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重新思考健康


本文是《思考文化医学:一位大学老师带癌教书30年的传奇人生》一书的书评。《思考文化医学》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桂林)于近日推出,作者骆降喜,20出头即身患癌症,10多年尝试各种现代医疗,虽然死去活来,但癌却仍没有被消灭;后来索性自寻活路,选择了他自己所提倡的“文化治疗”,没想到30多年过去,却与癌症和平共处”,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思考文化医学》是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及大量的真实案例,阐述了他从传统文化中寻求到的治病的理念,对医学进行的全新的思考和诠释。


何谓文化医学?文化真的可以治病吗?何谓健康,何谓疾病,现代科技医疗的定义需要重新再思考吗?主页菌不懂这些,留给读者朋友自行评说。




重新思考健康


作者:楚人


《现代汉语词典》如此定义健康:“人体发育良好,机理正常,有健全的心理和社会适应能力。”这个词条,从人的肉体、心理、能力三个方面给出了很全面的解释,稳稳当当,很“官方”。


我们可以再简单一点去理解,健康其实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肉体的健康,一个是心理的健康。一个人心理健康了,他的社会适应能力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而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挂在嘴边的“健康”,又大多是指人的肉体机理的正常,也就是肉身的健康。


四肢健全,无病无痛,我们谓之为“健康”;时常感冒咳嗽,腰酸背痛,精神抑郁,我们谓之为“不健康”或曰“亚健康”。但是,从健康到亚健康到不健康,有一个量变到质量的问题。究竟“病”到怎样的程序,才是亚健康或者不健康?这之间,确实是个比较微妙的问题。


然而,如果你读了骆降喜老师《思考文化医学》这本书,也许连上面这个认识也要被颠覆。骆降喜二十多岁被检查出患有胸腺癌,重症肌无力,十来年间,三次开胸手术,四次癌细胞转移,放疗化疗这些手段也都用过了,死去活来,这癌仍然没有被消灭。


骆老师思量着再继续治疗也无非是手术、化疗、放疗,运气好不过是从死亡边上再走一遭,活受罪,运气不好,大概也就要像百分之九十的癌症患者一样,“死于癌症”。佛家说,除却生死无大事;道家说,人心死,道心生。骆老师这一次次从死亡边上走过,人心一死,道心生起,决定自寻活路,于是放弃了现代的科技医疗,选择了他自己所说的“文化治疗”。


这文化治疗说起来简单,无非是平心、静气,修心、养性,外加太极拳、气功这些种种传统养生手段,这癌居然渐渐就被平息了,不再发作了——不是说这癌症好了,检查不出癌细胞了,而这它不再扩散、转移,也不再发作,就那么安安稳稳地呆在骆老师这个人的身体里,他就带着这癌症,安安稳稳地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从“正常生活”这一点来看,骆老师绝对是一个健康的人;而从现代医学的指标来判断,他又绝对是一个癌症患者——你说,是不是需要对“健康”来一个重新定义?


骆老师从查出癌症到现在,三十多年了。像骆老师这样的人,并非个案,在他的周围,就聚集了这么一群癌症患者或其他慢性病患者,他们改变观念,不把现代的科技治疗作为救命稻草,更是拒绝过度治疗,他们静下心,把更多的精力和精神放到“自求活路”的思路上来,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生活方式,以传统的方法寻求自然的医疗,在他们的圈子里,不叫“抗癌”,而是叫“与癌症和平共处”,带病生存,活出另一种健康生活。


在我们的身边,也常听说这样的事情:有些正常生活着的人被检查出血压高、血糖高,然后就被这高指标吓着了,想着办法吃药来降血压、降血糖,孰料这一治疗,指标倒是正常了,“健康”了,人却出问题了,各种不适出现了,整个人反而“不健康”。那么,对于什么是不健康,什么是病,是以现代医学常规的“指标”作为判断呢,还是以人的正常生活作为判断?在科技发达的现代对抗医疗的治疗之下,一些人“病”好了,人却没了。而很多在传统中医治疗的人,病没好,人却好好地活着。孰对孰错,还是一目了然的吧。


说一个我身边的故事。一位朋友,外语学院毕业的,在南非做了七年的外交工作,女儿七岁那年,回到北京,环境一变,生病了,发烧,退不下来。朋友那时算是“全盘西化”的标本,唯西医是尊,把女儿送到北京最好的“儿研所”(首都儿科研究所,就是《思考文化医学》这书里唐晓慧曾经就医的地方),请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治了一个多月,烧没退下来,孩子却开始出现了肾衰竭的症状,脸色发青,朋友这才被吓住了,强烈要求出院,在大家介绍下找到了北京中医药大学谢医者,换了两次方子,吃了五付药,烧退了。又用了小半年调理,把孩子发青的眼眶调过来有了红润了。


这朋友一下子从中医黑变成了中医粉,索性到北京中医药大学去报名参加了培训班,学中医基础,学针灸,学了两三年,拿到了结业证。——现在他们一家辞职移民加拿大去了,中医、针灸这些在国内常常被黑的道与术,在国外却蛮吃香,这哥们就靠这个在加国生活得很滋润。


说回到开头的话题,什么是健康?“现汉”里说要“机理正常”才算健康,那其实是现代科技医学的思维,是按“指标”来判断的健康。你机理参数不在正常的指标范围,你就不健康了。然而世界上从来没有两个相同的个体,却要用相同的指标来衡量每一个人,指标高了低了,就用各种科技手段把这人的指标“治”到“正常”——这岂不是像故事里那个买鞋子的郑国人一样,对的是尺码,错的是自己的脚?中医定义的健康,是完全不同的,只要一个人阴阳平衡,就是健康,某项指标高了,那就在另一个层面上寻求平衡。


朋友的女儿从南非回到北京,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体内的阴阳平衡被打破了,人体的协调机制自然启动,这才产生了发烧,如果根本不治疗,说不定过几天自己就好了,但是,面对这样的病症,做父母的谁又有那么大的胆量呢?然而被医院一治,大量的抗生素退烧药一用,阴阳失衡更加严重,病也就越治越重了。好在朋友醒悟得早,寻求自然疗法,救了孩子一命。


所以,如何找到这个平衡点,达到这个阴阳平衡的健康,除了中医的术,还需要中医的道,其实也就是文化的力量。医术治的是你的身体,医道冶的才是你的灵魂。灵魂没有明白过来,肉体又怎么好得了?这里面的道理深了,《思考文化医学》这本书谈得已经比较透彻,此不赘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思考文化医学:一位大学老师带癌教书30年的传奇人生》

骆降喜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桂林)

2018年1月出版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chenteng@imaginist.com.cn


首页 - 理想国imaginist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