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有没有一种更好的“合租模式”? | 沙龙预告 02.03


2016年5月,住建部调查了一批对租房需求大的城市,结果显示,由于缺少中小户型供给,青年人、新市民只能选择合租,比例达50%。另一份对3万多名年轻人住房状况的调查结果显示,43.8%的人在租房过程中遭遇黑中介、欺诈中介费等不良中介行为。


在中国城乡的两端,一边是不断流动、逐渐在城市落脚的农村人口,一边是依然严苛的户籍制度和城市日渐增长的房价。困难不仅于此,黑中介或城市收紧政策带来失望甚至痛苦。即使真正共处同一屋檐,剥离开日常相处的沟通和互助,不同的文化背景、生活习惯还是会带来或大或小的矛盾和争吵。


有没有一种更好的合租模式?是制定出权责分明的“合租契约”?还是在日常中慢慢积累起生活默契?如果真要“自治”,成为“居住共同体”,从哪里开始?如何应对过程中的困难?如何向更多人共享零碎但珍贵的经验?


2月3日(周六)下午2:30,南都观察联合706青年空间,举办春节前的最后一场沙龙。我们将再次于这个年轻人聚集的社群中相会,汲取过去“生活乌托邦”的经验,立足现实中富有生命力的实践,探索更多的生活方式。



主办机构

南都观察 | 706青年空间


公益支持

南都公益基金会


参与方式

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填写报名信息。


时间地址

2月3日(周六)14:30

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15号楼20层



集体居住,是一种悠久的关于人类居住方式的实验性理念。


1820年,查尔斯·傅立叶在法国设计了法伦斯泰尔(Phalanstère),这个大型的建筑体包括居住、工业和社交等各种功能,可以容纳500-2000位不同行业的居民,共同遵循性自由、集体产权等原则。因为缺乏资金支持,傅立叶的设想当时未能实现,但他的理念影响了很多追随者的实践。


Phalanstère概念图。 © Granger


1854-1856年,哥本哈根医师协会筹资建造了社会住宅,为穷困者提供更好的健康和居住环境。


1884年,在波士顿,女权斗士皮尔斯(Melusina Fay Peirce)提出了集合家务和公共厨房的理念,旨在将女性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


1889年,芝加哥的胡尔之家(Hull House)即是专为受教育的独身女性设计的居所,拥有公共厨房,同时也为附近社区居民提供教育和福利。


在1950年代,康斯坦特(Constant)进一步发展了城市环境的概念,并将其注入“情景主义国际(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字母主义运动发起人伊索(Isou)则把都市青年人作为一个独特的阶层进行分析。“总体都市主义(Unitary Urbanism)”理念还认为,建筑会直接影响居住人的存在,它还从日常生活经验的批判出发,积极要求建构人的具体的生活情景,以获得更加完善的生存状态。


之后马尔库塞进一步发展了这个理论,著有《单向度的人》《爱欲与文明》,直接影响到1960年代风起云涌的学生运动。


1960年代兴起的嬉皮士运动,也催生了很多政治驱动的共同居住社区,他们反对资产阶级的核心家庭模式,主张废除私有财产与不人道的战争,反对消费主义、浪费资源与对自然的破坏,主张回归荒野、与大自然和谐相处。


1971年,在哥本哈根的一处旧军营,数百名集结组成了居住综合体,他们占领了这片废弃的建筑、森林、沼泽和运河。哥本哈根政府迫于压力宣布克里斯蒂安那为短期社会实验。40多年后的今天,克里斯蒂安那社区依然是哥本哈根一处独特的风景,他们的居住原则是草根民主、宽容和自治。


哥本哈根克里斯蒂安那社区现状。


苏黎世青年自治社区(1980-1982)。


近些年,世界各地柏林、巴塞尔、苏黎世、维也纳和东京兴起了集群公寓浪潮。


东京带小饭店的公寓(2014)


洛杉矶星星公寓(2014)


空巢青年,怎么办?


今天的中国,大多数大学生毕业后无法避免的面对冷酷,机械化的城市生活,成为挣扎在城市空间每个隔断单间后面的空巢青年,愈加冷酷,机械化的城市生活,身体投放于被瓦解与击碎的公共领域与社会(community)之中,空巢青年面临原子化,隔离化的生命状况。


根据淘宝发布的《2017年中国空巢青年图鉴》数据,20-29岁的空巢青年总数超过了5000万,其中90后占到了60%以上。按人口基数换算,每6个90后中就有1人独自漂泊异地。


空巢青年最明显的属性是“宅”和“穷”。他们步入职场时间不长,且因多分布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生活成本高,可支配的财产并不多。根据淘宝图鉴数据,8成空巢青年一年中淘宝消费不超过5000元。


2017年5月3日,阿里巴巴发布基于用户数据的报告,发现从地域分布来看,深圳一举超越北京、上海,成为空巢青年最爱盘踞之地,而像产业密集型城市苏州、郑州、东莞等城市也纷纷挤进前十。 © 阿里数据


而在好奇心研究所发起的“你是如何扮演城市空巢青年”调查中,受访者将“宅”的属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工作日会计划一个完美的现充周末,然后到了周末一个人在家宅两天。”


“到周日下午了,觉得必须出去走走,去趟商场,哪里人多往哪扎,商场每层转一圈,空手回家。”


21世纪以来,生产力突飞猛进地发展,人工智能、区块链、基因工程、生物学革命……数码转型带来的现代文明冲顶,同时与能源危机、环境灾难、贫富分化、社会隔离等等问题交织出现。从新的生产力出发,如何想象更公平更高效的社会生产关系?如何解决对乌托邦想象力的匮乏?如何实践乌托邦,谱写居住共同体的权利与“宪章”?


2012年2月,由各个北京高校的12人发起创建,“706青年空间”取自原住址门牌号(华清嘉园13号楼706),迄今举办了大量针对社会议题与文化研究的沙龙。教授、学者、作家、记者,还有年轻人共同构建起这个公共空间,试图创造一种新型的实体空间形态


相信许多人的心底,仍然蕴含着对自由、公正或集体社群的渴望,期待解放自我,实践创意的生活。


南都观察(Narada Insights)是南都公益基金会推出的思想平台,关注社会公共议题,以多元视角和专业解读呈现独立观察。


706青年空间是中国第一家青年空间。举办了近两千场活动,涵盖多种活动类型。试图创造一种新型的实体空间形态,孵化具有潜力的合伙人项目,通过社群式的学习,倡导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教育理念,让青年人探索生活的更多可能性。



生活实验室:三个月的“自治共同体”尝试

不只是“丧”,中国也有“青年震荡”

北京像素:3万北漂的蜂巢

佛系之外,45%的青年是你看不见的农民工


这个时代的青年,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为什么总是女性难以平衡职业和家庭?

王者荣耀:游戏是怎么被污名化的?

人民的名义:这些细节透视中国政法体制






首页 - 南都观察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