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雅桐:唯有真实的困惑引领你自动前行

01-12 07:17 首页 吕波国学


根据微信群"雅桐的群"2017-1-8的聊天记录整理。



1



雅桐:


@ta 我又有空了,咱接着再聊点[偷笑]想问下你啥是“灵修”?啥是“生活”?


先别回答,想想,要悠着点,才想得明白事儿。

我突然想起你昨天问的是“无明”,不如接着这个框架说事儿,也许咱们都会得到启发。


题外话先扯点,虽然借用了佛教的说法,但我不是“严重的”佛教徒。


不同的说法和理论体系,相同的无法言说的“真理”;不同的所谓修行和实践形式,相同的生命的“转化”。


这是我始终的“偏见”,我倒是想用印度教体系,不过熟悉的人不多不好说事;或者用基督教体系,不过我自己也不了解说不来事。


反正就是个说法,又不是大法开示,有启发就算功德大了,对错都误不了人慧命,有说错的地方请高人指教,不屑于指教的一笑置之,总之错的地方必是我,不是借用的大佛法。



2



无明是十二因缘之首,一切的缘起。


这一名词演化至今,和一切名词概念一样,有很丰富的含义,至少两层意思,用佛教自己的话来说是:


一念无明;

无始无明。


这都可以百度谷歌学习。接下来是我自己胡说八道了。


一念无明是明心处,关乎世俗谛,有点你说的“生活”的意思。


无始无明是见性处,关乎圣义谛,可能是你说的灵修。


说白了,一念无明是日常因果的迷惑不清,原因嘛,佛教归因于累世习气的熏习,导致我们无法控制自己,无法看清事物的规律、因果,在情绪、妄念的裹挟下受苦。


即便暂时的“快乐”也要么稍纵即逝,要么产生后续痛苦。


你所说的这些,全部仍在一念无明的阴影下,哈哈!


它关乎身心健全,心智成熟,情绪的稳定能力,及时的反省力,自知力,对“恶劣”秉性,即所谓习气的觉察力,以及由深刻觉察带来的“自然”的纠偏力量。


小乘修行注重对起心动念的绵密觉知,它虽然在终极上带来解脱,但不可忽视的是它培养的“功夫”。


对心相的认出,觉知。


如果你连自己到底在干嘛都不知道,还谈什么其它?


有的人二二糊糊听了些零碎的身心灵修行,就以为所谓的知道自己在干嘛,就是活在当下,问他活在当下是什么意思,就说啥都不想,不“迷失”到自己的想里头去,什么概念、思想、风俗、礼教、道德、人情,都滚他妈蛋!我只“纯粹地”看着,见狗不知是狗,见姑娘不知是姑娘……


终于如此活在裆下了!


我想说你连想都没想明白,如何跳到“不迷失到想里”?


小乘的识别心相,表示要知道自己时刻处于什么“状态”中,是幻想?是激情?是嫉恨?是嗔怒?


没有这些“基本”的觉知能力,一切都是扯淡,再拎出创巴仁波切的话:


没有小乘修行的基础,一切修行都是建在冰上的城堡。


又扯偏了,不知道自己本来在说啥来着[偷笑]


想起来了,本来想说的是,“看”,也是个有着丰富层次的行为、方法。



3



好吧,说说无始无明。


如果说一念无明关系到我们是否自在快乐,无始无明关系到我们如何认识。


无始无明关乎认识论,认识什么?我再努力下,不用那些熟用的词,看能不能更有启发。


就是不要把什么都纠在一起眉毛胡子分不清,搞清楚自己的困惑是什么,有一样弄一样。


是受了单位鸟人的气,就解这一个惑;

是读书看来的不明白处,就钻这一个不明白。


认识真理,认识那如雷贯耳的“我是什么”,这样说都对都可以,或者说,不用真理,我,无我,空性,实相、佛性、存在。。。


但总有东西在,有名无名不重要,Ta, 是什么?这个是无始无明的关怀处。


一念无明相对的也许是明,是清楚地看;无始无明没有相对的,勉强可以说是“万有”。


然而,有即是无,所以仍是废话,唉!错了,反了,改成勉强可以说是“空无”。这都是废话,


知道自己到底咋样,想咋样,就是绝顶的了不起了。


吕波:


嗯,无始无明。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怎么一下睡着的,也不知道怎么醒来的;


你不知道,你如何从一个婴儿,忽然就有了“我”:)


如何从本来合一,忽然生出了“我”之幻象?



4



雅桐:


关于杰德的三段论,他没说到无始无明那一步。


他只停在我思故我在的意识。


杰德在这一章里玩了个三段论游戏,但你要注意的是他的谈话同伴,不是普通路人甲,是受过专门哲学训练的科班人士。


杰德先论证了真相超越一切变数,时空、主客体等,是恒常不变的唯一存在。然后他问“确定无疑地存在的是什么”?


他的三部曲也反复说了这个唯一能确定无疑地存在的东西。


他的同伴,也非常熟悉哲学上的这个论断“我思故我在”。这是对笛卡尔的话的中文翻译,其实并不准确。


笛卡尔的重点不在“我”,在“思”,即“意识”。


你无法肯定这个“我”在,因为“我”是“思”的客体,你甚至无法确定任何一个“思”的所谓“主体”存在,因为一切都是“思”的客体。


唯有“思”是肯定的,即“意识”。


当停止一切“思”的客体时,自照且照它的纯粹意识显现。


这是唯一确定无疑存在的,至少杰德和他的同伴都有此共同认知基础。


因此最后的三段论说的是:


存在的唯有真相,而唯一确定无疑存在的是(纯粹)意识,因此意识即真相。


和“我”无关,哈哈!


或者这个我是什么?马哈希尊者的杀手锏。


哲学能走到的极致只有这一步了。


请记住虽然讲得这么花花的,其实离体悟的边都没沾上,正如杰德在书里讲的,“对我是活生生的实际,对你们是知识”。


哲学是知识的范畴,对人类的终极问题,它莫可奈何。


体悟也有不同的层次,不如不要去臆想,唯有真实的困惑引领你自动前行。


目前你所谓的“清楚和诚实的看”,应该是认真找出、面对自己真实困惑,并且专注地去弄清楚它,至少我是这样以为的,供参考!



5



雅桐:


@吕波 咱再多说两句无始无明吧[偷笑] 杰德侧重的是无始无明,像禅宗很多流传的公案等注重的也是断无始无明,即见性,开悟。


佛教有说法,认为断无始无明是了知如来藏自性,有的认为是彻底断了一切无明,包括一念无明,自然明心。


which I sincerely hope so, yet really doubt it[呲牙]


以前聊天,你曾经对永明延寿大师不以为然,他的由禅转净土,如今不知老弟感想如何[偷笑]


我只深记他的一句话:唯有毫无拣择之心,观黄金如粪土,无有任何分别之心,方才担得起任运自然,无戒需守,无佛需念。


大概如此吧,此人可钦佩!



6



有时候只觉得开口即空谈,除非机缘需要,不如闭嘴[微笑]


关于净土宗,我只知道一切法门皆有它的深意,都不是空穴来风。它们需要的是行,实践,不是讨论。


这些都是知识性的东西,可以学习得来,不值什么,只有在某些人某些正当机之时,兴许可以起到打破固有的觉受的作用,真正在领悟上得到突破。


以佛教为例,宗教性质的东西和哲学最本质的区别是它们是体验,不是知识,尽管对某些人,因为其性情气质(所谓根器),可以在研习知识的过程中得到领悟,但毕竟领悟是重要的,知识不是,而领悟的表现是整合的体验。


如同那个比喻,喝到水和学习关于水的一切。


仍以佛教为例(其它宗教,包括佛教本身的各宗派,本质都一样),它有一套整合性的方法,大至可分成教、禅、行,我们昨天的讨论,只是教,而且是极其肤浅、随便聊天而已,教是严肃认真的系统学习。


在佛教就是学习它的义理。


禅是禅修,不仅是坐禅,也延伸到座下日常的“安住”,它带来的是实际体验式的体会,领悟。


比如合一,无我等,是真实的觉受。


在这样的基础上,事实就是事实,非常简单,不必通过信仰、道德恐吓等去强行贴合某种“真理”。


真理是非常简单平凡的,只有在它还没有在我们这里成为真理时,才复杂神圣。


然而戒律依然是必要、甚至是天然的基础,它在“行”这一部分至关重要,在不同的阶段也有不同的性质。


既有在啥都稀里糊涂的时候一个纪律支持,也有渐渐深入后自动的贴合,因为说到底,戒的本质是“如实”。


不是我想怎样,而是实际是怎样。



7



因此修行,其实就是整个生命啦,是个整合的东西,也是非常深邃丰富的,包含了生命的全体,不是切割式的、随心所欲的轻薄过程,任何简化、方便,都应该以整体的深邃为基础,否则就不是方便了,是玩笑。


知识的透彻不一定带来生命觉受的改变,生命觉受的改变也可能是暂时的,或者有进有出的。

然而即便是“不退转”的证悟,也未必带来整体生命的转化。


所谓习气。


教、禅、行,也许是个永远不停的过程,也许这就是生命的本质,当下的本质,永恒的同时的不变和变化。


净土是很有摄受力也很方便广大的法门,我能感受到它的深厚的精神实质,能修净土法门,挺好的。


当然如果能对其它宗派有更多的宽容心,自身也会有更柔和的慈心修净土,个人感觉会更有福德(此福德自然不是小我的)


xx大师的话,我读来更像是对净土本宗人说的,谆谆教诲苦口婆心。


至于说“凡修行人”,应该指修净土宗人,或者有心修行却还未有一个法门为抓手,这里一把那里一把,空谈乱想,徒然浪费人身的我等凡夫。


相信他不会绝对否定其它法门,若真如此,我认为值得商榷。


对了,他这里劝诫的修行人,还应该包括小有所成就以为一竿子到底到位了、嘲笑戒律、狂妄自大的某些修行人。


可惜的是这样的人在后期禅宗中人才倍出,禅宗在中国、日本、韩国不约而同的衰落,应该有它的原因,净土的刚强态度,也有客观原因。


真真可惜了禅宗,它是中国本土对佛教的独创性发展,为全人类的精神领域注入了得到公认的力量,然而同一切仪式性的文明一样,它也难逃成住坏空的规律。



ps:


1、本来雅桐还要和我再扯扯无始无明这个话题的,但那时我睡着了,而我醒来,她又睡着啦。缘分不到,以后再说。


2、分享中雅桐提到,说我以前对永明延寿从禅转净,颇有不认同的地方。我想雅桐记错了,那是另外一位朋友,我只知道永明延寿禅师的四料简,所以谈不上评判。如果当时我有轻慢,罪过罪过!是我轻狂自大了。


我之前有篇文章里分享过这个问题,大意是:禅宗以疑为始,净土以信为基。但疑要真疑,信要真信。怕的是三心二意。这个结论,我今天依然保留。


3、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进入我的微店。最近上了好多好东西:)

吕波国学

吕波 原创出品 | 微信号:kafeibaiju

儒家|道家|佛家|易经|结缘

真诚敞开,相互照见,欢迎加入【吕波国学】微信群


首页 - 吕波国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