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小说【章琪】连载6 | 初相识

点击下方标题,回看上一章:

小说【章琪】连载5 | 尖尖角

晚上熄灯后,闻纱纱才轻手轻脚地回来。细细索索的,钥匙声、放包声、然后是热水瓶往脸盆里倒水的声音。忽然,“啪”一声,王佳男开了应急灯,沉着嗓子大喝一声:“着,你还不快快从实招来!”几个应急灯同时开了,惨白灰黄的光照出闻纱纱的一脸惊愕,手上的面盆差点摔落在地,看得章琪撑不住,首先笑了起来。

闻纱纱的漂亮,就算在美女如云的师范大学,都是出类拔萃的。她是标准的江南美女的长相,鹅蛋脸,柳叶眉,含情目,浑身纤细,说话声音嗲悠悠,一颦一笑都透着温柔。“美则美矣,没有灵魂,”邝晓莹曾貌似无心地评价过。王佳男笑话邝晓莹的酸,章琪倒是赞同。她欣赏不来这种弱柳扶风的美,她喜欢那种活泼热辣的、有生命力的美。可能因为自己缺什么,便更在意什么。

“他是学生会负责这次汇报演出的,我们没什么的呀,你们不要乱讲呀,”闻纱纱娇嗔。邝晓莹和王佳男不是上海人,但一个个都学着闻纱纱的口气:“我们没有乱讲呀!”“你们两个的眼神交流哦,肯定有什么的好伐?”闻纱纱抿着嘴,不声响,干脆也不洗了,爬上床铺拿被子盖住头。思来想去,钻出头来说一句:“没什么的,你们真的不要出去乱讲。”

但“真的没什么的”这种辩解,到了军训结束立刻苍白无力了。即使没有汇报演出这个幌子,大三的夏仲仍然时时出现在闻纱纱身边,不久,就开始给寝室打热水了。邱芸摇着头:“闻纱纱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拿下了?刚进大学风景还没看遍,就这么靠码头了,亏不亏啊!要我说,要找也在隔壁华理工找,干嘛在学校里找。”王佳男深以为然:“我也觉得那个夏仲不顺眼,油头粉面的,看着就很不可靠的样子。纱纱以后不要吃亏才好。”刘诚馨说:“你们不要看纱纱漂亮,就觉得她心气高眼界高。她是知青子女,寄人篱下惯了,心里没根底的。以前中学里是死读书,进了大学,哪个一装模作样对她好,她就掏心掏肺跟人家走了。”

章琪听着室友们的言语来往,心里颇不以为然。她不觉得夏仲有那么不堪。虽然并没有高大英俊,但斯文清爽,人热心,说话中听,学习也好,还是对外汉语这个一本专业的。文学院本来就是阴盛阳衰,几百个女生才个位数男生。开学两周,章琪也算把能看到的男生都看了一遍,各方面条件能像夏仲这样的,还真是没怎么见到。才子配佳人,人家自己愿意,碍着旁人什么事情了?

但是风花雪月的事情章琪并不太关心,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插班生考出去。从上一届开始,上海有了重点大学插班生考试,允许所有普通高校一年级学生通过两轮考试后,将学籍转入重点大学。章琪在Chinaren上看到这个消息时,有些激动,手心出汗、脑袋一涨,但嘴角忍不住地往上扬起。她终于知道她要干什么了,她好像看到眼前有一片光。

陈秀珠并不是太支持:“现在虽然说是二本,但你们英语系都是到了一本线志愿没填好掉过去的呀。以后出来有专八证书,我听人家讲工作也很好找的,很多去外企的……”章中兴打断她:“好了,女儿要考你就让她考么!”陈秀珠叹口气,不出声。

半夜里章琪迷迷糊糊从梦里醒来,听到父母低声在讨论:“那个插班生,每个学校每个专业就招1个、2个,多少难考啊?”“难考怕什么,大不了考不上咯,又不少根头发的。”“说是那么说,但心理打击多大啊!你女儿你不晓得的啊?表面上最乖最听话,实际上一根筋。我是怕她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女孩子轻松一点不是蛮好?”

章琪咳嗽了一下,翻了个身,钢丝床的锈弹簧被压出“噔噔”的声响。章中兴和陈秀珠都不说话了,不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了他们绵长的鼾声。

窗外是一轮满月,晶晶亮亮的光,透过窗帘缝,一点两点洒在面前的枕头上。章琪借着月光又看了看自己的家,五斗橱、衣柜、吃饭的桌子、两张床,满满当当塞满了这个十二三平的小空间。门后面,还摆着一个夜里方便用的痰盂。这就是福佑坊里自己的家,最普通的上海人家,也是让章琪觉得逼仄想逃离的地方。

她的思绪飘了起来。哪一天,夏日的风也是那样的暖,她也是望着月光,忽然脚面被什么东西轻柔地一下、又一下拂过。低头看,是孙优婷的连衣裙摆。月光照在孙优婷的大眼睛和长睫毛上,她的目光仿佛很远,又仿佛很近:“章琪,你说我们长大了会怎么样?”长大,长大好象是很遥远的事情。“一点都不远。等我长大了,我要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走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去,”孙优婷皱着眉认真地说,皮肤白里透着红,像一颗好看的苹果。章琪若有所思,第一次忽然发现,原来福佑坊是那么的小。

美国,应该够远了吧?

每天早上6点起床,吃早饭,做早操,图书馆自习,上课,自习,10点回寝室。生活变得比高中时候更规律。笔试是大学英语和高等数学。大学英语章琪没有任何问题,但高等数学还是让她颇为费神。这一天在图书馆里做题,十题里错七道,只能自己摇头苦笑。算了,明天再说吧。刚想到这里,忽然发现自己斜对面桌上放着的那只手机还在那里。

这支手机章琪吃完晚饭回来已经在那里了。周围孤零零,没有书,没有书包,什么都没有。章琪一直没在意,觉得是有人占座,但现在想想,拿手机占座也未免太别开生面了一点。

章琪望了望四周,图书馆里零星还有几个人,但时间已经晚了,大家也都在收拾了。她走到那支手机前面,是一支黑色的诺基亚,非常地新。章琪还没买手机,上次陪王佳男买手机的时候,她倒是看上了一款摩托罗拉,但她还不想开口跟陈秀珠说。一千多块并不是小钱,而且班上还并不是人人都有手机,她不想让父母觉得自己上了大学之后变得爱慕虚荣了。

但是虚荣确实挺好看的。章琪把诺基亚拿在手里,掂掂分量,正翻来覆去看时,手机开始亮了。章琪迟疑了一下,接了起来:“喂。”

“喂,同学,太好了,这是我的手机,在你这里是么?”一个男中音传来,声音很沉很稳,章琪便添了几分好感。“对,你落在图书馆了,你现在要回来拿么?”“好,我现在马上来拿,谢谢你啊!”

不到十分钟,便跑上来一个气喘吁吁的男生。平头、国字脸、身高挺拔、皮肤有点黑,即使穿着学校发的运动校服,仍然英气勃勃的样子。章琪递过手机:“这是你的手机啊?”男生笑起来:“是啊,在图书馆还特地调静音了,结果回了寝室怎么都找不到,幸亏你接了!”男生朝她笑的时候,章琪突然心里有种奇怪的、似曾相识的感觉。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一时也没什么话好说。

“老大,怎么样,手机找到了?”跟着跑过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通常男生戴眼镜会显得斯文或呆板,但他不是,戴着眼镜也有种精明外露的狡猾。“美女学妹,谢谢你拾金不昧,我叫金秋,”眼镜男很自然伸出了手。章琪只好也伸手,跟他握了一握:“你怎么知道我是学妹?”“在师大呆了一年以上的美女,没有我不认识的,”金秋笑起来,“你们大一我也认识一个啊,闻纱纱,也是我们英语系的,主持你们军训文艺汇演的。”

“你认识纱纱啊?我们是一个寝室的,”章琪决定回去问问闻纱纱,这个金秋是何方神圣。“哎呀,那太巧了!那你们寝室是美女集中营啊!不如我们联谊一下吧?”金秋转眼望着平头男生,“老大,你看怎么样?帮助学妹适应大学生活,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啊!”平头男看出章琪的犹疑来,拍拍金秋的肩:“不要强人所难,你这么跑上来一长串,吃相太难看了。”

“怎么会强人所难呢?选择权当然永远是留给女生的,”金秋一边说,一边拿过桌上章琪的笔和纸,写下了自己和平头男的电话号码,“我们是大二的,生活啊学习上啊,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们,随叫随到。”

章琪看看纸条,把“王睿翔”的名字和平头男的脸对了一对,她忽然想起来,王睿翔笑的神态,很像记忆里的沈逸超。

“谢谢你们,我叫章琪。”



首页 - 年糕妈妈教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