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三宅一生:给人巨大力量、拥有巨大心脏的生活博物馆

机器无心,而手与心相连。用双手制作的器物始于尘埃,始于与材料本身的交往,这是心之作业。


名款背后是无尽的复制。而木制的漏斗,土烧的陶罐,竹做的簸箕,貌似喧嚣实则不然的花纹壶,看似没有风格,却也不会染上自大之罪。


庞大的机械以节约时间为傲,人类的手确是更为自由的机械。计算成本劣于人手缝成的一针一线,人的智慧又敌不过自然,即使再怎么根据学识做成的染料,也不如植物所染的流动般的种种蓝。


正如日本民艺馆的创始人柳宗悦所说:无论这个世界有着怎样的美,“正常之美”才是最终的美。有朝一日,所有的美都会以此为目标回归正常。




柳宗悦在《日本民艺馆的成立与工作》中写道:“在讨论美术馆的性质时,我们迫切地感到有必要创造‘民艺’这一词汇。所谓‘民艺’,是指与一般民众的生活有着深厚交往的工艺品。”1928年,为纪念昭和天皇即位,在东京上野公园举办了“御大礼纪念国产振兴博览会”,其中有“民艺馆”的专门展示。从大量来自日本各地民间的生活用品被集中展出,受到各方好评。1936年10月,日本民艺馆在东京驹场建成开馆,柳宗悦为首任馆长。陈列的展品中,主体是工艺品。然而在入藏所谓的美术品时,重点亦放在具有工艺性的美之作品上。这里的所谓“工艺”,是指与生活相结合的实用品。


今天与你分享一篇三宅一生的文章。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日本设计,生活中的设计来源为何,都值得思考。而三宅一生和提出民艺正宗的柳宗悦所推崇的日日之器,是具备了服务之心的器物,而器物总是与主人在一起,才见其风情。




三宅一生:设计的DNA


许多国外友人经常问我:“要看日本风格的美和设计上哪儿去比较好?”他们指的并非日光、京都的著名寺庙这样的世界文化遗产;也不是光琳、广重等人的名作,而是那些更接近我们的生活的种类:桌椅、家具、厨房用具和服装等。


其实,只有这些物品中才蕴含着长期积淀的美和设计的本质,从国外来访的他们,已经了解了这个国家拥有优秀的设计传统。能推荐给这些对美格外敏感的人去参观的,我首先想到的便是日本民艺馆。这里的气氛安详,是一个能触摸并思考日本设计的地方。


看到战后日本急速的美国化,野口勇(Isamu Noguchi)曾叹息说:“唯有日本人不向日本学习。”比之更早关注到这点的是战前来日的法国人夏洛特·佩里安(Charlotte Perriand)。众所周知,她经常造访民艺馆,同时关注日本无名艺人传承下来的技法,并在自己的作品中加以运用。有趣的是,在她留日的两年间,为她担任导游、介绍各地工艺品和技术的正是年轻的柳宗理。


日本民艺馆存在的重大意义或许在于,提醒日本人更加重视自己生活中蕴含的设计传统及其精神。无名人士设计的东西,比一些名人的作品更加长久地存在于世,无数的证据就陈列在有趣、令人愉悦的日本民艺馆。这是一座规模不大,但给人巨大力量、拥有巨大心脏的生活博物馆。当今的日本虽然没有一座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博物馆,但或许可以说这座日本民艺馆是唯一的例外。


此外,我对民艺馆的创始人柳宗悦的一个观点颇有同感——更重要的是为新的创作做准备,相比过去而言,与未来的联系更为重要。无名设计的遗传基因连接着过去与未来。我以为,来到日本的外国人能够看到而我们日本人自己却看不到的东西,或许正是我们习惯称之为“传统”的“设计的DNA”。而将这种DNA浓墨重彩地继承、倡导无名设计并引领世界产品设计潮流的正是前馆长柳宗理,他的存在具有很大意义。我希望今后的民艺馆面向新的时代,一边积极吸收现代和未来的作品,一边在各个方面都取得进一步发展。并强烈祝愿其能跳出“民艺”的框框,来一场大冒险!


这是东京近郊一座只有两层楼的小博物馆,二战中却与京都和奈良的古迹一起被列为应避免轰炸的对象。藏品超过17000件,染织、绘画、雕刻、器具……无所不包,都是在美术史中没有一席之地的、无名工匠的作品。每一件都由创建者柳宗悦及其继任者自日本各地乃至海外亲手搜集而来,是民艺思想的集中展示。


古董鉴赏家坂田和实从中挑选了22件,辅以全彩细节图片品评介绍;并与民艺馆顾问尾久彰三和设计师山口信博一起梳理历史、探讨站在时代岔路上民艺与民艺馆何去何从。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日本民艺馆》



首页 - 新星出版社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