活周刊

《吐槽大会》第二季已经更新5期了。说实话,看完这几期以后,我总体感到了一种无味的空寂。但是这个节目第一季,我还是比较喜欢的。

《吐槽大会》第一季因“新颖”的节目形式(在中国)、受争议的明星批判和敏感尺度间的游走,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但第二季,恕我直言,只觉得是一群人很尴尬地在那里小心翼翼地损人。

模仿美国的Comedy Central Roast,《吐槽大会》每期会选一个很有话题性甚至有争议的明星,作为“主咖”,再选取其他若干个明星、圈内人,用一种西方喜剧界比较流行的单口喜剧(stand up comedy)形式,集中对当期主咖从各个层面进行“吐槽”。选取他(她)们最具争议、话题性最高的点,调侃、指摘,当然,同期参与的嘉宾包括主持人在内,也不能幸免。这种“损”和“自损”相互穿插,于是达到一种平衡。因此,第一季时,我明知这个节目在形式上有模仿之嫌,还是觉得它是一个不错的节目。最起码,在无数真真假假、高低起伏的调侃之间,有些真相,出现了。

第一季大家印象比较深的应该是曹云金那一期:一个风口浪尖的人物,在去年那个风口浪尖的时候出来,也正好说的是那些风口浪尖的事。于是,观众沸腾了,节目成为话题了,主创者红了。按照中国所有成功产品的模式,第二季被提上日程。

但是,如今新季的5期给我的一个最直观感受是——所有的原创产品,一旦被限制了尺度,就会瞬间变得不尴不尬、隔靴搔痒。于是,你见到林丹来了,但他众所周知的一个点,没有人说;潘粤明来了,也有一个点节目从始至终都没有说;叶璇那么好吐槽的“降头”梗,只是蜻蜓点水地一带而过。这时我再看美版贾斯汀·比伯那一期、川普尚未当选总统时录制的那一期(他的妻子就坐在台下)、查理·辛那一期(吐槽当事人很多也在台下),感觉了我们和free speech之间真正的距离。

这时我还能说什么。我什么也不能说。

我们都是被缄默了舌头又阅读量过于丰厚的个体。在这时代的狭缝中,微弱地呼吸。

看这种节目有一个比较微妙有趣的点。我建议大家可以仔细观察每个被吐槽的人脸上瞬间飘过的表情。我认为这种节目,不吐槽到嘉宾脸上出现略微尴尬、接近生气或是有些愠怒的表情,都不算成功。其实《吐槽大会》第一季里,曹云金、周杰脸上都飘过了类似神情。就在这些微妙表情出现的那一刻,我对这个节目产生了兴趣。但是,纵观整个第二季,你却感到了一种一团和气的氛围。但是,不尖酸不喜剧啊亲。讽刺、尖刻、冒犯、嘲笑,但是又懂得自嘲,西方单口喜剧在“冒犯”和“幽默”间一直有一条不停游走的线,《吐槽大会》第二季的这条线,离“和蔼”越来越近了。

在一片虚假的和平下,第二季多次忽略了“房间里的大象”。当所有吐槽都对观众最关心的问题避而不谈时,皇帝的新装,又何止穿在了一个人身上?

第二季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梗的过分重复。或许大部分嘉宾稿子是由节目编剧操刀?于是你会发现,每一个人吐槽的点,都有叠加。比如胡可“冻带鱼”这个其实丝毫没有特色的梗,说一次还可以搞笑,但那场被不止一个嘉宾说过。恕我直言,我真没觉得带鱼有什么重要的,需要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

当然,《吐槽大会》有一点比较值得表扬的是它的原创性。虽然节目形式模仿Roast,但是,最起码段子是原创。我觉得第二季至今为止讲得最好的是宋方金,一个和宋丹丹吵过架的编剧。看完他的吐槽我不由产生了两点感叹:他的稿子或许是自己写的;以及,不红的人果然顾虑更少。他的吐槽既融合了自身的牢骚,节奏也不错,同时带给受众一些具体的信息,涉及中国编剧圈的一些现象,欢笑之余,也引起相关话题讨论。

公允地说,在中国推出这样一个节目(尤其是第一季),还是一个比较大胆的尝试。因为“正面吐槽”这个事情本身,其实和中国的国民性是相悖的。我们的民族,谦逊、缄默、有礼,凡事讲究颜面,对别人的性格或行为纵使不满,也很少会当面指出。

我们的文化,没有那种闲适的、博君一笑的单口喜剧氛围。我们没有“正面吐槽”深植的民间土壤。我们不可能在一个周五晚间,随意走进街边任意一家小酒吧,就能欣赏到单口相声表演。《吐槽大会》第二季的“妥协”,也凸现了某种无奈。

杜拉斯在《劳儿之劫》中曾说过,“她看到了遍地的情感,人们在这油脂上滑到”。有时我们看节目,在满屏的“遍地的情感”中,渴求的也不过是一种真诚。真正的吐槽,既坦然承认每个人的不完美,又敢于直视它、揭露它,并毫不犹豫地自嘲。单口喜剧的“残酷批判”重点并不在批判,或残酷,而在于它之后引起的反思,甚至改变。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人类到底能活多久」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首页 - 三联生活周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