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

小说【章琪】连载7 | 单行道

点击下方标题,回看上一章:

小说【章琪】连载6 | 初相识


冬天终于来了,阴沉湿冷的天气里,衣服一片片熨贴在身上,宛如一层层的吸血鬼,热度渐渐全消失不见。章琪晚上回寝室后,左右找不到自己的手套。身边物总是不翼而飞,让她心里有种焦躁不耐烦。

“明明没带去图书馆啊!”章琪再一次爬上床把被子掀开来翻了一遍。“章琪,”邝晓莹已经钻在被窝里了,“今天那个图书馆男又打过电话来找你了啊。”章琪愣了一愣:“哪个?”“那个叫金秋的啊,”邝晓莹在小黑店里买了电热毯,此时暖洋洋懒洋洋,再也不绷着一张姨妈来犯的炸毛脸,格外慵懒温柔。王佳男在下铺用脚踢着床顶,声音里都是八卦的兴奋:“唉,章琪,那个金秋是不是在追你呀?”章琪脸红起来:“别乱说,他说他认识纱纱。”“可是纱纱有主了呀!”邱芸也叫起来,“而且人家打电话来是说找你又不说找纱纱!”

既然那天金秋和王睿翔留了电话,章琪也就留了自己寝室的电话。她以为金秋说联谊寝室之类只是开玩笑,没想到第二天金秋真的打来了电话。虽然两次电话章琪都没有接到,但她想到那些“防火防盗防师兄”的笑话,心里便有些乱。她眼前浮现出金秋那副有点自以为是的轻佻样子,下意识觉得有点危险,但隐隐约约,却又有一点兴奋。刘诚馨本来在和男朋友煲电话粥,听到这茬也立刻挂了电话加入进来:“章琪,我可问过纱纱了,那个金秋是吉他社的,已经有女朋友了。你可别上当啊!”

“啊?已经有女朋友了?”王佳男大呼起来,“那干嘛还老给我们章琪打电话呀!怎么那么不要脸呢?”章琪心里也突然有点失望,但装作若无其事说:“我就说了人家不是为了要干嘛,说不定就真的是为了认识点同学呢?”她确定手套已经找不到了,心里很怅然,从床上爬下来,一脚踩王佳男的床,一脚已经到了地上。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刘诚馨说,“小心点啊章琪,你不是那种拿得住花花公子的人。”“放心吧,我复习都来不及呢,没心情想这些,”章琪敷衍着。

“唉,诚馨,那你说,什么样的人能拿得住花花公子呢?”王佳男合了书,好奇地睁大眼睛。“你这种肯定不行,”刘诚馨撇一眼王佳男。王佳男鼓着嘴:“我知道我不行,我又没有纱纱漂亮,又没有你聪明,行了吧?”“纱纱和我也不行,”刘诚馨笑起来,“不光得聪明漂亮,还得心狠手辣有杀气。我们寝室就没这号人物,所以啊,离那个金秋越远越好。”

章琪听了这话,心里却起了一些奇妙的变化,好像一个气泡在胸口胀大了,胀大了,憋得难受。当刘诚馨说“聪明漂亮、心狠手辣”时,章琪的心里模模糊糊,走出了一个人影。望着这个在自己面前越变越大的人影,章琪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为什么我就不能做一些危险的事呢?为什么我就一定不行呢?

天遂人愿,而常常,遂的偏偏是那些荒唐的愿望。

第二天中午在食堂打完菜坐下,便遇上了王睿翔和金秋。“嘿,章琪!”金秋喊她,“这么巧,还空着两个位子,是专程等我们么?”章琪正和王佳男讨论专英课的答案,忽然被喊愣了一愣:“这两个位置是留给我还有两个室友的。”王睿翔宽和地笑了笑:“没关系,我们坐旁边那桌。”

一顿饭吃得惴惴不安。邝晓莹邱芸和王佳男对着王睿翔和金秋,飘过去一瞥接着一瞥,然后低声取笑着章琪。章琪并没有仔细听,只是在心中酝酿着勇气,想着怎么都要直接去问上一问,这么一遍一遍打电话来,到底是什么意思。然后勇气这种气,就像打气球时最后的那口气,怎么考虑,都觉得没有满,还可以往里边再打一点,但一边打,一边仍要担心,会不会爆掉呢?

正在章琪内心交战时,只见王睿翔拿着两张传单走了过来:“章琪,前两天给你打电话你不在,我们吉他社明天晚上搞活动,有演出,想请你和室友一起来参加。”见章琪没立刻答应,又补充,“是我们的年度活动,排练了很久的,金秋跟他女朋友还要情歌对唱,来捧捧场吧。”章琪觉得嘴角的笑容有点尴尬了,赶紧接过传单点头:“好啊,我们有空就来。”

本来想着要严词拒绝,后来变成质问清楚,最后弄成了自己的自作多情。别人只是坦坦荡荡请人参加社团活动而已,章琪面对着室友,心里和脸上,都有了些挂不住。她不自觉地又向金秋多看了几眼,想从他脸上看到一点嘲弄或者幸灾乐祸的颜色,但没有。金秋和王睿翔都很真诚地朝着她们微微笑,然后拿上了书包走了。

可少女的心思,却在这样一场自导自演的戏剧中,悄然变动了。

第二天,连闻纱纱都带着夏仲一起去看了演出。章琪从来没想过,原来在舞台正中时,人都是会发光的。王睿翔的手指,像一只蝴蝶,在琴弦上飞舞停顿,章琪并不懂吉他演奏,可听着黑压压的人群里的口哨和掌声,大约知道王睿翔是弹得好的。但章琪的注意力更在金秋身上,金秋的旋律很安静,一边弹着吉他,一遍深情款款对着台下唱。章琪并没有听过这首英语歌,只是两句唱末,前排突然传来一阵接一阵尖叫,不一会儿,一个女生在哄闹中上台。章琪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到她清亮的声音,如泣如诉地节节高上去,当金秋的声音再加进去后,有一种宛然天成的和谐。章琪的心,跟着紧紧地旋了上去。

之后就再也没遇到过金秋。章琪依旧抱着书包在教室、图书馆、寝室里三点一线地生活着。

王睿翔倒是在经常在图书馆遇见,章琪往他身后张望,却总没有再看到金秋。王睿翔望见她,总是朝她笑一笑,不一会儿会带瓶水或者饮料给她。而每次章琪推脱的时候,他总有正好的理由,让章琪没有办法推脱这顺便的好意。有时候,他们会谈谈学校生活,有时候是考试攻略,也有时候谈谈毕业工作的问题。但聊天的时间从来不长,五分钟,十分钟,不会让人有尴尬的不适。

后来遇到的频率高了,章琪就有些疑心王睿翔是故意来找自己,便装作无意说,自己一直在准备插班生考试,王睿翔的眼神里一闪而过的失落,但仍点点头:“你们上一届我知道有人考去了华师大,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但接着顿了顿又说,“你如果能考出去,我为你高兴,但如果没转成功,我也挺高兴的。”章琪品着这句话,眼神便开始了闪烁。

王睿翔那天穿着一件藏青色的高领毛衣,章琪的视线只集中在他毛衣领的拉链上,那是条红色的拉链。“如果你转校没成功,你觉得我们……”王睿翔想了想措辞,“你觉得你能不能给我次机会追一下你?”

拉链的红,不是正红,是暗红,像静脉里面死过一次的血。“师兄,”章琪破釜沉舟,“我其实,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她没有去看王睿翔的脸,视线依旧顺着那条拉链,一直淌,一直淌,一直淌下去。

章琪之后曾经想过,如果没有先对金秋动心,自己是不是后来会接受王睿翔。为什么喜欢金秋,这是她很久以后才想明白的问题——因为她得不到。从小到大,她心心念念想得到的,最后似乎都没有成功。她浑身的劲都憋着,一直憋着,只为了扬眉吐气一次,只为了证明自己一次,你看,我可以的。所以对那些看着似乎得不到的,偏偏格外动心。

但为什么会拒绝王睿翔,她却是早早就想明白了的。王睿翔太像记忆里的沈逸超了。他身上天然有种踏实稳重的感觉,笑起来的时候眉目舒展,一点没有金秋那种用力过度的表演感。他们比章琪年长、比章琪懂得多太多、比章琪成熟稳重。但对于章琪来说,他们更危险,他们掌控着全局,他们随时会消失不见。



首页 - 年糕妈妈教育 的更多文章: